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九零后天师》

      《九零后天师》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此时,江北大学的校门,走入一个名为赵凡的青年。

      顿时,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哄笑。

      “看,这年头还有穿打补丁衣服的人?”

      “这土鳖……不会是来乞讨的吧?”

      ……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将近四十度的炎热,赵凡却没有流半滴汗水,眼眸像花痴般扫过一个又一个女生,“大学妹子就是养眼啊……啧啧,就是不知道舅姥爷给我挑的媳妇咋样。”

      而所有被赵凡视线掠过的女生都吓了一哆嗦,担心学校来了个变态,众人就警惕的将他围了起来,而学生会长正巧在这,他名望很高,便带头大声呵斥道:“站住,你干什么的?”

      “误会了兄台,我来找老婆的。”赵凡一脸的淡然之色,但是这表情看起来十分欠削。

      学生会长不屑的说:“怎么,想拿麻袋抓个拐回去不成?”

      “不不,这里边是送老婆的见面礼。”赵凡拱了拱肩扛的麻袋,问:“打听一下,林芊芊在哪个班级?”

      众多男女听闻这个名字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林芊芊是谁?

      那可是江北大学无人不知的三大校花之首,家世又显赫,像这等女神,想追她的男生都能摆满整个操场,岂是你一个土鳖能打听的?

      过了数秒,全场哗然,变得更热闹了。

      学生会长气笑了,“你确定是说林芊芊……”

      “对啊,我不知有没有重名的,你等下。”赵凡伸手在怀中摸出来张泛黄的老照片,他淡笑的道:“这是我丈母娘,据说和我老婆长得挺像。”

      学生会长瞳孔一缩,上边的女人真与林芊芊有着九分相似,但是连他都没有资格染指的女神,怎么会是这二货的老婆?

      “可惜你年纪轻轻的,脑子就进水了。”学生会长冷笑着掏出两枚硬币扔在赵凡脚下,“拿着去买个镜子照照自己啥鸟样,屌丝!”

      “哦。”

      赵凡弯腰捡起了钱,目光平静的叹了口气,“不告诉我就算了,麻烦让让,别耽误小爷时间。”

      “还真捡了?那好,既然这么不要脸,我就满足你。”学生会长指了个方向,幸灾乐祸的说:“就在音乐系大楼,二层第五个教室。”接着他就张罗着大家跟上去看这土鳖将会受到怎样的羞辱。

      “谢了,这是问路费,望笑纳。”赵凡随手将捡来的硬币扔回对方脚下。

      诡异的是,学生会长发现自己忽然间无法动弹了,身子就仿佛有千斤般沉重,连脚都抬不动。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地面,随之眼中充满了惊恐,之前那两枚扔过来的硬币没有倒下,而是立着贴在脚尖前。

      殊不知赵凡在硬币上动了手脚,以其为引,施展了“僵直法”,除非其亲手化解,否则必须站满一个钟头。

      世人只知鲁班书,却不知还有一本《公输册》。

      此书又名“大造化风水术”,是鲁班祖师爷的老对头墨子将《鲁班书》改编而成并融入了玄学五术,习之可成为大造化天师。

      大造化天师一脉,每代只收一位徒弟,而赵凡的七舅姥爷,正是当代天师,早前他发现赵凡命格残缺易早夭,却又有可看懂《公输册》的天赋,便收之为传人。

      赵凡今年十九岁,他虽然平时与七舅姥爷隐于穷山僻壤,七舅姥爷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之躯,他过去给赵凡安排了一门命格互补的娃娃亲,现在算到女方有大劫,就有了赵凡只身孤入江北大学的这一幕。

      赵凡步入大楼来到了那个教室,他站在门前,视线很快就锁定了在低头看书的林芊芊,她穿着白色胜雪的连衣裙,长发披肩,白皙的鹅蛋脸上有着两条初月般的秀眉,眼睛大大的,不过眸光却有些黯淡。

      “死气都蔓延到眼部了,大限将至的征兆!舅老爷这是从哪订的娃娃亲啊,完全就是给我找了个烫手山芋。不慌,先开天眼看看。”

      赵凡掐动指诀点了下眼皮,视线中的林芊芊变得模糊起来,她眉心上方有着一团黑色的气雾,不断的流向全身再流回来。

      “解。”赵凡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映入眼帘的事物恢复正常后,他倒吸了口冷气,“这么浓的死气?!阳寿流失的有点快啊,最多十天,渗透骨头之时便为死期……她究竟撞了啥邪?”

