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CP小说 CP小说 关注:28 内容:33

    那年花开月正圆续写:白粥CP刚刚开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CP小说
    • 柯哀

      陕西,泾阳。冬至刚过,安吴堡便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次日一早雪停了,吴家东院的下人们便开始有条不紊的清扫起来。

      “少奶奶,来吃早点了。”

      脆生生的话音刚落,门帘微掀,春杏已迈着小碎步闪身进了来,扭头对梳洗妥当的周莹说。

      “这雪说下就下,也不知怀先那里是不是也这么冷?”周莹喃喃说着,轻推木窗的一瞬间,满目琼瑶令她有些恍惚。

      “又想怀先少爷了吧?”

      春杏轻笑一声,从里间取出浅紫碎花斗篷为她披上,嘴里不忘打趣:“既然这般舍不得,当初又何必如此心狠,要将他送至东洋求学……”

      “难得他小小年纪有此志向,这趟远门正好可以磨练磨练,我这当娘的,又岂能做那鼠目寸光之人?”周莹嘴硬的答了句,转身回到饭桌前,单手执起热腾腾的胡辣汤唏哩呼噜喝了一大口。

      “也是,我们怀先小少爷将来可是要做大事的!”春杏笑嘻嘻接口道:“不就两年嘛?很快就过去了。”

      “是啊,会很快的。”周莹埋头喝了口豆浆,用辨不出情绪的声音说。

      她的话虽轻,但春杏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落寞,她微叹了口气。

      怀先东渡留洋不知不觉已近一年,少***上的笑容愈发少了。

      这一年来,她除了每日准时去六椽厅晨会外,便是过问女子学堂的事宜。连巡视城内各家商铺,生意洽谈方面的事都交给了中院的四爷和王世钧去打理。

      她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对着少爷的灵位喃喃自语,有时对着院角光秃秃的树桩发愣,更多的时候则是在怀先少爷的房间傻立着,手指默默拂过他用过的书桌、书架床铺和那只半旧的陀螺。

      每每那个时候,她的背影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和寂寥,似一根无形的丝线,勒的人心头微微发疼。

      “今天十六,是赵大人休沐的日子。”春杏见她情绪低落,忙转移话题道。

      “大哥今日要回来?”周莹微怔。

      “是啊,马师爷一大早就让人捎信来了。说大人最近忙着筹建学堂,大概午时会到,还特意嘱咐少奶奶修饰仪容呢。”

      周莹听罢一脸不解,嗓门也不由高了起来:“又不是头一回见?有啥好修饰的?”

      春杏敛眉答:“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口信这么说的。”

      “真是奇了怪了!几月不见,大哥怎么也愈发别扭了。”周莹轻嗤一声,仰头灌了口茶水,大咧咧的挥挥手:“甭理他,待会儿跟我去趟赵府就是了。对了,把你新做的水晶饼带上。”

      “少奶奶你这要去哪啊?”见她就要出门,春杏急得直跺脚。

      “去看我娘啊。她昨儿刚从寺里回来,我得请安去!”周莹秀眉微挑,一脸认真。

      “哎哟,你……你还是换一身衣裳吧。”春杏上前拖住她,不忘冲门外大喊:“小藕,小藕!”

      “你这是做甚?”周莹有些发懵,嘴里不住嚷着:“别闹了,我这忙着呢!春杏,你松手……”

      “不放不放。”春杏伺候她多年,两人名为主仆,实则情同姐妹,所以在她面前也没那么多顾忌。

      与赶来的小藕连哄带诳将她带至梳妆镜前,嘴里不忘数落:“你看,原本是个标志的人儿吧?成天一身暗色衣服,显得整个人都老气横秋的!”

      “少奶奶,我给你换个新发髻吧,最近在泾阳城可风行了。”身后的小藕细声细气说。

      “换啥换,都孩他娘了,就这样挺好。”周莹是个坐不住的性子,不以为意道。

      “不行啊少奶奶,赵大人吩咐过的。”春杏急了。

      “少奶奶你就稍微忍耐下吧,很快就好。”小藕也开始劝说。

      “我说春杏,你咋回事嘛?你到底是我吴家人,还是他赵白石的人?”周莹见她一口一个赵大人,顿时不乐意了。

      “好端端的又生哪门子气啊?”春杏无奈的摇摇头。

      “那你管他作甚?”周莹气道:“自前几年太后皇上驾临我们东院,他就趁机摆起了官威,不光你,连王世钧韩三春都对他言听计从,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少奶奶?!”

