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7 内容:214

    《萧阳》总裁老婆我错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萧阳》总裁老婆我错了

    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

    “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

    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

    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

    嗯?这是什么?

    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仔细瞄了一眼,差点鼻血狂喷而出。

    这,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

    轻盈剔透,薄如蝉翼,带着丝丝女人香,沁人心脾。

    萧阳正拿着黑色的小玩意,突然听到咣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一个女人裹着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

    “啊!”

    “啊!”

    萧阳和陌生女人同时大叫起来。

    惊叫过后,女人看着萧阳,红着小脸问道:“你,你这么快就醒了?”

    萧阳仔细的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女子,眉目如画,肌肤胜雪,胸前高高鼓起,虽然此刻全部被浴巾遮掩,但能看得出来资本相当的雄厚。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美女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内疚道:“好吧,我觉得有必要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娄潇潇,这是我家。昨天下午,我,我把你撞晕了,所以就把你带了回来。”

    “原来是你撞的我啊。”萧阳抬手摸了摸鼻子,而这个举动却瞬间他石化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人家的带着体温的私人衣物。

    “流氓,你……把我东西还给我!”娄潇潇一看萧阳手里竟然拿着她的贴身衣物,脸蛋倏然红到了耳根。

    她刚才急着去洗澡,随意的就把贴身衣物扔在了床上。没想到这小子醒的这么快,而且手里还拿着人家的贴身小玩意………

    “呃,那个……我只是好奇,研究研究这是什么东西…”萧阳讪讪道。

    娄潇潇哭笑不得,一把抢过了萧阳手里的衣服,匆匆跑进了卫生间。

    片刻后,她换好了衣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脸上的绯红还未退去。

    她看了看萧阳,眼神闪烁了下,然后递给他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一万块钱,我昨天撞了你,就当做对你的补偿吧。”

    “干嘛?”萧阳抬起头,看着她,“我又没受伤,要你钱干嘛?”

    娄潇潇幽幽道:“万一留下后遗症呢,再说你应该需要钱,就拿着吧。”

    “先放你这里吧。”萧阳笑了笑,没有接过卡片,而是拿起桌上的书包,背了起来。

    “你要走?”娄潇潇问道。

    “怎么,姐姐不舍得我?”萧阳调戏道。

    “嘴上不占点我便宜你是不是浑身难受啊?”娄潇潇回了个白眼。

    萧阳嘿嘿笑了两声,背着书包往门口走去。突然,他又停了下来。

    转过头,他看了看娄潇潇,问道:“美女姐姐,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嗯?怎么了?”

    “我昨天被你车撞到的时候,应该是受了伤的吧,怎么现在身上连一个伤疤都看不到?”萧阳还能清楚的回忆起,昨天被车撞后,他的小腿迎面骨折断,甚至刺破了皮肉,露出一截森然的白骨。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感,他不可能记错。

    可是刚才醒来之后,他仔细看过自己的腿,却发现双腿完好如初,甚至连个豆大的伤疤都没有。

    娄潇潇皱眉道:“其实昨天你被车撞倒后,当时我也看到了你腿上流了很多血,可是后来医生来了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

    “呃,难道我被你一撞,变成超人了?”萧阳一头黑线。

    “你过来,我告诉你件奇怪的事。”娄潇潇朝他勾了勾手指头,神神秘秘道。

    萧阳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紧紧的挨着她,几乎快贴到耸起的双峰上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正经点,说正事呢。”

    娄潇潇的粉拳在他胸口打了一下,目光变得深沉起来,“昨天我把你撞伤了之后,看到你满腿是血的样子吓坏了,赶紧从车上下来。但是当我走到你身边的时候,突然看到你胸口有团金色的光芒闪烁了一下,你就像触电了似的,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大约半分钟后,你才恢复了正常。”

    “后来等到急救医生来了后,他们很奇怪的问我你的裤子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血,因为他们检查了你的双腿,却没发现哪里有伤口。”

    想到昨天自己看到的异像,娄潇潇现在心里还是惊涛骇浪。她明明看到了自己的车把人家的腿撞断了,但后来却又没发现任何伤口,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胸口,金色光芒?”萧阳愣了愣,然后赶紧扒开了胸口,一块古朴的黑色龙形古玉露了出来。

    没事就好。

    要是这古玉被撞碎了,他肯定会伤心的。

    不过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古玉看起来,似乎比以前黯淡了许多。

    难道这古玉里有什么古怪不成?

