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205

    天下至尊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天下至尊

    “战神殿,三兽军龙将(凤将、麟将)拜见尊上!”

    东海市,一栋豪华别墅前,两男一女极其恭敬地跪在一名年轻男子身前。

    三人异口同声,目光炽热地看着眼前一副拒人于千里模样的韩立阳。

    足足两年,他们终于等到至尊令!

    眼前这一幕若是被各国首领看到,定会吓得跪地颤抖。

    这三人可是叱咤全世界的战神殿中最顶级的三位人物。

    战神殿中有三军,便是这三人统领,分别是祖龙军狂龙、元凤军火凤和麒麟军司空,是各国首领都要顶礼膜拜的人物!

    而此时,韩立阳负手而立,神色淡漠地看着三人跪在面前,语气有些不耐烦,“赶紧起来,要是让我媳妇看到就麻烦了!”

    韩立阳目光落在唯一的女性火凤身上,实在是她的身材太惹人注目,傲然之物呼之欲出,一身红色包臀装将身材勾勒极为完美,像团跳动的火,烧的的人口干舌燥。

    在韩立阳的目光下,火凤感觉自己被赤条条的看了个透,心中骇然尊上实力越发深不可测。

    “近两年全球可有什么大动向?”韩立阳收回目光,声音冷静沉着。

    “回尊上,去年米国七大财团联合起来想要搅动全球经济,祖龙军灭掉三个财团以示警告!”

    “回尊上,今年初鹰国王室出资一千亿英镑寻求元凤军庇佑,小小鹰国,真是不自量力!”

    “回尊上,上个月华夏首富马化云千方百计联系上麒麟军在华夏的一个都督,出一百亿想与您见一面,但他还不够资格!”

    听着三人汇报,韩立阳更加不耐烦,“真是无聊,你们先退下吧!”

    “尊上,您已经二年没回去,还不准备回去么?”火凤一副嚷求模样,眸子里流露着痴迷之色,“您可是至高无上的尊上,掌控全球,各国元首都奉您为至尊,亿万人之上,身份尊崇,怎能窝在这里当个上门女婿啊!”

    “你懂什么!”韩立阳想起每天可以待在媳妇身边,脸上洋溢出出幸福之色,“我足足用了三千年才在轮回中找到梦雪……”

    “韩立阳,你个废物不去干活在跟谁说话!”

    韩立阳话还未说完,丈母娘许美萍便拿着鸡毛掸子冲出来,在他身上一顿猛抽!

    随着许美萍出现,火凤三人身影淡去,似乎从未出现过。

    这若是换作普通人,一顿鸡毛掸子下去不抽个半死也得抽的血肉模糊,可抽在韩立阳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啊啊啊!”

    韩立阳发出阵阵惨叫声,没办法,他得配合许美萍。

    他知道丈母娘打麻将肯定又输了,每次输钱,气都撒在自己身上,所以他得配合,戏演的足,她的气才能消。

    听着不争气的废物女婿惨叫连连,许美萍顿觉心情舒畅不少。

    “咔嚓!!”

    许美萍手里的鸡毛掸子又断了,这已经是她抽断的第一百零三十七根鸡毛掸子。

    平均五天抽断一根,一地鸡毛!

    “妈,够了!”

    云梦雪不知何时出现,看着抱头求饶的韩立阳,眼中情绪莫名复杂。

    两年前,她参加完一场酒会,临别时喝了闺蜜递过来的半杯红酒便不省人事,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韩立阳身边。

    两人坦诚相见。

    韩立阳自称救了自己,云梦雪信了!

    她16岁考入米国顶级商学院,何等冰雪聪明,闺蜜做局想让自己万劫不复,绝不会找韩立阳这种高颜值的年轻男人。

    云梦雪一心扑在商场,家族更是三番五次提出联姻,她拒绝成为商业棋子,索性顺水推舟,招韩立阳为婿,签订三年契约。

    她答应三年后给韩立阳一笔巨款,之后,劳燕分飞。

    韩立阳同意。

    一时间,整个东海市豪门贵族一片哗然,云梦雪成了贵胄眼中的笑柄,云家更是颜面扫地,不得已对外宣称断绝与云梦雪一脉关系。

    “梦雪,若不是这个废物,云家岂会断了我们的资源,处处为难,我们日子又怎会过的如此清苦!”

