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其他 其他 关注:22 内容:3374

    《望江南》改写:现代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其他
    • 不红的网红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清晨,风很和煦,朝阳亦很温暖。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风很凉爽,夕阳亦很凄凉。 

          清晨,她刚梳洗罢,便扶了扶发髻的簪子,在望江楼坐下。 

          现在,她仍旧是坐着,看着。也只是坐着,看着。 

          她,应该是在等待谁吧! 

          而且,日复一日,从未曾间断。 

          从她出现开始,已经整整一年。 

          杨柳依依,随风飘扬,柳絮纷飞,亦随风飘扬。 

          无事东风走过,扬起回忆如昨。 

          一年前,亦是春。告别,在青青杨柳堤上。 

          他说,等我回来。她便真的等着,一直一直的等着。没有尽头。一天,十天,一个月,半年,一年…… 

          江上,波光粼粼。碎了的,是太阳的心。 

          千帆过尽,今日,他未归。 

          水面上,荡漾着的,是相思,是离愁。 

          她苦笑了一声,那样的苦涩。 

          自己那样的执着,每日守望的,终日期盼的,究竟是什么? 

          是爱?一年的相思,一年的守望,一年的期盼,一年的执着,她等的,是那几乎缥缈得无可触及的爱吗? 

          是太执着了?是太在意了?可是自己如何不执着,不在意?! 

          无从! 

          如果有一天,她不再等了,她还能做什么? 

          没有! 

          原来,等他,已经是习惯。她轻叹了一声,起身拾阶而下。 

          又是一个断肠人啊! 

          断肠人在天涯,只是因为离得太远了,远得无可触及。 

          转日。 

          清晨,她刚梳洗罢,便扶了扶发髻的簪子,在望江楼坐下。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傍晚,她扶了扶发髻的簪子,从望江楼走下。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日复一日,从未曾间断。

      ——作者不详源自网络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