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恐怖片:仇恨的诅咒

      Jody是个内向,冷漠,易怒的女孩子,她的人生充满了晦暗,不被理解和爱戴的她心里隐藏着不计其数的怒和哀,从她出生起,她的喜和乐就已被撒旦焚毁,注定了她命运坎坷,一生凄凉悲苦,寿命短暂,也从未经历过男欢女爱,最终在28岁那年突发心脏病,不幸心机猝死,结束了她年轻绚烂的生命,死后灵魂化为厉鬼,流离飘荡在世上无尽的复仇诅咒……
      寒秋的清晨,天空阴郁苍凉,飘浮着几朵黑云,Jody被噩梦击醒,一个人躺在床上毛骨悚然,她那暗淡无光的眼神释放出了哀求。Jody总感觉有鬼魂在她身边,但她似乎又看不到。不寒而栗的身体开始失去热量,变得冰冷。卧室逐渐走向昏暗阴森,一股尸体烧焦的呛鼻味道扑向Jody的鼻孔,其中还掺杂着清淡的血腥味,令人作呕。Jody的心跳开始加速,无助感油然而生,心宛如要迸裂,心绞略微有些疼痛。Jody下床去打开卧室的灯,刚穿好衣服整理好床铺,只见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忽明忽灭的闪现着,Jody惊恐的喊叫了一声,立即关上灯,恐慌的跑到了客厅窗前,拉开窗户,大喘粗气。
      Jody的父母去年去了国外生活,家中只有Jody一人居住。27岁的Jody至今还是单身,她厌恶和憎恨人类,性情也有些古怪,喜欢离群索居。在Jody的内心深处,隐藏了不少怨恨和诅咒,每当Jody生气时,她就会在日记里诅咒和痛骂别人,以此来发泄自己怒恨的情绪。她希望全世界人都被灭亡,只留她一人在这世上,她才会感到愉悦。
      欲哭无泪的痛楚每天都萦绕在Jody身上,夜以继日的重复上演,让她心乱如麻。Jody有时很想用一把犀利的刀子在某人身上刻划,直到某人鲜血流空,Jody才罢休。Jody原本纯良的心已被仇恨毁弃,邪恶是撒旦赋予她唯一珍奇的礼物,撒旦偶尔会附着在她身上,诱惑怂恿她去报复伤害别人,撒旦的脸上就会流露出奸笑。撒旦也经常在暗中啮噬着她脆弱的心,让她出现诡异的幻觉。Jody的内心世界令人捉摸不透,多数人认为Jody患有癔病症(称为歇斯底里症),她的这种病症难以治疗,这与她童年所经历的伤痛有很大的关系。之前看过三次心理医生,都不见成效,反而心理医生与她接触后的第二天,都会离奇的全身发紫且吐血身亡,却查不出任何病因。凡是心理医生与Jody接触,撒旦都会吞噬掉他们的灵魂,禁止他们医治Jody的癔病。撒旦希望Jody一直沉沦下去,利用Jody在末日之前猛烈的摧残世人,Jody也是撒旦的工具。
      早饭过后,Jody在网上做电商设计,Jody的姨父打来电话告知她的小姨已停止呼吸,招呼亲戚立刻赶往医院。Jody的小姨一年前就患有癌症晚期,住院化疗期间,每天夜里都会噩梦缠身,被恶鬼附着。患癌每一天黢黑的夜晚,都有一群恶鬼拿着刀剑站在她小姨的床边恐吓她,像是把她带入了阴间,使她魂飞魄散。之前,她浑身上下的肿瘤极速增大,压迫神经导致她剧烈疼痛,疼的死去活来,整日哀嚎。恶鬼会在她的身体里翻滚和肆虐,突然之间就会从她的子宫里钻出一颗青色带血的硕大肿瘤在她肚皮上,又逐渐变为凶煞的恶鬼头,两眼像是深邃的黑洞,鼻子歪斜,嘴巴裂口向外流淌黑血,沾满了白色床单。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整个过程,胆战心惊,刚要大声嚎叫,一只煞白僵硬残缺的手捂住了她的嘴,那是恶鬼的一只手,却看不到身体和脸,她几乎吓得晕厥过去,之后被医生抢救过来。她对医生和家人陈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大家都认为她精神紊乱,出现幻觉,没有人会相信她所说的一切,这令她感到萎靡不振,忐忑不安。一个月后的今天,恶鬼凶猛的压在她的心脏上,让她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心电图由曲折线变为了一条平线,睁着令人畏惧的双眼,永久的离开了人世间。
