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必须提高警惕此

      《戏剧评论》虽然创刊时间不长,但这个杂志很有意义。一个戏剧评论家,要深深知道一个戏,不但要指出它的缺点,让后人避免,同时还要知道它的优点,供后人参考。要做到这些是很不容易的。

      刚才

    沙同志讲到要在百花齐放中,坚持现实主义,这是非常正确的。

      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就是现实主义的代表作,但我们也并不排斥其他主义。最近看了几部纪念“七七事变”的片子,觉得非常好,那是现实主义的。

      这几部片子给我的感触很多。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使我们失去了几千万人,损失五百多亿美金。我们应该明白一个真理,就是说国家弱,必然被人欺负,国家非强不可,非富不可,这是我最深的感受。现在有的日本帝国主义分子妄想重

    旧梦,这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坏事,但也未尝不是好事。那就是说,它可以促进全国人民统一起来,

    结起来,更加发奋图强。

      中国人民觉醒了,再不是睡着的狮子了。

      昨天晚上,我几乎一夜 未眠。我感觉既沉痛又十分兴奋,八十年代的中国开始走向富强,开始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走,这是十分幸福的。

      但是我也担心,我曾在人
    大常委会上谈过一散文、杂感段话,认为帝国主义分子和它的思想的散播,是不容忽视的。纳粹分子是死不觉悟的。尤其最近一段时期,例如教科书问题,参拜侵略中国的法西斯战犯在内的靖国神社问题,光华寮问题等,一小撮纳粹分子狂妄到了极点。这些事情是不可轻视的。

      昨天我读了一篇文章,名字是《炮声与锤声》。此文认为帝国主义分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本事了,五十年前它用大炮发动侵略战争,现在不过用锤子去砸周总理纪念诗碑。换句话说就是帝国主义的力量是有限的。我认为这个评论是不合适的,道理就是它太低估了日本帝国主义分子的力量。我的感觉则是炮声有可能就到,当然我这样说是指着某些现象与潜在的力量。我们只应有所警惕。

      我说这些话,并不是反对中国和日本友好。中华民族和日本民族都是伟大的民族,只要有正确的领导,两国人民

    结起来,世界和平就有了保障。

      但是日本一旦被纳粹分子领导,日本人民会遭殃,世界人民要遭殃,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现在日本要使自己成为一个军事大国,我们决不可等闲视之。

      我们国家正在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一方面我们需要日本的一些先进的科学技术,但是同时我们必须要提高警惕。我相信我们的

    和zheng府是有准备的。而日本却恰恰以为我们需要他们,到处卡我们。最近甚至于出言不逊,攻击我们的领导。所以,一方面我们必须采用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使我们国家富强起来,同时要有所准备。中国现在已经不是五十年前的中国了。

      “庆父不死,鲁难未己。”日本帝国主义思想不消灭,中国东边的外患就不能解除。

      最后谈一谈中国的歌剧问题。我最近看了中国歌剧舞剧院演出的《原野》。以中国的内容与体裁,用西方的美声唱法,洋为中用,搞出一个歌剧。

      这可能是解放以来少见的如此严肃、认真采用欧洲优秀的传统歌剧形式与发声法,这也是“引进”。我们一定要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族歌剧。

      此文原系在“曹禺剧作研讨会”上的发言,现加上新标题。

      当初花很大力气用中国民族的唱法搞歌剧,出现了《洪湖赤卫队》等优秀剧目,成绩很大。后来断了,现在我们也应当研究,继续发扬。究竟哪个方法好?或齐矢并进?这要一段时间的实践才能决定。

      最后感谢《戏剧评论》编辑部,感谢各位专家、学者的光临。

      (原载《戏剧评论》1987年第4期)整理:zhezuo.com

  • 0
  • 0
  • 0
  • 1.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