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208

    《一世巅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一世巅峰》

    江州,夜幕降临。

    柳家别墅,一片灯火辉煌,人声鼎沸。

    今天,是柳家夫人沈梦玉四十六岁生日,别看她这么大年纪,却是风韵不减,姿色不凡,最重要,她生的两个女儿,一个是江州第一美女,一个是江州大学第一校花,无数人垂涎美色,趁着这个机会,纷纷前来祝贺。

    “柳夫人,这是一枚东海珍珠,戴着可让人肌肤雪白,祝你生日快乐!”

    “阿姨,我送您一个玉如意,祝您青春常在,万事如意……”

    一件件礼物呈送上来,沈梦玉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

    正在这时。

    别墅外冲进来一个青年,穿着洗到发白的牛仔裤,一脸焦急的对沈梦玉说道:“妈,我母亲病重,需要马上动手术,您可不可以借我五十万?”

    此言一出,别墅内众人一片惊愣。

    所有人都表情古怪的看着青年。

    今天柳夫人生日,他不但没有送上礼物,反而开口就要五十万,脑子进水了吧?

    有人问道:“这人谁啊?”

    一名西装青年不屑的说道:“还能是谁?他就是柳家的上门女婿林炎,柳幕妍的废物老公!哦,对了,是名义上的老公,柳大小姐现在可还是清清白白,待字闺中,要不然,今天也没我们什么事了。”

    顿时,别墅内暴起一阵哄堂大笑。

    坐在沙发上的一名绝色美女,眼神冷漠的看向林炎,一脸的失望。

    她就是林炎的合法妻子,柳幕妍。

    两人结婚快一年了,但林炎在柳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保姆,连老婆的房都进不去。

    因为结婚当天,他的父母出了车祸,父亲林宇当场死亡,母亲至今还躺在病床上没醒;更惨的是,父亲被诬陷贪污卖国,他家公司被查封,财产被夺走,还被林家逐出家门,他一下从阔少爷跌到谷底,身无分文,丈母娘自然百般嫌弃。

    为了给母亲治病,唯一的房子都卖了,可还是不够。

    这不,刚接到医院通知,必须马上再交五十万做手术,不然母亲撑不过三天。

    他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才开口借钱。

    沈梦玉看着一脸哀求,狗一样的林炎,气不打一处来。

    抓起桌上一小块生日蛋糕,狠狠砸在他的脸上:“你个窝囊废,天天就知道跟我要钱,你当我柳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每月给你一万还不够,还要借五十万,你妈那就是个无底洞,还治什么治,直接好拉出去葬了。”

    林炎听得两手捏紧,可马上又松开。

    柳幕妍总算站了出来,抽出纸递给林炎:“妈,你说归说,干嘛动手啊?”

    这时,林炎的妻妹柳幕晴,一脸冷笑的说道:“姐,你到现在还帮着这个废物做什么?你看看他,自来我家以后,有没有赚过一分钱?有没有送过妈和我一件礼物?没有!他除了会跟我们家要钱,还能干嘛?我看你还是早点离了吧,在场这么多青年才俊,你随便挑一个,也比他强百倍千倍。”

    此言一出。

    那些青年才俊纷纷开口——

    “是啊!慕妍小姐和这种废物点心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还是赶紧离婚吧!”

    “我愿意马上娶慕妍小姐为妻,聘礼是汤臣一品价值三千万别墅一套,再加现金两千万。”

    马上有人喊:“三千万的别墅,在汤臣一品是最次的吧!嫁给我,我愿意送上价值八千万的豪宅。”

    又一人喊:“我我我,只要慕妍小姐点头,我邓家十亿家产,以后都是你的。”

    林炎闻言,脸色铁青,无比屈辱。

    这些人,一个个像买商品一样,要买走他的老婆。

    柳幕妍同样一脸苍白,郁闷的要吐血。

    可这话,是她母亲沈梦玉放出去的,因为……

    此刻。

    沈梦玉看到众人开出如此天价,更加满意,开口说道:“诸位公子,大家静一静,请听我说,实不相瞒,我女儿慕妍,最近遇上一件事情,不小心冲撞了万里商盟的秦少,秦少扬言要让我们柳氏集团破产,诸位都是江州有头有脸的公子,我今天放下话来,谁能第一个帮我家慕妍解决这件事,谁就能迎娶她做老婆。”

    有一句话她没说。

    秦少要求柳幕妍陪他睡三天,不答应就让柳氏破产。

    林炎感觉自己脑袋一片绿地,气怒交加,大声道:“我不同意,慕妍是我妻子……”

    沈梦玉一巴掌抽在他脸上:“谁是你妻子?自己什么身份,搞不清楚?这没你说话的份。”

    然后,再次问青年才俊们,“诸位公子,你们意下如何?”

