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7 内容:214

    繁华错落 悲欢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繁华错落 悲欢喜

    宋繁花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尖一点点地揪起,眉间的花色一点点地灰败,苍凉眉目里,她恍惚看到了千丈垣墙下,他俊漠如斯朝她伸手的那一幕,那一幕,经年累月,如三月的春阳一般压在心头,让她的心头开出了万千繁花,可如今,这个曾经救了她的男人,想要她的命。

    她盯着他,一字一句问,“为了她,你要杀我?”

    “抱歉。”

    二个字,一声冷调,这是他送给她在人世间的最后礼物。

    真是讽刺之极。

    血溅当场,眼睛闭上的那一刻,她看到他温柔的眉眼垂落在柳纤纤的耳畔,看到他长臂环腰,环的,是另一个女人的风情。

    她想,如果重来一次,她不会再把手递在他的手上。

    决不。

    ……

    六月的衡州是酷热的,宋繁花再次醒来是在船舫上,这艘船舫是宋家财大气粗包下来的,而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宋繁花躺在床上,睁着眼盯着头上的帐顶,目光几乎是呆滞的。

    她鼻腔里似乎还有血腥气在流蹿,可此刻,房间里充斥的全是古木苏香,她记得那一刀是从她的脑壳上劈过去的,可她的脑袋如今完好无损。

    她是已经入了地狱吗?还是……她回了天堂?

    手腕动了动,有点虚弱无力。

    宋繁花闭上眼睛。

    她想,她是死了。

    “六妹妹还没醒吗?外间已经闹开了,今天可是她的好日子,她怎么能一睡就睡大半日呢。”门口有声音传过来,接着就是三两个姑娘的倩影,俱是华丽的打扮,簇拥着走进了船舫里的厢房。

    宋清娇说,“六妹妹向来晕船,这也不知道是谁恶作剧,偏要把地点选在船舫,这不是故意让六妹妹难受吗?”

    宋昭昭笑道,“三姐姐以为是谁啊,还不是柳家的那丫头。”

    宋清娇蹙眉,“柳纤纤?”

    “是啊。”这句应答,是宋明艳。

    宋清娇哼一声,“也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同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柳纤纤跟六妹妹八字不合,六妹妹素来极为讨厌柳纤纤,他却听着柳纤纤的话,偏要来船舫。”

    宋明艳说,“还能为什么,因为大哥喜欢。”

    一句喜欢,宋清娇被噎的闭了嘴,宋昭昭捏着帕子,小脸微微蹙了蹙,神色里多了一些落寞。

    之后三人都没再开口了。

    可睡在里间的宋繁花被她们吵醒了,她幽幽地想,原来,今天是她的及笄之礼宴,衡州给女孩儿们过及笄,都是在外面的,这是衡州的风俗,与琼州、云门乃至上京都不同。

    宋繁花想到上一世,她因为晕船手脚乏力,基本上都没出过这个包厢,而所有有关宴会上的喜闹和场景全都是三姐姐告诉她的。

    三姐姐……

    宋繁花闭了闭眼,缓缓呼出一口气,这才将眼再次睁开。

    一睁开,面前就堆了三张嫩生生俏生生的脸。

    宋繁花眼中溢满了泪花,她看着这三张脸,年轻,漂亮,最主要的是,这个时候的她们心无隔阂,相互关心,是亲密无间的血亲姐妹,而此时此刻,她能再看到她们年轻时的容颜,感受着她们切切实实的关心,她觉得,死亡是值得的。

    而今年,她刚满十五岁。

    十五岁,多么让人不可思议的年纪,如花儿一般,冉冉日上,朝气蓬勃。

    而在一年后,她才会遇上那个男人。

    一年,其实很漫长。

    变数,也会很多。

    ……

    宋清娇见宋繁花睁开眼就流泪,吓了一跳,连忙挨着床沿坐下来,拿出手帕,一边给她擦泪一边问,“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宋繁花直起身子,一下子坐起来朝她怀里一扑,紧紧将她抱住,泪如雨下,“三姐。”

    “嗯,我在呢。”

    “三姐。”

    宋清娇拍着她的背,笑道,“我听到了。”

    宋繁花却充耳未闻,不停地喊着。

    宋清娇无奈,拍着她的肩膀轻哄。

    宋昭昭跟宋明艳都是一脸不解,不知道宋繁花怎么就突然哭了。

    宋昭昭走过来,小声问,“六妹妹是做恶梦了吗?”