      春杏见她一脸忿然,忍俊不禁道:“哎哟我的少奶奶,你还记着呐?当时情况特殊,赵大人也是为了吴家好啊。”

      这个周莹自然再清楚不过。知道拗不过她们,她轻哼一声,闭目不言。

      “好啦,我们快点就是了。”春杏一边哄,一边给她描眉施粉,小藕见状也开始帮忙绾发。

      不得不说,两个丫头确实手巧,这不大会儿便已拾掇完毕。

      “少奶奶,少奶奶……”春杏左右打量一番后,满意极了。

      周莹缓缓睁眼,望着镜中焕然一新的自己,觉得陌生又熟悉。

      面如白玉,蛾眉轻扫,浅浅胭脂更是一扫往日寡淡,愈发称得人娇艳了不少。

      “少奶奶真好看,比韩夫人还好看。”小藕在首饰盒挑了支跟她衣裙相衬的簪子,仔细为她插好。

      “艳了点。”周莹没忘记自己寡妇的身份,手绢在唇上轻压了压,对两人道:“就这么着了啊,别再折腾我了!”说罢起身心急火燎出了房门。

      “哎-少奶奶,还没换衣裳呢!”要看大功告成,春杏着急大喊。

      周莹充耳不闻,大步朝吴老夫人院子走去。

      主仆二人刚至内院廊下,便见张妈领着一个衣着艳丽的婆子出了拱门。

      “这谁啊?”周莹顿足,望着两人背影奇道。

      春杏想了想,认真答:“看穿着,倒像是媒婆……想来是找老夫人的。”

      “我娘?”周莹“咦”了声,疑惑更甚:“咱东院有俩

      寡妇,这泾阳城谁人不知?”

      大清早的,真不知这老太太唱的哪出?

      “少奶奶,是不是老夫人替你……”春杏脱口而出,看周莹粉脸一垮,心虚的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娘!”周莹拎起裙摆,大步进屋。

      郑氏刚用过早点,自怀先走后,她愈发深居简出,潜心礼佛。

      “周莹,你来。”郑氏笑盈盈的,冲她招招手。

      “娘,刚刚那人是谁啊?”周莹依言,乖乖任婆婆牵手坐下。

      “哦,是城中有名的李媒婆。”郑氏呷了口茶,淡淡说。

      “娘,你……”周莹倏地起身,急道。

      “不是为你而来。”郑氏好笑的冲她摆摆手:“是为赵大人。”

      “大哥?”周莹愣住。

      “是啊,这李媒婆不知哪里得的风声,知道赵大人今日要回泾阳,人托人的凑到我们东院,专为赵大人续弦一事而来。”

      “哟,我大哥堂堂陕甘总督,啥时轮到她做媒了。”

      周莹骤闻此事,心头说不出的滋味,拈了桌上的花生豆扔嘴里,以此掩饰那股没来由的慌乱:“再说了,这婚姻大事,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吴家来插手吧?”

      “话虽如此,可赵大人父母早逝,身边除了你这个义妹,再无旁的亲人了。”郑氏喟叹一声。

      “听娘的意思,这是要我替他张罗?”周莹微垂的睫毛轻颤了颤。

      “周莹啊,这些年我们吴家起起落落,终有眼下这般光景,确实多亏了赵大人……”

      郑氏见她收起嬉笑,以为她不愿意掺和,于是耐心劝说:“吴漪走时也没给他留个一男半女,如今赵大人虽说官运亨通,身边却没个知冷知热的人伺候,也未免太孤清了些……”

      郑氏徐徐这番话,说得恳切而动容,周莹听罢也不由有些鼻酸。

      不知何时开始,赵白石在她心里已充当起了“守护神”的角色,也正是有了他的倾力相助,才能让她抛开所有顾虑,放开手脚闯出这番天地,成就今日的周莹。

      十几年来的陪伴,两人亦师亦友的相处着,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她也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尽管几年前他曾亲口倾诉过情意,被她婉言谢绝后,两人的关系便一直停滞在了那里。

      “周莹?”郑氏连唤了好几声,才将神游的她拉回。

      “娘……”她不自然的咧嘴笑笑。

      “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郑氏关切的摸摸她的额头。

      “我没事,娘。”

      “也怪我,你已经够忙了,还说这些琐事让你烦心。”郑氏自责不已。

      “娘,时辰不早了,我该走了。”

      “那刚才的事……”

      “婚姻大事不可儿戏,这事等我问过大哥再说吧!”周莹言毕欲走。

      “哎,”郑氏轻叹:“赵大人对你如何,我们都看在眼里,可你……”

      “要没别的事,我先去六椽厅了。”周莹起身,笑着打断婆婆的话。

      刚掀帘子,便听得院门口小厮高喝一声:“赵大人驾到!”

