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205

    战神奶爸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战神奶爸

    泉城第四监狱的铁门缓缓打开。

    “快!”

    “围起来!”

    早就等在门外广场上的几十个魁梧大汉立刻冲上去,把铁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今天,有八个刑满释放的犯人出狱。

    走在前面的犯人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几十个魁梧大汉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负手而立,神色冷峻,显然来者不善。

    为首的,是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和从监狱里出来的犯人逐一对比,好像在找人,这让那些犯人禁不住额头冒汗,心中犯疑:“难道和自己一起出狱的人里面,有这些人的仇家?”

    刚出狱就被寻仇,可真够倒霉的!

    于是,一个比一个跑的快。

    两分钟后。

    前面七个犯人陆续离开,萧战最后一个走出监狱,顺手关上铁门,扫了眼门外的场面,脸色平淡如水,问道:“你们是在找我吗?”

    “小少爷!”

    为首的中年男人瞳孔猛地一缩。

    周围的几十号人也瞬间肌肉紧绷,如临大敌,目不斜视的盯着萧战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一拥而上,将萧战拿下。

    对此,萧战视若无睹。

    “不要叫我小少爷。”

    萧战摇了摇头,和中年男人擦肩而过:“五年前,从我被陷害入狱,赶出萧家的那一刻开始,就不是萧家的小少爷了。”

    中年男人伸手挡在萧战胸前,拦住了他的路。

    “不管小少爷承不承认,你身体里都流着萧家的血,老太太有令,让我们把你带回京城见她……”说着,朝周围的魁梧大汉递了个眼色。

    顿时,几十号人蜂拥而上,将包围圈迅速缩小。

    里三层,外三层。

    别说一个人,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如果我说不呢?”

    萧战面无惧色,目光却陡然间冷了下来,哼道:“那个老太婆有没有告诉你,我抵死不从,你们该当如何?”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中年男人转过身,和萧战四目相对,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杀气。

    杀人,他们敢!

    而且,凭借萧家在京城的势力,即使他们真的带着萧战的尸体回去,也不必承担任何后果。

    “是吗?”

    萧战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笑容有些悲凉。

    五年前,萧战还是京城萧家的小少爷,名副其实的豪门子弟,老爷子对他十分疼爱,把他当作萧家未来的继承人培养,并且和京城林氏的千金小姐订了亲,前程一片大好。

    然而,世事无常。

    老爷子病逝,老太太掌了权。

    和老爷子恰恰相反,老太太从小就不待见萧战,因为萧战的母亲是泉城人,娘家只是泉城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

    门不当,户不对!

    在老太太眼里,萧战的母亲不过是个攀附萧家的野女人,而萧战,不过是个野女人生出来的野孩子,根本不配继承萧家的产业。

    甚至,根本不配姓萧!

    于是,萧战五年前和母亲一起回泉城省亲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了萧战的床上,并且被萧家派来的人当场抓歼,以强歼罪将他送入监狱!

    母亲悲痛欲绝,却束手无策,返回京城,跪在萧家大门前三天三夜,乞求老太太高抬贵手,饶萧战一命,三天后被送进医院,抢救无效,撒手人寰!

    五年了,五年了啊!

    萧战心中的恨意未消,而老太太同样没有打算放过他,他走出监狱的这一刻,老太太就想要他的命!

    “小少爷,跟我们走吧。”

    眼下这种情形,萧战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中年男人嘴里喊着小少爷,说话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分恭敬:“回到京城以后,如果你能像你母亲那样,跪在萧家的大门前忏悔,也许,老太太菩萨心肠,会给你一条活路。”

    现在的萧战,在中年男人眼里,落魄如狗。

    “活路?”

    萧战的目光冰冷如刀,直视着中年男人的眼睛,沉声道:“可惜,即使你现在跪在我面前忏悔,我也不会给你活路!”

    砰!

    话音落地的一刹那,中年男人的身体陡然弓成了虾米状,犹如一枚被发射出去的炮弹,猛地倒飞而起,当场砸翻了身后的几个魁梧大汉。

    顿时,所有人呆若木鸡。

    萧战的速度太快了。

    快到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倒了一片。

    “你!给脸不要脸!”

    中年男人喷出一口浊血,捂着肚子挣扎半天,却没能站起身,怒吼道:“给我上!杀了他!我要死的!出了事老子负责!”