    恶梦?

    宋繁花想,可不真的是一场恶梦。

    她没应声,宋昭昭也就没问了,权当她真的做了恶梦被吓着了,就走到门口,让丫环们备点压惊糖过来。

    宋明艳也坐在了床边,看着从宋清娇肩膀处露出来的那一张染泪的脸,轻嗤,“今天可是你的及笄宴,不能哭的啊,我娘说了,女孩子这一天若是哭了,未来的路可就充满辛泪,不吉利的。”

    宋繁花原来也很信这个,可死过一次,她什么都不信了。

    哭了很久,切切实实摸到了这具温热的身子,宋繁花才在吵嚷的脚步声里轻轻推开宋清娇,丫环们拿了糖果还有六月酷暑喝的爽花酒,齐齐地摆在了桌面,摆了一大桌,这个场景,倒跟前世一样。

    宋繁花取出帕子,擦了擦脸。

    宋清娇取笑她,“一个恶梦而已,看把你吓的哭成什么样了。”

    宋繁花说,“三姐姐教训的是,一个梦而已。”

    她破涕为笑,掀了被子起身。

    宋明艳讶异轻呼一声,“六妹妹要起床?你一上船就发晕,可千万别起来,要是真又晕倒了可怎么办。”

    宋昭昭也点头。

    宋清娇紧张兮兮地冲宋繁花说,“躺着。”

    宋繁花低头找鞋子,一面说道,“三个姐姐不用担心我,我没那么娇弱。”

    以前她是晕船,可现在么。

    呵。

    淌过奈何桥水的人,还会再晕船吗?

    宋繁花知道,这个时候她的两个丫环,一个绿佩,一个环珠,被她大哥遣派到酒宴上去忙了,他觉得她晕船躺在床上,身边不用人伺候,就把她的两个丫环都调走了,可是,他怎么就认为她不用人伺候了?还不是柳纤纤说的。

    柳纤纤……

    宋繁花低头穿鞋子,那微垂的睫毛长长地覆下一片阴影,阴影下她的眼,漆黑透亮,闪着复仇的火光。

    穿罢鞋子,她站起来,其实身体还有点发软,大概真的因为这幅身子太晕船,所以还有点些许不舒服。

    宋清娇连忙伸手扶住她,“不能走就躺着,想吃什么喝什么你只管说,我拿给你,别逞强。”

    宋繁花低低应一声,“嗯。”

    但应罢,她还是推开了她的手,自个颤颤巍巍地走到了桌边。

    宋清娇看着自己的手,一时有些发愣,她大概想不透,宋繁花竟然会把她的手推开,从小到大,她都特别黏她,就是爹娘健在的时候,她也是黏她比黏娘亲还多,今天她还身体不舒服着呢,不趁着机会多赖她一会儿,倒是将她推开了。

    宋清娇蹙眉似有不解,但看宋繁花欢快吃东西的样子,她又释然了。

    总归,还是这么一副吃相。

    宋昭昭跟宋明艳相继走到桌边坐下,她们上来,也是因为想陪陪宋繁花,不想让她一个人太孤独,也是怕她醒了饿,所以,刚刚丫环们摆上来的吃的很多,四个姐妹围坐着,大快朵颐。

    宋繁花抬眼之间看到三张脆嫩的脸和眼前的场景,只觉得恍如隔世。

    一场梦,碎了。

    另一场梦,从这里开始。

    ……

    宋繁花吃饱喝足,用手帕擦了擦手,站起来。

    宋清娇立马紧张地问,“你要干嘛去?”

    宋繁花笑道,“下楼啊,今天是我的及笄喜宴呢,我当然要出场,不然,大概别人都会把这场宴会当成是别的喜宴了。”

    她把后面一个喜宴咬的极重,颇有几分兴味之色。

    宋清娇一怔。

    宋明艳也吃饱了,擦了擦手,抬眼问她,“你不晕船啦?”

