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女生灵异 女生灵异 关注:16 内容:208

    《人间久别》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女生灵异
    • 推书达人
      《人间久别》

      洛抒哼着歌儿回到家,刚将门推开。

      破旧的房子内坐着一个美貌的女人,洛抒歌声停住,惊喜的跳了过去,蹦到沙发上,抱住那女人,高声喊了句:“妈妈!”

      那女人正很煞风景的在剪着脚趾甲,在洛抒蹦过来,反手便将她一推说:“赶紧的,收拾你的东西。”

      洛抒不解的问:“收什么?”

      “搬家,又给你找了个新地方。”洛禾阳说完,想到什么,停下手上动作,神秘且得意的说:“这次咱们去的地方,保准比之前几次去的地方都要好。”

      洛抒眯着眼睛,听出母亲话里的不寻常,她笑嘻嘻说:“我知道了。”狡黠的眼睛里全是兴奋,她早就受够这个鬼地方了,哪里还肯多停留一秒,迅速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冲进自己的小房间,一股脑的把比较值钱的东西,往行李箱内塞。

      第二天一早,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楼下,洛抒拖着行李,跟在母亲洛禾阳身后。

      有司机早就在车旁等了,迅速接过两人的行李。

      此时的母女两人,衣着得体,洛禾阳因为貌美,尽管穿着不是很富贵,却很是显温柔贤淑,而洛抒,活脱脱就是一个漂亮乖巧的小公主,站在母亲身边,听话且温顺。

      就是这样一对光鲜亮丽的母女,根本没人会把她们和“情感欺骗犯”进行联系。

      可她们母女两,确确实实是一对情感欺骗犯。

      洛抒相当有礼的跟着母亲上了车,那辆车便载着母女两人,离开了这她们无比厌弃的穷地方。

      到达新家,洛抒才到门口,就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大别墅。

      不过很快,她脸上扬起了甜美的笑,由着母亲牵着从容的走进去,才到大厅,里头楼上便走出一个模样儒雅身高高挑的中年男子,他瞧见母女两人便是笑,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高兴。

      洛抒还在东张西望别墅内的一切,还没反应过来,母亲洛禾阳便将她手一挪,娇声唤了句:“承丙。”

      人便入了那男子怀里。

      洛抒目瞪口呆的看着,乖乖,这后爸出人意料哎!

      两人在那旁若无人的甜言蜜语,完全没顾及一旁的洛抒。

      直到孟承丙想到什么,视线在触到不远处的洛抒,脸有些微红,将洛禾阳从怀中退出,便走了过去,主动跟洛抒打了一声招呼:“洛抒,你好,我是孟叔叔。”

      他搓着手有点紧张。

      洛抒更紧张,她看孟承丙,就像是在看一堆金山。

      一旁站着的母亲洛禾阳给她使眼色,她立马收敛住神色,给了孟承丙相当甜美的笑容:“孟叔叔,你好。”

      她主动去拥抱孟承丙,孟承丙有些没料到,望着怀中的女孩,之前所有的担忧都化为了乌有,心上莫名浮上几分亲切,他也热情的回抱了洛抒。

      洛禾阳在一旁欣慰笑着,谁都没注意母女两人眼里闪动着精明的光芒。

      这样的场景,她们母女两不知道演过多少回了,每一次都演的无比动人真切。

      洛抒每一个曾经的后爸,都感动无比。

      正当母女两交换眼神时,洛抒忽然在大厅不远处的楼梯,看到了一个人,是个男生,却只有一个背影。

      洛抒有些不解了,看向洛禾阳。

      大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孟承丙注意到洛抒的眼神,回头看去,在看到楼梯上的人,便笑着同洛禾介绍:“这是孟颐,叔叔的儿子,以后是你哥哥了。”

      他又笑着同楼上的人说:“孟颐,这是洛抒,你以后的妹妹。”

      可是那个人没有反应,甚至没有说一句话,身影消失在阴暗的楼梯口。

      洛抒这样的情况见多了,每个后爸的孩子对她都没多少好感,可这种连招呼不打,就转身便走的人,洛抒还是第一次见。

      孟承丙却怕洛抒误会什么,忙说:“洛抒,孟颐有点特殊,他并非不喜欢你,只是哥哥不怎么爱说话,请见谅。”