    许美萍咬牙切齿,四十岁出头的她保养极好,看上去三十出头,风韵十足。

    “妈,不是他的错!”

    云梦雪替韩立阳辩解。

    她今天穿了件白色oversize衬衣,三千及腰青丝自然垂在身后,白皙精致的脸上带着些许疲容,秀眉微蹙,红唇微抿。

    她本以为靠着自己的商业天赋,即便没有云家支持,也会有一番作为。

    但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云家撤掉所有资源后,原本的合作伙伴对她避之不及,两年来纷纷停止合作。

    若不是她苦苦经营手里的一家服装公司业绩尚可,恐怕早已支撑不下去。

    这些事,她从未对韩立阳说过。

    “清苦?”

    韩立阳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有些发愣。

    在他看来,云梦雪生活算不上奢靡,但尚且富足,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两年来没有太多关注云梦雪生活之外的事,对她的事业更是一无所知。

    他以为照顾好她的生活起居便足以。

    他想起云梦雪似乎近一年没买过新衣服,想起上次她跟小姨子聊到一双喜欢的鞋子,却最终放弃,他想起……

    他原本以为云梦雪是个念旧不喜欢购物的人。

    可是,直到此时,他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哪个女人不喜欢穿新衣服,不喜欢购物,只是因为云梦雪商业上受到打压,导致不得不清苦!

    想到这,韩立上身上散发出可怕的寒意,他不觉得这是云梦雪的错,错在自己。

    若非他入赘,云家岂会断了云梦雪的资源,岂会在商业上对她一再打压,岂会让她过的如此清苦!

    韩立阳十分自责,他花了三千年才找到云梦雪,他决不允许她受半点委屈,他要给她这世间最好。

    “梦雪,只要你和韩立阳离婚,唐天耀立马就会上门提亲!”

    许美萍见云梦雪替韩立阳辩解,越发生气,气急道:“唐天耀留学归来,未来是唐家的接班人,更是仪表堂堂,成为他的女人是何等的荣耀!”

    “我韩立阳女人的荣耀,自然是我韩立阳给!”

    韩立阳突然开口,看向云梦雪,声音铿锵有力,让人容不得有半点质疑。

    云梦雪有些动容,两年来,韩立阳虽与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却从未有过半点肌肤之亲。

    对韩立阳的过去,她也从未了解,他任劳任怨任打任骂,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哪怕是小猫小狗也会生出感情。

    这是他第一次以“韩立阳的的女人”称自己,竟让她芳心生出一丝涟漪。

    “其他男人,不配!”

    韩立阳目光落在许美萍身上,字字如锋芒,刺得她耳膜生疼。

    “你,你,你!”

    许美萍万万没想到韩立阳敢用这种口吻对她说话,更没想到自己会被他的气势镇住。

    等回过神,许美萍抡起手里的半截鸡毛掸子再次朝韩立阳身上抽去。

    “你吃我的住我的,拿什么给梦雪荣耀?”

    “你要真有那个本事,今晚就把‘炽焰之心’从万盛豪庭拍回来!”

    云梦雪看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韩立阳,觉得自己想多了,心中那丝涟漪也恢复平静。

    “梦雪,今晚带我去万盛豪庭。”

    韩立阳入赘云家两年来,第一次对云梦雪提出要求。

    而两年来,云梦雪也从未带韩立阳出入过任何场合。

    “好!”

    云梦雪秀眉微蹙,看着与平日有些不一样的韩立阳,答应下来。

    ……

    晚上七点,万盛豪庭。

    作为东海市最豪华的酒店,出入之人非富即贵。

    今天,这里将在16层举办一场拍卖会,共有12件拍卖品,其中最著名的一件是出自世界顶级设计师Jolin·J之手的‘炽焰之心’,据说全球仅有六件,每一件都拍出天价。

    ‘炽焰之心’原名:Forever Fire。

    因设计成心形,所以在华夏被称作‘炽焰之心’,无数女人为之疯狂,希望有一天,心仪的男人亲手为自己戴上。

    云梦雪为韩立阳挑选了一身灰色方格西装,搭配一双铮亮的黑色皮鞋,一米八五的身高居然让她有种浓烈的压迫感。

    韩立阳算不上俊朗,但五官立体,宛如刀削,有种其他男人少有的硬朗刚烈之姿!