      Jody惊慌的打车赶到医院,病房里亲戚的哀哭声循环飘荡,凄厉而又晦气。她看到小姨狼狈的尸体,没有忧伤和落泪,只是在一旁静默的观看。Jody看到她死亡的眼球里出现了撒旦的背影,顿时惊愕不已。白色的床单和被辱也染上了暗红色的血迹,有的像骷髅头的样子,有的像长发女鬼的样子,这些血迹像印花一样印在床上,不可磨灭。
      Jody与表姐雅静在回家的路上时,Jody总感觉小姨的魂魄在她身后徘徊,霎那间,Jody的耳边传来了小姨微弱的话语声:“我的灵魂往哪飘”,话音刚落,Jody小声的尖叫了一声,立即环顾四周,一切都很平静,没有看到什么风吹草动和怪异现象。Jody的恐惧感开始强烈萌发,她怀疑鬼魂在跟着她,她有种不安的感觉。她的表姐却丝毫没有听到或感觉到什么,只是奇怪的看着Jody。Jody不敢回家一个人居住了,她害怕鬼魂出现。表姐见状,就把她带回了自己家,暂时住两天。
      夜阑时分,Jody与表姐雅静睡在一起,Jody慌乱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身边有个人陪伴她,她至少不会惊慌。但当Jody睡着时,撒旦出现在她梦里,为她上演了惊悚的一幕。昏昏欲睡的Jody迟缓的飘进了客厅里,睁开眼打开了电视观看,画面忽然模糊不清,人脸出现马赛克,颜色由彩色变为黑白,来回闪现,越闪越杂乱,最终出现一位长发黑鬼在电视里闪烁。Jody吓得立刻关掉电视,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天花板上的灯滋啦一声灭了,整个客厅变得黝黑,伸手不见五指。全身带血的白色恶鬼从地板里爬出来,猛然的上前掐住Jody的脖子,使Jody呼吸急促,力竭声嘶。恶鬼把Jody拖拽到了她小姨所在的太平间,幽暗的太平间里被凄迷的薄烟笼罩,死尸的腥臭味遍布满屋,又散发到了窗外。转瞬之间,小姨睁开了凶恶的双眼,眼球布有血痕,血顺着眼眶流出,她的小姨瞬间诈尸,身体勇猛的坐起来,把头转向了Jody,嘴里不停的念叨:“还我命来,还我命来”。Jody凄厉的嚎叫着,被吓得胆裂魂飞。她想要往外逃跑,太平间的门已被紧紧锁住,Jody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拉不开此门。小姨从床上下来了,五脏全部展露在身体外面,她的肠子像管子一样拖拉在地上,有蚂蚁在她肠子上匍匐。小姨迂缓的走向Jody,伸出指甲长有十厘米的双手,她的指甲锋利如刀,能扎死人。她用尖锐的指甲刺向了Jody的心脏,在她心脏上刺了成百上千个窟窿,鲜血急速从Jody的心脏里喷溅出来。Jody瞬间被噩梦惊醒,一身冷汗粘满了被窝,她望着旁边还正在沉睡的表姐,这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禁叹了一口气。Jody打开手机,已是凌晨五点,天还未亮,窗外一片残破景象,夹杂着凄然。Jody的脑中时而会浮现出小姨死亡时影影绰绰的画面,还是存在心有余悸的状态。Jody不敢再睡下去了,她倚在床头看着手机,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从高空滴落下来的血滴,鲜红的雨点形状。她吓得扔下手机,抓住表姐的胳膊,表姐翻过身来,却变成了苍白的巫鬼瞪着Jody,Jody疯狂的尖叫了一声。正在沉睡中的表姐被她惊醒,用惺忪的双眼望着她。Jody挤了下双眼,看到是表姐的样子,又看到手机屏幕上和往常一样并没有血滴,一切都恢复正常,Jody觉得很怪异,以为刚才发生的短暂一幕是自己的幻觉。Jody的心似乎凹陷下去,整夜被恐惧包裹着,心情颓丧的好像丢了魂似的,始终走不出自己茫然的世界。