    宋繁花说,“还有点,但不影响我下楼。”

    宋昭昭蹙眉问,“你不是一沾船就晕吗?怎么就不晕了?你别因为柳纤纤故意害你,你就强撑着下楼,要是在楼下晕倒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的宋昭昭,青春漂亮,对她还是关怀备至的,可是,时间磨人呢。

    宋繁花看着她,低低一笑,“五堂姐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好不容易回来了,我又怎么会舍得伤害呢。”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往门口走。

    宋昭昭眨眨眼,“刚刚六妹妹说了什么?”

    宋明艳道,“好像说了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不过,这样的六妹妹我好喜欢啊。”说着,也走向门口。

    宋清娇见宋繁花真的朝楼下去了,自然也是跟上。

    姐妹四个人沿着木质长楼梯,挨个地往一楼去了,走到一半,一楼里的丝竹之音就传了过来。

    是了,宋家是衡州首富。

    这次请的歌伎舞伎全是衡州最出名的,就连天琴阁的人都请来了,可说到底,她大哥做的这一切,明面上是为她,其实是为了讨好他喜欢的那个女人。

    也是在这场宴会上,他把柳纤纤那个女人摆在了正妻的位置。

    虽没明言,但大家都不是傻子。

    而衡州首富未来的当家主母,意味着什么。

    宋繁花眼眸微微转动望向了楼梯外侧,那里,栏杆交错,江水飞跃,微斜的西光沉暮在远天之上,浮海升平,大路朝天。可没有人知道,当真正灾难来临,会是一幅怎么样的悲绝境地。

    当她大哥失去一切的时候,那才是宋家的末日。

    而这一切,全都是拜柳纤纤所赐。

    柳纤纤……

    呵。

    一个千面戏子,真的能游戏了人间么。

    以前能。

    现在,她不容许。

    宋繁花收回视线,继续下楼,她停顿的时间不长,并没有引起后面三个姐姐们的注意,就只是眼神的一转一落,她就下了楼。

    一走出来,迎面就是热闹潮天的宴会场景。

    宋世贤在接待宾客,他的旁边,站着柳纤纤,吵吵杂杂的声音传来,宋繁花似乎还是听见了她大哥用他那惯常温柔的声音对一个宾客说,“纤纤与我……”

    “大哥。”

    宋繁花出声喊住了他,就在他要说出,纤纤与我早晚都会成亲这句话时。

    宋世贤听到有人喊他,冲宾客笑了一下,扭头,原以为是宋明慧,却不想,看到的是宋繁花,他一咦,“六妹?”

    宋繁花笑着走过来,小脸上摆出一幅不满的神色,“今天是我的及笄宴呢,大哥就想一个人摆平了?我不依的。”

    宋世贤看着她,蹙眉问,“不晕船了?”

    “唔,睡了一觉,又吃了好多美食,我好了。”

    “那来陪大哥一起敬敬宾客,你就不要喝酒了,喝点果料,今天来的人不少,也不是所有人都要你敬的,但该敬的还是要表示一下,毕竟他们今天都是冲着给你过及笄礼来的,我原本是想让纤纤代替你的……”说着,他扭头,冲身边的娇俏佳人说,“繁花既然醒了,你就下去休息吧,刚刚你也喝了不少,去厢房里躺一会儿。”

    柳纤纤温柔一笑,“好,你要记得喝解酒茶。”

    宋世贤眉间染着欢心的笑,“知道。”

    柳纤纤收回看他的视线,转投在宋繁花身上,“六妹妹,我先下去了。”

    搁在前世,依宋繁花的脾气,她会直接回她一嘴,“谁是你六妹妹啊,还没进门呢,别乱喊”,可现在,宋繁花只是轻轻一笑,延长着去看歌伎们抱着琵琶弹奏的视线,缓缓,一收,往侧对面的女人看去。

    明眸皓齿,清风染雪,这是前世,她的哥哥给这个女人的评价。

    风华无双,才艳惊奇,这是前世,那个男人赞赏这个女人的言辞。

    宋繁花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都看上了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前脚毁了她大哥,后脚抢了她爱人。

    此恨若能平,那么,她的命呢?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