      洛禾阳也赶紧上来,拉着洛抒的手说了一句:“以后你要和哥哥好好相处。”

      所有话题,点到即止。

      洛抒却觉得奇怪,她看了母亲一眼,但没有急于问,而是继续维持乖女儿的面貌,笑着同后爸说:“爸爸,您放心,我会好好跟哥哥相处的。”

      一句爸爸,让孟承丙愣住了,可是洛抒却叫的这样真诚动听,孟承丙在心里无不欣喜若狂的想,禾阳真是把孩子教育的极好。

      殊不知,洛抒对曾经每一任后爸,都唤爸爸,同样也唤的极动听和真诚。

      孟承丙欣喜的承了洛抒这一句,之后便让洛禾阳赶紧带洛抒去她房间。

      洛禾阳端着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温柔的带着洛抒上了楼。

      在楼上,洛禾阳变了面孔,她低声对洛抒说:“孟承丙的儿子有自闭症,离他远点。”

      洛抒这才反应那丝怪异感,原来是个自闭症儿啊。

      洛抒漫不经心的应答着,点着头,眼睛却依旧在四处窜着。

      之后吃午饭,洛抒将一个完美乖巧的女儿,表现到极致,可眼睛却瞟着那个空位,餐桌上只有三个人。

      洛禾阳也在孟承丙面前,努力表现的像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倒也没怎么注意洛抒的举动。

      孟承丙这个新继父,却关注着未来女儿的一举一动,他相当温和问:“洛抒,菜的味道不合口吗?”

      洛抒赶忙收回视线说:“啊,爸爸不是,菜挺好的,只是哥哥不下来用餐吗?”

      这个女儿更让孟承丙满意了,没想到她竟然会关心孟颐,他笑着说:“哥哥有时候会下楼来,你不用管他,家里的阿姨会送饭上去。”

      洛抒了然的点头。

      洛禾阳适时给洛抒在孟承丙面前加分:“洛抒性子特别友好,来的时候还给孟颐准备了礼物,说要亲手给他呢。”

      孟承丙又意外了,他说:“是吗?那我现在就让孟颐下来。”

      洛抒却制止说:“爸爸,不用!等会,我自己给哥哥送上去。”

      孟承丙见她如此说,心里想着,如此也好。

      到吃完饭的下午,洛抒飞快的提着裙子上楼了。

      她的新房间和那个自闭症,就在同一个楼,她的房间是打开的,而自闭症的房间是紧闭的。

      洛抒走到那紧闭的门口绕了绕,这时里头正好有个阿姨走了出来,洛抒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阿姨看到她,有些意外问:“洛小姐,你、你怎么在这?”

      她以为她走错了房间,忙给她指方向:“您的房间在这边。”

      洛抒带着甜美的笑说:“阿姨,我是来给哥哥送礼物的。”

      “礼物?”那阿姨重复了一句,她有些为难了,她想同洛抒描述孟颐的特殊。

      正不知如何开口时,洛抒又说:“爸爸也同意的。”

      主人家都同意了,她这个佣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笑着点头。

      洛抒也没再管那阿姨,直接推门走进去。

      她目光相当好奇的在房间内穿梭着,和她粉色的公主房相比,这里就是一个很静默的房子,黑白灰,简洁,干净,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房间里的桌上放着吃的,可是没人碰。

      洛抒找不到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些害怕,阴恻恻的,她警惕的四处看着,试探性的在房间内喊着:“哥哥?”

      没人应答她。

      墙壁上的时针在吧嗒吧嗒走着。

      忽然洛抒在阳台上看到一个背对着她坐着的人影,不过身影被飘拂的白色窗帘遮住了,所以洛抒进来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

      她盯着那个背影,他似乎在发呆,眼睛望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绿树,房顶,很安静,很安静,洛抒都有种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静止的空间。

      洛抒缓慢的走过去,走到阳台的门口,她又停住,对着那个不动的身影,再一次小声喊了句:“哥哥。”

      依旧是没有动静的,洛抒直接从阳台门跨过,走到那个身影旁边,将一份礼物伸手递给他:“哥哥,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依旧看不到正脸,只看到个后脑勺。

      洛抒就不信邪,干脆伸着脑袋去看他脸,这一看,倒是把洛抒自己吓一跳,她之前隔的远,只看到个背影,可洛抒没想到,这个哥哥长的竟然有点过分的好看!