      第二天上午,表姐开车带Jody一起去了殡仪馆,来参加小姨的葬礼。亲戚到齐后,一家人围在她身旁,撕心裂肺的哭声如汹涌的波涛滚滚而来,所有在场的人都泪眼汪汪,伤心欲绝,只有Jody内心一直很安谧,她看到此情景,没有任何压抑感,也没有泪流满面,而是沉默的伫立在一旁,因为Jody漠视每一位人类,她把人类视为敌人,世上无义人,她深切的盼望所有人都被灭绝。童年的阴影让她如今变得心如铁石,她渴望报复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世界亏欠她太多款款爱意,永无止境的恨像炽烈的火焰熊熊燃烧。她想与撒旦携手毁灭世界,摒弃良善,永无终结的诅咒以仇恨的名义残杀世界。小姨的尸体开始进入火化炉燃烧,那一刻,在火炉里她猝然复活了,整个躯体生不如死的挣扎,那惨无人道的景象只在撒旦眼前上映,狰狞的撒旦在她火炉前狞笑,直到她尸体烧成灰烬,痛苦才彻底完结,灵魂也灰飞烟灭,最终消逝,再无此人。火化炉残毒的一幕是她短暂的地狱,惨痛的刑罚是撒旦复仇的工具。她之所以中年患癌,遭受巨烈的痛苦并过早的离世,那是之前她沾染上赌博,被撒旦附身,撒旦对她下了毒辣的诅咒,让她尽快凄惨的死去。终于,她小姨消失殆尽,化为骨灰,永久的脱离苦海,不会存在了。
      Jody回到自己家中,她的恐惧感已决然消失,她洗了热水澡,换了新衣服,驱赶掉了身上的晦气,她让自己淡忘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晚上,Jody独自一人来到了一家美食广场吃饭,这家美食广场里的一位厨师是Jody父母两年前结交的邪教朋友,名叫商标,是个尖嘴猴腮的穷苦人,也是唯利是图的人。Jody的父母很喜欢同他在一起学习邪教文化,但Jody现在不完全了解他,之前见过几次。Jody想找一份兼职工作,正好在这里遇上了商标,他帮忙向老板介绍了Jody,老板同意Jody在这里做前台服务员。
      第二天来上班时,Jody心情平顺,与老板和厨师商标相处的还算和谐,这一天里,也没有让她郁郁寡欢或者愤怒不堪。刚开始的一周里还是出现不了矛盾和问题的,久而久之,矛盾就会与日俱增,Jody也会逐渐憎恶他们的言行。正所谓的:相见易得好,久住难为人。所以Jody嫌憎任何人,怒恨的火焰几乎要烧灭世界。撒旦随时在暗中策励她复仇,让她恶念涌上心头,Jody的愤恨就是撒旦欢愉的胜利。
      寒秋已逝去,落叶被风一扫而空,迎来了荒凉迷蒙的初冬。Jody工作的第二个周里,烦乱和怒火就在她的心中铢积寸累,外表若无其事,心静如水,内里如巨石爆裂,心被炸的粉碎零乱,仇恨在碎末中生根发芽,不知何月会火山爆发。下午休息时间,厨师商标与老板同Jody一起学习邪教文化,Jody并不喜欢,就对商标拒绝了此事,商标油嘴滑舌的一句话让Jody怒不可遏,老板也强力逼迫Jody学习此类邪教,他们联手对Jody强行洗脑,老板疾言厉色的怒斥Jody,要求她待在这里工作就必须服从命令,这让Jody既畏惧又嗔怒,又不好推却,就只能慑服于他们,让自己勉为其难。性格有些自闭的Jody在他俩面前经常受挤兑与排斥,也会被他俩在背后议论纷纷,坏话连篇从他们嘴里散播出来,使Jody陷入困境中,极为无助。Jody对商标产生了强烈的敌意,因商标经常歧视嘲讽于她,有时也会戏弄她,令Jody恼火不已,在心中狠毒的咒骂他,希望他能够被撒旦残虐致死。
