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7 内容:218

    《大唐天子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大唐天子传》

    大唐宫廷内,李世民揉了揉稀松的睡眼,停止批阅奏折,大太监王德贴心地端上一杯参茶。

    “王德,朕的几个儿子,可宣他们进来了。”

    作为大唐帝国的缔造者之一,李世民文治武功皆为超世之杰,但由于自己并不是嫡长子,引发出了玄武门之变的皇室悲剧,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他对待继承人的问题上,一向是谨小慎微。

    太子李承乾;楚王李宽;魏王李泰;齐王李佑;晋王李治;越王李贞这些过了弱冠之年的皇子悉数到场。

    “参见父皇!”

    看这跪在地上的儿子们,李世民欣慰地点了点头,父慈子孝何尝不是帝王家的奢望?

    “怎么好像少了个人?”

    见皇帝明察秋毫,王德头上冷汗直流,“吴王李恪不知道去哪里了...”

    “混账东西!朕一个月要考究他们一次,其他皇儿都认真准备,这个逆子去哪了,赶紧给我带回来!”

    “遵命!”

    ...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李恪此时脚踩回力鞋,正在大街上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作为同名同姓的穿越者,他本来是历史系的学生,睡了一觉却发现自己已经生活在了大唐深宫之中。

    历史上的李恪死于长孙无忌和房遗爱的诬陷,被人缢杀,含恨而终,享年三十四岁。

    既然李恪已经穿越,他一定不会死的这么窝囊,他为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远离朝堂,去单个逍遥闲王!

    世界那么大,何必拘泥于长安一隅?

    不过他所生活的大唐与史书中的记载还是有些许不同,例如本来在李世民即位后就该爆发的渭水之盟,却迟迟未到。

    “叮铃!”

    “恭喜宿主,最强B王系统已被激活!”

    “初次激活,赠送100装B值!是否花费100装B值进行抽奖?”

    妈蛋,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激活了!老子等这个系统等得好心酸!

    “恭喜宿主获得极品闷倒驴一瓶!”

    李恪当场懵逼,这特娘的是个什么系统?简直是坑爹啊!

    说好的文臣如雨,猛将如云呢?难道让爷开局一瓶白酒打江山?

    长安城内,由于战乱初定,粮食稀缺,除了官宦之家,都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李恪虽然不是什么圣人,但却有一颗拯救万民于水火的心,要是能够找到高产的作物,一定能让大唐提前焕发出帝国的荣光。

    凤阳楼内,作为常客之一,李恪今天只是点了几个小菜便独饮独酌。

    “听说了么?陛下正在找吴王殿下呢!”

    “这小子又偷着出宫了!”

    “害!今天可是考察众皇子学业的日子。”

    听着周围的讨论,李恪丝毫不在意,皇位只有一个,别看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现在蹦跶的厉害,最后还不是便宜了闷声发大财的李治?

    他既然回到大唐,那就做个闲王,安稳过完这一世再说,至于皇位的争夺,随他去罢!

    何况他还有个牛X的外公——隋炀帝,皇位怎么传,都不可能到他那里。

    “吴王殿下,陛下现在大怒,您还不回去么?”

    隔壁桌的中年人一身青蓝色道袍,头戴南华巾,手持浮尘一把,仙风道骨,飘然于世。

    “我们见过?”

    独自喝酒被打扰,李恪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谁都知道在长安城宁可得罪陛下,也不能得罪吴王。

    这位祖宗可是因为自己的宫女被调戏,亲自将长孙无忌的长子,太子伴读长孙冲打了个半死!

    “呵呵,贫道袁天罡,略懂相术!”

    袁天罡嘴上说着略懂,脸上却始终带着得意的笑容,他可是被李世民拜为大唐国师!

    一个小辈,现在还不求我看相?

    人们都说“逆子”李恪性情乖张,狂放不羁,要是能通过看相的方式将其引入正途,肯定会受到天下人的赏识,名留青史自不必说!