    云梦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换了身衣服的韩立阳仿佛换了个人,他不经意的一个眼神,竟让自己芳心乱撞。

    韩立阳与云梦雪并肩走出16层电梯,两人并无亲昵之感,反而更像陌生人。

    刚走出电梯,云梦雪说去趟化妆间,让韩立阳等她一会儿。

    韩立阳靠在墙边,半眯着眼睛养神。

    这时,从电梯走出一名打扮时尚,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看到韩立阳时露出惊讶之色,然后朝他走去。

    “韩立阳,没想到你这个废物居然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女人走进韩立阳,打量了他几眼,开口讥讽,“让我猜猜,你该不会在这里做门童吧?”

    说着,她咯咯咯笑了起来。

    韩立阳睁开眼,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声音平静道:“闭上你的臭嘴!”

    “你,你说什么!”女孩儿脸色大变,没想到韩立阳敢对她这般说话。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云娇娇,云梦雪那个贱女人的表姐!”

    云娇娇语气极为嚣张,说话更是肆无忌惮,丝毫不把韩立阳看在眼里。

    韩立阳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抬手便给了云娇娇一巴掌。

    “啪!”

    声音清脆,掷地有声,顿时吸引无数人注意。

    “啪!啪!”

    不等云娇娇反应过来,韩立阳反手又是两巴掌。

    “侮辱梦雪,欠打!”韩立阳声音森寒。

    云娇娇打了个寒颤,回过神儿,双手捧着被打肿的脸,惊叫起来,“啊!混蛋,你敢打我,云梦雪那个贱……”

    “啪!”

    云娇娇话还未说完,便被韩立阳一巴掌给打回了肚子。

    “再敢侮辱梦雪,我,不介意让你从16楼直接跳下去。”

    韩立阳居高临下,俯视着被自己打肿脸,狼狈不堪的云娇娇,开口警告。

    两年来,云家打压云梦雪,让她才华无处施展,事业上一再受挫,日子更是清苦,这笔账他早晚会从云家讨回来。

    “娇娇!”

    电梯打开,一名圆滚滚的胖子急匆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名保镖,看到云娇娇时,他露出喜色,“娇娇,让你等,等我,你怎么走这么快!”

    “宋浩!”云娇娇捂着脸扑进他怀里,浑身颤抖,“呜呜呜,杀了他,你帮我杀了他,呜呜呜!”

    美人在怀,宋浩一阵激动,他追云娇娇三个多月,连手都没碰过,没想到刚出电梯她就扑到自己身上。

    宋浩不禁开始幻想今晚与云娇娇在万盛豪庭顶级总统套房里做着那不可描述的事情。

    “杀了他,我就是你的女人!”云娇娇咬着银牙,声音充满恨意。

    宋浩这才感觉不对劲,云娇娇显然不会无缘无故跟自己亲近,低头一看,才发现她脸颊红肿。

    “小子,你打了娇娇?”宋浩脸色阴沉可怕,脸上肥肉跟着左斗右抖,一脸凶恶。

    “怎么,你有意见?”韩立阳目光望向化妆间,直接忽略宋浩这个人。

    “给我打!打残打死算我的!”

    韩立阳目中无人的样子彻底激怒宋浩,他身后四名保镖闻言而动,迅速朝韩立阳攻去。

    韩立阳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却不见他如何出手,四名保镖便“轰”的一声飞出去,撞到墙上,面露痛苦。

    宋浩惊呆了!

    四名保镖是他花了天价从国外顶级部队请来,他曾见过其中一人与两头雄狮搏斗,硬生生将两头雄狮撕了个稀巴烂,场面相当惨烈。

    可眼前,四人竟不敌一人,甚至连对方是如何出手的都不知道。

    宋浩颤抖着,他有些怕了!

    “梦雪!”

