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7 内容:214

    《都市隐身大少》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都市隐身大少》

    “秦琨,别在那傻站着了,把你手中的杰作给大家声情并茂的好好念念!”

    此刻,东江一中三年二班全体同学都在看着讲台上的秦琨,表情各不相同。

    绝大多数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秦琨穿着一身校服,手中拿着一张粉色的信纸,眼中尽是困惑。

    这是一纸情书。

    但并不是他秦琨写的。

    “老师,这真不是我写的。”秦琨再一次看向一旁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肚子颇大,好像身怀六甲,年纪四十冒头,典型的油腻大叔。

    这便是三年二班的班主任韩磊。

    听到秦琨的辩解,韩磊上前一步就把那粉色的情书给抢了过来。

    “来来来,你自己看看。”

    “这字体是不是你的?”

    “还用我把你作业拿出来对照一下吗?”

    这就是秦琨皱眉的地方。

    这封信,怎么看都是他写的无疑,字迹几乎丝毫不差?

    韩磊见秦琨不说话,气上心头,喝道:“怎么?不想念?”

    “不是我写的为什么要我念?”

    “好!”韩磊点点头,冷笑道:“去把你的父母给我叫来,你不肯念,那就让你的父母来给你念一下。”

    “我父母不在本地,很远。”秦琨淡淡的道,语气中也没有多少的尊敬。

    这个老师给他的印象很不好。

    收礼。

    喜欢女同学。

    嫌贫爱富。

    如果这事儿发生在某些富二代的身上,肯定没有这么严重。

    “行,父母叫不来是吧,死猪不怕开水烫对不对?”韩磊冷笑着说道:“那好,我帮你念。”

    说着,韩磊便大声的将粉色信纸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孙涵!”

    “我喜欢你。”

    “你就像天上的流星,瞬间划入我的生命,让我毫无防备。”

    “你就像绽放的花朵,让我的世界变得绚烂无比。”

    “我爱你每一寸皮肤,汗毛……”

    肉麻的情书被念了出来,台下一片哄笑。

    孙涵本人则是脸色发青,有些怨毒的看着秦琨,气的直哆嗦。

    孙涵是秦琨的初中同学,高中又被分到了一个班级里,颇为有缘。

    但是双方差距却很大。

    孙涵家里是搞地产的,从不缺钱,长相也极为甜美,也就是所谓的白富美。

    至于秦琨……

    没人见过他的父母,只知道他半工半读,依靠微薄的血汗钱维持生计。

    两人的差距简直就是癞蛤蟆和天鹅。

    “卧槽这情书写的,我都要受不了了。”

    “简直恶心的要死啊。”

    “这秦琨也不撒泡尿好好看看自己什么模样,竟然想追人家孙涵,癞蛤蟆要吃天鹅肉?”

    三年二班算是炸了锅了。

    让人浑身起鸡皮的情书读完了,韩磊将其拍在桌子上,冷笑道:“秦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还有什么想辩解的吗?”

    秦琨听了,心中一阵无语。

    能说的都让他韩磊说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见秦琨不说话,韩磊敲了敲桌子喝道:“你们也别笑,小小年纪的就得好好学习明白不?如果你们也和秦琨一样玩早恋,那下场就和他一样!”

    韩磊显然是要杀鸡儆猴的,便指着班级最后一排道:“秦琨,把你的座位挪到最后一排去,再给我值日一个月,听明白没?”

    秦琨点点头,也懒得再去辩解了。

    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这一份账算是彻底记在了秦琨的心中。

    将书桌搬到的最后一排,铃声也响了,韩磊大手一挥宣布班会结束。

    刚一下课,孙涵便咬着牙走到了秦琨的面前。

    秦琨刚一抬头,便看到孙涵那姣好的脸蛋气的酱紫,瞳孔中似乎是在喷火。

    “孙涵,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孙涵嗔喝一声,一个耳光就抽在了秦琨的脸上,狠声道:“秦琨我告诉你,如果再有下一次,咱们没完!”