    “呲溜!”

    李恪倒了一杯闷倒驴小酌一口,丝毫没有搭理袁天罡的意思。

    “吴王殿下,世人可都求着我看相,你这可好,反而晾着老夫!”

    袁天罡终于安耐不住,率先发问,心中有些怒火,这小子太不识好歹!

    李恪笑着说道:“袁相师不用装神弄鬼,咱们既然在凤阳楼,那就没有什么地位高低之分,都是酒友,那便小酌一杯,如何?”

    “小小年纪,你也懂得喝酒?掌柜的,把我存在这里的陈年佳酿拿出来,给这小娃娃尝尝!”

    “得嘞!袁爷的好酒,这就来!”

    袁天罡也是凤阳楼的常客,掌柜的自然帮着这位大唐国师吹牛:“小娃娃,您可小心点,袁爷的这酒啊,可是烈得很,搞不好您喝一杯就要倒下!”

    别人可不知眼前的人是大名鼎鼎的吴王李恪,只道是个张狂孩童。

    李恪笑了,要是比算卦,十个他也比不过袁天罡,可要是说品酒嘛,他能直接把袁天罡喝到桌子底下去!

    “袁相师,倒不是看不起你!要是你能一口气把这杯中酒闷了...”

    李恪小声说道:“本王即刻回宫,以后虚心学习,拜你为师,如何?”

    袁天罡看着立刻拿出晶莹剔透的玻璃瓶,往杯子里到了一杯酒,顿时酒香四溢,沁人心脾。

    “好酒!为了让你这小子拜师于我,老夫必须喝一杯!”

    “且慢!”

    李恪笑着看向袁天罡问道:“袁相师,若是你被我这酒放倒了,这事儿怎么办呢?”

    “老夫品尝佳酿无数,还从未喝醉过!”

    说起喝酒,连卢国公程咬金都要对袁天罡甘拜下风。

    “小娃娃,你这可就提上铁板咯!我们袁爷能喝得很!”

    “现在认输也不迟!”

    “袁爷,今天让他看看什么是海量!”

    袁天罡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要吹捧,虽然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他笑吟吟地看向李恪:“那你说说,本相师若是输了,更待如何?”

    “我也不难为老人家,既然你想让我拜师,不如你反过来拜我为师吧!”

    收个国师当徒弟,勉强可以玩玩!

    袁天罡满脸羞怒,气得脸红脖子粗,“你这厮,太过装...”

    碍于脸面,最后那个B字,袁天罡吞了下去。

    “好!老夫就跟你赌一把!收你当弟子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你知道什么是尊师重道!”

    李恪依旧是嬉皮笑脸,将杯中酒推到袁天罡面前,“国师,请吧!”

    闷倒驴度数高达75!闻起来就刺鼻不已,更别提喝了!

    古代的酿酒技术哪有现代这般成熟,袁天罡嘴里的“陈年佳酿”撑死了也就10多度。

    闻着李恪倒的一小杯酒,只觉得酒香四溢,浓度非凡。

    “小子,你准备拜师吧!”

    “咕噜!”

    袁天罡拿起酒杯直接干了!

    “袁爷海量!”

    “小子赶快拜师,跟了当朝国师,可是你的好福气呢!”

    “羡慕这厮,竟然请国师喝杯酒,便拜师了!”

    袁天罡此时只觉得喉咙如同火烧,而整个人也晕晕乎乎,脚下似乎踩着一片祥云,凭虚御空不在话下,两个眼皮不停打架,随后眼一睁一闭,整个人过去了...

    “噗通!”

    袁天罡整个人直接向后倾倒,吓得众人立刻上前查看,掐人中,捏鼻子,就差找郎中了。

    “呼哈...呼...”

    听着当朝国师想起了呼噜声,众人才放下心来,合着人家直接睡着了!

    “这酒也太烈了!一杯就把袁爷放倒了!”

    “是啊,袁爷可是能喝一坛酒不醉的人啊!”