      周莹心头一跳,不是午时才到麽?

      刚出内院拐角,便见赵白石风尘仆仆站在外面等她,连官服都尚未来得及换下。

      “小妹。”他依旧眉目英挺,气宇轩昂。

      “大哥。”周莹缓缓迎了上去,这才发现他身后的马超提了口大木箱。

      “这是什么?”周莹有些好奇。

      “照相机。”赵白石笑意温和:“这可是稀罕物,是太后念我平回民之乱有功,特赏赐与我的。”

      “既是御赐之物,那大哥更应珍藏才是。”周莹掀眉,兴致缺缺。

      “小妹有所不知,这机器能留住人的样貌,出来的相片也远比画像传神。”

      周莹想起曾在洋教士约瑟夫的书房见过相片,当时她还惊叹过世上竟有如此逼真的东西。如今能亲眼见到这制造相片的机器,不由觉得荣幸。

      按以往的性子,她早迫不及待上前探究一番了。可自打刚才媒婆来过后,她心头隐隐有些失落,于是愈发觉得赵白石那张意气风发的脸刺眼了。

      “那大哥慢慢琢磨吧,我先失陪了。”她唤过春杏,拔脚便走。

      “小妹!”赵白石急了,一把攥住她的胳膊:“等等,我已叫人通知了四爷等人在后花园等候。”

      “做甚?”

      “机会难得,当然是照相啊。”赵白石答的理所当然,言毕吩咐春杏去请郑氏。

      “不去,我还有事。”

      周莹手指下意识触到髻上那只翠玉簪,总算明白他来之前交待的“修饰仪容”是何用意了。

      赵白石不明白她今日为何这般别扭,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但见她妆容精致,整个人也生动鲜活了不少,想来自己的话她还是听进去了的,心头一阵欣慰。于是便也不再细究,不由分说将她拉向花园。

      “大哥……”

      虽说两人名为结义兄妹,但在吴家宅子里这般拉拉扯扯终究不合规矩,周莹窘的俏脸一红,赶紧挣脱开来。

      赵白石睨了她一眼,难得见她在自己跟前一副女儿姿态,心头那份愉悦似雨后破土而出的春笋般按耐不住,悄悄溢上了嘴角。

      刚穿过后花园长廊,一阵欢声笑语便直扑耳朵。众人一见二人,都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一番礼毕后,四爷吴蔚全率先抱拳:“赵大人多日未见,却是愈发清逸了!”

      赵白石回礼:“四叔才是老当益壮,我等小辈自叹不如。”

      四婶看了看并肩而立的两人,只觉郎才女貌登对极了,于是笑得一脸可亲:“不知赵大人将我等召集在此,是有何要事宣布?”

      周莹心头一颤,急忙上前澄清:“四婶,大哥从西安带回来了稀罕宝贝呢!”

      “是啥?”众人一听宝贝,个个睁大双眼,兴致高昂。

      “在哪呢?”

      “少奶奶,你快别卖关子了,快拿出来让大伙儿开开眼呗。”

      “是啊周莹,到底是啥宝贝呀?”

      见大家一脸期待,周莹眨眨眼,忍不住笑道:“说出来保证你们没见过,诺,这个。”

      她素手一掀,红布下笨拙的大木箱便出现在了木凳上。

      众人傻眼:“原来是箱子啊!”

      “周莹啊,这箱子里难不成还藏着比黄金贵重的东西?”四叔一脸狐疑。

      周莹噗嗤一笑,乐道:“四叔,这可不是普通的箱子,这可是洋人发明的宝贝,照相机,能将人的模样画下来。”

      “照相机?!”众人齐声呼道。

      周莹见大伙一脸懵懂,无奈自己所知有限,于是只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赵白石。

      回首的一瞬,却见他正含笑默默凝视着自己,眼里有着她再熟悉不过的温柔。

      她面上一热,匆匆别开目光,不敢再与他对视。然而这珍贵的一幕却被赵白石细心捕捉到。

      他扬唇,缓缓上前,吩咐随从将照相机取出,并将其使用功能简单作了说明。

      “谁先来试?”赵白石扬声问。

      见众人一脸踌躇,他又问了遍,依旧无人应答。

      “赵大人,这东西真如你所言,能将人全部画进去?”四叔半信半疑道。

      “不错。”赵白石颔首。

      “啊?这会不会受伤?”

