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查看作者
    • 花寄咖啡厅

      鹿乃的最后一个暑假,花寄女子寮四人打算一起去咖啡厅打工,当然这只是一个想法,所以这一天鹿乃找花寄女子寮另外三人商量。

      “打工?”大家异口同声地问,“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打工?”

      “嘛,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啦,只是想在毕业之前留下更多的回忆,你们不觉得吗,四个人能在一起打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确实,大家在一起打工会有更多值得回忆的事情,而且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几个人一起去打工,虽然赚钱不多但是特别开心。”ののの说。

      “对吧,那就决定了!”鹿乃开心地说。

      “但是我什么都不会,手还笨,能不能胜任啊。”小东疑虑地说。

      “不要紧,我们去的是一个咖啡厅,是我父亲开的,而且任务都很简单,就算是出了问题他也不会怪我们的,我跟他说好了。”鹿乃说。

      “那行吧,姑且先试试吧。”小东有些勉强地说,其实她心里已经接受了。

      就在第二天,鹿乃把她们带到这家咖啡厅,父亲亲自招待她们。

      “今天的内容很简单,大家先品尝一下店里的东西吧,然后你们就跟着鹿乃感受一下打工的感觉,到时候由我和鹿乃决定大家做什么工作。”父亲说,然后招呼鹿乃去换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其他人点了咖啡厅的招牌菜,然后边吃边聊店里的设计多好,菜品多美味。

      她们四个人的工作有点餐员,服务员,端盘员和揽客员,总之都是服务类的,这四种职业除了端盘员有一些难度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什么难度。

      聊着聊着,鹿乃回来了,她穿着卡其色女仆装显得格外可爱娇小,大家都惊呆了。

      “着急吗,我们可以吃完东西再开始吗?”ののの明显有些紧张和拘束。

      “不着急不着急,大家吃完了再说。”鹿乃说。

      大家边吃边聊,然后观察几个职位的工作特点,学习工作要领和技巧。

      “现在我的职位是服务员,主要是给顾客安排座位,送菜单和端水。大家有三个职位可以选择,分别是点餐员,这是最简单的活,只需要记住哪些东西断货了然后大胆一点就可以了;然后是揽客员,主要工作就是揽客,也没什么难度,只需要在外面揽客,能说就行了;再就是端盘员,这个有一点难度,需要保持平衡,但是没有什么事情是完全可以保证一次成功的,需要大家不断地学习和锻炼。”鹿乃说,“那现在大家决定一下要选择哪个职位吧。”

      花丸选择揽客员,ののの选择点餐员,然后小东就只能当端盘员了。

      “诶,让我来端盘子吗?真的吗?”小东疑惑地问。

      “不然呢?”反而被鹿乃无情反问。

      “敢问学姐我可不可以去做收银员?”小东故作尊敬地向鹿乃撒娇。

      “撒娇没有用哦,我父亲出过车祸,手臂经常抬着会特别痛的,你应该一个善良的孩子吧,那就打消这个念头吧。”鹿乃笑着说,其实她理解小东,她没有运动细胞,确实把这个工作交给她是真的为难她了,但是也没办法,因为其他人都非常适合她们所选择的工作。

      于是大家开始实践自己的工作。

      鹿乃又补充了一句:“你们记住,我们几个一定要互相配合,花丸揽到客人说‘里面请’,然后就喊我来招待客人,然后ののの就给客人点餐,点完餐把单子夹在客人的桌子上,然后把复写的那部分给小东,让小东把东西端给顾客。”

      刚好此时已临近中午,顾客多了起来,她们各司其职,花丸招揽到了顾客,叫鹿乃给客人安排座位,然后ののの马上过来给客人点餐,又把复写纸给小东,小东又把单子给厨房,厨房说客人点的西米露没有了,需要等到下午,于是小东告诉了ののの,随后ののの就转告顾客,然后将西米露改成了南瓜灯(一种甜粥)。

      鹿乃的父亲看她们干得不错,就把对讲机给她们,让她们开始正式实习。(原来前面都是体验啊)