      “咳。”

      赵凡清了清嗓子,说道:“林芊芊,我有事找你。”

      林芊芊不以为然的翻了页书,声音清冷道:“对不起,我没空。”

      “我是你的未婚夫,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赵凡倚着门框,说道。

      不论是班级坐着的,或是走廊看热闹的,集体瞪大了眼睛,纷纷认为这土鳖怕是失了智。

      “呵……”林芊芊美眸平静如水的看了赵凡一眼,然后便摇摇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女人不乖,就要管教。”赵凡对旁人视若无睹的走入班级,将肩上的麻袋卸下重重撂在课桌上。

      林芊芊皱了皱眉,她料想对方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来,就恼火道:“神经病啊?请你离开。”

      “也罢,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就先送你一丝龙阳之气。”赵凡嘀咕了一句。

      旁人听不清,林芊芊却是听清楚了,不禁问道:“什么龙阳之……”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到脖子和后脑勺同时被两只手按住,薄红的唇瓣便被一股韭菜味的大嘴封住,紧接着有道无法抗拒的气流直冲而入,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丝反胃的感觉。

      一亲芳泽之后,赵凡便被林芊芊用力推开。

      林芊芊惊怒不已,这该死的混蛋竟然夺走了自己初吻,她俏脸涨红,语无伦次的指着赵凡,“你……你……”

      “不用谢。”

      赵凡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现在有没有好点了?”

      道家和中医中都有一个词,名为“养气”,而龙阳之气,乃是大造化一脉在入门时就开始在体内所蕴养的一口气,并将之融入了命脉。像他方才输送出去的那一丝,就至少需要一个月方能复原。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稳住未来老婆的阳寿流失速度,赵凡根本舍不得浪费。

      林芊芊美眸一颤,最近她总是心神不宁,每天都会觉得疲惫不堪,跑遍了顶级的医院也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然而现在被亲了一下,似乎……真有了些好转?因为换做之前,她是不可能有力气推开赵凡的。

      想到这儿,林芊芊望着赵凡清澈的眼眸,就无意识的点了下头。

      赵凡回味的咂了砸嘴,说,“樱桃味?还行,你下回换个草莓味的试试?”

      几乎在同时,音乐系大楼之内炸开了锅,还是被滚烫的开水浇在了脸上那种躁动,围观的学生们早已震惊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尤其是在场的男生,更是心碎了一地。

      “这土鳖……我的天,真特么敢亲芊芊女神啊!占完天大的便宜还说不用谢?”

      “快看,太不要脸了,非礼了女神还问舒不舒服。什么?我眼睛是不是花了,芊芊……竟然……她竟然真的点头了!”

      “啊!”林芊芊回过神来,听清了四周同学的惊呼,意识到不对,她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凡,“死无赖……”

      赵凡笑了笑说:“骂我什么无所谓,我先去楼下等你。”

      “想干嘛?”

      “放学后跟你回家。”

      “滚,谁要带你回去,不要脸!”林芊芊感觉自己要疯了。

      这时,教室后门被一脚重重的踹开,那人嚣张的喊道:“长眼睛的都把嘴闭上,黄少在此。”接着,五个跟班拥簇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子冲进了门。

      门里门外喧哗的众多学生顿时安静下来,静的针落可闻。

      此人名叫黄任行,江北市有名的富家少爷,在这里没几个人敢得罪于他。

      黄任行双眼喷火一样望着赵凡,怒极而笑道:“很好,你很好。”

      “我知道我很好,直接说出来干嘛?孩子呀,低调才是王道。”赵凡的语气仿佛一个父亲在叮嘱儿子。

      砰!!!

      黄任行觉得被羞辱了,对方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横刀夺爱的土鳖,就一脚将旁边的椅子狠狠地踹翻,他扫视着教室内的学生:“无关的人都出去,不要碍事。”

      “黄少,息怒,万一把您身上几万一套的衣服弄脏就不划算了。”一个跟班讨好的笑道:“我们几个给这狗东西按地上,你对着他的头狂踩岂不是更好?”