    对此,秦琨心中也有火,但是却并没有发作。

    首先,孙涵是个女生,他还没有打女生的习惯。

    第二,从某个角度来讲,孙涵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动怒很正常。

    第三,在他完成家族的第一个任务之前,他还真得罪不起这大小姐。

    秦琨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无奈的道:“孙涵,你也下得了手,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从一个初中升上来的同学,六年同窗啊。更何况,我还帮过你……”

    初三那时候,孙涵放学后走夜路,恰巧碰到了两个小混混为难孙涵。

    此景正好被路过的秦琨撞见,便直接插手,把那两个小混混给打跑了。

    要知道秦琨也算是人高马大,平日没少锻炼,很是有劲。

    秦琨当然没有想过什么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狗血桥段。

    但是一句感谢总该有吧。

    孙涵看着秦琨,也想起了初三时候的事情,便白了他一眼,冷冷的道:“谁知道你那时候是不是就在暗恋我,所以找了两个混混来演戏。”

    “再说了,就算是你真的帮了我,那也是你自愿的,又不是我求着你来帮我,关我屁事?”

    听了这话,秦琨怔怔的看着她。

    周围的几个同学也在怔怔的看着她,没想到她说话这么刻薄无情。

    “总之,以后没事儿不要和我说话,看见你就恶心,离我远点!”孙涵眼睛转了转,赶紧丢下一句话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秦琨也受不了周围同学的窃窃私语,起身便走,想要出去清静清静。

    谁料他刚刚走到洗手间附近的时候,便听到烟气缭绕的洗手间内,传来了几个熟悉的笑声。

    “哈哈,迪哥,这小子这回糗大了。”

    “是啊,迪哥,刚刚我还看到孙涵给了他一个耳光呢,简直太搞笑了。”

    孙涵听到了三个人的声音。

    其中一个便是话中的迪哥,名叫于迪。

    于迪是东江市房地产大亨的儿子,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比孙涵的家境还要殷实很多。

    他为人张狂,别说普通学生了,就连班主任韩磊也不放在眼里。

    而他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儿只有两个。

    一个是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一个便是欺负那些穷人家的孩子。

    秦琨便是后者,是于迪取乐的对象。

    至于另外两个,那就是于迪的狗腿子。

    一个瘦子叫王宁,一个胖子叫李爽。

    “我说王宁,你这笔力不错啊,竟然模仿那小子的字迹分毫不差,就连韩磊那傻逼都没看出来!”于迪夸赞的对着王宁说道:“就是内容写的太……太SAO了,不过我喜欢。”

    “嘿嘿,这算啥啊迪哥,就算是书法大家的字,咱也能临摹出来。”

    “行了你快别吹牛逼了,你有这个本事,还用在这上学?”李爽冷笑着说道。

    听了这些话,秦琨的拳头轻轻的捏了起来。

    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分明就是于迪三人在暗中使坏。

    也就在这个时候,于迪三人抽完烟出来了,正好和秦琨撞了个正着。

    三人皆是一愣,看着秦琨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被他偷听到了。

    不过马上于迪的表情就舒缓了下来,笑吟吟的拍着秦琨的脸道:“秦琨,你听到了?”

    “我说没听到你信吗?”秦琨淡漠的道。

    “听到你能怎么的?你还敢动我们迪哥吗?”王宁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

    于迪伸出手来示意王宁闭嘴,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张一百的粉色钞票,塞到了秦琨的手中道:“秦琨,咱们都是同学,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

    于迪的话虽然听起来是软了。

    但是口气却是带着浓浓的戏谑,明显是一副我就整你,你能把我怎样的嘴脸。

    再说了,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这就是赤果果的羞辱。

    看着手中的钱,秦琨甩了甩手道:“你以为这一百元,就能堵住我的嘴吗?”

    “堵嘴?”于迪一愣,旋即摇摇头道:“别闹了,这钱是让你去给我买烟的,我平时抽什么你应该知道,别买那些乱七八糟的,剩下的就当给你跑腿的了,去吧。”

    说完,于迪笑吟吟的走了。

    秦琨站在走廊中,嘴角非但没有升起怒色,反而扬起一抹笑意。

    第二天一早。

    秦琨在自己那低矮的出租房中醒了过来。

    今天休息,学校放假。

    他早早便起床,在简陋的洗手间中洗脸刷牙,煮了一袋方便面便准备去工地干活。

    秦琨半工半读,休息的时候,就会去工地里帮忙搬个砖什么的,赚点钱用。

    可他刚刚推开房门,便看到房东太太满脸横肉看着自己,一见面便伸出手来:“秦琨,房租呢?”