    结果,那些原本争抢着要娶柳幕妍的人,一个个脸色大变,不敢吭声了。

    万里商盟,是江州商界龙头,资产上万亿。

    人家一句话,就能让江州抖三抖。

    更恐怖的是,万里商盟大老板马八才,人称马爷,是江州地下世界的王者,势力庞大,一手遮天。

    让他们为了柳幕妍,去得罪万里商盟,脑子抽风了?

    沈梦玉看到这群人,齐齐哑火,顿时心中一凉。

    正在这时。

    一个声音传来:“好!这件事情我应下了,等我摆平了万里商盟,就来迎娶慕妍小姐。”

    一个身穿阿玛尼,气质不凡的青年,昂首走了进来。

    “林少!”

    看见来人,沈梦玉连忙热情的迎上去。

    那些青年才俊们,也一个个露出尊敬的神色。

    他叫林浩,是江州林氏集团的少董,林氏集团市值三千亿,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多。

    可林炎看见此人,立即红着眼睛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怒吼道:“你这个畜生,慕妍是你的大嫂,你居然想要染指大嫂,你还是人吗?”

    原来这个林浩,就是林炎的堂弟。

    是他三叔林峰的儿子。

    但林炎现在,恨这对父子入骨。

    因为去年十月,他父母车祸后,就是林峰跳出来诬陷林宇贪污卖国,把他父母一手创建的林氏集团给抢走了,并把他们一家人,逐出了林家。

    要不然,林炎也不会落魄到这种地步。

    林浩一脸鄙夷的看着林炎,开口道:“什么大嫂?你早就被爷爷逐出林家,慕妍小姐怎么能算我大嫂?何况,你跟慕妍小姐有名无实,根本配不上她。”

    沈梦玉则是一把拉开林炎,还踢了他一脚。

    转身露出笑脸,对林浩道:“林少,你怎么有空过来?”

    林浩笑了笑道:“阿姨,您今天生日,我特来祝您生日快乐,这是一枝百年人参,我托人花了三百万买来的,请阿姨笑纳!”

    一听是三百万一枝的百年人参。

    沈梦玉立即接了过来,笑得合不拢嘴。

    而林浩随后看向绝世芳华的柳幕妍。

    眼神爱慕。

    透出男人的渴望。

    对这个女人,他早就垂涎三尺。

    他柔声对柳幕妍道:“慕妍,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正好我父亲和万里商盟的高层有点交情,这件事,我可以帮忙解决,到时候,我再送你一场盛大的婚礼!慕妍,我对你是真心的,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开始,我就深深爱上了你,到时候,整个林氏集团,都是你的。”

    柳幕妍摇摇头:“我是不会离婚的。”

    沈梦玉却激动的不行,一听整个林氏集团都是自己女儿的,眼睛都绿了。

    她重重拽了柳幕妍一把,道:“你是疯了吧?林少这么好的老公,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非要吊死在那个废物身上?”

    转身又对林浩笑道,“好好好,林少,你对我女儿一往情深,这太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婿。”

    林浩对沈梦玉的反应很满意。

    他再次看向林炎:“听说你妈病危,需要五十万做手术,这里是五十万,明天,你就和慕妍去离婚,明白了吗?”

    说着,把一张银行卡,丢在林炎的脚上。

    林炎眼睛通红。

    他怎么可能拿这张卡?

    柳幕妍终于看不下去了,拉着林炎道:“我先跟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妈,我现在也拿不出五十万,但我会想办法的。”

    沈梦玉一把拖住她:“想什么办法?家里哪里有五十万,除非你把房子卖了!柳幕妍,我告诉你,你今天敢踏出这个门,以后就别叫我妈!”

    柳幕晴冲上来,把林炎推往门外:“姓林的,你还是赶紧走吧,留在这里,只会让我姐难堪,让我们家丢脸,赶紧滚蛋!”

    “呯!”

    林炎被推出去,别墅门重重关上。

    里面,传来林浩的声音:“林炎,记得明天去民政局离婚,不然,你可就要做绿头王八了。”

    下一刻,别墅里一阵哄堂大笑。

    ……

    林炎失魂落魄的离开柳家,心里又气又急。

    虽然他是柳幕妍的上门老公,但他对她是真爱。

    两人是大学同学,在学校期间就开始谈恋爱,只是结婚那天遭逢巨变,他才深受打击,然后被丈母娘看不起,百般刁难。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缓缓在他身边停下。

    “林炎少爷!”

    一位五十岁上下,身穿唐装的男人,推开车门下来。

    林炎愣了一下,可发现并不认识:“你叫我?你是谁?”

    男人走到他面前,微微躬身说道:“老奴是万里商盟马八才,是您父亲的手下。”

    什么?

    林炎惊呆了。

    柳家刚刚还在担心万里商盟把他们灭了,急着要卖女儿,这会儿万里老板突然冒出来,说是自己父亲的手下。

    开什么玩笑?

    “你,找我什么事?”

    “听说少爷您最近经济出了点问题,老奴特来送上一点零花钱,密码是您的阴历生日。”

    说着,递给林炎一张黑色银行卡。

    林炎一脸懵逼:“里面有多少钱?”