    周围的几十号人回过神,提拳便要围攻萧战。

    砰!

    然而就在此时,又是一声闷响传来,其中一个魁梧大汉的拳头刚举到半空,手腕上突然出现一个刺眼的血洞。

    鲜血飙射,溅在了其他人脸上。

    所有人再次愣住。

    那是枪声!

    而瞬间洞穿那个魁梧大汉手腕的,是货真价实的子弹!

    “都他娘的给我住手,敢乱动者,杀无赦!”

    咆哮声从远处传来。

    那些魁梧大汉下意识纷纷扭头,只见对面原本空旷的街道上,此时,几十辆深绿色的军用吉普车排成一字长龙,呼啸而至。

    每辆吉普车上都并排站着几名身穿迷彩服的士兵,人手一把冲锋枪。

    场面十分震憾!

    “全都给我围起来!”

    眨眼间,几十辆吉普车停在监狱外的广场上,所有士兵跳下车,在那些魁梧大汉周围又布下三层包围圈,端起冲锋枪,黑漆漆的枪口瞄准了那些魁梧大汉的脑袋。

    咕噜!咕噜!咕噜……

    现场静的可怕,只有疯狂咽唾沫的声音此起彼伏。

    那些魁梧大汉都是萧家专门培养的保镖,胆识过人,杀人越货的事也干过不少,但是在拥有荷枪实弹的正规军面前,依然不够看。

    如果换成一般人,恐怕会被眼前这种场面吓得尿裤子。

    “你、你们……”

    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脸色铁青,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不敢置信道:“你们是什么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是京城萧家的保镖……”

    京城!萧家!

    中年男人的目光锁定在刚才发号施令的中年将领身上,希望京城萧家的名头,可以发挥作用。

    中年将领的肩膀上扛着一颗星,职位不低。

    然而,中年将领看都没有去看中年男人一眼,对中年男人的话置若罔闻,径直走到萧战跟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语带愧疚的说道:“狼王,对不起,我来晚了。”

    ……

    狼王?

    中年男人眉头紧皱。

    但是中年将领对萧战的态度,让他心如死灰。

    一个少将,面对萧战,居然卑躬屈膝,毕恭毕敬,这意味着什么?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个中年将领开着几十辆吉普车、带着足有两百人的队伍过来,只是为了迎接萧战出狱?

    五年来,萧战不是一直被关押在泉城第四监狱吗?

    中年男人想不通!

    “不。”

    萧战摇了摇头,道:“你来早了。”

    “哦?”

    中年将领一愣。

    萧战沉声道:“我的身份,是绝秘,不能被外人知道,否则,我也不必大费周章,提前三天回到监狱,然后光明正大的从监狱里出来。”

    “狼王,对不起,是我的疏忽!”

    中年将领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道歉,然后扭头看了中年男人和那些魁梧大汉一眼,正色道:“请狼王放心,我会处理干净的。”

    “嗯。”

    萧战点头,转身离开。

    “把他们全部押上车,带回去!”

    中年将领大手一挥,以中年男人为首的几十号人转眼就被押上吉普车,绝尘而去,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随后,中年将领追上萧战,问道:“狼王,京城那边,要不要派人过去,将萧家铲除?”

    “不用。”

    萧战摇头道:“我已经挂印退役,我的家事,我自己可以解决。”

    “好。”

    中年将领没有坚持。

    萧战问道:“我让你准备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都办妥了。”

    中年将领拿出一张照片和一份文件递给萧战,解释道:“这是她们母女二人的照片,还有苏家的背景资料,今天上午十点,君皇大酒店。”

    “送我过去。”

    萧战接过照片和文件,直接上了中年将领的吉普车。

    路上。

    萧战把那份文件大致浏览了一遍,随后,冰冷的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看着照片中抱在一起的母女二人,原本深沉的脸色渐渐舒展开,变得有些温和起来。

    苏沐秋!

    照片中的女人二十五岁,正是青春靓丽的年纪,五官精致,身材妖娆,拥有职场女性典型的干练气质。

    而她,就是五年前突然出现在萧战床上的陌生女人!

    萧战对她的印象并不深。

    当初,萧战只是醒来以后看了她两眼,紧接着,萧家派来的人便破门而入,拍下照片作为证据,然后把萧战送进公安局,坐了个强歼的罪名!