    秦琨见状一缩脖子。

    现在形容他的口袋,那就是兜比脸干净。

    一看秦琨的模样,房东太太便知道他没钱,冷声喝道:“秦琨,说好了一号就交钱,这已经是三号了,钱呢?”

    “太太,我现在真的没钱。”

    “没钱就滚,我开的又不是难民营,赶紧收拾东西滚犊子!”房东太太暴喝一声,那声音尖锐足以震惊整个小区。

    秦琨揉了揉发痛的耳膜,说道:“这样吧太太,你就在宽限我一下下,我现在就去工地干活,四点左右准时回来,今天工地发工资,钱一到手我立刻给你送过去,你看怎么样?”

    那房东太太一听秦琨今天就能拿到钱,也不在乎再多等一天,便道:“那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四点交钱,要是五点了你还没回来,那就别怪我亲手把你和你这些破烂请出去了。”

    说完,房东太太白了秦琨一眼,扭着水桶一样的腰上楼了。

    秦琨擦了擦额头,赶忙穿上衣服去工地干活了。

    一整天下来,秦琨累的都快虚脱了。

    当他接过那一千多块钱的时候,他的手都不自主的打起颤了。

    “终于可以完成任务了。”秦琨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自己断断续续的转账记录和来自家族的短信提示。

    只差三百元。

    秦琨只差最后三百块,就可以将家族的第一个任务完成了。

    秦家,世界上最强大的隐世家族,没有之一。家族势力滔天,掌控全球经济命脉,其家族族长也就是秦琨的父亲更是世界级别的首富。

    当然了,这个首富可不是什么比尔盖茨可以比的。

    真正的首富,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公诸于天下!

    但是……

    秦琨的家族却有一个很奇怪的规矩。

    那就是像秦琨这样的直系子孙,必须在10岁的时候离开家族,在小城市中自食其力。

    这便是家族的第一个任务。

    任务的具体内容很残酷。

    家族不会给予任何的帮助,完全凭借自己去养活自己,还不能耽搁了学业。

    除此之外,还要在19岁之前,不偷不抢不赊账的凑够八万元,才算第一个任务完成。

    没有家族的帮助,十几岁的孩子在社会上生存已经很艰难,还要给家族攒出八万元来。

    很多的孩子都没能完成任务就此淘汰。

    可一旦完成,将会有一个十分可观的回报等待自己。

    起初,秦琨也很怨恨,怨恨家族为什么要弄出这么一个不近人情的任务来。

    可他现在明白了。

    家族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秦琨这些孩子明白社会多么残酷,没有钱,那就是孙子。

    如此一来,家族的后人才会珍惜家族现今的成果,才会保持家族始终昌盛。

    当了几年的吊丝,秦琨已经深深的理解家族的良苦用心,这个社会没了钱,真是连孙子都不如。

    结了工资,秦琨便朝着附近的建设银行赶去。

    可他刚出了工地,便看到一辆宝马车停在了自己面前,车窗放下,里面传来了一阵嘲弄:“哎呀……这不是咱们班的大情圣秦琨吗?”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于迪。

    而在副驾驶上坐着的人却让秦琨有些意外,这人竟然是孙涵。

    孙涵看着秦琨一身脏兮兮的,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冷冷的道:“秦琨,你就在这儿搬砖啊,看看你的样子,浑身又臭又脏,你有什么脸给我写情书?”

    于迪也是朝着不远处的工地看了一眼,笑道:“咦,这不是你家的工程吗?”

    “对啊。”孙涵应了一声,看秦琨的眼神更有一种上位者的姿态了。

    “搞了半天你在孙涵家打工啊,啧啧。”于迪撇了撇嘴,看着孙涵便将她搂在怀中,笑吟吟的道:“不如,把他炒了吧。”

    “嗯,那就炒了吧。”孙涵笑着看向秦琨:“秦琨我告诉你,你以后不用来这里上班了,这是对你的惩罚,以后你要是再敢恶心我,我让你在东江永无立足之地!”

    “不要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只要我爸发话,东江没有任何一个岗位会要你,你的饭碗,可是掌握在我的手里呢穷逼!”

    于迪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笑道:“听见了么吊丝?还有啊,孙涵从今以后和我在一起了,你离她远点,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敢写情书骚扰我家涵涵,我他么弄死你!”