      “不会有性命之忧吧?”下人们也在一旁窃窃私语,个个顿足不前。

      “不会的,我去广州谈生意时,曾在码头见过这东西!姑父,小婶婶,我先来试!”

      西院的玉胜已长成了俊秀的大小伙儿,他气喘吁吁赶来,红扑扑的脸上尽显朝气。

      “不愧是我吴家的子弟!好样的,玉胜!”周莹一听,心中顿感欣慰。

      “玉胜!”庄氏一听儿子这番话,吓得忙一把将他胳膊给攥住:“回来!先看看再说。”

      周莹知道这个堂嫂向来胆小,便也不再勉强。正寻思着要不要现身说法,却见千红牵着儿子的手,一路小跑着奔了过来。

      “我来,我来,我不怕。”

      她笑着,将孩子交给一旁看热闹的韩三春。

      “夫人,你……”韩三春也有些担心,望着跃跃欲试的娘子,欲言又止。

      “放心,赵大人和我妹妹还会加害我不成?”千红撇嘴贫道。

      说罢理了理袖口,仪态万方的走到照相机的对面:“是这样吗赵大人?”

      “不错,韩夫人只需保持站姿即可。”赵白石点头,示意马超操作。

      场上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目不转睛看着这一幕。

      “三,二,一!”

      “嘭!”一声轻响伴随小缕白烟,吓得众人身子一仰。马超从红布探出头来:“好了!”

      “哎呀,这玩意儿还会摄人魂魄!”年长的婆子们捂眼直呼。

      “瞎说!”千红嗤笑道:“看,我这不好好的?没缺胳膊少腿儿!”

      “真的呢,你们看,韩家夫人好好的嘛,不像有事。”四婶快人快语,道明事实。

      众人一听情绪渐稳,好奇地将千红围起来问长问短,句句不离照相机。

      “相片一月之后我会快马加鞭给尊夫人捎回,韩先生请勿担心。”赵白石对韩三春道。

      韩三春向来对赵白石敬重有加,于是连连躬身行礼:“有劳赵大人了!”

      赵白石点点头,转身对众人道:“机不可失,还有谁来?”

      有了千红打头阵,大伙儿心头的最后一丝疑虑也已消除,于是个个十分踊跃,场面顿时沸腾起来。

      在四叔的提议下,各院先来张合影,然后东西中院再来张大合影。

      望着前方一张张兴奋又紧张的面孔,周莹低低叹道:“真好,这园子许久不曾这般热闹过了!”

      “小妹,你怎么跑这来了?”相较前方人声鼎沸,躲在假山后的周莹愈发显得孤寂。

      从踏入东院开始,赵白石的视线就未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大哥。”周莹汲了汲鼻子,强笑着起身。

      “怎地哭了?”她微红的双眼没逃过他的眼睛,看的他一颗心微微揪起。

      “刚刚起风,沙子入眼了。”周莹胡乱答道。

      “胡说。”赵白石嘴上轻斥着,却是万分怜惜的替她擦去泪痕:“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清楚麽?”

      “大哥……”周莹低唤了句,万分落寞的说:“我想怀先了……”

      多年来,赵白石见识过她的多面,或豪气干云爽朗义气,或古灵精怪任性耍赖,期间更时不时的将他气到束手无策狼狈不堪,他心底却是欢喜的,是甘之若饴的。唯独这个时候的周莹会令他心疼不已。

      “再忍忍吧,再过一年,他就会回来了。”他上前,从袖口掏出干净的方巾递与她。

      周莹伸手接过,胡乱擦了擦,刚要开口,春杏已寻了过来。

      “少奶奶,少奶奶,老夫人说喜欢清静,就不过来了。”

      周莹点点头:“也是,孩子不在,东院就我们娘俩,孤零零的倒不如不照了。”

      赵白石闻言忙道:“老夫人缺席,你仍可去试上一试。不然岂不辜负了我这番苦心。”

      “是啊少奶奶,你今天这身装扮可好看了,不去多可惜。”赵白石对周莹的情意春杏自是一清二楚,于是也加入了劝说行列。

      见她沉默不语,赵白石叹道:“世人都道母子连心,你想怀先,他远在东洋也必定会牵挂于你,你拍两张相片,届时寄与他岂不更好?”

