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三访日本

      我们中国戏剧家代表

    ,是应日中文化

    流协会等单位的邀请,来到日本进行访问的。

      只要想起日本,我的眼前就浮现出往日的春雨迷蒙的日本海岸;在古城的窄道上摇曳着酒旗的酒楼;金黄色的草地上奈良的驯鹿;一座座碧绿的岛屿,像在雾里,又像在梦中??今天,日本真的又在我们眼前了。一下飞机,我们就发现,这是一个微笑的,目光闪烁的、热情的天地,我们的手紧紧地、一遍一遍地握着。我们的心沉醉在真挚的友情中。

      对于前来欢迎我们的朋友们,对于今天这个盛大的聚会,对井上靖先生、千田是也先生的讲话,我们说不出的感动。我只能说,让我们把这一切深深地、永远地留在心里。

      朋友们,我们是最近几年来日本访问的第三个中国戏剧家代表

    。一九八○年于伶先生曾率领一个代表

    到这里来过。临行前,他要我代表他在这里说一声,他们忘不了日本朋友的热情款待,忘不了在日本度过的美好的日子。那么,就让我代表他,同时,也代表我们代表

    的每一个人,感谢你们,深深地感谢。

      我曾到过日本三次。一九三三年,我在大学就要毕业,放春假时,来到这里。那时我才二十三岁,一句日语也不会讲,但是像我一样年轻的日本大学生们,跟我用笔,用半通不通的文字,开怀畅谈,

    谈得十分热烈。我想起那满目浓艳的樱花,好像一片片彩云,真不知那些脚踏木屐、穿着裙子式的学生装的同学们,现在在哪儿?在做什么工作?他们会不会还记得我?当然,我们都老了,可是在我的脑海里,他们永远那么年轻。

      第二次到日本是一九五六年的夏天,我四十六岁,十几天的访问仿佛一瞬。我遇见了千田是也、杉村春子、龙泽修、木下顺二、山本安英各位先生,结识了许许多多话剧界的朋友。我流着汗同朋友们相逢,我们含着惜别的眼泪惜别。惜别,这两个字我是真正领会了的。我在徘优座看了他们的演出之后,到台上祝贺,想不到他们赠送给我一个巨大的花束,我几乎无法抱得起来。我知道当时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还用这么多钱为我买花,花是美的,但人的心更美,人与人之间的友情是珍贵的,这是无法用金钱计算的。

      我忽然想到,真是巧。我三次访问日本,正是从青年到中年,又进入了老年。而时间也是如此安排:青年来日本,正是春天;壮年来日本的时候,正是夏天;这一次访问,又恰恰是深秋了。

      我和我的许多朋友,面上都添了皱纹,头上也添了白发。但是,现在使我高兴的是,我又认识了许多壮年、青年的朋友。

      中国称朋友有这样一句者话,叫做“世

    ”或者叫“通家之好”。就是说,这种亲密无间的友情,如同家与家都相通了。

      我想,我们正是这样的好朋友。

      通常,老一辈操劳一生,常常是为了给子孙留下遗产。我们留给他们的一份最好的遗产,就是中日人民的友谊,中日人民文化

    流的事业。这是我们的祖先开始时克服了多少困难、阻碍,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为此,我们付出了心血。

      今天这个欢乐的聚会,正是经过这样的努力才获得的。所以我借主人的酒杯,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事业,为促进文明、促进文化

    流,为了在座的老一代、中年一代、青年一代,把这一崇高美好的理想传下去,干杯!

      (原载《光明日报》1982年11月3日)整理:zhezuo.com

  • 0
  • 1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啦啦啦啦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