    萧阳看着胸口的黑色古玉,有些发呆。

    “它对你很重要吗?”娄潇潇从萧阳眼中看到了一丝落寞,柔声问道。

    “嗯。”萧阳淡淡道,“这古玉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东西。”

    十年前,他的父亲和姐姐神秘失踪,从此生死不明,杳无音讯。而这块古玉,则成了父亲留给他的唯一信物。

    萧阳并不知道这块古玉到底有何不同之处,他只知道从他出生起,这块古玉就呆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从没有拿下来过。

    娄潇潇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刚才还有些不正经的小帅哥,身上似乎多了一层忧郁的气质,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正当两人沉默不语时,忽然门口传来一阵邦邦邦的大力敲门声。

    娄潇潇皱起了眉头,一大早的,谁会这么野蛮的敲门,难道是物业来收物业费?

    娄潇潇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却发现几个彪形大汉正站在门口,为首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黑脸汉子,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神阴鸷,满身戾气。

    几个男人看到娄潇潇,眼神顿时一亮,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淫邪的笑意。

    黑脸汉子在娄潇潇饱满的胸前打量了几眼,粗声道:“你是娄潇潇?”

    “你们是谁?”娄潇潇警惕的看着几个男人,她根本不认识他们。

    “没想到娄刚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儿。”黑脸汉子猥琐的笑了笑,鼻孔里喷出两束灰白的烟雾。

    听到有人提到了娄刚的这两个字,娄潇潇的脸色瞬间苍白。

    “你们有什么事?”娄潇潇心中突然变得不安起来,因为每次听到那个名字,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黑脸汉子斜着眼看着她,几秒钟后喷出一口烟雾,缓缓道:“你爸欠了我十万块钱的高利贷,我来找你要钱。”

    “他不是我爸,你们找错人了。”娄潇潇冷淡的回道,转身想关门,然而却被黑脸汉子一把拦住了。

    “错不了,就是你。你爸还给我看过你的照片呢。他一个月前借了我十万,这是借条。”

    他扬了扬手中的一张纸条,娄潇潇能认出上面确实是娄刚的字。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是我爸,我也不是他女儿。你们找我没用,请回吧。”娄潇潇转过身,想把门关上,却被黑脸男人一把拉住了。

    “小妹妹,你要是没钱还,其他方式也是可以的......”黑脸汉子猥琐的笑了两声, 。

    “无耻!”娄潇潇气的满脸通红,转身想要离开。然而却突然被黑脸男人一把抓住了皓腕。

    ”黑脸汉子咧开嘴,露出满嘴被烟熏黄的牙齿。

    “放开我!”娄潇潇气的快哭了,使劲的想把手抽出来,可是黑脸男人的手像铁钳一般,她的那点力气毫无用处。

    “放开她!”正在这时,门内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黑脸男愣了愣,看到房间内走出的萧阳,刚才有些吃惊的脸色的顿时恢复了狂妄。

    “哟,看不出来啊,小妹妹还喜欢养小白脸呢。”

    “放开她!”萧阳看着黑脸男再次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一丝颤抖。虽然打架并不是自己的强项,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在美女遇到危险的时候,焉能坐视不管!

    萧阳早已下定了决心,大不了被打的头破血流,也不能让娄潇潇给几个人糟蹋了。

    “马勒戈壁的,没多大本事,就敢在老子面前得瑟!”黑脸男根本不把萧阳这点小身板放在眼里,这种小子,他一个干八个,何况今天还带着四个兄弟过来。

    说话间,黑脸男突然放开了娄潇潇,一只砂锅大的拳头,猛地朝萧阳轰了过来!

    萧阳没想到这家伙会突然袭击,脑袋快速的扭向了一边,在躲过拳头的同时,右手握紧拳头朝着黑脸男打了过去。

    其实萧阳这一拳,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击而已,他没想过会有什么效果。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萧阳打出的一拳,竟然直接把黑脸男轰出去五米!

    砰!

    黑脸男重重的撞到了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他一时有些懵逼,这小子看起来瘦弱不堪,怎么会有这么霸道的力量?

