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寄人篱下》

      《寄人篱下》

      上港市,浦西,老城区。

      长长的弄堂口,一个背着旅行包的男人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很长……

      “终于回来了,十年了,只是不知道,她们是否还住在这里。”

      说话的男子,名叫秦小天,十年前,曾在这里生活。

      秦小天并出生在这里,只是五岁前的记忆,秦小天已经很模糊了,只依稀地记得,自己常常会在一个满是玩具的房间,和一个小女孩玩耍。

      有时候做梦,秦小天还会梦到那个小女孩,但已经看不清她的脸了。

      但是,五岁那年,秦小天遭遇了人生的第一个厄运。

      秦小天的生母被残忍杀害,秦小天被所有人辱骂是个野种。

      后来,秦小天改名换姓成这个名字后,就寄宿在这条弄堂里,又生活了五年。

      但这五年的生活,对于秦小天来说,也是场噩梦。

      毕竟是寄人篱下,那时候小小的他,每天做牛做马。

      直到十岁那年,他终于忍受不了,逃了出去,这一别,就是十年。

      没人知道秦小天这十年去了哪里,更不知道,这次,他回来,是为了什么。

      ……

      秦小天来到了一栋陈旧公寓的403房间门口,这里,就是他曾经被寄养的地方。

      咚咚咚,秦小天敲了敲门。

      但并没有回应。

      “难道,她们真的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吗?哎,毕竟十年了。”秦小天有些失落,准备离开。

      毕竟,此刻已经晚上十点,这个点没人,想必这里面,恐怕都没人住了。

      秦小天回到楼下,不由得又抬眸看了看403的阳台,随后眸光不由一闪。

      因为,秦小天看到了那晒在阳台上的衣服,而且还有女人的内衣。

      这至少说明了,403住着人!

      “这么晚了还没回来?”秦小天轻声嘀咕,然后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之后,脚下一蹬,便一把抓住了二楼的阳台,再手臂轻轻用力,借助手臂的力量,一下子便跃上了403的阳台。

      秦小天拍了拍手,然后便走进了客厅。

      客厅家具的摆设,和十年前,基本上一模一样,没任何区别。

      “真没人吗?秦卉香,如果你在家,希望别把你吓着。”秦小天心中暗想,然后打开了卧室的门。

      凭借外面的月光,秦小天发现,床上的确没人。

      秦小天需要确认,这房子,住的是否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两个人。

      自己曾经,喊了五年妈妈和姐姐的人。

      很快,秦小天注意到了贴在墙上的照片,这使得秦小天不由得打开了房间的灯。

      “太好了,你们还住在这。”看到照片,秦小天心中不由一喜。

      但是,照片中秦卉香的着装和打扮,又让秦小天忍不住皱了皱眉,说道:“长大后长得倒是不错,前凸后翘的,就是怎么打扮得像个小姐似的?而且,这么晚还不回来,不会真做小姐去了吧?”

      这个所谓的姐姐,其实带给过童年的秦小天,很多的伤痛。

      那时候的秦小天,天天被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女人看不起,甚至还总是被她打,逼得秦小天离家出走,秦卉香占不小的原因。

      这回再见到这个女人,得好好给她点教训。

      秦小天关掉卧室点灯,然后乌漆嘛黑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秦小天,准备等秦卉香回来。

      给她一个惊喜。

      当然,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惊吓。

      ……

      如今的秦卉香,还真被秦小天给猜对了,是上港市一家规模还可以的娱乐会所的陪酒小姐。

      毕竟,秦卉香没什么学历,也没什么本事,要想来钱快,只能靠勾引男人的本事了。

      凌晨一点,秦卉香在同事的搀扶下,终于摇摇晃晃地回来了。

      “混蛋,以为老娘干不过你啊!喝啊!继续喝啊!妈的,喝得越多,老娘赚的越多!”秦卉香挥动着手里红色的钱包,花枝招展地乱骂。

      “卉香姐,人都走了,你别骂了,那男的都喝到送医院了。”秦卉香的同事,一脸无语地盯着秦卉香。

      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嫌弃。

      “喝,继续喝呀!走什么呢!”说完,秦卉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卉香姐,你家就在前面了,我走了!”秦卉香的朋友瘪了瘪嘴,要不是老板让她送,她还真懒得送。

