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温柔以臻》.txt

      《温柔以臻》.txt

      【如果重逢是一场赌注,那我愿意赌输自己,如果重逢是另一场不可避免的一见钟情,那我甘心沦陷/顾慕臻】

      温柔坐在宽大的包厢里面的一个沙发角落里,手上拿了一杯饮料,情绪不怎么高昂地窝在那里喝着,她看似轻松,漂亮的脸上还挂着淡笑与周边的大学同学们说话聊天,可余光之下却满是紧张。

      她怕他会来。

      可她又想他能来。

      今天是大学校友聚会,她原本也不想来的,可熬不过死党何乐的胡搅蛮缠。

      何乐说她既回来了,以后指不定会用到这些同学们,就算用不上,过来走个过场,跟同学们混混关系也是好的。

      温柔觉得何乐说的也对,就跟着来了。

      可自从坐在这里开始她就浑身紧绷,时刻处于如临大敌的状态里。

      她知道,她有些可笑。

      是呀,是相当的可笑。

      她紧张什么呢?

      纵然他来了,他也跟她没有一点儿关系了。

      而且,这样的聚会,他应该不会来的,用何乐的话说:“出了学校的顾慕臻跟他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了,怎么会出席这样的校友聚会呢,你放心就是。”

      她应该放心,可到底还是隐隐地有些忐忑。

      温柔低垂下头,用喝饮料的姿势掩盖掉眼内渐渐流露出来的痛色,而就在她低下头的瞬间,包厢的大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三个模样不一的男人。

      虽然三个男人都没有西装革履,穿的十分随意,可就是气质绝佳,其中一人更为醒目。

      这三个男人一来,包厢里立马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聚会发起人方横跟着起哄,然后勾肩搭背地将那三个男人拽到了人窝窝里。

      女人们争先恐后挤过去,围在于时凡身边,围在邹严寒身边,就是没人敢围在顾慕臻身边。

      顾慕臻穿着单调的白衬衣,黑色牛仔裤,英俊的脸上寡淡的没有任何情绪,可视线触及到了身边两个兄弟与同学们笑闹成一片的样子,他的唇角也缓缓地勾起了一丝笑。

      但这丝笑在猛然触及到角落里的那个不怎么打眼的女人时狠狠地一滞,那笑就一下子消失殆尽。

      他漆黑的眸孔急遽地收缩了好几下,这才堪堪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他垂下眼睑,片刻后他弯腰拿了一瓶易拉罐饮料,喝了。

      喝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那双深不可见的琥珀色的眸子里蕴藏了多么大的惊喜,几乎是惊涛骇浪。

      他想,她回来了。

      她竟然回来了!

      握着易拉罐的手缓缓的收紧,随即他又若无其事地松开,自如地将空了的易拉罐往桌上一放,低头摸出手机,坐在那里玩着。

      方横之所以开这个大学同学聚会,是因为他要回国发展。

      在谍城,想要闯出名堂,还得仰赖这三位同学呀。

      只请这三位同学,他没这么大的脸,所以他就给大学校友们全部发了一个邀请。

      好在,他的面子还算足,来的人很多,三个太l子般的人物也到场了。

      于时凡和邹严寒被同学们围住了,方横就拿了杯子,倒了两杯红酒,坐到了顾慕臻的身边。

      将一杯红酒摆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尽自己的地主之宜,他喝不喝都无所谓。

      方横问:“怎么一个人来的?我听说你交了女朋友了,还是个大明星呢,不带过来让我们看一眼?”