      干了一会儿之后,她们渐渐进入状态,而且干得都还不错,此时小东渐渐有些跟不上了,因为那个有点陡的楼梯是个大问题,而且那个楼梯中间是镂空的,而且比较窄,稍一不慎被绊倒的可能性都是有的,对于没有运动细胞,甚至有过平地摔的小东来说实在是有些困难。

      而为了不给大家拖后腿她还是在努力,大家也看得到小东的努力,每次碰到小东都会跟她说“加油”。

      或许是因为客人等的时间有点长了,有人催促小东快一点,结果小东一不留神从楼梯上滑了下来,膝盖马上肿了起来,表情十分痛苦。大家被这一幕吓到了,顾客,三位服务员,还有鹿乃的父亲都过来询问情况,小东坚强地说没事,但是鹿乃还是不放心就把她带到了父亲的办公室。

      “抱歉啊学姐,我本来可以更好的。”小东有些自责地说,或许是因为自责和疼痛,小东在偷偷地抹眼泪。

      “干嘛要道歉啊,我才应该说抱歉,委屈你了。”鹿乃心疼地说,“要不还是换一下吧,你来安排座位,我来端盘子,我也有经验。”

      “嗯,为了大家我会努力的。”小东笑着说。小东开心的笑让鹿乃特别自责,她一个人跑到厕所啜泣着,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心里质问自己为什么非要让小东去做不擅长的事情。

      父亲邀请她们中午就吃店里的东西,他请客,她们休息的两个小时由另外三个打工的人来顶替。原本她们三个是要工作一天的,现在为了满足鹿乃的心愿就让她们三个人每天只中午工作2个小时,工资按照小时工来算。

      下午,鹿乃把工作调整了一下,她负责端盘子,小东负责安排座位,招待顾客。可能是为了不给大家拖后腿,平时害羞的小东学着鹿乃的样子大方开朗。因为紧张小东的动作有些不太明显的颤抖,顾客察觉到了之后纷纷鼓励小东不用紧张。

      经过一天的实习,她们已经慢慢熟练了,而因为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因此配合地很好。

      第二天,她们已经很顺利地“转正”了,鹿乃的父亲说如果她们一天不出问题就让她们拿全额的工资,昨天虽然小东摔了一跤但是没有损坏店内的东西。大家的努力和敬业感动了鹿乃的父亲,父亲在闭店以后自言自语道:“真羡慕她们啊。”

      下午来了一对母女,那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1岁和3岁的女儿,ののの正愁着要不要给这位母亲推荐比较清淡的甜品,没想到那位母亲一上来就点了黑咖和松饼,这可是店里的极品,因为那种苦没有人受得了。

      ののの还问那位母亲喝黑咖啡对身体会不会有影响,她说不会,然后表情凝重地说:“我老公抛下我们走了,他是个英雄。”

      ののの没有再问下去。这个时候她3岁的女儿向ののの伸手,先是摸ののの的脸,然后又要她的帽子。那位母亲温柔地说:“不能妨碍姐姐的工作哦。”

      ののの笑着说:“不要紧的,照顾好每一位顾客就是我的职责。”然后把帽子给了那个孩子。

      “谢谢姐姐!”那个孩子灿烂一笑,ののの的心里感觉流过一阵暖风,格外地舒服。

      由于店里没有什么顾客,花丸也暂时没有揽到新的顾客,店里突然安静下来,ののの和那位母亲聊了起来,原来那位母亲是她们的学姐,已经毕业十年了,后来她家遇上火灾,有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消防员救了她,然后就爱上了那位消防员,只可惜就在昨天光荣牺牲。

      这个时候对讲机响起,店里又来客了,那位母亲对她说:“加油啊!”