      黄任行微微点头,“有道理。”

      教室的气氛箭弩拔张。

      “等下。”

      赵凡打了个哈欠,“谁说我要跟你们动手了?这是学校,打架影响不好。”

      “啊呸!”那个跟班嘲讽的说道:“看见没黄少,这就怂了,哈哈,已经晚了!”

      赵凡见到旁边课桌上有一根2B铅笔,就随手拿了起来,他处之泰然的说道:“再说,也不屑于跟几个喜欢跳脱衣舞的杂碎动手。”

      “脱衣舞?”

      黄任行愣了下,嗤之以鼻的说:“狗东西,乱说话是不想要舌头了?”

      “说的正是几位!”赵凡瞳孔一凝,摸出来把水果刀,一边转身伏在窗前削起了铅笔,一边字字如电的说道:“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刹那间,黄任行和跟班们的脑海变得混沌起来,双手分别脱着各自的衣服,根本不受控制,场面十分粗暴。

      随着赵凡削的笔屑一片片落下,他们的鞋子、袜子、上衣、裤子也一件件的被脱下来扔在地上。

      外边围观的学生震惊的望着教室内荒诞的一切,这比林芊芊被强吻更加刺激眼球,就都交头接耳起来。

      “沃日,这黄少发的哪门子邪风?”

      “他们……难道真有那种怪癖?”

      这场脱衣盛宴持续了十多秒,外面不少人都险些看吐了。

      林芊芊早已背过身,她很清楚黄任行是心理正常的,可为什么被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三言两语就真的说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此时,一个提着鸟笼的白发老人经过楼下,他脚步停住,不悦的抬起头,“上边乱哄哄的成何体统?”

      紧接着,白发老人注意到那个伏在窗前的青年时就愣住了,尤其是那番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起初他怀疑是看错了,然后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就激动万分的自语道:“这是……没错,绝对是……”

      每一片条状的木屑大小相同,丝毫不差,就犹如凋零的柳叶,翩然落下。

      白发老人全神贯注的望着,就连手中鸟笼脱手掉地都没有在意。

      ……

      而另一边,正在和女教师聊微信的李主任接了一通电话,他比亲儿子死了还着急的叫上一群保安,冲进音乐系大楼。

      李主任一见到教室内的情景,登时懵在了地上,随手抓过一个学生问清发生了什么,就脱下外衣跑进去系在黄任行的腰间并拉住了他,声音十分急切的说:“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了?”

      “滚开!”

      黄任行烦躁的吼了一嗓子,继续手舞足蹈着。

      林芊芊想了一下,她来到赵凡身后轻声说道:“死无赖,我直觉这和你有关系,有没有办法让他们停下啊?万一闹大了……”

      话没说完,赵凡扭头打断的说:“遵命,多谢老婆大人关心。”

      “谁关心你了?再说了,我不是你老婆!”林芊芊恨的牙直痒痒,这混蛋简直不可理喻。

      下一刻,赵凡扔掉指尖把玩的铅笔,笑眯眯的回过身来说道:“丢人现眼的狗东西们,还不速速停下?”

      与此同时,黄任行和跟班们感到身形一僵,就全都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汗如雨下,累的犹如刚跑完一万米般几乎虚脱。

      “黄少,之前发生啥了?”

      “操他大爷,我们衣服咋全脱没了?”

      黄任行和跟班们头脑恢复清醒后,第一反应就是捡起衣服挡住要害之物,太特么的丢人了,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此举,换谁也会崩溃。

      “李主任,就是他,害的我们变成这样!”黄任行指着赵凡,却在心中泛起莫名的恐惧,所以不敢与之对视。

      “快把衣服穿上。”李主任都替外甥感到臊得慌,奈何得哄着对方。

      “你个死要饭的,穿成这样闯入江北大学哗众取宠,不仅堂而皇之侵犯我校女生,又通过暴力手段威胁男生脱光衣物,已经构成了犯罪,劝你放下刀具束手就擒!”