      虽然这三个人都是太子般的人物,但那是出了社会后,在工作上的身份差距,在这个大学校友的包厢里,方横还是他们的班长。

      方横向来很关心班上同学们的学习生活和感情,当然,也是个爱八卦的。

      说完这句话,方横往某个角落扫了一眼。

      那里坐着温柔。

      温柔是顾幕臻在大二的时候谈的女朋友,一直谈到大四,不知因何原因,分了。

      在方横看来,顾慕臻跟温柔交往的那三年里,顾慕臻的态度十分冷淡,分手也在情理之中。

      在所有大学校友的印象和心里,顾慕臻之所以跟温柔谈了那么多年,全是因为温柔死皮赖脸缠着人的结果,或许顾慕臻早就对她不耐烦了呢。

      事实证明,还真不耐烦了,大四一毕业,这二人就分道扬镳了。

      提及‘女朋友’这三个字,顾慕臻很明显的顿了一下,那握着手机外壳的手也微微的收紧,眼睛盯在早已黑下来的手机屏幕上,动都没有动一下。

      周边听到方横话的同学们立马一个一个的接腔,扯着嗓子在那里叽叽喳喳地说要看顾慕臻的女朋友。

      顾慕臻在学校里虽然为人低调,又显得极为高冷,可他的人缘很好,大概因为家里有钱,人又长的好,还不门缝里瞧人的缘故。

      大家一起哄,顾慕臻就没办法了,余光抬起看向角落里那个从他进来就没有动过一下的女人。

      旁人都围过来了,唯她跟她的好朋友没有。

      不知是出于报复之心还是出于故意气她的心理,顾慕臻当真将黑下去的手机重新点开,当着大家的面解了锁,打了一个电话。

      温柔在听到方横说顾慕臻交了女朋友之后呼吸就停止住了,她的心在一抽一抽的疼,手中的杯子堪堪握不稳。

      何乐见了,连忙将她手中的杯子拿过来,放在桌面上。

      何乐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又朝那一群热闹的同学群里看了一眼,这才掉转回头,看着温柔,自责地说:“早知道他们也来,我就不怂恿你来了,你说这样的场合,他们来做什么,来就来了吧,还喊女朋友,特么的这不是明显欺负人嘛,明知道你坐在这里,他们居然还……”

      话没说完,温柔苦涩地扯了一下唇角,收起满心的痛意,轻声道:“班长是好人,他只是有些势力而已,并不是故意争对我的。”

      何乐哼声道:“我管他是什么人,我也不管他,我就只管你,那人来了就来了吧,还当着你的面喊女朋友,就他有女朋友啊,你也喊个男朋友来,气死他!”

      温柔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被她的这一句话逗的无端发笑,她默了一会儿,“我又没男朋友,喊谁?他是真有女朋友,并不是为了故意气我的,行了,你不用担心我,以前的事情我已经放下了,他那样的人,谈了女朋友也不奇怪,要是没谈女朋友才奇怪呢。”

      何乐蹙眉道:“我们走吧,难道你还要等着他女朋友来,再受一波刺激?”

      温柔顿了顿,几乎没多加思考就点了头,她确实受不起这样的刺激,她拿起包包,站起身,向门口走,何乐去向方横说一声,她们先走,让他们好好玩。

      方横听了何乐的话,抬头往快走到门口的温柔看了一眼,他虽然挺同情她,但他今日要巴结讨好的人是顾慕臻,不是温柔,若温柔还是顾慕臻的女朋友,他倒会去巴结讨好一番,可她现在不是了呀,所以她的情绪他也管不着了。

      方横也不想让温柔呆在这里,碍了顾慕臻的眼,或者说,别碍了顾慕臻现在这个新女朋友的眼,若是哪个同学不长眼色地提一嘴,说温柔以前跟顾慕臻交往过,让顾慕臻现在的女朋友心里不爽,搅了这场同学宴怎么办。

      这可不是一场纯粹的同学宴,不能被搅黄的。

      方横想了想,很是场面话地说:“什么事儿呀,来都来了,一会儿还有别的活动呢,难得同学们聚在一起了,真有急事儿?”

      何乐道:“真有急事儿。”

      方横于是顺着话道:“那行吧,改天咱们再聚。”

      何乐笑了笑,两手合掌,向他做了一个虔诚的抱歉手势,然后就走了。

      只是还没走到温柔身边,被众人包围的邹严寒拨开众人,走到了温柔身边,冲她上下看一眼,眯眼道:“竟然是你,我刚还真是没瞧见,瞧我这眼拙的,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来了多久了?一早就来了?”

      温柔轻抿了一下俏丽的红唇,她是个漂亮的姑娘,有些人天生就是美人胚子,不用打扮,不用化妆,那皮肤都能白的透明,小嘴也都能红的诱人,那一双眼,勾着杏仁一般的弧度,抬眼看你的时候,简直能把你的魂魄勾了去。

      她此刻抬头看向邹严寒,让邹严寒的心都跟着微微的一缩。

      邹严寒心想,她确实有资本让他的好兄弟失控甚至是一度变的不像人,只是,害了人,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想到大四毕业之后的那一年里好兄弟是怎么过的,差点儿死在她的无情之下,邹严寒就不打算放过她。

      刚是没看到她,这会儿看到了,哪能让她走!