      主要也是秦卉香这个女人的性格太傲慢,很势力,所以会所内,没几个人喜欢她。

      “走吧,继续勾引男人去吧!”等同事走远后,秦卉香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这才上了楼。

      单单从包里拿个钥匙,秦卉香便花了近五分钟。

      从秦卉香到了楼下,秦小天便早就听到了动静,不过坐在沙发上的他,并没有任何举动,就想这么看着秦卉香,从外面烂醉如泥进来的样子。

      终于,秦卉香打开了门。

      但秦卉香,并没有开灯,而是一进门,先脱了恨天高的红色高跟鞋。

      而后出现的一幕,尽管没开灯,但秦小天还是瞪直了眼睛。

      毕竟,秦卉香没注意到秦小天,脱了鞋子之后,也不穿拖鞋,摇摇晃晃地走到客厅,直接便是撩起自己那件露肩的短袖,当着秦小天的面,脱掉了。

      脱掉短袖之后,秦卉香随手把衣服一扔,刚好扔到了秦小天的脸上。

      秦小天闻到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但一时半会,秦小天也分辨不出,秦卉香平时,用的是哪种香水。

      然而,当秦小天把衣服从自己脸上挪开的时候,发现秦卉香,已经把自己那条超短的牛仔热裤,也是脱了。

      瞬间,此时的秦卉香,已经是三点一线,曲线婀娜,身材倒还真是不错。

      脱了裤子,秦卉香走进卧室,便一头倒在了床上。

      很快,周遭的一切,就又都陷入了寂静。

      甚至,秦卉香的呼吸声,都是格外的明显。

      秦小天站了起来,依旧没有开灯,而是来到了秦卉香的卧室门口,淡淡地盯着这床上的尤物。

      “这妮子,脾气虽然不好,但长大后,姿色倒是真不错,只可惜,做了小姐。”

      秦小天虽然恨秦卉香,但不管怎么说,秦卉香和她的亲生母亲,收养了自己五年,而且是自己最没法自力更生的五年。

      这养育之恩,秦小天不能忘。

      毕竟没有她们,自己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所以,虽然恨秦卉香,但这次回来,秦小天并不想报复秦卉香,而是想还一个人情。

      尤其是秦卉香的母亲,他的后妈。

      看着秦卉香入睡了,秦小天也不想打扰,准备继续回客厅,度过这个晚上。

      明早再向秦卉香解释这一切。

      然而,就在秦小天刚打算离开的时候,睡梦中的秦卉香,突然开始说起了梦话。

      “喝!老娘我陪你喝!这么这些臭男人!不就是想要老娘的身体吗!”

      “混蛋,滚开!”

      当秦卉香喊完这话的时候,秦卉香猛地往边上一滚,直接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见秦卉香摔了下来,秦小天倒也没有多想,打开卧室的灯,一把冲了上去。

      “香姐,你没事吧?”秦小天搂住秦卉香,准备将她从地板上抱起来。

      然而,也不知道秦卉香是真醉了还是梦游,看到秦小天,下意识以为自己还在会所呢,一把推向秦小天,激动地喊道:“臭男人,滚开!”

      “香姐,是我,小天!”秦小天连忙解释道。

      但是,人喝醉再加上情绪激动,有时候就容易出现幻觉,尽管秦小天已经解释了自己的身份,但这话进了秦卉香的耳中,却完全变了。

      秦卉香耳中出现的声音是,“来啊,从了老子,这些钱,都是你的!”

      当秦卉香听到这话之后,秦卉香突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秦小天,然后笑了。

      这笑容,让秦小天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而后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秦卉香竟然一把捧住了秦小天的脑袋,然后便吻向了秦小天的嘴唇。

      这特么,什么情况?