      念及儿子,周莹心念微动。

      赵白石见状轻舒了口气,给春杏递了个眼色,春杏立刻会意,替她稍作整理后,陪她她来到了人堆里。

      因郑氏未参加,周莹不愿一个人孤零零的,于是招呼东院一干下人一起合影,赵白石也被邀请在列。

      丫鬟小厮们自是喜不自胜,只因人太多,推推搡搡之余,差点撞到周莹。

      “三,二,一!”

      小妹!”本在角落的赵白石一脸紧张,愣是挤身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揽过她纤细的腰肢,保护欲十足。

      “大哥!”周莹吓得身子一僵,望向赵白石时,一张粉脸羞得通红。

      与此同时,马超手持的罩子里发出一道耀眼白光,接着“嘭”的一声,时光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刻。

      照相一事毕,赵白石婉言谢绝了四叔的诚邀,不顾一身疲乏,陪周颖巡视了泾阳布厂和女子学堂,并结合当下时局提出了相关建议。

      他前几日刚与兰州知府合力举办了甘肃第一所新式学堂,颇得朝廷赞许,一路上与周莹交换各种心得,相谈甚欢。而他一番大力倡导新学运动的也言论不禁令周莹刮目相看,心头敬重更深。

      不知不觉间,已近晌午。学堂建在郊外,距吴府较远,却离赵白石的私人宅邸尚近。他见周莹面露疲态,于是便提议去府上小坐。

      周莹本想婉拒,又恐有矫情之嫌,只得应允。

      宅子不大,因常年有老仆料理,却是一如既往的清雅别致。

      自吴漪去后,周莹还是头一遭前来。望着熟悉的景致,一种物是人非之感深深向她袭来,往事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在她眼前闪过,令她格外伤感。

      见赵白石比上回相见又清减了几分,周莹吩咐春杏做了几道他爱吃的小菜,以慰义兄思乡之苦。

      席间周莹心绪不佳,几杯西凤酒下喉,向来好酒量的她竟已是醉意微醺。

      “小妹?”赵白石见状,忙起身相扶。

      “大、大哥……”周莹苦笑着摇摇头,脚步虚浮,踉踉跄跄往门外走去:“我,我没事……我先回去了……”

      “怎么醉成这样……”赵白石嗔怪一句,长臂轻揽住她软绵绵的身子,吩咐门外的春杏:“去,把我书房的软榻整理好,让你家少奶奶稍作歇息。”

      “是,赵大人。”春杏领命,快步离开。

      “谁说我醉了……”周莹小声咕哝了句,秀眉微蹙。

      赵白石轻叹一声,只得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向书房。

      周莹吓得轻呼一声,半醉半醒间,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似羽毛般在空中沉浮着。就在她满心惶恐间,一双有力的臂膀却适时的稳托住她,让她渐渐感觉到了踏实。她迟疑着,缓缓松开握紧的拳头,下意识攥紧了赵白石的衣襟。

      “屋内潮湿,再添个火盆来。”赵白石将她轻轻放至软榻,扭头吩咐春杏。

      “不要,别走……”周莹轻声呢喃了句。

      赵白石盖棉被的手一顿,望着她不太安分的睡颜,心瞬间柔成了一汪水。

      替她擦掉鬓角的泪,他嘴里不住轻哄:“好好睡一觉,我就在这里等你,哪儿也不去。”

      周莹似能听见他的话般,蹭了蹭柔软的绣枕,安然睡去。

      周莹这一觉睡得绵长而安稳,悠悠醒来时,已值黄昏。

      “春杏?”

      撑起身子,她哑着嗓子轻喊了句,略一定神,才发现并不是在家。

      当视线停留在书桌后面那道高大熟悉的身影上时,她才后知后觉此处是赵白石的府邸。

      “大哥?”她拥紧棉被,涩涩唤道。

      “醒了?”看书看得入神的赵白石,冷不丁听见这声“大哥”,忙急急绕过桌案,来到榻前。

      “可还难受?”他俯身,语气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周莹揉了揉太阳穴,缓缓摇头:“现在什么时辰?”