    “以后千杯不醉这个绰号要易主喽!”

    李恪抬起屁股,顺便将剩下的闷倒驴倒回酒瓶里,这玩意在大唐可是稀罕物。

    “等国师醒了,提醒他,别忘了拜师!”

    李恪的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走路的步伐更是六亲不认,豪横得很。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装B如此,人生无憾!

    【系统收到来自王二的3点装杯值,来自李老大的2点装杯值...】

    凤阳楼的食客众多,虽说他们都是普通人,不过还是凑了100装杯值。

    “系统,我要抽奖!”

    【恭喜宿主,此次抽奖获得五代十国第一猛将——李存孝!李存孝拥有本体三倍的武力,没有前世回忆,忠心耿耿!】

    李存孝?那可是不亚于李元霸的猛将,王不过霸,将不过李。

    很快,一名身高不足七尺,瘦弱如柴的青年便拜倒在李恪面前。

    “李存孝见过吴王!”

    李恪赶紧上前扶起对方,学着古人收买人心的方式说道:“快快请起,吾得存孝,胜过千军万马!”

    “多谢吴王!”

    李恪心中很是纳闷,这瘦猴是李存孝?感觉还没有自己的力气大呢!

    以前出宫,李恪总是不敢买太多好玩的东西,毕竟他年纪尙幼,也拿不了许多。

    现在有了李存孝,后者沦为了李恪的购物工具人,身后已经背了不少物件,大部分都是民间的小吃点心。

    “这些吃的,丽质一定喜欢!”

    李丽质便是长乐公主,是李世民最喜欢的女儿,母亲是长孙皇后,从小就是掌上明珠。

    其他皇子公主都与李恪远离,毕竟他外公可是隋炀帝,是不折不扣的暴君,贤德之人怎么能与暴君的亲戚玩?

    只有李丽质喜欢听李恪讲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两人虽是同父异母,但是感情却十分要好。

    “吴王,不如找个地方歇息一下?”

    李存孝身上挂满了李恪买的东西,不过却稳如泰山,丝毫不喘。

    “存孝,都说了,在外面叫我少爷就行!”

    “好的,吴王,哦不,少爷!”

    李恪无奈摊手,看来这个李存孝还是跟本体一样憨厚。

    长安城内,此时一队骑兵正在不断巡逻,为首的正是李二手下的得力干将——程咬金和秦琼。

    “存孝,估计是来抓我回宫的,咱们先溜为敬!”

    “跑什么?末将一人挑翻他们,不费吹灰之力!”

    看着李存孝跃跃欲试,李恪对着他踢了一脚,却感觉自己仿佛踢到了铁板上。

    “你懂个屁,他两是皇帝的最佳狗腿子,你在大街上打了他们,那就是造反!”

    “哦...”

    李恪主仆两人一路小跑,李存孝即使身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吃食,依旧步履如飞。

    倒是苦了李恪,平时其他皇子不仅饱读诗书,有儒学大师教授;更有专门的武师传授武艺。

    李恪毕竟是异类,那些所谓的儒学大师本来就不想教授隋炀帝的外孙,对他的学业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武师们更是拿这个皇族中的异类没有办法。

    跑了两步的李恪气喘吁吁,好在李存孝力气十足,直接将李恪扛在肩上跑路。

    李存孝不用顾忌李恪的速度,一路狂奔,直接到达了护国寺!

    “停停停!咱们进去歇一会!妈蛋你跑的太快了,弄得我差点吐出来!”

    护国寺主持昙宗右眼皮跳个不停,“今天特娘的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灾星过来?”

    “师...师父...不好了!”

    “慌里慌张成何体统?你这样怎么能青灯古佛,常伴佛祖!”

    昙宗在弟子面前立刻将粗鄙之语收了回来,“快说说怎么回事?”

    “他...混世魔王来了!”

    小和尚吓得瑟瑟发抖,口齿不清地说道,“守护寺庙的师兄都被他的手下一招撂倒!”