      于是大家更有劲儿了,而且ののの已经慢慢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大家都愿意继续坚持下去。

      但是过了一个月,小东和ののの对工作有些倦怠了,而且大家都知道服务业每天都要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难免会发生矛盾,小东受不了这口气有时候会跟顾客拌嘴,鹿乃总是温柔地提醒她:“温柔一点。”而好脾气的ののの有时候喜欢把难过埋在心里,而且因为家里不是很支持她ののの心情突然很不好,这一次有一位顾客其实太过分了,直接把ののの气哭了,小东看到了气到脸红的ののの,关心地问她怎么回事,把一切看在眼里的鹿乃的父亲安排花丸和ののの休息一下,然后让小东做两个人的事。

      ののの到休息室对花丸一阵输出,控诉顾客的过分,早起的难受,游戏也玩不了,自己最喜欢的vtuber也毕业了,把一个月憋在心里的难受一股脑说了出来,而花丸也束手无策,只能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想办法。然而ののの的疯狂输出结束之后就冷静了下来,说:“走吧,不能这样消沉下去,还有好多顾客等着我们呢!”

      “嗯,のの酱心里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会出问题的。”花丸心疼地说。

      店里出事了。有一个流氓,怎么说呢,头上染着粉色,带着墨镜一脸屌丝丝的感觉。ののの照常温柔而礼貌地打招呼,但是那个人却一副爱答不理的德行,此时ののの已经有点看不惯他了。然而还没等ののの稳定情绪他就把ののの一把搂入怀里,这一个荒唐而不礼貌的动作已经打破了ののの的底线。要注意这一幕是在众目睽睽下发生的。

      “你刚才的眼神让我生气了,我不要钱也不要让你道歉,我只要你跟我回去。”那个男的如此说道。

      ののの受不了了,她仍然带着客气都是严肃地说:“麻烦您注意一点,这是公共场所,不要过分了,要道歉要怎么样随便,这不是什么大事,麻烦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

      “我也没说事情很大啊,但是我说了我不要道歉也不要免单我只要你跟我回去。”那个男的眼里满是怒气和痞气,然后指着旁边的人说:“你也不会想我就这样不让你走吧,小姐。”此时有人默默地下楼去报警,也有人开始帮助ののの。

      这个时候,下楼报警的人已经跟店长说了,店长闻讯上楼,看到店长之后那个人并没有起身,反而翘起二郎腿,歪着头看着店长。

      店长故作镇定地说:“您好,请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个人把二郎腿抖了起来,然后痞痞地说:“你们的服务员给我一个鄙视的眼神,这就是你训练的服务员?”

      “我可以问问身边的顾客吗,他们的眼睛肯定是雪亮的。”

      “他刚才把服务员搂住了的。”有一位女顾客勇敢地说。然而换来了那个人恐吓的拳头。

      “是的,那又怎么样?”那个人发现掩盖不住事实,然后开始耍赖。

      店长已经有了怒气。

      “那您想怎么做?”店长反问那个人,此时他心里相当害怕,怕他作出更多危险的举动,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孩子受罪。他正在盘算着如何拖延时间。

      “很简单,要么让我把那个服务员带走,要么我把你的店二楼给砸了,怎么样?”那个人说道。

      “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别伤着孩子。”父亲一字一句地说,然后招呼ののの下去。

      此时,一屋子的顾客都在安静地关注这件事情,气氛充满了恐惧,空气仿佛成了固体,压得人喘不上气。

      店里一阵死寂……

      正好鹿乃送餐上来,她看到父亲的手在抖,她知道父亲也很害怕,担心会出事。她拍了拍父亲颤抖着的,因紧张和生气而变得僵硬的手臂,暗示她不要把事情闹大。父亲微微点头。

      “哎,那个是你的女儿啊。”那个人说道。

      “是的,然后呢?”店长说。此时他的怒气值快要满了。

      “那你让你的女儿跟我走吧,这么多服务员总该来一个吧。”那个人说。

      父亲已经快按捺不住怒火了,他看了一眼窗外,警备员已经进入了视线。但是要到达现场至少还要三分钟。

      “我说了,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伤害除我之外的所有人,也不要砸店子。”这家店是鹿乃的父亲的父亲已经是鹿乃的太爷爷开的。所以父亲曾说,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守住这家咖啡厅。