      晚上回家后,客厅里的白墙上出现了一个朦胧的黑影,由浅灰色逐渐加深变为黑色,越变越明显,那仿佛是撒旦的影像,缓慢的弯腰又起身。撒旦早就已经抓住Jody的心了,它似乎缠绕着Jody,在Jody愤怒时,撒旦会在Jody身后激励她更加愤怒,给她火上浇油,让愤怒一直持续下去,最终结出邪恶的果子来。撒旦时常会在Jody面前若隐若现,为此她感到惶恐不安。白天怄气和晚上惊恐每天都在Jody身上周而复始,摆脱不了的苦楚长时间郁结在心里,慢慢僵硬,恶化。Jody怨恨时就会许下诅咒,愿身边每一个人发生惨剧并死亡,让荒诞的死亡永久蔓延下去,Jody才会心里舒坦顺畅。
      两个多月后,Jody厌烦了这里的工作,更是恨恶老板和商标。老板对她越来越苛刻,有时还会无故的对她大发雷霆甚至找茬,这都不是Jody的错,而是老板心情不如意就拿Jody出气。孤僻的Jody在外成了众矢之的,恨燃起了火花,气愤之下,恶语瞬间冲口而出,惹怒老板,这让老板今后处处刁难于她,想方设法的让她心灵感受到痛苦和愤怒。
      终于在三个月后,Jody辞掉了工作,她走后指着老板和商标破口大骂,她突然间狂躁症发作,对他们疯狂的泄愤,极端恶毒的话冲向了他们的耳朵,甚至要吞吃掉他们,这令他们有所惧怕。Jody在心里诅咒商标被火焚烧,痛不欲生。回到家里Jody翻开了日记本,她看到撒旦的影子在纸上向她挥手,Jody将商标的名字写在了影子上面,并愤恨的诅咒他夜以继日的被魔鬼侵害威胁,诅咒商标惨不忍睹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商标在下班时有些身体不适,出现略微的眩晕,他一个人在更衣室,一只黑色恶魔的手在他后背上抚摸,商标急忙回头一看,身后一无所有。紧接着,更衣室里的灯变暗,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出现在商标耳旁,商标左顾右看,周围空无一人。商标的左胳膊上又莫名的出现了一大块淤血,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他开始出现慌张的情绪,总觉得好像有人躲藏在周围。商标刚换好衣服,更衣室里的灯啪的一声爆了,整个屋里墨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商标慌忙的跑出了更衣室,又跑到了广场外面,他的心越来越慌乱了,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出现了灵异事件。商标回到自己所住的公寓,他发现床旁边的墙上有死人的血迹,之前一直没有,这才刚出现,空气里还夹杂着一股血腥的酸臭味,自己公寓的房间就像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样。商标急忙下楼去询问保安,保安给他调出了走廊的监控录像,从早到现在,这一天没有一个人进入过他的房间,这让商标产生了怪异的念头。晚上洗漱时,商标发现自己的牙杯里全是暗红色的血液,他赶紧洗刷干净,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之后的几天里,一连串的怪事在商标身上环绕,搅扰的他心力交瘁,彻夜难眠。