    “什么?好你个程咬金!老子好歹也是陛下册封的大将军僧!拿我的禅杖来!”

    四个僧人勉强拖着沉重的水磨禅杖,昙宗冷哼一声,单独提起,丝毫不费力,“随我去山门杀杀他的威风!”

    “师父,我还没...说完呢...”

    昙宗脾气火爆,当年率领十三棍僧救了尚未成为天子的李世民,武艺自然高强得很。

    “程咬金,你特娘的没事敢来我护国寺撒野!不知道佛也发火么?”

    昙宗声若洪钟,人还未到门口,声音已然传来。

    “存孝,可有把握拿下?否则你我只能流落街头了。”

    “小菜一碟,咬人的狗不叫唤!”

    “那就哦了!”

    李恪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其余三根手指斜立,做了个“OK”的手势。

    李存孝虽然不懂此为何意,但觉得新奇,也比了个“OK”。

    昙宗走到护国寺门口,气得直接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混账东西,平时督促你们练功,一个个叫苦不迭,现在连程咬金的兵都打不赢,丢尽了老子的脸!程咬金呢,给我出来!我说今天怎么右眼皮总跳,本僧今天要替佛祖降妖除魔!”

    看来这和尚把我当程咬金了?那可对不住了!这锅你先替我背了吧!

    “对付你还用我家魔王亲自出场么?我们两个小兵足矣!”

    昙宗闻言大怒,这些年他虽然在寺庙常伴佛祖,不去上阵杀敌,但不代表他的功夫落下。

    浑身杀气四散而开,就算是李恪这种没有学习过武艺的人,也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李存孝挡在前面,一个人面对杀气,护住了身后的李恪。

    “大和尚,你怎么还要杀人?不是出家人慈悲为怀,全是骗鬼的话!”

    李恪喘了口气,直接破口大骂。

    “打了我护国寺这么多弟子,老衲还要给你设宴不成!”

    昙宗压根没看清李恪的脸,否则也不会迸发出杀气,皇亲国戚再捣蛋,那也不是他能够惩治。

    “看招!”

    昙宗看李存孝长得瘦弱,水磨禅杖舞舞生风,一招横扫,雷霆万钧之势,仿佛要将对方拦腰斩断!

    “啪!”

    李存孝单手握住禅杖,昙宗竟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这小子好大的力气!角力,老夫还没输过!”

    昙宗拼尽全力往回拉扯,额头上留下豆大的汗珠,即使双手齐用,也无法撼动李存孝半分!

    “你想要就给你!”

    李存孝突然松手,昙宗猝不及防更是摔倒在地。

    打?那是肯定打不过了!

    “程咬金,你赶紧给老子出来,否则明日我一定去朝堂找陛下评理!”

    李恪一听朝堂二字,就觉得厌恶,“昙宗大和尚,你这厮怎么打不过还耍无赖呢?跟程咬金无关,有事你就找本王!”

    “吴王殿下?”

    昙宗懵逼了,报信的小和尚赶来,后者解释道:“我说的混世魔王就是他...”

    “闭嘴!”

    昙宗老脸一红,“吴王殿下,您来我这寺庙所为何事?”

    “听说大师这里的斋饭不错?本王向往已久,大师不会赶我走吧?”

    李恪不等对方回答,直接走进寺庙,李存孝紧随其后。

    昙宗有苦难言,只希望这厮不要拆了护国寺就好。

    好在李存孝动手有分寸,并未伤人,只是一招撂倒。

    “吴王殿下,我听说今天陛下叫各位皇子考察学业...”

    昙宗隐晦的表示,你这混蛋小子该回宫了!

    可谁知李恪话锋一转,“大师,听说你研究佛法多年,不知可搞清楚佛祖的意图没?”

    “这...佛祖的意图,岂是我等凡人能够理解!”

    昙宗是武僧,让他舞枪弄棍不在话下,不过每天念佛经,对他则是种折磨。

    “大师稍安勿躁,总是生气,更年期容易提前到来!。”

    “更年期是什么东西?”