      他闭着双眸安静的坐在那,洛抒看到他一排乌黑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阴影。

      皮肤没有任何的瑕疵,安静,苍白,干净,眼角竟然还有颗极细的泪痣。

      他依旧是没有动静的,只有风撩动窗帘的声响。

      洛抒感觉时间似乎又在静止中,她都有些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伸着脑袋又喊了句:“哥哥?”

      大约是她的靠近,让他终于有些反应了,他那蝶翼一样的睫掀开,看向一旁的洛抒。

      洛抒的脸就在他上方,像猪八戒看唐僧似的,喊着:“哥哥!”然后朝他露出标准八颗牙齿的笑,将礼物往他眼前再次一放:“礼物。”

      他怔怔的看了她许久,像是陷入了梦境。

      那张向日葵明媚活泼的脸,又开始出声了,带着疑惑:“哥哥?”

      孟颐骤醒,他冷漠侧过脸,没有听到她声音,也没有看到她这个人,低着头翻着膝上的书,仿佛旁边无人。

      洛抒有点尴尬了,这自闭儿,什么个情况?

      洛抒虽然尴尬,可她是个厚脸皮,在对方当她没这个人后,她蹲下身,在他身边,仰着头问:“哥哥,你在看什么书?”

      她瞟了那本书一眼,想找点共同点聊聊,外国原文书,一个字也看不懂,靠。

      套不了近乎,她只能像条小哈巴狗似的仰着头,对他笑:“哥哥,我姓洛,叫洛抒。”

      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她也不逼迫他太紧,一个自闭儿嘛,你能让他有什么反应。

      她将礼物放在他身边,站了起来,悄悄扫了他一眼,便从他房间转身离开。

      离开时,顺手在那盘子食物里,捞了一块排骨丢嘴里,舔着指头。

      孟颐侧脸看去,正好看见她溜走的身影。

      晚上,孟承丙和洛禾阳来了一趟洛抒的房间,孟承丙对洛抒这继女还挺看重的,嘘寒问暖的询问有没有不适应的,或者需要的。

      洛抒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般,回答着孟承丙,说一切都挺好的,她特别的喜欢。

      孟承丙没给人当过继父,所以深怕有招待不周的地方。

      可是这样的嘘寒问暖里,在洛禾阳和洛抒眼里却并不是好现象。

      这代表着客气和疏离。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急不来的。

      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慢慢的来。

      孟承丙问了许多,觉得无不妥的,想着母女两第一次住这里,便让洛禾阳留在这陪洛抒说说话,他最先出去了。

      等他走远,洛禾阳看了门的方向一眼,对洛抒说:“孟承丙对他那个自闭症儿子很看重。”原本洛禾阳想让洛抒离那个自闭症远点,如今她可不这样认为。

      洛抒自然是明白洛禾阳的话什么意思,她笑着说:“放心吧,妈妈我知道怎么做的。”

      洛禾阳点头。

      这毕竟不是在自家,不方便说太多,叮嘱了两句,离开了洛抒的房间。

      洛抒在洛禾阳走后,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房间内四处走着,脑子却时刻在谋划着。

      第二天,洛抒起的特别早,洛禾阳和孟承丙早就打了结婚证,婚宴两人都不打算办,准备一个月两人去蜜月旅行。

      早餐的饭桌上,洛抒第一句便是:“爸爸,哥哥呢?”

      这一个开场白,真像亲密的一家人,仿佛是原生的,不是重组。

      孟承丙好心情笑着说:“哥哥刚出门上学了。”

      洛禾阳想到什么,问孟承丙:“不如让洛抒和哥哥转去一个学校吧?两个人还有个照应。”

      孟承丙倒是没想到这点,不过他并未觉得不妥,反而觉得这个提议似乎挺好的,便问:“洛抒,你愿意吗?”

      洛抒弯着月牙似的眼睛笑着说:“我当然很愿意!”

      外面传来车声,洛抒扭头看去,发现有辆车正要走。

      她问:“是送哥哥去上学的车吗?”