    “我草!你她妈竟敢打我野狼?!”黑脸男怒吼一声,炮弹般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家伙,红着眼杀向萧阳。

    身为的一个大混混,从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欺负自己了。

    野狼此时已经起了杀心!

    看到野狼两眼猩红,萧阳大惊。本来以为这几个人只是催债的混子,没想到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不过在忐忑不安的时候,萧阳却突然发现,野狼的动作在他眼里,突然变得很慢很慢,放佛慢动作一般。

    等到野狼杀到他面前的时候,萧阳早已谋划好了反击路线,身体一侧,右脚抬起,黑脸男再次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道踹飞了出去,撞到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天响,再也爬不起来了!

    看到野狼被打倒,几人都大吃一惊。

    野狼的战斗力可是几人之中最强的,平常街头混战的时候,一个打四个不是问题,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学生两拳给放倒了!

    “妈的,一起上!”

    几个人中,一个光头忽然大声喊道,接着他们全都掏出了明晃晃的家伙,杀气腾腾的扑向了萧阳。

    然而他们的下场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只听一阵扑通之后,几个人全都躺在了地上,哼唧不已。

    萧阳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心道我勒个去的,不会是真的变异了吧?

    “你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要不然我可报警了!”回过神来的娄潇潇,举着小拳头对着地上的几个人“恐吓”道。

    野狼几个人废了半天劲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看了萧阳一眼,“你小子有种,敢惹我,等着受死吧!”

    说完,几个人灰头土脸的离开了这里。

    “天哪,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瘦,却这么能打。”娄潇潇小手拍着自己胸前傲人的资本,一脸的惊讶。

    “那是,就他们这些混子,来一卡车哥也不怕!”萧阳笑了笑,脸上虽然平静,心里却对自己的身手震惊不已。

    难道说,是黑色古玉让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反应?

    我靠,不会真的变成超人了吧。

    “喂,发什么呆呢?”娄潇潇看着萧阳傻乎乎的站在那,问道。

    萧阳回过神来,扭头问道。“潇潇姐,你爸欠了那个野狼的钱?”

    娄潇潇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他不是我爸爸,我没有那样的爸爸。从小到大,他就知道赌,连我妈治病的钱都输光了!要不是他,我妈也不会死......”

    萧阳了然,怪不得娄潇潇不认他。“潇潇姐,你也别难过了,这样的爸爸不要也罢。时间不早了,我有事先走了。”

    “等一下。”

    “嗯?”萧阳转过头。

    “闭上眼。”娄潇潇看着萧阳,白皙的脸蛋忽然红了起来。

    “干嘛啊?”萧阳愣愣的问道。

    “闭不闭,不闭拉倒!”娄潇潇气呼呼道。

    “好,我闭。”萧阳不知都这妞要干嘛,但还是闭上了眼睛。刚闭上眼睛,忽然脸上一凉,两片柔软芳香的唇瓣便吻了上来。

    “咯咯,赏你的。”娄潇潇红着脸,悠悠道。

    萧阳这才知道自己被娄潇潇给偷吻了。

    “美女姐姐,其实,你下次可以换个地方吻,比如嘴啊什么的......”萧阳嘻嘻笑道。

    “去死......”娄潇潇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娇媚动人。

    盛夏咖啡厅。

    这是一家面积不大,但却温馨、浪漫的咖啡厅。因为是清晨,咖啡内还没有顾客,店内显得有些冷清。

    因为是周末,萧阳从娄潇潇家出来后,并没有去学校,而是打车来到了盛夏咖啡厅。

    他虽然是明德中学的高三毕业生,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每个周末都会在这里打工,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

    萧阳在店里扫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吧台内的一个漂亮少妇身上。

    一张白皙水嫩瓜子脸上,眉宇间散发出一股少妇特有的柔媚气质。

    这个漂亮的女人,叫薛梅,是盛夏咖啡厅的老板。

    “臭小子,你终于出现了!”梅姐看到进门的萧阳,从吧台走了出来,气鼓鼓的看着他,“昨晚死哪去了?姐姐让你去给客人送外卖,你跑去干嘛了?”