    你走了我自然就静心了!

    昙宗拿李恪无可奈何,打又打不过身边的瘦弱男子,对当朝吴王又不能训斥,真是憋屈的很。

    不到一个时辰,李恪主仆二人已经吃了不下十碗斋饭,偏偏这厮还喜欢指点一番。

    “你这厨子做的菜,味道明显不够啊!豆腐过滤的不行,还有股豆渣味儿!”

    李恪还没说完话,大殿内已经走进两名威武雄壮的男子,正是程咬金和秦琼。

    “李恪,你小子赶紧回宫,陛下现在可生着气呢,别怪老程我没提醒你!”

    程咬金扛着斧子,大大咧咧地说道。

    “还请吴王殿下速速回宫!”

    秦琼手持双锏,巍然而立。

    李恪眼珠一转,此时不装杯,更待何时?

    “程叔父,秦叔父,回宫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们两人能够打赢我的手下!我就回去!”

    “不过,我这手下有九牛二虎之力,勇猛堪比楚霸王!”

    程咬金牛眼一瞪,看向瘦弱的李存孝,满脸都是不屑之色,“李恪,就这瘦猴子,还能和楚霸王相比?你这是吹牛装...杯!”

    “秦某也是不信。”秦琼和程咬金都有着武将的傲气,两人随着李二征讨天下,什么勇将没见过?

    “不信两位叔父可以试试。”

    李恪话音刚落,秦琼直接开口说道:“以多欺少,不是我等所谓,咬金你去试试他吧!”

    “好!小子看招!”

    宣花斧直接砸向李存孝,后者单手拎起昙宗的水磨禅杖,两人拼了一记!

    “当!”

    程咬金只觉得虎口发麻,没想到这瘦弱小子力气如此之大!

    “劈脑袋,小鬼剔牙,掏耳朵!”

    这三招打遍天下,罕有敌手,程咬金在刚才交手后已经不敢大意,杀招频现!

    不过这三招都被李存孝轻松化解,程咬金已经气喘吁吁,而李存孝则是稳若泰山。

    “小子,接招!”

    秦琼恐怕兄弟有失,拎起双锏攻去。

    李存孝只守不攻,毕竟飞虎将军发威,两人根本无法抵挡!

    李元霸那是演义中的人物,但李存孝可是历史存在过的猛将!

    “嘭!”

    水磨禅杖一击之下,程咬金和秦琼倒在地上,显得很是狼狈。

    两人自打从军以来,还从没有如此狼狈!

    【收到来自秦琼的装杯值20,程咬金的装杯值15,昙宗的装杯值10...】

    护国寺的和尚们现在才知道自己输得一点都不冤枉,连当朝卢国公程咬金和冀国公秦琼都败了!

    “李恪,你小子从哪找来的莽夫,这功夫俊得很啊!”

    程咬金性格拓达,即使输了也没有任何不满。

    “没错,好男儿就该从军!我大唐与高句丽,突厥战事不断,有如此猛将,何愁战乱不平?”

    秦琼感慨万千,落寞地看向自己手中的双锏,“莫非我真的老了?”

    “李恪小子,我两上禀陛下,你这随从一定从当个将军!”

    程咬金和秦琼此时眼光热情似火,看得李存孝浑身有些不自在。

    “一边去!存孝就是我的私人护卫,不从军,不当官!”

    开玩笑,长孙无忌这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对自己下手,他可是一向看自己不顺眼,李存孝可是他的护身符。

    “你小子真不知好歹!以后有他当官,你在朝堂上也有个说话的人!”

    “咬金,休要胡说八道!”

    秦琼立刻制止了程咬金继续说话,现在朝中大臣已经开始纷纷站队,一方支持太子李承乾,另一方则是支持魏王李泰。

    只有他们几个军中的老家伙还没有表态。

    “吴王殿下,是不是该随我等回宫了?”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