    萧战本来以为,苏沐秋和萧家的人是同谋,联起手来陷害他。

    可事后查证,苏沐秋也是那场阴谋的受害者。

    他醒来以后,至少还看了苏沐秋两眼,知道发生了什么,而苏沐秋当时被萧家的人下了药,扔到他的床上,醒来的时候,却已经身在苏家。

    从始至终,苏沐秋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对那天晚上的事也完全没有印象。

    甚至不知道自己后来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怀孕?

    一击而中!

    这也是萧战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在泉城第四监狱被关押了两个半月之后,萧战突然被秘密送往北境,征召入伍,经过五年的浴血杀伐,屡获战功,终成一方将帅,号称北境狼王。

    如今,他挂印归来!

    原本只想去一趟苏家,向苏沐秋当面致歉,说一声对不起,但是当他得知苏沐秋怀孕生女,给他生了个女儿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并且让中年将领亲自安排了今天的局。

    “这五年,辛苦你了……”

    右手食指轻轻抚过照片中苏沐秋白皙的脸颊,萧战深吸口气,眼角处竟有一滴晶莹剔透的泪花在闪烁。

    “这丫头,真可爱……”

    当右手食指落在苏沐秋怀中那个只有四岁大的小女娃身上时,挂着泪的眼角微微一缩,绽放出一抹温柔至极的笑容……

    ……

    彼时。

    君皇大酒店内,热闹非凡。

    泉城苏家,今天中午要在这里给孙女苏沐秋举办订婚宴,宾朋满座,欢声笑语,一派祥和的气氛。

    而在其中一个酒店包厢里,苏沐秋面无表情的坐在餐桌前,粉拳紧握,牙关紧咬,心中委屈到了极点,却拼了命的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混蛋!全都是混蛋!”

    苏沐秋的母亲柳红秀手里拿着一张A4纸,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气得直跺脚,不停的咒骂着,片刻后,啪的一声将A4纸拍在餐桌上,怒道:“一个强歼犯!而且有暴力倾向!在泉城第四监狱被关押了五年!沐秋怎么能嫁给这样的男人!”

    “他们明摆着是要毁了沐秋!毁了我们全家!苏建城,你但凡还有一点血性,还是个男人,就立刻去找那个老不死的把这门亲事退了!”

    柳红秀越说越气,眼泪汹涌,“你如果不去,我……我就一头撞死在酒店的大门上!”

    订婚宴?狗屁!

    这分明就是一场针对他们一家的鸿门宴!

    在泉城,苏家勉强算得上是个二流家族,家族企业苏氏集团资产过亿,由家主苏炳天一手创办。

    苏炳天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大儿子苏建国接手了苏氏集团大部分产业,女儿苏雅和省城赵家联姻,小儿子苏建城却在一场车祸中双腿残疾,成了废物一个。

    苏家的产业,苏建城一家不敢去争,可苏建国依然不肯放过他们。

    这次的订婚宴,就是苏建国一手策划的!

    “别急,别冲动。”

    苏建城伸手拉住柳红秀,拦道:“不管怎么说,沐秋毕竟是他的亲孙女,是苏家的骨肉,我想,他……他应该不至于把沐秋往火坑里推……”

    这话说出口,连苏建城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不信又能如何?

    苏建城瘫坐在轮椅上,脸色涨得通红,眼在流泪,心在滴血,同样充满了不甘和愤怒,恨不得去找老爷子拼命!

    然而,在苏家,老爷子向来说一不二,言出如山,根本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

    一旦惹怒了老爷子,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应该?”

    柳红秀一把甩开苏建城,指着那张A4纸哭吼道:“你的眼瞎吗?上面的个人资料看不到吗?如果让这个强歼犯!暴力狂!入赘到我们家,沐秋往后还怎么活?”

    “萌萌怎么办?她才四岁啊!”

    “呜呜呜……”

    那张A4纸上写的,是萧战的个人信息。

    不过,五年前萧家将萧战母子扫地出门以后,就彻底抹除了萧战和萧家的关系,所以,苏家查到的内容是:萧战父母双亡,是个孤儿、流浪汉,性格孤僻,心理扭曲,典型的危险分子……

    ……

    请大家继续阅读,后面有惊喜哦

    “这……”

    苏建城扫了眼那张A4纸,犹豫道:“这些资料是文超送过来的,也许,他是故意拿了一份假资料,想吓唬我们一下。”

    自我安慰!