      “好的,虽然不知道阁下是谁,但是长得太丑了,就赏你一个面子吧。”赵凡一本正经的将水果刀随手一抛。

      刀“嗖”地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几乎贴着黄任行的蛋皮掠过,而后落地。后者被吓得面如死灰,紧绷的身体一软,就小便失禁湿了身。

      “这……冥顽不化!”

      李主任确实生来貌丑,赵凡的话就像是触动了心中的逆鳞。李主任一边扶起吓瘫在地的外甥,一边狰狞的笑道:“保安,上去给我把他拿下,我这就报警抓你去坐牢,放心,黄家会找人在里边照顾你的。”

      “李主任,假公济私未免有失待客之道。”

      就在此时,门口响起了一道年迈的声音,“这位大师能到我们江北大学,已是蓬荜生辉,我看今天谁敢动他?!”

      “好大的口气啊,我倒要看看是谁……”李主任说着扭过来头,瞬时喉咙像是被鱼刺卡住一样,冷汗一滴滴从额头流下,“您……您老来了?”

      “现在。”白发老人不怒自威的甩了下袖子,“就跟他赔礼。”

      这位是江北大学的老校长,门生遍布三教九流,因此拥有着很大的名望,即便他退休了,也没谁敢在其面前造次。

      “什么?让我向这要饭的道歉?”李主任瞪大眼睛,旋即,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老校长说那青年是大师?

      假的吧!

      李主任怔怔的问:“您老会不会弄错了?”

      “我还没沦落到老眼昏花的地步。”白发老人眼中闪过愠怒之色。

      李主任咬了咬牙,就别扭的冲赵凡赔笑说:“大、大师,我之前多有冒犯。”

      “哦……”赵凡心中疑惑,不禁看向白发老人,莫非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李主任见赵凡不搭理他,尴尬的杵在地上。

      “限你一分钟,将这堆烂摊子拾到利索。”白发老人下了命令。

      “是、是。”李主任如释重负的让地上的裸男们穿好衣服,与保安们迅速离开教室。

      ……

      教室内。

      林芊芊好奇的看着赵凡,对方究竟什么身份,竟然会受到老校长的如此礼待。

      这时,白发老人先是把门关上,然后跑过来说道:“大师,我是李国栋,江大上一任的校长,今天的事望您不要介意。”

      赵凡淡淡一笑,“老人家见过我?”

      “没有。”李国栋如实的摇了摇头,看了眼旁边的林芊芊,问道:“大师可否借一步说话?”

      “不必了,这位是贱内,有什么直说无妨。”赵凡说道。

      贱内?

      林芊芊气得酥肩乱颤,她急切的解释说:“不是的,我真不认识这个无赖,您不要听他乱讲。”

      “年轻人嘛,理解,理解。”李国栋意味深长的笑了两下,便一边回忆道:“大师,您的那种本事,我曾经有幸目睹过一次。当年我二十岁,上街转悠时看见一伙歹徒抢金店,见血了。然后有一个岁数与我相仿的人恰好经过此地,他随手在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削了起来,落屑形同柳叶,与您所施展的如出一辙,那伙歹徒像被灌了迷魂汤似得将自身脱了个精光,警方一到就顺利的擒住了。”

      闻言,赵凡勾起了嘴角,“那人是不是鹰钩鼻子,大饼脸,长着一对招风耳?”

      “对,对。”李国栋的老脸之上涌现一抹喜色,“不知他是您的……”

      赵凡微微点头:“正是家师,怎么,李老现在有事相求?”

      《鲁班书》中有类似的术法,但唯有大造化天师一脉可以像这样拈来根木头就用,前提是如果身藏祸心就会失灵。按年纪来算,对方口中的那人便是赵凡的舅姥爷。

      “不敢当,大师若是看得起老朽就喊声老李头就成。”李国栋面对这等高人可不敢托大。

      “无需一口一个大师。”赵凡无奈的说道:“我名为赵凡,你年长,叫我小凡便可。”

      李国栋心中大为赞许,这年轻人不愧为大师,低调又接地气。

      “大师,不,小凡。”他的语气中夹杂着强烈的渴求之意,说道:“我有个过命交情的老友,他最近变得特不正常,想请您帮着过下眼,如果真有哪里不对,还望您出手拉我那位老友一把。”