      一周后,Jody的父母从国外回来,给Jody带了一些国外的产品。Jody一年多没有见到父母了,感觉自己的父母很生疏,见到父母回来像见到陌生人一样。Jody对父母没有任何感情,从小她在父母身边感受不到一丝温暖与爱,迄今,Jody的眼中对父母只有冷淡,时而会厌恶痛恨父母,时而又心软怜悯父母。只要Jody心中的怒火消散,平心静气时,就会谅解父母,宽恕父母之前的言行。Jody下厨为父母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吃饭时,Jody寡言少语,郁悒的心情隐藏在心底,长久不见的父母突然见面,让她有些不适应,欲哭无泪感强烈上升。撒旦暗中随时跟随着忧郁的Jody,它喜欢看到Jody掉入悲痛的深渊,萎靡不振,Jody的哀与怒正是撒旦的欢愉。夜里,一双蓝光眼睛在Jody面前闪来闪去,而后又消失殆尽。Jody这次没有恐慌和畏惧,而是祈求撒旦替她复仇,残害令她愤怒的老板和商标,她希望商标能够得到惨绝人寰的惩罚,希望商标受到生不如死的折磨,她就能够心满意足。凡是被Jody所诅咒的人,有朝一日都会惨死,死之前也会经受数不胜数的蹂躏和残虐。仇恨的诅咒会永远延续下去,被诅咒而死的人,只要在死亡的前一天与人接触过,那接触他的人也会被魔鬼残害并凄惨的死去,直到世界末日来临,地球毁灭,重建新天新地,恐怖的死亡诅咒才会停止消灭。
      第二天上午,Jody和父母因晚上睡的太晚而疲乏,很晚才起床,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了。Jody爬起来时感到浑身酸痛无力,脸色也苍白,眼圈黑的太过明显,整张脸看上去有点魔鬼的神态。Jody在卫生间里洗漱时,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模糊重影的效果,这是撒旦给她的礼物诡异效果,Jody以为是自己两眼昏花出现的虚影,所以没有恐惧感,也并没有在意。然而,青面獠牙的撒旦突然出现并坐在Jody身后的地上,邪恶的眼神注视着Jody,但Jody并没有看到和感觉到什么。Jody走出卫生间,她出现轻微的头痛,走路也不稳,像鸭子一样左右摇晃。午饭过后,Jody的鼻子里无缘无故的流出了鼻血,Jody惊慌的跑去厨房冲洗干净了,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憩。天花板一道黑影飘过,Jody双眼紧盯着它,一脸颦蹙的表情,黑影又演变成了凶神恶煞的撒旦飘浮在空中,Jody大叫了一声,浑身颤抖,撒旦又迅猛消失。Jody赶忙跑向父母身旁诉说了发生的事情,父母以为她精神紊乱,出现幻觉,觉得Jody心理病态,还疾言厉色的训斥她无理取闹,父母认为没什么可恐惧的事情。父母看她疑神疑鬼,就把她当作疯癫之人看待,不去理睬她。可怜无助的Jody只有一人品尝那份恐慌感,无人理解和安慰,换来的只是嘲讽和谩骂。
      今天正好周六,晚上六点钟,Jody的父母要去会众学习邪教知识,并参加邪教组织大会。Jody自己待在家里,晚饭叫了外卖披萨。Jody的父母开车去了邪教会众,会众不算大,里面有几十个人在这里学习,其中也有一些外国人,他们的心灵都被邪教所迷惑,无法自拔。他们都在这里朗诵邪教经文,学习邪教知识,把邪教神灵当成高贵的领袖加以侍奉。Jody父母今晚在这里遇上了商标,商标也经常在这个会众里学习。父母见到商标后喜溢眉宇,父母太喜欢与他交友了,时常会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对待。商标也想借此机会与Jody的父母搞好关系,想得到她父母的利益跟好处。商标的心机和城府犹深,Jody的父母根本无法看出他的心思,Jody也不是他的对手,狗彘不若的商标太会伪装自己的言行了。在大会结束后,商标与Jody父母谈笑风生,又向她父母提出了第二天晚上要来她家里吃饭,Jody的父母爽快的答应了商标。父母回到家,向Jody诉说了此事,Jody心乱如麻,非常排斥和憎恶商标,Jody很不欢迎让他来,可Jody又管不了父母,既然父母同意,Jody就只好闷闷不乐的顺其父母。