    苏建城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苏文超是苏建国的儿子,苏沐秋的堂哥,据说,是他亲自托人去泉城第四监狱调查了那些犯人的底细,最后选中了萧战。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

    柳红秀险些被苏建城的自欺欺人气晕过去,越骂越凶,泪如雨下。

    苏沐秋呆呆的坐在旁边,一言不发,整个人仿佛丢了魂,而身体却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苏建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双手死死抓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大腿,痛不欲生。

    “妈,不要骂了,没用的。”

    片刻后,苏沐秋深吸口气,咬牙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我的命,我认!不就是订个亲嘛,没什么大不了!”

    “沐秋,你……”

    柳红秀欲言又止,心如刀绞。

    五年前未婚产女,已经让苏沐秋背负了太多的压力,遭受了太多的冷眼,这五年,苏沐秋是怎么熬过来的,没有人比她这个当妈的更清楚。

    在外人面前,苏沐秋一直表现的很坚强,夜深人静,却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哭泣。

    经过时间的冲刷,未婚产女的事好不容易渐渐淡化,一家人的生活步入正规,苏沐秋在苏氏集团工作两年,凭借过人的能力做出了亮眼的业绩。

    偏偏,在这个时候,当头一棒!

    这是要把苏沐秋往死里逼啊!

    苏沐秋表现的越坚强,柳红秀就越心疼。

    “妈,萌萌呢?”

    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苏沐秋岔开了话题,只有提到女儿的时候,她才笑的出来。

    “在酒店门口玩呢。”

    柳红秀抹了把眼泪,叹声道:“萌萌还小,这样的场合不适合让她参与,我怕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嗯。”

    苏沐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就在此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苏文超出现在包厢门口,朝里面扫了两眼,看到苏沐秋一家三口泪眼红肿的样子,顿时喜上眉梢,阴阳怪气道:“呦,今天可是堂妹大喜的日子,二叔和二婶怎么哭了?喜极而泣吗?”

    “你!”

    柳红秀怒瞪苏文超一眼,咬牙吐出一个字:“滚!”

    “二婶,你这是什么态度?”

    苏文超忍着笑,板起脸,喊冤道:“我劳心劳力,托朋友去泉城第四监狱打听了很长时间,才替堂妹选中了一个这么优秀的老公,算是堂妹和妹夫的媒人,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让我滚?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小人得志,一副落井下石的嘴脸!

    “我掐死你!”

    柳红秀本就义愤填膺,哪里经得起苏文超如此挑衅?脑子一热,不管不顾,转身就朝苏文超扑了上去,伸手去掐苏文超的脖子,在苏文超身上又抓又挠。

    “妈!”

    苏沐秋腾的一下站起身,想拦,却慢了一步。

    “滚开!”

    苏文超大手一挥,将柳红秀推开,柳红秀脚底不稳,踉跄几步,一屁股蹲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低头俯视着咬牙切齿的柳红秀,苏文超一边整理被柳红秀抓歪的领带,一边冷笑道:“爷爷让我通知你们一声,妹夫已经离开监狱,正在来酒店的路上,让你们一家三口去酒店大堂,参加稍后的订婚仪式……”

    “苏文超,你混蛋!”

    苏沐秋冲过去扶起柳红秀,朝苏文超骂道。

    “混蛋?”

    迎上苏沐秋冰冷的眼神,苏文超不仅不怒,反而笑的更加灿烂,得意道:“还是堂妹了解我,没错,我就是个混蛋,怎么,不服气吗?过来咬我呀。”

    “你!”

    苏沐秋杀人的心都有了。

    “凶一点,再凶一点,我就喜欢看你们一家三口恨我入骨,却又奈何不了我的样子,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肆无忌惮的大笑声,苏文超转身离开:“堂妹的工作能力不是很强吗?不是接连给集团接了几个大单吗?嫁给一个强歼犯,从今往后,我倒要看看,谁还敢跟你合作!”

    苏沐秋一直忍到现在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滚落下来,打湿了白皙的双颊。

    她怎会不知,正是由于自己这两年在苏氏集团的优异表现,让苏文超感觉到了威胁,担心老爷子看中她的能力,改变对她的态度,所以才会在背后下黑手,尽谗言,怂恿老爷子,迫不及待的给她安排了这样一门亲事……

    ……

    君皇大酒店,门外。

    一辆深绿色的吉普车缓缓停下,亲自开车的中年将领朝酒店扫了两眼,问道:“狼王,要不要我派兵,把整个酒店围起来?”