    马八才道:“不多,也就一百亿。”

    林炎惊呆了。

    一百亿,那是什么概念?

    林氏集团鼎盛时期很强,市值三千亿,可大部分是固定资产,老爹手里好像也没有一百亿啊!

    不对,不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说,你是我父亲的手下?那万里商盟……”

    马八才点头说道:“没错,整个万里商盟,都是少爷您的。”

    “啪!”

    林炎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马八才惊道:“少爷,您这是干什么?”

    林炎道:“我怀疑我在做梦。”

    马八才道:“这都是真的,您的父亲林爷,对老奴有救命之恩,如果没有林爷,老奴早就家破人亡,一命呜呼,当年,是林爷一手创下万里商盟,然后交由老奴打理。”

    “啊?”

    林炎瞠目结舌,怎么都觉得梦幻。

    万里商盟,比林氏集团大了不知道多少,传闻资产上万亿,在地下世界更是一手遮天。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是自己老爹创立的?

    可自己从未听说过啊!

    马八才又开口:“林爷天纵奇才,当年创下林氏集团不久,又创立万里商盟,一在明,一在暗,相辅相成!另外,林爷还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着,他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盒子。

    递给林炎。

    林炎脸色古怪:“我爸什么时候给你的?怎么现在才拿给我?”

    马八才道:“今天是少爷的阴历二十四岁生日,这是林爷送您的生日礼物,一年前,林爷就安排好了,少爷,生日快乐!”

    林炎目瞪口呆。

    马八才叹了口气,道:“少爷,夫人现在情况不妙,我因为一些原因,不太方便出面,您还是赶紧过去吧!有什么需要,尽管打我电话,刚才那个是我的私人号码,24小时为少爷开机。”

    马八才似乎真有什么顾虑。

    说完就钻进劳斯莱斯,扬长而去。

    林炎愣在原地,仿佛身在梦中。

    可左手银行卡,右手小盒子,又无比真实。

    正好旁边就有一家ATM机,林炎赶紧冲过去,插卡,输入密码。

    余额显示:10000000000,一百亿!

    看着那么长一串零,林炎张大嘴巴,怀疑人生。

    随后,打开小盒子。

    发现是一枚黑乎乎的戒指。

    “干嘛送我这个?”

    他随手戴在食指上,正好合适。

    ……

    现在有了钱。

    林炎立即赶往市一医院,当务之急,是赶紧给母亲交上手术费用,越快越好。

    早一点动手术,就能多一点希望。

    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医院。

    母亲王芳就在这里住院,从车祸到现在,从未醒过。

    医生宣判为植物人,醒过来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

    走进熟悉的病房。

    一看,懵了。

    母亲王芳居然不在病床上,病房被清空了。

    那自己母亲,去哪里了?

    他赶紧跑出去,迎面撞到一个人。

    “啊,你神经病啊,走路不长眼睛?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哼,你是不是在家碰不到你老婆,所以故意来撞我,趁机占点便宜?瞧你这点出息,以前你看不上我,现在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这是个护士,熟人,名叫杨思思。

    是林炎的前女友。

    大学期间,两人曾好过一个月。

    但林炎发现,此女非常拜金,还跟多个男生关系暧昧,就提出分手了。

    “我妈呢?我妈去哪了?”林炎现在哪有空跟她瞎扯,大声问道。

    杨思思笑道:“哈哈,这要问你自己啊,连自己妈都看不住,你说你这窝囊废还有什么用?是不是天天只知道喝你老婆岳母的洗脚水,人都喝傻了?”

    林炎一下抓住杨思思胸前衣服,大吼道:“我问你,我妈呢?你把我妈弄哪去了,你是这里的护士,怎会不知道?”

    见他发怒。

    杨思思感到一点害怕,连忙道:“在……在那。”

    林炎一看,走道上有张病床,上面躺着的人,正是他的母亲王芳。

    “妈!”

    林炎放开杨思思跑过去,虎目发红。

    居然把他母亲,像扔垃圾一样丢在走道上,谁干的?

    林炎大怒:“杨思思,是不是你干的?”

    杨思思心想这是医院,我怕他干嘛?他怕我才对!

    就冷哼一声道:“是我又怎么样?谁让你穷啊,交不起钱,这里是医院,你以为是慈善机构?账上没钱了,只能走咯!赖在这里干什么?”

    “你……”

    “你什么你!有本事,交钱去啊,你交得起钱,你才是大爷,交不起?抱歉,马上给我滚蛋!”杨思思满脸鄙夷的看着他。

    然后又冷笑道,“喂,要不然,你回去给你岳母多磕几个头,向你老婆下跪乞讨,也许能讨到点钱……不过柳幕妍那个刻薄女人,也许只会给一百块打发你,你朝我下跪啊,你跪我,我给你妈出床位费。”

    这时。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他就算天天在家里跪我,也不可能为了钱朝你下跪。”

    林炎回头。

    看到突然现身的柳幕妍,一脸惊讶。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