      父母第二天下午就去了超市,买了一堆菜肉海鲜回来,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下午。Jody给商标发了一条短信,她不容许商标在她面前谈论邪教文化,因为Jody憎恨邪教。商标接到信息后,没有回复,他知道Jody不欢迎他来,但他没有理会。商标唯一的目标是Jody的父母,只要他能够让Jody的父母信任他并喜爱他,他离成功就近在咫尺了,很快就会达成目的。五点半左右,傍晚天色灰蓝凄凉,即将要转变成黑夜。现在已进入寒冬时节,一片萧疏之景被烟尘包裹,呈现在眼前。门铃响起,Jody父母急忙上前开门,商标带着一位邪教朋友一起来了,他第一次来到Jody家,很喜欢Jody家的房子,温馨舒适。父母为他们沏好了茶,商标见到Jody从卧室出来,就立即在Jody父母面前给她乱说一气,陷害Jody,欺蒙她父母,好让她父母斥责她。商标又装出一副可怜无辜的样子来,故意引发她父母的同情。商标的行为极度令人作呕,他狡猾的计谋将一步步达成目的,Jody父母完全一无所知,愚顽的父母还把商标当成自己亲密无间的人,这令Jody怒气冲天。Jody的父母单纯直爽,缺乏很多智慧,不分青红皂白,所以Jody有时会跟父母怄气,也很想对父母敬而远之。商标假装对她父母温柔和蔼,言辞美妙动人,在她父母面前谨小慎微,生怕露出狗尾巴。蝇营狗苟的商标想方设法的利用和算计Jody的父母,想得到她父亲的财利。吃饭时,Jody父母气不打一处来,他们误认为Jody欺压和排挤商标,对人无礼不敬,父母满脸愤怒的呵斥数落Jody,Jody因负屈而悲怒交加,昏庸的父母善恶不分明,给全家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同时也摧毁了Jody的人生。撒旦虚幻的影子在墙上出现,它看到Jody被家人误会而愤怒,甚是欢欣,就在墙边手舞足蹈。撒旦正喜爱Jody的愤怒和怨恨,它激励Jody在仇恨里越陷越深,成为撒旦的利用者。Jody看到蓝灰色的撒旦站在她旁边,Jody急速吸了一口气,这一霎那瞠目结舌,心由愤怒转为恐慌。Jody认为商标和父母的这些事是撒旦为她安排的,是撒旦想要残害于她。Jody内心惊慌失措,无人依靠和理解,情绪陷入崩溃。Jody的心脏快要被愤怒炸毁,怒气在里面燃烧有些隐隐作痛,因为世上没有一个人能让她顺心如意,她也得不到一丝宽慰与温情。Jody的恨越发深重,她对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恨之入骨,她想要残杀这个世界,正好中了撒旦的诡计,这是撒旦所期盼的。晚饭过后,商标在走之前单独对Jody小声絮语,说以后会经常来Jody家拜访,商标一脸谄笑的样子让人深恶痛绝。
      从那以后,商标就每隔三四天都跑来Jody家混饭,Jody父母也欢迎他经常来做客。满腔怒火的Jody管制不了他们的事情,每次都是吞声忍恨,她很想把畜生商标轰出去,又怕惹怒父母,就只好委曲求全。Jody在日记里拼命的咒诅商标,骂得狗血淋头,她希望商标在永无止境的地狱里燃烧。
