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个人说明: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 0 粉丝 10 喜欢 1 内容 7
安徽省·合肥市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相见欢,欢否?

      他,没有“举杯邀明月”的李白那般潇洒,没有“多情应笑我”的苏轼那般豪放,没有“焚书坑儒生”的秦始皇那般残暴,没有“驱将定匈奴”的汉武帝那般伟大。不过,他有自己的风格,“成功的文人,失败的君主”,是对他的最高评价了。

      他,能在明争暗斗中明哲保身,能在挥笔泼墨中独霸一方,能在断送国运后深刻自省,能在孤院冷墙中留下诗篇,桩桩件件事,又有谁能做得到呢?

      他,原名“从嘉”,后自改为“煜”,寓意“如太阳一般永远升起”,但我觉得,他更适合“嘉”字,从嘉,寻一相知人,二人相伴到老,“嘉”亦“佳”,有诗与文的相伴,二人即“佳人”了。

      曾无意翻见他的诗文一篇,在中学语文课本中为必备篇目,当年只知背诵,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如今再次诵读,却有另一番感触,在幽禁自己的阴冷之地能写出这样的诗文,不愧是大家。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这是何等的冷清!锦衣玉食已化作点点云烟,消散在寒冷的夜里,曾经的荣华富贵已被如今的残羹布衣代替,他没有可以倾诉的人,只能独自一人了,孤独登上楼台了,月已不再温润了,如利钩扎进了他的心窝,这种感觉,一般人怎能理解?不过,这并不能全怪他,毕竟,他并非自愿为王,而天命轮转,不幸如此,那如钩的月,怕是“钩”出了他对往事的回忆,“钩”出了他对远在京城的国家统治者的怨恨,“钩”出了他对茫茫未来的迷惑担忧。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是何等的悲凉!那寂寞之感,那梧桐之高,那深院之寒,锁住的不仅是他这个人,还有他的心,他的灵魂,那清秋,何其寒!让他感到无助和悲伤,站在西楼远望,他是否在回忆着故国?那一宫一殿,一花一树,在心里是那么亲切,而在现实却是那么遥远,一把锁,将他与外界的世界彻底隔绝,而他唯一能做的,怕是只有在素纸上作诗,在寒夜里落泪了,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对于他来说,这泪,是断送国运的悔恨,是自责无用的无奈,是希望先帝原谅自己的恳求。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这是何等的无奈!将愁思化作“愁丝”,繁乱的是这团“愁丝”,亦是他的心,真想落剪而解愁,却不想这愁之稠,难以断,更难以细理成“绸”,可见那时的他,内心是多么的无奈了,做人做事就是这样,总不想被人扣上“对不起我”的帽子,而他,光是“亡国”这一事实,就已无脸见先帝,更何况自己被囚禁,他这剪不断的愁,应也包含了不知如何向先帝解释的苦恼吧。愁亦踌,忧亦幽,谁知何处度清秋?无法改变事实,他选择在深院中抒愁,忆愁,只因难解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这是何等的苦涩!记得在初次背诵时,总会提醒自己“千万别背成‘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现在细想,“番”怎能将它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狠狠地表达呢?总有一丝委婉的感觉,太过轻浮,而他的那种体会,也就只有“般”字,如鼓点重重地砸在读者的心头,砸在历史发展的道路上。那滋味,如兑了鸠酒与蜜甜的“黑色魔药”,不愿饮下,而他又不得不饮下,这是无法改变的历史发展进程,而他,只是可怜地成为了一名牺牲者罢了。

      太匆匆,晚来风,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我真想跨越历史,去问问他为何愿用“相见欢”之词牌。相见欢,真欢否?真实的他,面对家破人亡的局面,愿以“相见欢”为题,究竟是放下一切的豁然放释,还是躲避现实的自作多情?也许在他的心中,这“欢”,是他终于寻回自己的欣喜,也许他是想:既然我不配做帝王,既然江山已被拱手相送,那不如做回我自己,做个只恋诗文的隐士,也算没白活一回。

      这个“他”,我只能感慨生命结束得太早;这个“他”,生前选择倔强地活着,绝不是一个懦夫;这个“他”,死后或许仍在另一个世界里寻找属于自己的“欢”,绝不是一个凡人。

       

    • 5
    • 1
    • 0
    • 437
    • 0
      这座影视城个人认证
      厉害咯。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