    听了这两人的话,秦琨不怒反笑,淡淡的道:“行,你们说的话我已经记在心里了。”

    “记住最好!”于迪说完,将车窗抬起来,扬长而去。

    看着豪车的背影,秦琨嘴角笑意更浓了。

    到了银行后,秦琨将手中的现金存进了卡里,然后用手机银行将三百块转到了家族账号中。

    五分钟后,短信来了。

    哔哔!

    恭喜你三少爷,第一项考核已经完成。

    根据家规,家族将给予你一份完成考核的回报,数分钟后将有一笔款项到账。

    除此之外,您以获得家族令一枚,请登录网站www.xxxxxx.xxx查看,登录账号为:xxxxx,密码……

    看到这条短信,秦琨长舒口气。

    从这一刻起,秦琨的崛起将再也无人可挡。

    几分钟后,建设银行的短信来了。

    建设银行:……尾号0753完成一笔转账,金额为50000000元,账户余额:50001100.32元。

    看到这条短信,秦琨手机差点掉地上。

    穷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零。

    整整五千万的资金,这简直太爽了。

    “对了,还有家族令。”秦琨想起家族令来,便连忙找了个网吧。

    由于要登录家族网站,所以找了个包间。

    打开电脑后,秦琨连忙打开了网址。

    网址乃是一个电商平台,各种海淘,各种商品都有。

    秦琨还以为自己输入错误,可是对照了一下短信,完全没错。

    “这个网购平台,难道也是我家开的?”秦琨觉得有可能,便尝试在登录界面输入了账号和密码。

    如果是普通人用普通账号输入,那么这个网站就是一个普通的网购网站无疑。

    但是秦琨的账号输入后,便开启了一个隐藏网页。

    登录后,页面最上方显示:“欢迎三少爷登录秦家家族网。”

    秦琨兴奋起来,开始看网站里的各种功能。

    这家族令其实就相当于一种积分。

    消耗家族令,就可以在这个网站上兑换任何一种家族力量。

    比如,使用一次家族的地下力量,左右一个重大事件。

    比如,兑换家族的资源,不传之医术,家族经商法则等等。

    简而言之,一切家族的力量,都可以在这里借助下来。

    但是,家族的帮助也是需要代价的,那就是秦琨必须完成更多的任务考核来赚取家族令。

    不得不说,秦家对于族人的教育已经厉害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此模式诞生的秦家精英,自然个个都是人上人。

    秦琨在网页上看着各种家族力量,扫了一圈发现,几乎都换不起。

    毕竟他手中只有一个家族令。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对于他来说比较实用的家族力量。

    那就是人身安全的保护。

    兑换了之后,短信就发过来了。

    三少爷,请将您目前的住址回复过来,家族将为您联系东江市的势力成员,亲自去拜访您。

    秦琨连忙将自己出租房的位置发了过去。

    几分钟后,短信回复,说人已经在路上了。

    秦琨看了一下表,顿时吃了一惊。

    已经过了五点了。

    “糟了,彻底把房东太太的事儿给忘脑袋后面去了。”秦琨连忙结账下级,打了个车就往家赶。

    等到他回家的时候,便看到了让他极为尴尬的一幕。

    门口处,房东太太正在拎着他的破箱子,一把丢出了门外。

    大大小小的包裹,鞋子袜子什么的,堆的到处都是。

    看样子,房东太太还真是没食言,说到做到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穿着西装革履,气场极为强大。

    为首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同样穿着一身黑色正装,黑丝高跟鞋丽质逼人。

    身材更是完美修长,前凸后翘。

    不一会儿,这行人就走到了地处一楼,也就是秦琨的出租房门前。

    “这位大婶,请问你知道秦琨吗?他是不是在这里住?”美女站在房东太太的门前问道。

    房东太太也是个穷人,何时见过这个阵仗,当时吓得便靠在墙上,还以为是黑涩会来了,屁都不敢放一下。

    “大婶?”

    “啊?你……你们找谁?”房东太太问道。

    “秦琨,您认识他吗?”美女问道。

    房东太太一看是冲着秦琨来的,心想肯定那小子在工地惹事了,便连忙摆手道:“秦琨那个瘪犊子又惹事了?你们可别找我啊,我只是个房东,和他可一点都不熟。”

    “瘪……瘪犊子?”