      Jody28岁生日那天,为商标之事与父母争吵起来,父母勃然大怒的痛骂了Jody一顿,又给了Jody一记耳光,让Jody的心彻底粉碎了。Jody一气之下,心脏病突发,瘫倒在地,浑身冰凉发紫。父母叫来救护车时,Jody已经心肌梗死,停止心跳和呼吸,面色青白似鬼,再也无法抢救回来。Jody父母哀哀欲绝,眼泪如泉水飞流直下,为自己冲动的行为后悔不已,这才恍然大悟自己平时对Jody太过冷淡和偏见,他们悲痛的险些要晕厥过去。年纪轻轻的Jody还未经历过爱情,也从未感受过世间的温暖与爱,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间,令人痛惜。她死后,尸体平静的躺在地上,凶神恶煞的撒旦站在她身旁邪恶的看着她。接下来,Jody的尸体被人抬走,撒旦紧跟着她。晚上,父母伤心过度,一夜没睡,含泪到天亮。
      父母第二天为Jody举行了一场隆重的葬礼,他们觉得这些年亏欠了Jody太多的爱,无法再弥补了,心中有说不出的悲酸,丧女之痛难以走出。亲戚们都赶来送Jody一程,并安慰她的父母。葬礼结束后的晚上,Jody的灵魂苏醒,化为了厉鬼,在人间随处飘荡,愤恨邪恶的诅咒世人死亡与她陪葬。商标听说了Jody去世的事,再没有与她父母联络,电话也屏蔽了。过了没多久,商标就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济宁工作生活。Jody的死与商标有重大的关系,是商标害死了Jody,如果不是他欺压和算计Jody一家,Jody也不会与父母发生争执且愤怒的猝死,一切都是畜生商标造成的,他毁灭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商标刚回济宁,村子里就发生了怪事,他们每家每户的屋顶上飞来了成百上千只乌鸦,一连片嘈杂的叫声纷纷涌来,扰乱了村民的安静生活。乌鸦的叫声猛然变化增大,好似鬼叫声,凄厉而又阴森。砰的一声,一只乌鸦掉在了商标的头上,鲜血淋漓的死去。血顺着商标的脸急速流淌了一身,乌鸦惨死在了他的头顶,商标吓得目瞪口呆,快速跑回家去洗澡换衣服。商标在卫生间里搓澡时,厉鬼Jody的魂魄出现在他身后,双手抓住他的肩膀,商标惊慌的颤抖并喊叫了一声,转过头来一无所有,厉鬼Jody瞬间消失了。商标急忙冲洗干净身子,又迅速擦干身上的水,紧张的跑出来穿上了衣服。屋内黑暗笼罩,一股阴气缠绵,房顶上成群的乌鸦全部死亡掉落在家门口的地上。商标打开家里的窗户,死尸浓烈的腥臭味扑向屋内,商标顿时恶心呕吐,他吐出来的全是墨黑色的水,犹如中毒一样,他的恐惧感又不断加增了,他赶忙去漱口。商标的母亲在地里施肥,天空忽然飘来千朵黑云,在天上挤的满满当当,透亮的天空迷茫的走向傍晚时的幽暗,压抑的气氛布满了乡村。商标母亲干完手中的活正准备往家走,不幸被一条毒蛇咬伤,出现昏迷状态,被人及时发现后,送往县城医院。经过抢救和治疗,他母亲逐渐好转,却留下了古怪的后遗症。每到晚上,身体就会冰冷僵硬,然后散发出蓝色的冷气,熏满屋子,把整个房间变得溟蒙起来。商标得知情况后,心中烦乱不已,他把母亲接回家疗养,等母亲身体完全康复后,他准备去县城里工作。在照顾母亲的这几天里,接连发生了很多恐怖事件,让商标失魂落魄。
