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跳加官

      ――《北京戏剧报》代发刊词

      《北京戏剧报》创刊了。同志们要我说两句话。

      这使我记起孩时看庙台戏,必须三通锣鼓闹闹台,这才开戏。台帘掀开,跳出来一个戴着笑眯眯的面具,穿着红袍的老头儿,手持颂词的条幅,边跳边向台下膜拜,这叫“跳加官”。大约是向看戏的人祝贺吉祥之意。

      似乎这次“跳加官”要我来演。我祝贺什么呢?想了半天,“长命百岁!”

      不要办几期引起了不知哪方面的麻烦,只好不办。或者虎头蛇尾,创刊号开头热闹一阵,办到后来审顾多端,畏惠不前,终于心肌梗塞,一命呜呼。

      本来要说点吉祥话,不料脱口而出,叫人丧气。其实,原不该如此说,因为这类事情还不大见到。大约是我爱之过甚,唯恐夭折的原故吧。

      今天文艺刊物确实不少,它丰富了人民的文化生活,提起大家说话的兴头。该讲的说了不少,大家的言论,不像往日那样的贫乏、拘谨。这是“放”的结果,是提倡“畅所欲言”的收获。然而在某种时期,在某种问题上,还是不够“放”,不够“畅”。一来是可以发表的地方不够多,二来是过多干涉,不听

    中央三令五申的“圣贤”们,还是大有人在。

      于是我们才想办个《北京戏剧报》,也来参加今天的文艺新军。

      《北京戏剧报》是个小报,篇幅有限,只能登载小文章、短文章,登不起洋洋大篇。但“短”、“小”,未见得提不出大问题:“短”、“小”不等于说不出启发人们深远思索的真理。

      因此办报的意趣有三:

      一,勇于发表正确但明显的不大中听的话,即,勇于“放”。

      二,积极为观众以及专业戏剧和业余戏剧工作者服务。介绍讨论舞台上的一切,包括剧本、导演、表演、音乐、歌唱、舞美、灯光等艺术工作上的问题。议论“好”与“差”的戏剧艺术,报道文艺界的动
    态 。

      三,喜读者之所喜,供读者之所需。喜什么呢?大约读者欢喜看真有见地,诚实明确,痛快淋漓的文章。曲折委婉,谈言微中,在有意无意间,击中要害的文章,读者也会喜欢的。

      需要什么呢?可能读者需要增强他们欣赏、鉴别真与伪,美与丑的能力,介绍古今中外的好戏和戏剧知识以及轶事、趣闻等等。

      舞台应是给人们以“美”的享受和“美”的教育的神圣
    地方。观众应爱护、尊重舞台艺术家们的劳动。剧场应有宁静、安详的艺术气氛。舞台上的艺术家们应该有高尚的道德和情操。这一类的问题,是说不胜说的。

      因此,《北京戏剧报》的内容,应该丰富多彩,“小而短”的锦绣文章应该情文并茂,人人乐道。

      我的“跳加官”太长了,该开戏了,观众是鼓掌叫好,欢声雷动,或者索然乏味,悄悄离场?这就看下面的戏唱得如何了。

      (原载《北京戏剧报》1981年1月14日)整理:zhezuo.com

  • 0
  • 0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