    陈梦青黛眉皱了起来,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表情异常的精彩。

    一个世界顶级的少爷,居然被这种普通的小市民称之为瘪犊子。

    这让陈梦青和她身后的保镖们皆是满头黑线。

    几个人对视一眼,满脸的尴尬。

    陈梦青,便是家族位于东江市的势力成员之一,城南陈家的掌上明珠,年仅二十四岁,便已经是海外归来,身负多重学历,精通八门外语,可以说是整个东江市最顶级的人才,也是最顶级的豪门千金。

    可就是这么牛逼的千金大小姐,也不得不问秦琨叫一声少爷。

    偏偏这房东太太,一口就一个瘪犊子,冲击的确是有些太大了。

    几人发愣,房东太太看的云山雾绕。

    虽然不清楚几人在想什么,但总之撇清关系就对了。

    于是房东太太拿起门口的拖把,将物子里面各种各样的日杂物品全都推了出来,以示自己和秦琨没半点关系。

    可她还没做完手中的动作,便见到陈梦青身后的黑衣青年猛地上前一步,二话不说,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就抽在了那房东太太的脸上。

    这些人个个都是退伍军人,若是全力大下去,至少半边牙齿报废无疑。

    饶是如此,房东太太的一颗焦黄的大牙还是飞了出来。

    “哎呀妈呀!”房东太太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眼泪含在了眼圈上,这一巴掌,打的是真疼。

    那退伍军人则是脸上带着淡淡的恼火之色。

    敢叫秦家三少爷瘪犊子?

    就冲这一句话,锤出屎来都不为过。

    不过念在她也许并不知情,所以这青年还是留了一手。

    反观房东太太,被打的彻底蒙圈了。

    为什么打人?

    难道……难道是秦琨得罪他们太深,可自己又收留了秦琨?

    房东太太的惯性思维,便是如此。

    于是,她看着那青年异常无辜的道:“你们别打我,我不是说了吗?我和秦琨那小王八羔子没关系。”

    “小王八羔子?”陈梦青一听,火气也是上来了,给那青年一个眼神。

    那青年本就是部队出身,行事雷厉风行,不拖泥带水不说,更不愿意说话。

    陈梦青给的指令,基本都是闭着嘴巴完成。

    于是,又是一个耳光抽了下来。

    啪!

    “你们别打了,我真和秦琨那野种没关系。”

    啪!

    “啊!”

    “你们要打,去打秦琨啊,那我撒什么气啊!”

    啪!

    “我错了,我在也不敢租房子给秦琨那兔崽子了。”

    啪!

    啪!

    啪啪啪!

    一连串的耳光,势如疾风,快如闪电,甚至打出了一点武道意境。

    也就在这个时候,看不下去的秦琨走了出来,远远的便喊道:“住手!”

    一边说着,秦琨一边伸手到衣兜里面寻找自己的家族证明。

    看到秦琨,陈梦青眼前一亮。

    敢在这个时候喊住手的,多半这位就是三少爷了!

    不过她也没有着急,毕竟现在还不确定,还是要看到家族的凭证后,才可以下结论。

    另一旁的房东太太看到了秦琨,肿的好像馒头一样的脸尽是怨毒之色,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又不失速度的来到了秦琨的面前,抓着秦琨便是一耳光。

    “艹你娘的,你个瘪三在外面得罪了人,害得老娘跟你一起受苦,我他妈的……”房东太太气的还想再给秦琨一巴掌。

    秦琨却一把将她的手给打开,同时也将自己的家族凭证给拿了出来,攥在手中,展现给陈梦青看。

    看到了那雕刻着龙凤图样的佩玉,陈梦青心中一颤。

    这就是三少爷?

    从外表来看,秦琨简直就是个屌丝,甚至就是个民工。

    穿着简直土的一拍都能掉渣。

    就这样的人,陈梦青平日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但现在,她却激动的嘴角都哆嗦。

    只见她带着人连忙来到了秦琨的面前,二话不说便来了一个齐刷刷的九十度弯腰鞠躬!

    “秦家下属四流附庸家族之女陈梦青,拜见秦家三少爷!”

    这个场面,像极了香港电影中的马仔觐见黑帮大佬。

    而站在陈梦青和秦琨中间的房东太太,依旧高举手手掌,似是想要再给秦琨一巴掌。

    可这手掌却是怎么都落不下去了。

    “什么玩意?”

    “什么三少爷?”

    “到底什么情况?”