    萧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梅姐,实在不好意思,我昨晚被车撞晕了,早上才醒过来。”

    “什么?你被车撞了?伤到哪里了?”梅姐一听,顿时眼神变得关切起来。

    “没事,你看弟弟不是好着吗。”萧阳嘿嘿笑了笑,目光偷偷在梅姐傲人的部位快速扫视了一圈。

    两人正说着话,一辆劳斯莱斯轿车,毫无声息的停在了夏日咖啡厅门口。

    四个目光如电的精壮男子,守护着两个柔美的身影从车里走下来。

    当店里的所有人看到门口走进来的两名女子,全都被惊艳的长大了嘴巴。

    两名女子之中,站在左边的那位女子显得尤物耀眼。

    披肩的微卷长发下,是一张惊世骇俗的绝美容颜,曲线玲珑的身材,高贵典雅的气质,这个女人,宛如世界上最高贵、最美丽的花朵,美的惊心动魄。

    而站在右边的那个女子,虽然比左边的稍微差了些,但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怎么是她?”萧阳看着那个稍微逊色点的美女,惊愕道。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晚把他撞晕的娄潇潇。

    娄潇潇显然也看到了萧阳,表情微微有些惊愕。但并没有出声询问,而是安静的站在另一名美女的身后,看起来很是恭敬。

    那名绝色女子似乎和梅姐认识,对她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娄潇潇,径直往二楼包间走去。

    “梅姐,这谁啊?”萧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美女的身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梅姐已经很漂亮了,可这个女人竟然比梅姐还要漂亮不少。

    “臭小子,眼珠子快掉下来了!”梅姐白了萧阳一眼,神秘道:“听说过江城第一美女吗?”

    萧阳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

    听说江城第一美女,倾国倾城,更难得的是,她还是个商业奇才,二十几岁的年龄就成为江城最大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能力超群。

    “难道她就是?”

    梅姐点了点头:“没错,她就是林家大小姐,林墨晗。给你个机会,去伺候江城第一美女,去不去?”

    萧阳一听两眼放光,不过随之笑嘻嘻道:“我倒是想去啊,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就怕梅姐吃醋。”萧阳嘻嘻笑道。

    “讨厌!”

    二楼VIP一号包间内,只有林墨晗一个人,她的秘书娄潇潇被派出去办事了,并不在包间内。

    萧阳将咖啡放在了桌子。“林小姐,这是您点的蓝山咖啡,请慢用。”

    “谢谢。”林墨晗没有抬头,而是一直在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K线,眉头紧锁。

    萧阳把咖啡放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习惯性的往她胸前看了一眼,顿时张大了嘴巴,心中暗道:

    “乖乖,36D,好评!”

    再往下看去,是一双裹着绝世美腿,小腿修长圆润,大腿结实紧凑。

    萧阳默默的舔了舔嘴唇。

    江城第一美女,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你在看什么!?”萧阳正兀自愣,忽然听到一声冷喝。

    只见林墨晗眉头禁皱,眼中快要冒出一团火来。

    萧阳愣了愣,心道不就是看看你吗,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可是等到他看到发现身体某个地方的异样时,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额.....我.....我先走了。”萧阳有种做贼被人抓住的感觉。

    “不许走!”

    “啊?”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林墨晗冷声问道。这小子简直太可恶了,在自己面前竟然会有那种反应......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萧阳尴尬的摸了摸脑袋,一张老脸难得的红了一次。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让梅姐换个服务员过来。”林墨晗不再看他,冷若冰山。

    萧阳讪讪的关上门,差点郁闷死。

    这时,萧阳听到薛梅在楼下叫他,“萧阳,厨房的白砂糖没了,你到隔壁的超市买几袋回来。”

    “好嘞!”萧阳郁闷呢,正好借机出去发泄一下郁闷,于是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夏日咖啡厅附近有个大型的家乐福超市,萧阳从咖啡厅的后门出去,可以走超市的员工通道。

    现在正是上班时分,员工通道显得很冷清。

    当他要拐进超市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员工通道内似乎有两个女人的身影。虽然只是瞄了一眼,但萧阳发现这两个女人的身材绝对都是一级棒,前凸后翘不说,隐隐还散发出一股运动之美。

    想到这里是员工通道,萧阳顿时两眼放光起来。难道说,这两个身材好到爆的妞是这里的员工,要在这里换衣服?