      “那你想怎么样,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那个人说。

      “既然你那么想要人的话就把我当成人质好了。”

      “哈?”鹿乃被父亲的话惊呆了,店里所有的顾客一片哗然。

      “事先说好,除了我你不能伤害任何人和物。”店长说。

      然后那个人突然起身一把扼住店长的喉咙,瘦弱的店长被一把带入了那个人的手臂中,然后那个人拿出一把利刃。大家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鹿乃差点吓晕过去,一个趔趄险些摔下去,赶紧扶住了旁边的墙。

      “二楼的客人跟着她下去,鹿乃,你把她们安排到楼下坐着。”店长说,虽然特别担心父亲但是束手无策的鹿乃只得照做。

      警备员来了,他们在对面的店铺埋伏了狙击点,一旦那个人有更危险的举动就立即用装了消音器的枪将那个人爆头。

      经过调解无果之后,警备员试图往前移动,这一举动激怒了那个人,他挥舞着尖刀想往店长的颈动脉刺去。对面的狙击手当机立断,在确认基本条件之后将其击毙。

      鹿乃跑过去,抱住父亲嚎啕大哭,然后说:“以后不能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

      “我知道,并且让你担心了。”店长温柔地抚摸她。

      “虽然勇气可嘉,但是主动让自己当人质的行为是不可取的,真的太危险了。”警备员说。

      当她们走下楼之后,下面的顾客纷纷鼓掌。

      店内很快恢复了平静,大家也都调整了状态,继续为顾客尽心尽力地服务,把最好的一名展现给每一位顾客。

      这一天,一位年轻女性来到店里,她没有根据小东的指引落座,而是径直走向前台。

         “您好,我想问一下每天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我女儿患有绝症,她的心愿就是在这个咖啡厅过自己人生中最后一个生日。”

      “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呢?”心地善良的父亲不忍心让这位母亲失望。

      “你们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播放生日快乐歌,然后当我把她带进来的时候说一声生日快乐就好了。求您了。”年轻女性央求地说道。

      心软的店长同意了。

      第二天一大早,店长就独自一人来到店里,简单地装饰了一下,花寄女子寮来了以后,父亲给她们一个礼炮,让她们准备好。

      开店之后第一个顾客就是那位女性和她的女儿。

      然后,她们陪着小女孩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个生日,不仅点餐费用全免,还额外送给她一个小蛋糕,由店长亲自送给她。

      晚上,店长邀请她们就在店里吃晚饭,原来她们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来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她们已经爱上了这个工作,彼此之间相互照顾相互帮助,快乐时一起分享,难过时轮番安慰,她们曾共同欢笑,也曾在那次出事以后抱在一起哭,她们是一个团体,四个人的血脉和心灵是相通的,自以为如此,她们才能够跨过一道道荆棘,乘风破浪,度过那么多难关,她们也很不容易,但是正因为她们的团结,就这样痛并快乐着,而且没有什么可以隔断她们的血脉。

      她们在吃晚饭的时候,店长突然说自己很抱歉没有让大家感受到温暖,让大家受苦了。这个时候ののの温柔地说:“说什么呢店长,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就很温暖,而且在这里感受到了这个职业的好与不好,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职业啊!”

      饭后,店长给她们发了两个月的工资,他是按照长期员工的工资发的(暑假工的工资略低)。在这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她们了解了一个职业,而且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她们有痛苦,但是总体上很快乐,因为她们在一起。走之前店长对她们说:“看着你们这么团结向上,我真的很高兴也很羡慕,我年轻的时候都没有像你们这样体验过集体的快乐,那个时候我总是喜欢独自一人的自由,看着你们那么快乐我真的很欣慰,感谢你们,欢迎你们再来,还有,无论以后做什么工作,我都永远支持你们。”

      这就是她们在一起打工的故事,也成为她们人生中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花寄咖啡厅

      未知
    • 0
    • 0
    • 0
    • 8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