    韩立阳看见云梦雪走出化妆间,脸上露出笑意,空气中弥漫着的肃杀之气瞬息而散。

    云梦雪瞪了他一眼,有些疑惑地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四人,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韩立阳平静地回道,刚才的事情他不打算让云梦雪知道。

    说着,他主动拉起云梦雪的手。

    云梦雪脸颊微红,想要挣脱,却发现韩立阳攥的紧,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宋浩看到云梦雪出现时便猜到了韩立阳的身份,再看看怀里抽泣的云娇娇,瞬间就把事情想通了。

    整个东海市豪门贵胄都认为云梦雪招了个废物上门,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可宋浩哪里敢认为韩立阳是个窝囊废?

    哪个窝囊废能悄无声息让四个拥有徒手撕裂雄狮的顶级高手瞬间无还手之力?

    到底谁是窝囊废?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进去吧!”

    韩立阳看了眼云梦雪亲自帮他挑选的手表说道。

    云梦雪点点头,韩立阳牵着她的手朝十六楼的拍卖厅走去,自始至终,他都未正眼瞧一下宋浩。

    娃:粑粑,你要努力挣宝宝奶粉钱哟~

    粑粑(作者):我去跪求读者爸爸!

    爸爸(读者):我替你养娃(小手一点,加入书架)!

    韩立阳与云梦雪走进拍卖会场时引起不少人注意。

    要知道,当年的云梦雪可是东海市风云人物,被称作云家的天之娇女,甚至是云家未来掌舵人,无数豪门公子哥心中的女神。

    两年来,云梦雪偶有参加公众活动,却从未带过任何男伴。

    所以,众人纷纷将目光落在韩立阳身上,猜测他与云梦雪什么关系。

    韩立阳牵着云梦雪的手,用实际行动宣誓自己的主权和身份。

    “该不会是那个废物女婿吧?”

    开始有人低声议论。

    “想不到云梦雪真的自甘堕落,招了个男人上门,真是丢尽了云家的脸。”

    “看那小子长得人模人样,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吃软饭的。”

    韩立阳对周围议论声充耳不闻,云梦雪更是一副清冷模样,她早已听了无数次流言蜚语。

    “梦雪,这边!”

    谭丽雅站起来朝云梦雪招了招手,“咱们有几个同学都在这边坐呢。”

    “梦雪,咱们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班里几个女生,还是你最漂亮!”

    韩立阳和云梦雪刚坐下,对面一名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子便开口夸赞,目光中带着几许炽热。

    “赵洋,你什么意思,我不漂亮么?”

    谭丽雅佯装出一副生气模样。

    赵洋忙缩了缩脖子,一副我错了的表情。

    “小雅当然漂亮,听说她男朋友刚送了她一辆保时捷呢。”

    另一名卷发女人有些羡慕地看着谭丽雅。

    谭丽雅挽着身边一名白面男子的胳膊,有些得意,嘴上却道:“子强有啥好的,人家梦雪才真的嫁了个好男人,每天有人帮她洗衣做饭,羡慕死人了。”

    “是啊,人家也想找个好男人洗衣做饭,端洗脚水!”

    韩立阳端起桌子上一杯茶,浅抿一口,看着云梦雪几名同学唱黑白脸,觉得有些好笑。

    听完谭丽雅的话,韩立阳放下杯子,淡淡道:“你男朋友确实没啥好的,自己得了病,还传染你。”

    闻言,谭丽雅脸色有些僵,其他人也脸色怪异地看向她男朋友张子强。

    “小子,你说什么?!”

    张子强有些慌乱,却掩饰的很好。

    他那里得了病,每到午夜奇痒无比,私下里看过好几个医生,却不见好转,他确信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

    “妈的,我看你才有病!”

    张子强盛气凌人,恨恨地盯着韩立阳。

    云梦雪看了眼韩立阳,在猜测他是信口胡说,还是发现了什么。

    “就是,你又不是医生,胡说什么!”

    谭丽雅脸色难看,看云梦雪的目光也不似之前那般友善,有些恼怒道:“梦雪,你看你随随便便都带了什么人进来,这种没教养的阿猫阿狗以后还是不要带出来的好。”

    “就是!”张子强附和道,语气不善。

    “谭丽雅,韩立阳是我云梦雪的丈夫,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云梦雪柳眉微蹙,冷冷地看着谭丽雅,她的话宣告了韩立阳的身份,肯定了众人心中猜测。

    说来也奇怪,云梦雪这两年来可以忍受众人对她的风言风语,却没忍住外人对韩立阳的嘲讽侮辱。

    韩立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媳妇真好。

    “真是可惜!”