    乖乖,真是撞大运啊。

    萧阳一扫刚才心中的郁闷,心中狂喜,偷偷趴在一边的角落里,往那边看过去。

    而这时,他却听见其中一个女人道:“水仙,这次的任务不容有失,成功了,咱们下辈子就不用再干杀手了。”

    杀手?

    萧阳顿时全身一哆嗦,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个身材火辣的小妞,竟然会是杀手。

    而这时,另一个女人也说话了,“罂粟,待会你去吸引那四个保镖的注意力。我去二楼包间干掉目标。”

    “好。”

    简单的说了几句,两个女杀手朝萧阳的方向走了过来。

    萧阳赶紧躲到了超市防火门后,通过门缝,他看到了两个女人走出了员工通道。

    糟了!

    萧阳突然醒悟了过来,他知道杀手的目标是谁了,四个保镖,二楼包间,她们的目标,不正是刚才让他郁闷的林墨晗吗?

    “奶奶的,清高什么,关键时刻不还是要老子救你!”萧阳骂了一声,也顾不得买糖了,撒丫子就往咖啡厅跑去。

    夏日咖啡内,一个身穿浅色套装的美女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美女您好,请问几位?”梅姐看着进门的女子,并没有感到任何奇怪,因为来这里消费的白领几乎都是这么打扮。

    “两位,给我准备一个包间,要二楼的。”美女答道。

    “好的。”梅姐微笑道,“美女,您的包间在二楼,VIP二号。”

    女人点点头,静静的往楼上走去。

    而这时,萧阳也从后门闯了进来。

    “梅姐,刚才有没有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进来?”

    薛梅朝他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臭小子,就知道看美女,我要你买的白砂糖呢?”

    萧阳心中急的不得了:“梅姐,我来不及跟你解释了,事情很严重,你赶快告诉我,刚才有没有女人进来?”

    薛梅愣了愣:“有啊,你要干嘛?”

    “她在哪里?”

    “楼上二号包间。”

    萧阳暗叫不好,一个箭步冲上了楼梯。他使劲的推了推林墨晗的包间,却发现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糟了!杀手肯定在里面。

    他来不及多想,铆足力气一脚把门踹开!

    而这时,包间里的杀手,手里正握着一把冷光闪闪的匕首,刀尖正欲向林墨晗刺去!

    水仙没想到会有人闯进来,她顿时心中着急,腾空飞起,使出了杀手锏,那修长浑圆的美腿朝着林墨晗就扫了过去。

    好快!

    萧阳下意识的迅速挡在了林墨晗跟前,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杀手的高跟鞋头,突然露出一把锋利的刀尖!

    只听一声金属入肉的闷响,刀尖瞬间刺入了萧阳的心脏!

    “唔!”

    萧阳发出一声惨叫,随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杀手一拳轰了出去!

    接着,他便失去了意识,陷入昏迷。

    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ICU病房内,萧阳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胸口缠绕着厚厚的绷带,陷入了昏迷。旁边的一串医疗设备,发出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

    病房外,矗立着一道绝美的身影。

    林墨晗呆呆的看着陷入了昏迷的萧阳,皱紧了眉头。

    “小姐,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半天了,在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站立在林墨晗身边,恭敬的说道。

    林墨晗摇摇头,“福伯,王主任怎么说?”

    王主任是整个江城手艺最精湛的外科主任,看在林家的面子上,才答应替萧阳做手术。

    福伯的眼神中掠过一丝无奈,“王主任说,他已经尽力了。但是这小伙子心脏被刺穿,除非出现奇迹,否则他......”

    林墨晗顿时全身冰冷,她轻叹了一口气,表情萧索。一条年轻的生命,似乎因为她,而要离开这个世界。

    虽然她并不喜欢萧阳,甚至还有些讨厌,可就是这么个让她讨厌的好色小子,却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

    天意弄人!

    她沉默了几分钟,转头问道:“福伯,警察局那边回话了吗?”

    福伯的眼神一沉,低声道:“小姐,警察那边倒是有消息,但是,并不是好消息。”

    “怎么说?”林墨晗不解。

    “那个被抓住的杀手已经交代了,她们隶属于一个叫曼陀罗的杀手组织。”福伯皱着眉头道。

    “曼陀罗?”林墨晗喃喃道。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