      洛禾阳适时说:“你刚起,他刚走。”

      洛抒立马起身,抓起书包说:“那我要跟哥哥一起走。”

      她嘴里咬着面包,朝外飞奔去。

      洛禾阳刚想阻止,孟承丙笑着说:“没关系,让她去,难得洛抒喜欢孟颐。”

      洛抒到达车上,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孟颐身边。

      孟颐穿着制服,正望着窗外发呆,等着车子开动离开,这是他每天早上的状态。

      可今天,有人在他身边,声音脆甜喊着:“哥哥!”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寂静。

      孟颐闭上双眸,没有理会她,也不出声。

      洛抒又喊着:“哥哥,你吃早餐了吗?”

      她狼吞虎咽的吃着面包,看着他。

      孟颐整个人陷入一片静止。

      洛抒从没这么多话过,又问:“哥哥,你什么时候起的?”

      她昨晚睡的太沉了,以至于还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的。

      孟颐的脸,越发的沉静冷漠。

      司机此时发动了车,问洛抒:“洛小姐,您在哪个学校?”

      洛抒报了个名字。

      司机便打算先送洛抒,将车子开动。

      洛抒继续在咬着面包,她又问:“哥哥,你高三吗?我才高一。”

      “你爱吃什么?爱不爱吃章鱼丸子?”

      “你坐过公交车去上学吗?哥哥?以前我都是坐公交车自己去上学的,今天是我第一次坐自家车去。”

      “哥哥。”

      “哥哥。”

      “哥哥。”

      一句接着一句,到底有多聒噪,根本无法形容,洛抒问个不停,像个叽叽喳喳的话唠。

      来来回回问着。

      一向适应安静的孟颐,眉头紧皱,尽管闭着双眸,可司机发现,他在隐忍。

      正当洛抒完全没有停下的想法,反而是司机终于忍不住了,在前面干笑着提醒:“洛小姐,您可以安静点吗?”

      洛抒扭头看司机问:“为什么?不可以跟哥哥说话吗?”

      司机说:“孟颐喜欢安静。”

      洛抒完全不觉得自己吵,又看向脸色苍白,依旧闭着双眸的孟颐:“是吗?”

      她笑着:“可是我喜欢跟哥哥说话。”

      这话噎的司机无法反驳。

      不过,后面洛抒没那么吵了,坐在孟颐旁边安静了点。

      等到达洛抒的学校,她从车上下来,站在车外,对着车内的孟颐灿烂的笑:“哥哥,再见,晚上见。”

      孟颐面无表情的。

      车子从洛抒面前快速驶过,很快汇进了马路。

      洛抒站在那意味深长笑着。

      而孟颐只觉得吵闹的头疼,好在终于安静了,他眉间的紧皱渐渐松泛。

      差不多三天,洛抒被转进了和孟颐的同一所学校。

      洛抒转进高一班的第一天,没再缠着孟颐。

      转学的第一天,洛抒自己回的家。

      晚上,孟颐下完课,如往常一般进家门,才刚到玄关口,一个人影便窜到了孟颐面前:“哥哥。”

      孟颐愣了几秒望着她。

      洛抒先回来很久了,身上穿着睡裙,刚洗完头发,半干的披散着,她脚上穿着毛绒绒的拖鞋,特别温暖鲜活的立在这个家里。

      洛禾阳和孟承丙坐在沙发那端吃水果,朝着这边望着笑着,特别是孟承丙,尤为的高兴,起初他还特别害怕洛抒会远离孟颐,没想到她不仅没有,还很爱亲近孟颐。

      他觉得孟颐太孤单了,也许小太阳一样的洛抒的到来,会让这个家变得不一样。

      他们在等着孟颐的反应。

      而孟颐看着面前这个突然闯入他家的人,依旧是很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从她面前离开,径直朝楼上走去。

      洛抒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

      孟承丙有点尴尬了,刚要说什么,洛禾阳特别大度的摁着他的手说:“没事呢,总要有个适应的时间。”

      孟承丙深怕洛抒会在意,会伤心,毕竟女孩子脸皮薄。

      可显然孟承丙想错了,上一秒,刚被冷漠拒绝的洛抒,下一秒,跟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似的,踩着拖鞋,追在孟颐身后,喊着:“哥哥,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一路追着孟颐上楼。

      等到达楼上,孟颐直接甩上了门,洛抒被关在了门外。

      孟颐立在门口,侧脸朝身后的门看去,听着外面的动静,好半晌,他才一脸漠然朝房间内走。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