      这天早上,商标取出一瓶牛奶,往杯中倒入,他在倒的过程中,乳白色的牛奶立刻变成深红色的血液,整个牛奶瓶和杯子里都是死人的血。商标叫了一声扔掉了手中的牛奶,手抖的厉害,他恍然明白了世上有鬼怪一直在缠着他。他的心抖动的越来越强烈,他摆脱不了鬼魂的纠缠,整日叫苦连天。商标母亲坐在床上,目光呆滞的说不出话来,他母亲也被恐惧包裹起来。商标照顾好母亲后,到地里摘菜去了,他母亲一人在家。就在这个时候,厉鬼Jody出现在他母亲眼前了,长发披肩,脸色犹如铺满了面粉一样煞白,嘴角带有血迹,两眼烟熏般的黑。它伸出双手,站在商标母亲面前,像是要吞吃掉他母亲的样子。商标母亲嚎啕大叫了一声,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眼里充满了血丝,这一瞬间吓得魂魄都失散了。商标母亲躺下床眼睛发直,身体动也不会动了,厉鬼Jody飘到了空中望着他母亲,愤怒的咆哮,只见他母亲浑身血管爆裂,流淌出了大量的血在床单上,短时间内休克死亡。商标回来看到母亲血肉模糊的躺在床上,这悲惨的一幕让他两腿发软,瘫倒在地上呼天抢地,刚才发生的事情商标一无所知。他慌张的向警方报了案,让警方查缉杀害他母亲的凶手。法医来给他母亲拍照验尸,觉得他母亲的死太匪夷所思了,不像是被人所杀害,属于自然的血管爆裂死亡,死的伤心惨目。他母亲的尸体被人抬走,他处理完母亲的丧事后,回到家中悲痛万分。38岁的他现在已是孤苦伶仃的人,父母双亡,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在八年前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妻子带孩子离开了他,再没有联系过。现在他孑然一身的在这世上漂泊,可怜无助,无依无靠,好在他有一些邪教朋友与他往来,给予他抚慰。
      深夜里,商标久久难眠,母亲的死使他心痛的发慌,情绪低落到了谷底。厉鬼Jody又浮现出来了,它从一面镜子里走出来,一身带血的它蓬头垢面,恶狠狠的表情充斥着空气污浊的房间。商标看到厉鬼Jody后不住的哀嚎,脸色青紫,一股寒气涌上心头。商标心胆俱裂的逃出了家门外,跑到了村镇上,他不敢再回家里了,家里的平房似乎变成了凶宅,鬼魂无处不在。商标凄惨落魄到无家可归的地步了,他一人在外流浪,没有安寝的地方,苦不堪言。厉鬼Jody的怒和恨想要杀灭有天无日的世界,因为之前偏颇的经历在Jody心中铸就了愤恨,留下了浓重的怨气。她在撒旦的引领下,化为邪恶的厉鬼,在世上凶残的复仇。
      商标在外呆了一夜,天亮后,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正准备收拾行李离开这里。他到县城里找了一份管吃管住的工作,工资不高,但可以维持生活。他刚搬到了员工宿舍的二楼上,整理好自己的物品后,换洗了衣服。他在宿舍的阳台上晾晒衣服时,厉鬼Jody又出现在他身后了,凶猛的将他从二楼的阳台上推了下去,他侧身着地,胳膊和腿瞬间断裂,严重骨折。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剧烈的疼痛感让他难以承受。厉鬼Jody蹲在商标眼前注视着他,一把锋利带血的菜刀挥起,猛烈的在他身上连砍了一百刀,当即死亡,情景惨不忍睹。厉鬼Jody的脸上流露出了冷笑。
      仇恨的诅咒会一直蔓延下去,只要和商标接触过的人都会死亡,都会被厉鬼吞灭掉,直到末日来临才会终止。

      山东·青岛
    • 0
    • 1
    • 0
    • 30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静夜思小小红人
      打赏了10作币
    • 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3 Copyright 2016 - 2021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