    “一群蝼蚁,何需狼王亲自出手?”

    萧战摇了摇头。

    “记住,我已经正式退役,不是那个所谓的北境狼王了,个人私事,你们不必过问,这里是闹市区,你派兵过来,是要制造恐慌吗?”

    言罢,转身下车。

    “我……”

    中年将领脸色一沉,语气坚定道:“不管何时,何地,血狼团的八十一个兄弟,都是狼王亲手调教出来的狼崽子,唯狼王马首是瞻!”

    声音铿锵,不卑不亢!

    “滚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主动联系你的。”萧战大步走向对面的君皇大酒店,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是!”

    中年将领脚底一踩油门,吉普车很快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大门两侧,豪车成排。

    萧战径直来到酒店门口,正要进去,脚步突然一顿,耳根子动了动,隐约听到一阵焦急的哭闹声:“让开,你们这些坏蛋,我要去找妈妈,让妈妈过来教训你们……”

    是个小女娃的声音。

    找妈妈?

    萧战的眉头微皱,可能是苏沐秋给他生了个女儿的原因,他现在对小女娃的声音十分敏感。

    于是,后退几步,循着声音朝对面看去。

    只见酒店拐角处的胡同口,七八个小男孩手牵手围成一个圈,把一个小女娃困在中间,不停的旋转着,一边转,还一边唱:“苏小萌,小野种!有娘生,没爹养!姥爷是个窝囊废,一场车祸断了腿!姥姥是个丑八怪,哭哭啼啼去买菜……”

    唱的整齐划一,就像提前排练好的一样。

    苏小萌!

    听到这个名字,萧战心脏猛地一颤,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脸色一瞬间就沉了下去,冷如寒冰!

    根据中年将领之前提供的调查资料,苏沐秋产女以后,跟了她的姓。

    姓苏,名字就叫苏小萌!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被那些小男孩围在中间欺压羞辱、却无法逃脱、正在哭闹的小女娃,便是萧战心心念念的宝贝女儿!

    轰!

    体内仿佛有一道闷雷爆发,暗劲不受控制的释放出来,以萧战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内,地上的垃圾无风而飞,脚下的地板咯吱作响,酒店大门的玻璃出现裂纹,站在酒店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姐脸色剧变,只觉得浑身发冷,头皮发麻……

    刚才在监狱门外,即使面对几十个魁梧大汉的围攻,萧战也能做到泰然自若,并没有释放暗劲。

    而现在,他做不到!

    脚步一动,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数十米的距离,眨眼即至。

    “你们才是野种!”

    “我有爸爸,我有爸爸,妈妈说了,我的爸爸是个超级无敌大英雄,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把你们这些坏蛋全都打跑!”

    萧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些小男孩身后,听到了苏小萌倔强的声音。

    苏小萌蹲坐在地上。

    眼泪哭花了脸,却没有伸手去擦,扬着高傲的小下巴,目光和语气一样坚定,似乎在她心底,真的把那个从未谋面的爸爸,当成了超级无敌的大英雄。

    坚信不疑,并且引以为傲。

    “呸!”

    那些小男孩停了下来,其中一人,满脸不屑的朝苏小萌吐了口唾沫,翻白眼道:“这种骗小孩子的鬼话,也就你这样的呆瓜会信!”

    其余的小男孩似乎以此人为首,听他开口,纷纷附和。

    “就是!我妈还说,我是充话费送的呢。”

    “你爹肯定早就死了。”

    “还超级无敌大英雄?真当你爹是奥特曼,会打怪兽啊?”

    “哈哈哈哈哈……”

    七八个小男孩你一言,我一语,嘲笑声此起彼伏。

    “别废话,脱裤子,拿尿滋她!”

    为首的那个小男孩突然扒开自己的裤子,得意洋洋道:“你不是说,你有爸爸吗?不是说,你的爸爸是个超级无敌大英雄吗?好啊,你大喊一声,看他敢答应吗?”

    “实在不行,我答应,我当你的爸爸怎么样?”

    “我也当!”

    嬉笑中,七八个小男孩争先恐后的动手脱裤子。

    然而,刚脱到一半,突然从身后传来一股浓烈刺骨的寒意,仿佛一瞬间,从炎炎夏日变成了凛冽寒冬,所有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只有被困在中间的苏小萌除外。

    萧战对自身的暗劲掌控自如,当然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好冷!”