      “酉时三刻。”赵白石轻声说。

      “啊?我睡了这么久?”周莹轻呼一声,满脸懊恼:“我得回去了,我娘还在等我用饭呢。”

      她说着,便要寻鞋下榻。

      “不急。”赵白石见她一脸着急,不由出声安抚:“外面风雪太大,我已派人通知郑伯母,说晚些再送你回去。”

      “又下雪了?”周莹微怔,目光投向窗外。

      眼下暮色四合,点点灯笼散发着晕黄,在风中摇曳不止,雪簌簌下着,似一团团被扯坏的棉絮。

      “来,披上这个,小心着凉。”赵白石已取来他的玄色大氅,细心为她裹上。

      屋内两盆碳火烧得挺旺,周莹只觉暖烘烘的,丝毫不觉得冷。然而身上的大氅却似夏日骄阳般,夹带着成熟男人身上独特的温热气息,将她熏的粉脸通红,有些眩晕。

      瞥了眼身旁一脸柔情的男人,她只觉曾经一潭死水的心里又渐起微澜。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跟赵白石独处时,愈发不似之前那般自然了。

      是自总督府衙门口表明心迹开始?

      还是在广州码头,他一脸认真的说会将怀先视如己出时?

      周莹自己也说不上来。她只知道,自从经历过那些令人痛不欲生的磨难后,她早已习惯了生命中有他的存在。

      “若还觉不适,我让春杏给你煮点解酒茶。”他浓眉微拧,满心紧张都写在了脸上。

      周莹摆摆手:“ 不用,我歇一会儿就好。”

      她说完,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参观他的书房。

      “这东西是怀先寄回来的吧?”她指着书架上一个小地球仪笑道:“他跟你倒是亲。”

      “正是。”

      一提到怀先,赵白石一脸赞许:“别看他小小年纪,却尤为好学。不过短短一年有余,认知见识却早已远胜同龄,假以时日待学业有成,必将有好一番作为……”

      “你就可劲儿夸吧!”周莹嘴里嗔怪,心里却是喜滋滋的:“都说这孩子淘气,谁知打小在你这儿却是恭恭敬敬的。”

      “那是,谁让我俩有缘。”见她面露愉悦,赵白石心头亦轻快不少。

      周莹撇嘴轻哼:“什么缘不缘的?他那是怕惹恼了你挨板子!”

      赵白石微愣,随即听出了弦外之意,看来这小女人是记仇呢。想到多年前杖责她父女一事,不由哑然。

      “还笑?”周莹杏眼一瞪,一想到这事就窝火。

      赵白石忍住笑意,一脸无奈道:“事隔多年,没想到你竟还记得如此清楚……”

      周莹白了他一眼,赌气般道:“赵大人官威十足,那番教训民妇又岂敢不记得?不但不敢忘,还要记你一辈子……”

      周莹摆弄着花瓶里新剪的白梅枝,噼里啪啦一顿说完,只觉心头畅快不已,半响才觉屋内气氛有些异样。

      微讶转身,却见赵白石一改方才温和,一脸正色的紧盯着自己。

      她心头一跳,虚张声势的说:“咋了?你看我作甚?”

      “周莹,”赵白石沉声唤她,目光灼灼:“你将锦瑟年华给了吴聘,下辈子许给了沈星移,这余生,可否留给我?”

      周莹睫毛一颤,慌乱中声音都变了调:“大、大哥……”

      赵白石眸色渐沉,一针见血道:“别告诉我你心里不曾有我。”

      周莹心下略惊,在他面前却仍然嘴硬道:“胡说,我一直敬你重你,视你为亲人……”

      “周莹,今日我并非有意逼你,只想让你正视自己的内心而已。”

      赵白石见她依旧死撑,沉默半响,叹道:“你若当真对我不曾有丝毫动心,那为何今日一脸别扭?你明知那李媒婆是为我续弦一事而来……”

      “你都知道了?”周莹一脸诧异,急声道。

      赵白石但笑不语,总算从周莹的神情中寻到了一直想要的答案,心头那份喜悦简直难以言表。

      “赵白石!你是存心看我笑话吗?”周莹又羞又气,转身欲走。

      赵白石心头一慌,甚至来不及多想,一把拉过她的手,霸道的将人紧紧拥至心口。

      多年夙愿达成,他激动的禁闭双眼。

      “大、大哥……”周莹没料到向来正襟危坐的赵白石,也会有行为孟浪的时候,顿时吓得满脸通红,舌头都打结了。

      “事到如今,你还叫我大哥?”赵白石摇头叹息:“莫非你真要我做那罔顾伦常之人?”

      周莹害羞的别过头,不肯理他。

      “你我历经多番浮沉,甚至可谓九死一生。如今人生过半,随心活一番又有何不可?”

      周莹埋首摆弄着脘上玉镯,期期艾艾的说:“可是……”

      “别再可是了。我只知我心有你,你心有我已足矣。”赵白石徐徐说完,大掌轻扣上她的粉颈,深深吻了下去。

      ——后续故事请移原出处,作者:安小若001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