    韩立阳看着谭丽雅,话语中流露出惋惜,“年轻漂亮,却被传染上那种病,我要是没猜错,你最近几天每到午夜,那里便奇痒无比吧。”

    “你,你怎么知道!”

    谭丽雅下意识回道,她的话无异于证明韩立阳说对了。

    云梦雪愕然地看着韩立阳,好奇他到底是如何知道的。

    “你,你胡说!”

    张子强急了,露出慌乱之色,忙起身拉着谭丽雅往外走,“小雅,我们走!”

    “你滚开!”

    谭丽雅忙挣脱张子强,娇躯无法控制地颤抖着,颤声质问道:“你,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将病传染给我了?”

    “小雅,你别听这小子瞎说,我只有你一个女人,绝对不会感染什么病!”

    张子强佯装镇定,生怕乱了阵脚,他恨不得将韩立阳抽血扒皮。

    “可,可是……”

    谭丽雅还想说什么,张子强忙打断她的话,“可是什么,我刚送你一辆保时捷,难道还不够证明我的心么?”

    “是啊小雅,我们看得出子强很爱你!”

    旁边的赵洋替张子强说了句。

    “可是,我那里……”

    谭丽雅还想辩解,张子强不给她机会,又道:“女人那里偶尔会痒很正常的,明天我带你去妇科检查检查,肯定没什么问题。”

    谭丽雅点点头,恼怒地瞪了眼韩立阳,选择相信张子强。

    这时,美女主持人走上拍卖台,现场安静下来。

    “感谢各位来参加今晚的拍卖,首先,我们请上第一件拍卖品,现代著名水墨画大师张松先生的'松鹤图',起拍价60万!”

    韩立阳对书法字画没什么兴趣,更何况张松的‘松鹤图’在他看来就是垃圾。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拍下‘炽焰之心’。

    拍卖会在第十一件拍卖品‘明青花瓷瓶’拍出4000万的天价时进入高潮。

    “各位来宾!”美女主持语气激昂,“现在,让我们请出最后一件拍卖品‘炽焰之心’!”

    随着‘炽焰之心’端上来,所有人目光变得炽热起来,虽然他们知道无法拿下它,但一睹它的风采也是值了。

    礼仪将托盘上的红布揭开,一颗闪烁着迷幻之色的心形红宝石曝光在众人面前。

    会场灯光暗淡下来,舞台中央的‘炽焰之心’仿佛活了,似一团跳动的火焰,散发着迷人的色彩,勾动着每一个女人的心。

    “谁要是为我拍下‘炽焰之心’我就嫁了!”

    “那可是‘炽焰之心’啊,据说每一颗的成交价都不低于一个亿。”

    “好美啊!”

    云梦雪轻声呢喃。

    主持人很满意众人的表现,朗声道:“‘炽焰之心’底价8000万起拍,每次加价不低于100万!”

    “8500万!”

    有人开始报价。

    “9000万!”

    “一亿三千万!”

    这时,从会场门口传来一道极其嚣张的声音,一名年轻男子朝会场内走来。

    “差点就错过了,各位给我唐天耀个面子,‘炽焰之心’唐某志在必得!”

    唐天耀在众人拥簇下走进会场,目光却落在云梦雪身上。

    “原来是唐大公子,他好像最近刚回国。”

    “听说他准备拍下‘炽焰之心’向云梦雪求婚,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也听说了,只要云梦雪与那个废物离婚,唐天耀便立刻求婚!”

    现场议论纷纷,唐天耀一脸得意之色。

    云梦雪面如寒霜。

    “两亿!”

    突如其来的报价,再一次让会场变得鸦雀无声。

    主持人以为听错了,看向韩立阳,问道:“先生,您确认是两亿么?”

    韩立阳点点头。

    云梦雪刚要说话便被韩立阳制止,“有什么话,拍卖会结束后再说。”

    唐天耀冷眼看着韩立阳,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东海市竟有人敢跟自己作对。

    “两亿两千万!”唐天耀咬咬牙,两亿已经是他的极限。

    “三亿!”

    韩立阳风轻云淡。

    唐天耀有些窒息,久久未开口。

    “跟么?”

    韩立阳语气轻蔑。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