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希望……

      平时,我除了写文章,每天还被各种各样的事纠缠着,偶尔看些电视,倒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解脱与享受。“新闻联播”我现在基本上是每天必看,还经常看一些专题片。最近吸引我的是“话说运河”节目,这部系列片的画面、解说都很有魅力,充满了历史感与浓郁的地方特色,让人回味无穷。

      在我的印象里,在把电视作为教育工具、娱乐工具上,中国确实是很用了一番苦心的,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进步,但总的看来,中国的电视屏幕略显单一,没有呈现出那种电视应有的丰富多彩的景观。它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关卡重重,管得大严。

      电视在我国普遍发展才几年,像个刚成长的孩子,却有许多婆婆、公公,许多爸爸、妈妈、叔叔、婶婶管着,关怀备至,像是爱得不得了,怎么吃、怎么喝、怎么走路、怎么睡觉,什么时候要来点维他命,什么时候要注入些肾上腺激素,都有人教着,这孩子能受得了吗?也许,这是为孩子着想,为孩子好,但关键是许多人不知这孩子的身体状况如何?到底需要些什么?

      电视的路子现在谁也没法明确说出会向哪个方向发展。毫无疑问,它所具有的优势使它的前途不可限量,它的道路更在不断地实践与探索中,而不是在许多嘈叨、管教中成长。

      所以,电视界现在应大力提倡“宽松、和谐”,从而使自己的优势得以充分发挥出来。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往港台、西方靠拢,他们电视中好的东西我们可以吸收,但他们的糟粕绝对不能要。中国电视不会走那条路子,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即使想搞那些,中国的广大观众也不会答应。如今正是大治之年,绝非乱世,大可不必担心“开放”会导致资本主义化,所以在整个电视界氛围上,还是宽松些好。

      电视剧我看得不多。《寻找回来的世界》我觉得不错。至于《新星》,外界谈得已经很多了。它的内容总体上看是一种开放与封闭的奇妙结合,而它在社会上激起的戏剧性反响一一先是热热闹闹一片赞扬,转而又是沸沸扬扬一阵批评一一也颇让人思索。如果把《新星》及其社会反映当作一个独立的整体放到历史大背景上,它倒恰恰折射了我们这个过渡时期的特色。

      《济公》似乎很受欢迎,但我就我个人来说并不喜欢。我觉得,这部片子幽默也好,滑稽也好,但不能搞得庸俗、油滑,缺少深度,迎合一些人的低级趣味,像当年拍《火烧红莲寺》一样,而不像是八十年代的中国拍出来的。现在大街上连三岁小孩都唱着“南无阿弥陀佛”,我不认为是件好事。

      目前的电视剧,艺术上受舞台的影响大重了。日本NHK电视台的负责人曾经问过我:电视剧今后是靠电
    影 这条路子走,还是靠话剧的路子走?

      我以为电视剧靠电
    影 不行,靠话剧更不行。电视剧要走自己的路。各国有各国自己的道路,在中国,它有一条基本规律:就是要合乎中国自己的民情、习惯以及国家发展的需要。如果立足于这点,那它将会走出自己的道路,达到自己的理想境界。

      (原载《大众电视》1987年第1期)

    【回目录】
    上一篇:祝愿
    下一篇 :妇女颂
    我希望……

  • 0
  • 0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