    “怎么回事?”

    震惊之余,所有人都把脱到一半的裤子重新提了上去,然后纷纷扭头,看向突然出现在身后的萧战。

    萧战一米八五的身高,体格健硕,浑身肌肉,目光冰冷如刀。

    站在那里,犹如一头洪水猛兽!

    “哇呜!”

    一群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怎能抵得住萧战如此森冷的眼神?仅仅一个对视,不等萧战开口说话,立刻就有两个小男孩被当场吓哭,还有三个想跑,却扑腾一声摔倒在地。

    “你,你你……”

    为首的那个小男孩悄悄咽了口唾沫,缩着脖子,硬着头皮问道:“大叔,你谁啊?是这个小野种请来的救兵吗?”

    啪!

    话音刚落,小男孩脸上就出现一排鲜红的指印。

    “你敢打我?”

    小男孩伸手捂着脸,怒了:“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爸是谁吗?”

    啪!

    又是一巴掌。

    另一边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一排鲜红的指印。

    “你!”

    小男孩双手捂脸,看向萧战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张了张嘴,却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不敢在萧战面前嚣张了。

    眼泪汹涌而出……

    本来,萧战不想对小孩子动手。

    但是为首的这个小男孩,不一样,萧战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是苏文超的儿子,中年将领提供的资料上有他的照片和个人信息。

    苏芒,九岁。

    说起来,苏小萌是他的表妹,应该喊他一声表哥,而他,却完全没有一个表哥的样子,不照顾苏小萌也就罢了,居然招来一群同伴,肆无忌惮的欺负苏小萌。

    还要当众往苏小萌身上滋尿?

    该打!

    亏得他是个只有九岁大的小孩子,否则,盛怒之下的萧战一巴掌打过去,能直接呼死他。

    “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准欺负苏小萌,听到了吗?”

    萧战环视一圈,声音凌厉。

    那些小男孩大眼瞪小眼,噤若寒蝉,有个胆小的,居然被吓尿了。

    “有尿别浪费,你们不是想滋尿吗?好啊,把他摁在地上,滋个够,谁滋的多,滋的准,这一百块钱就是谁的……”

    萧战掏出一百块钱,随手一指,指向正在抹眼泪的苏芒。

    “谁敢不滋,就是他的同伙,别怪我不客气!”见无人响应,萧战又补充了一句。

    “我来!”

    不知道是贪图钱财,还是惧怕萧战,其中一个小胖子咬咬牙,勇敢的站了出来,大步走向苏芒。

    “还有我!”

    “我也要滋一泡……”

    有人挑头,其余的小男孩也不甘落后,纷纷冲了上去,转眼间就把苏芒围在中间,苏芒一瞬间脸都绿了,转身想逃,却哪里逃得掉?

    分分钟被那群小男孩摁在地上,和刚才的苏小萌陷入了同样的困境。

    辱人者,人恒辱之!

    萧战随手把一百块钱丢进人群中,几步走到苏小萌跟前,将惊魂未定的苏小萌抱在怀里,原本森冷的脸色顿时如春风送暖一般,关心道:“小萌,你没事吧?”

    “这位叔叔,你认识我吗?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苏小萌很乖,并未挣扎,而是一脸疑惑的表情,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萧战。

    萧战笑道:“我认识你的爸爸。”

    “真的?!”

    苏小萌一愣,先是面露喜色,随后撅起嘴巴,哼道:“你骗人!妈妈说了,我的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不可能认识他,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才不会上你的当。”

    “那你几岁?”

    “我已经是四岁的小孩子了,不是那么好骗的。”

    苏小萌扬起下巴,神色傲骄。

    “四岁的小孩子真聪明。”

    萧战伸手刮了下她的小鼻沟,心里暖洋洋的,笑道:“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好呀好呀。”

    苏小萌点了点头,然后反问道:“姥姥不让我进去,我听表哥说,有个大坏蛋要做我的爸爸,叔叔你这么厉害,能帮我打那些小坏蛋,待会儿也帮我打那个大坏蛋,好不好?”

    “……”

    闻言,萧战的脸一阵发黑,抱着苏小萌转身走进君皇大酒店,心说,除了你爸爸以外,我谁都能替你打!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