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查看作者
    • 深夜记【1】

             我啊。

           “我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我想要这样开头,虽然可能会有人觉得我莫名其妙?抑或是【装】【作】?无所谓啦,反正以我的垃圾文笔也写不出啥。

             在每次这样熬夜的时候,总是想要记录下心情,这次倒是终于开始写了。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就经常在被批评、感到受伤等等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想到自杀。不过第二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甚至感觉无法理解前一日夜晚心中为何会有那种想法。久而久之,每次如此悲伤时,我也会想到“明天其实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六年级时,我的母亲查出了抑郁症和焦虑症,开始服药。那时我还不知道。

             升入初中,我的成绩几乎是一路下降。但是我自我感觉不是特别在意(毕竟每次连成绩都记不住XDDD)。在一次心理填表中,我【暴露】了。初一下半学年末,也就是今年的6月份吧,我诊断出中度抑郁和中度焦虑。说实话,我难以形容刚知道自己得病时的心情。我大概可以感受到一丝喜悦,是因为知道了自己悲伤的来源而可以医治而高兴,还是因为.......?我担心着第二种想法,那会让我像天天发着丧句的那种人。

             第一次去心理医院看诊的医生,暂且称为A医生吧,他身上好像可以洞察人的心,总之,我在他面前很容易绷不住心情和眼泪。在面对A医生的询问时,我缓慢而认真地思考。因为难以控制情绪,我时而流下眼泪和鼻涕,无法抑制。喉咙也因为激烈的情绪而绷紧发痛。但在口罩的掩照下似乎只是迟钝了不少。大概是因为看起来过于呆板,使医生以为我妈对我过于苛刻,对我妈也进行了很多的教育。

              我妈接受了过度的批评,也不太开心,于是在某天问我:“我看你平时也不这样啊,不是挺开朗活跃的嘛。”我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啊”

      这笑却不是真心的,因为我一向不想向成年人透露自己的内心。没什么原因,他们毕竟无法理解。况且内心被【剖析】的感受也着实不好受。

             “你是不是装的啊。”

             似乎是开的玩笑,又似乎不是。

             我故作淡定地笑笑,把话题扯开,心中却不太安宁。

             [我真的是装的吗?]

             我得不到答案。

             一个星期后,我去复诊。妈妈开车到医院门口之际,又似开玩笑般说了一句:

             “你继续装啊。”

             我没有啊我真的是抑郁了我我我我我我真的很不开心啊为什么你要这么说呢我真的没有装啊抑郁症又不好受我傻了才会装啊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是你的孩子啊......

             好像好多话想说,又好像什么都不想说。

             

      未知
    • 1
    • 1
    • 0
    • 59
    • 梦幻泡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文章是随手写下来的很潦草不要在意啊啊啊啊啊啊以及似乎妹有结尾(草)真的很对不起=呜呜呜呜呜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