      赵凡斟酌了片刻,“老李头,你可知道五个字,无利不起早。”

      李国栋心下早有准备,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多少酬劳,您尽管开口,不超过八位数他都能承受的起。”

      “这么多钱啊?我十分心动,但是……”赵凡话锋一转,深情款款看向林芊芊,“为了她,金钱如同粪土。我就一个要求,入江大的学籍,将我安排在这个班级,就和她同桌。我情敌太多,你懂的……”

      李国栋诧异了数秒,道:“这么简单?包在我身上,最迟明天便可办好。”然后他期待的看着赵凡,“小凡啊,别说一个学籍,您若喜欢,就算特聘为教授都行,哪个系随便挑。”

      “这个就免了,我怕麻烦。”赵凡拒绝。

      旁边在津津有味听着二人交流的林芊芊此刻差点崩溃:怎么扯来扯去又绕到我身上了?

      老校长还打包票让那无赖跟她同桌……

      不过,这年代,真的有民间奇闻中的那种大师存在?

      江湖骗子倒是多如牛毛。

      李国栋和赵凡换了手机号,约好时间,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教室中只剩下了赵凡和林芊芊,一时变得极其安静。

      五分钟后,林芊芊按捺不住了说:“死无赖,有完没完啊,再说,你懂音乐么?”

      “不懂可以学,但老婆若是没了,就难再找了。”赵凡丢了一个光棍的眼神。

      林芊芊跺了跺脚,“郑重的警告你一次,我不是你老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穿着一身破烂的赵凡,却无法像对其它追求者那样高冷,想拒绝无法从下手,完全拿这无赖没办法。

      赵凡呵呵一笑:“你是。”

      “……”

      林芊芊郁闷不已,她问:“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至于这个,你只要知道我没有坏心就够了。”赵凡沉思了下,以免林芊芊过度恐慌,决定在事情清楚前先瞒着她。接着,赵凡又道:“咱们同学都在外边等着进来学习呢,我先下楼了,按开始约的,放学后一起回家,相信令尊会欢迎我的。”

      没等林芊芊开口,赵凡就一把扛起麻袋消失在了她的视线。

      ……

      教室的秩序恢复了正常。

      “死无赖,可恶至极!”

      林芊芊贝齿轻咬,终于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上完,她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往下看去,那无赖在底下似乎倚着麻袋睡的很香。林芊芊给司机发了个信息,就混进人群的乱流中绕到了学校的侧门,那里一辆宾利迎面驶来。

      “王叔,快开车。”林芊芊心跳加剧的钻入车门,等发动起来,她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眼,并未看到赵凡的身影时就长舒了口气。

      “芊芊,什么事啊这么急?”王姓司机问道,他是林家的保镖之一,追随林父多年。

      “没,没什么。”林芊芊的笑颜随之绽放,她全打算好了,明天开始请一个不限期的长假,这样就不会被那狗皮膏药继续粘着了。

      ……

      江北市的顶级别墅区之一,升龙府。

      王叔开着宾利缓缓的在七号宅院前停下,林芊芊下了车之后,她的笑容骤然凝固,像是活见鬼一样懵在了地上,“他……他,怎么会在这?”

      “升龙府的保安怎么看门的,竟放进了一个乞丐?”王叔抱怨了句,本想将赵凡直接喊醒赶跑的,此刻他却注意到林芊芊的异样,就疑惑的问:“芊芊,你认识他?”

      林芊芊捏紧拳头,“这个无赖缠着我一天了,甩也甩不掉。”

      话音落下,她就火大的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着赵凡就砸了过去。

      熟睡中的赵凡即将被砸到脑袋时,他连眼睛都未睁开,闪电般的抬起手,精准的将石头攥在了掌心。

      接着,赵凡缓缓的张开双目,“枉我真心待你,想谋杀亲夫啊?”

      “不要乱说!”林芊芊气不打一处来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还有,我放学时你在睡觉,竟然比开车还快先到一步,鬼啊你!”

      “肾好,跑的快,还补了一小觉呢。”赵凡坐起身,笑道:“而地址,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继续阅读

      湖南·娄底
    • 0
    • 0
    • 0
    • 8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3 Copyright 2016 - 2021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