    房东太太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然后脖子就好像生锈了一样,缓缓的转过来。

    这一转,她的脸顿时就绿了。

    眼前,便是陈梦青众人弯腰鞠躬的景象。

    鞠躬当然是不会给她这个房东太太的,那是给谁?

    联想到之前这些人来找秦琨,房东太太如果再不明白,那就是傻逼到宇宙的边界去了。

    噗通!

    顿时间,房东太太的脸彻底变得面如死灰,怔怔的看着受到众人一拜还能坦然受之的秦琨,感觉世界观都要崩溃了。

    “你……你是富二代?”

    秦琨苦笑着摇摇头,他本不想暴露,他本想要低调一些。

    他本想等一下电话联系陈梦青,找个人少的地方再碰头。

    可还没等实施计划,就看到房东太太被一顿暴雨梨花般的掌法打的满地找牙,于是他只能出面制止了。

    房东太太虽然蛮横了一些,但是秦琨并不在意。

    因为他很清楚,房东太太也不容易。

    家里的老头子好赌,去年欠了一屁股债,结果被人打断了一条腿,彻底废了。

    剩下个房东太太自己去撑起这个家,还要面临追债。

    所以在秦琨看到,房东太太急着问自己要钱也是被生活所迫。

    只见秦琨蹲在了地上,连忙对着陈梦青招了招手。

    陈梦青见状,躬身走到了秦琨的身边,投来询问的目光。

    “那个……陈小姐对吧,先借我两千块钱。”

    “借?”陈梦青满脸的黑线,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谦卑的富二代。

    陈梦青有些惊异,但也还是对着手下人示意。

    那之前动手打人的青年连忙拿着卡就去最近的ATM机取了两千块来。

    拿到了钱,秦琨将其塞到房东太太的手中:“太太,这里面有房租,剩下的钱你拿去权当是医药费了,这些钱……应该够了吧。”

    “这……”房东太太看着秦琨,再看看陈梦青,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了。

    于是她连忙将钱又塞了回去:“不行不行,三少爷你这钱我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要啊,还有……房租我也不要了,你喜欢住随便,怎么住都行。”

    但是转而,房东太太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就她那个四十来平米破破烂烂的屋子,让一个超级富二代住?

    秦琨则是笑了笑,把钱硬是塞到了她手中道:“我接下来还要住在这里,钱你拿着,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有第二个人知道,包括你的家人。”

    “我明白,打死我我也不说……只是……”房东太太说着,看了陈梦青一眼,眼中有着深深的恐惧和忌惮:“这钱……”

    陈梦青也明白她这是害怕,便笑道:“少爷既然发话了,你拿着就是,放心,没人会报复你。”

    如此一来,房东太太才将手中的钱接下。

    这一天,房东太太都别想睡觉了。

    送房东太太回去,秦琨看了看自己的行李,对着陈梦青身后的人说道:“你们几个,帮我把家重新收拾一下。”

    “是!三少爷!”

    秦琨一听,觉得十分不舒服。

    毕竟他这些年全靠自食其力,甚至都快忘掉自己是个富二代的身份了。

    陈梦青妩媚的一笑:“三少爷,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今日有幸相见,赏个脸吃顿饭怎么样?”

    秦琨点了点头。

    这次碰头比较唐突,陈家没有做准备,无法为秦琨开一场盛宴。

    但是临时这顿饭,吃的也是秦琨泪流满面。

    这么多年,第一次吃这么多好东西。

    饭后,陈梦青因为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告退,秦琨则回到了出租房。

    刚到出租房门口,便看到满脸绷带的房东太太正看着自己,连忙尊敬的笑道:“您回来了,秦少爷?”

    被这么一叫,秦琨浑身都不舒服。

    他摆摆手道:“以后叫我名字就行,我累了,想要休息。”

    “啊,那你好好休息,我包扎没用上那么多的钱,剩下的钱我给你买了新的床垫,还有你那破锅也换了。”房东太太鞍前马后的样子,和之前的差别真是太大了。

    躺在新的床垫上,秦琨心中一笑,决定还是要尽量低调一些。

    之所以做这个决定,是秦琨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为了钱而接近他,他需要用金钱,看清身边每一个人的嘴脸。

    况且,家族的行事也是向来低调,要求家族子弟也尽可能低调,不要惹是生非。

    当然,他的底线,也绝不可触碰!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