      秦小天也有些懵逼,这剧情反转怎么这么快,不过很快,秦小天听到耳边,秦卉香从牙缝中挤出声音,说道:“行,老娘让你,生不如死!”

      当秦卉香说完这话的时候,秦小天很快意识到,秦卉香这句话的含义了。

      秦卉香这特么是想借接吻的机会,直接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啊!

      妈的,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秦小天连忙一把推开了秦卉香,再次大声地喊道:“香姐!我是小天!”

      但秦卉香,此刻已经完全进入了自己的幻觉当中,根本无法自拔。

      再次朝着秦小天扑来。

      好在秦小天很快,轻易躲开。

      “嫌老娘不够辣,是吧?来啊!”在秦卉香的幻境中,秦卉香看见自己面前的这个臭男人,试图让自己脱掉剩下的衣服。

      因此,秦卉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此刻毫不犹豫,便是双手往后一伸,想要解开自己的的内衣。

      终于,也是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秦小天很是无奈地一巴掌,甩在了秦卉香的脸上。

      当然,秦小天已经最大程度地收敛了自己的力道,不然的话,指不定一巴掌就把秦卉香给扇死了。

      好在,这一巴掌,倒还真的起到了效果。

      秦卉香愣了一下之后,神情渐渐地变得惊恐起来。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家里!救命啊!救……”毕竟过去了十年,而且是秦小天成长期的十年,长大后的秦小天,秦卉香根本认不出来,拔腿就往门口跑去。

      好在秦小天的动作迅捷,一把拉住了秦卉香,用自己的大手,捂住了秦卉香的嘴巴,轻声却又激动地说道:“香姐,我是小天!秦小天!”

      终于,当秦小天第三次喊出这话的时候,秦卉香听懂了。

      秦卉香怔怔地盯着秦小天,但还是有些惊恐,说道:“不……不可能,秦小天早就已经死了,你不可能是秦小天!就算是!你也是秦小天的鬼魂!”

      “香姐,我真的是小天!你看这个!”说完,秦小天从脖子上,拿出了自己的挂坠。

      挂坠的样子有些奇怪,看上去有点像一把钥匙。

      这个挂坠,是秦小天的生母死前留给秦小天的,挂在了秦小天的脖子上,让秦小天一生保管。

      秦小天母亲死的那年,虽然没有告诉秦小天,这枚钥匙的用处。

      但是秦小天清楚,自己的母亲之所以如此重视这枚钥匙,是因为这枚钥匙,一定能打开一个惊天的秘密。

      当看到钥匙的时候,秦卉香的眸光再次一闪,然后身体这才缓缓地放松下来,不可思议地盯着秦小天,说道:“真的是你?你没死?”

      “谁告诉你我死了?”秦小天有些郁闷地说道。

      “那时候,你离家出走的时候才十岁,你怎么生存?”秦卉香的意识,也是渐渐地清醒起来。

      秦小天这才松开秦卉香,说道:“所以,你觉得我离开了你们秦家,我就必死无疑了,是吧?”

      “你真没死?”

      “对,没死,活着呢。”秦小天无语地说道。

      然而,秦小天话音刚刚一落,秦卉香抬手,便是在秦小天的脸上,甩了一记耳光!

      “你个小混蛋!滚了十年,现在一回来,就想占老娘的便宜!你等着!”说完,秦卉香一把冲进卧室,‘砰’的一声,重重地把门给关上了。

      虽然对于如今的秦小天来说,以秦卉香的力道,一巴掌甩在脸上,跟挠痒痒也没什么区别。

      但这特么一见面就赏一记耳光,秦小天心中很是不爽。

      尽管,自己刚才先赏了她一记耳光。

      可毕竟,那是情非得已之下的行为啊!