      温柔轻声说:“我确实来的早,不过我有点儿急事,得先走了。”

      邹严寒道:“来都来了,走什么走,你看到慕臻了没有?他也来了呢?好歹你俩以前交往过呢,这分手了,就算做不成朋友,那还是同学吧?见了老同学,怎么能不招呼一声就走呢?”

      语落,直接不由分说地拽着温柔,把她拽到了顾慕臻的面前。

      顾慕臻没有抬头,也没有看温柔,只是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机。

      邹严寒见了,笑着道:“慕臻,人温小姐来给你打招呼呢,你怎么像没看见似的。”

      一句温小姐,生生地把她排挤在了所有关系之外。

      不是朋友。

      不是同学。

      更不是故交。

      众人不是傻子,都听得懂,一时闹哄哄的包厢变得安静了下来。

      何乐见这些人如此欺负温柔,冲上来就要拉她,却被温柔挡住了。

      温柔浅浅地笑着,冲坐在那里始终低着头,似乎连抬都不愿意抬头看她一眼的男人说:“我今天真不知道你会来,我若是知道你会来,我不会来的,很抱歉,让你扫兴了,我现在就走。”

      她说完,脸上依然挂着浅浅淡淡的笑,冲一屋子神色不明的同学们道:“我刚接到我妈妈的电话,确实有点儿急事,不能再留下来了,下回我做东,请同学们聚一聚,今天就先走了。”

      她大大方方地说完,又大大方方地向同学们致了歉,然后挺直脊背,一手拿着包,一手伸过去拉住何乐的手,往门口走去。

      只是,又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就有一个声音喊住了她。

      那个声音低沉、磁性,却淡薄的没有一丝温度,“今天是班长举行的同学会,我们大家都是给班长面子才来的,没什么扫兴不扫兴的,你在不在对我来说都没影响,你既有时间来了,那就说明你把今晚的时间都排好了,不想呆,也不要拿我当借口。”

      这出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坐在那里开始就很少说话的顾慕臻。

      温柔顿了顿,转身看向他。

      顾慕臻也正看着她,见她转过了身子,他漂亮的眸子眯了眯,握在手机上的指尖无端的又扣紧了,明明他离她很远,可他还是很清晰地看到了她眼中倒印着他的半轮影子,那影子像火一般蹿进他的心肺,让他整个人都跟着疼了起来。

      他轻微的,几乎是用着生命般的力量,艰难地垂下了眼。

      温柔深知这个男人的脾气,他既说了‘你在不在对我来说都没影响’,那就说明是真没影响的。

      只是她自己放不下过去,在心里自欺欺人,想要逃离。

      逃离什么呢?

      有什么可逃离的。

      只有放不下,才想着逃离。

      放下了,又何必要逃呢。

      温柔松开何乐的手,打开包,拿出手机,当着包厢里所有同学们的面给妈妈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勇敢地坐了回去。

      这次不坐角落里了,就坐在邹严寒的身边。

      邹严寒很是嫌弃地抿了一下唇,却什么都没说,任由她坐了。

      何乐被于时凡喊到了身边,可她担心温柔,时不时地往她那里看,于时凡笑着把她扯过来,“看什么看呀,这光天化日的,你还担心你的好闺蜜被生吞活剥了吗?”

      他小声道:“就是真生吞活剥,也不是在这里,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慕臻会找个无人的地方,把温柔给吃掉的。”

      何乐瞪他。

      于时凡笑,“开玩笑的,慕臻现在有了女朋友,不稀罕你那闺蜜了。”

      何乐心想,搞的谁稀罕他似的!

      何乐见温柔坐在那里,表情自如,还能时不时地跟邹严寒说话,偶尔还会把邹严寒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何乐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顾慕臻一直高冷着一张脸,视温柔如空气,可温柔好像也能应付。

      何乐想,也许她真的太操心了,从大二温柔跟顾慕臻交往开始,那三年的时间里,在无人可见的地方,顾慕臻有多宠爱温柔,何乐可是一清二楚的,那个时候温柔能拿捏得住顾慕臻,现在也一样能。

      何乐收回视线,认真地跟同学们玩牌。

      大约半个小时后,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女人,一个十分耀眼的女人。

    • 0
    • 0
    • 0
    • 3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3 Copyright 2016 - 2021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