      很快,秦卉香便穿好衣服出来了,尽管还有些醉意,但意识已经清醒了不少,一脸严肃地盯着秦小天。

      尤其是看到秦小天不过是穿了一条简单的大裤衩和一件皱了巴基的短袖,秦卉香下意识认为,秦小天是在外面实在生存不下去了,又回来投奔自己了。

      所以,根本还不等秦小天说话,秦卉香就率先说道:“如果你是想回来蹭吃蹭喝!那我劝你,趁早滚蛋!”

      听到这话,秦小天不由得眉头一皱,但很快,笑容又重新回到了秦小天的嘴角,说道:“香姐,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而且,秦小天的性格就是这样,别人越不喜欢哪样,他就越喜欢把自己装成哪样。

      因此,秦小天紧接着又故意装出一副郁郁不得志的样子,说道:“不过,香姐,还真被你说对了,外面太难混了,这次回来,就是来投奔香姐你的。”

      “男人的脸呢?我妈已经养了你五年了,你特么一声不吭走了,现在又好意思回来了?滚!”说完,秦卉香便生气地指着门口。

      秦小天看着秦卉香这个样子,倒也一点不生气,又是狡黠一笑,说道:“香姐,我也不是蹭吃蹭喝,你可以给我安排一份工作啊。比如说,你们会所缺不缺少爷啊,我可以去试试的。”

      秦小天自然是玩笑话,但秦卉香一听,还真当真了。

      尤其是秦卉香发现,如今已经二十岁了的秦小天,长得倒还真有些帅气,身材健硕,棱角分明,算是个帅哥了。

      “你真要去?”秦卉香确认道。

      秦小天用力地点点头,说道:“当然啦,香姐,明儿你帮我介绍介绍,只要成了,我一定努力工作,孝敬香姐你。”

      这时,秦卉香的怒气也是消了下去,考虑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行,不过我告诉你,会所工作,就得夹着尾巴,不然哪天你被人打了,我可救不了你!”

      “知道了,香姐,你就放心吧。”秦小天嘿嘿一笑,旋即又是问道:“对了,香姐,妈呢?”

      提到养母,秦卉香的脸色倒是一下子暗淡了下去,沉默了一会,然后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死了。”

      “什么?死了!”听到这话,秦小天激动了,‘嗖’的站了起来。

      秦小天眉头紧皱,盯着秦卉香,问道:“妈是怎么去世的?疾病吗?”

      “不是,被人打死的。”秦卉香冷冷地说道。

      这话,已经让秦小天紧紧地拽紧了拳头,语气也是变得格外冰冷,说道:“是被谁打死的?”

      “我也不知道。”

      “什么叫你也不知道?妈被谁打死的,你做女儿的,不知道?”这话,让秦小天很生气。

      秦卉香的声音也拔高了几分,说道:“那天,妈一晚上没回来,第二天我才知道,妈出事了。妈的尸体是被路人发现的,凶手早就不见踪影了!”

      “警察也没查出凶手吗?”秦小天继续问道。

      秦卉香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没有,至今是一桩悬案。”

      本来,这一次,秦小天回来,除了寻找一些真相之外,也是为了来报答秦卉香母女俩。

      可是,着实没有想到的是,上天根本不给秦小天这样的机会。

      “我知道了。”最终,秦小天没再继续问下去,只是冷冷地说了这四个字。

      而秦卉香听到这四个字,有些嘲讽地说道:“你除了知道了还能干嘛?不过也好,妈的房间给你睡吧。不过,如果你要住在这里,以后每个月,都要交房租,嗯……就1000块钱一个月好了,我也不问你多要。”

      “哦。”得知养母的死,秦小天一下子没什么心情了,简简单单地‘嗯’了一声之后,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秦卉香看着秦小天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喃喃自语道:“真跟做梦一样,这小子怎么会突然回来?不会在外面惹事了吧?不会是个逃犯吧?不行不行,明天我得找人查查清楚。”

      继续阅读

      湖南·娄底
    • 0
    • 0
    • 0
    • 4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3 Copyright 2016 - 2021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