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程 千熙
个人说明:我的故事没有平坦的道路没有绚丽的人生也没有各种修仙奇遇,有的跟在座的差不多
关注 0 粉丝 1 喜欢 2 内容 8
福州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曲中水中2

      空气中弥漫着烟草特有的气息,浓密特有的云彩从嘴中突出,脑中的记忆也由此模糊的回忆。这要说下我为什么进去部队了。部队是一个令人充满好奇和热血的地方,当时我初中读书非常的糟糕,中考在父亲的各种关系的帮忙的进了一所高中,这个学校叫第二高中学校,当地县区有个一中学校在县区排名第一是每个尖子生的向往的学校,虽然一和二只差那么点,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失之毫米差之千里,我为此能深刻体会到,当时我进入二中一片荒凉学校开设的班级总加起来也就不到七个班级,于是我听了父母的唠叨在这个学校读了一段时间,事实告诉我们社会不光人和人有差别学校和学校确实也是差别十分巨大,高一年读了不到四个月,父母发现我被坏学生给带坏了,于是让我选择去当兵去了,我也知道读书的生涯对我来说已经彻底的断绝了。

      回去家里母亲倒是十分舍不得我,反复问我为什么读不好书,我为此很无奈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的人天生不是读书的料?还是人给人自己的借口?我心里很清楚为此我说随父亲的想法把。通过当兵的各种检验我顺利的通过了,父亲也塞了钱给借兵的军官希望他能一路多照顾我下,其实回想下塞不塞都没差别。 到了要离别的时候,母亲总是含着眼泪从老家的地上拿了一些土用塑料包起来,嘱咐我如果水土不服的话水里加点土喝下身体会舒服点,我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作用?买了些生活用品等等塞了一千块给我,我知道我的母亲非常的爱我,她眼中总是泛着眼泪虽然没流下来,看的出她非常舍不得,父亲倒是比平常还冷静吧,现在想想估计父爱就是这要钢铁般的柔和。

      到了当地武装部大家分配好了地方和车子每个人陆续上了车,随着鞭炮声的响起车也缓缓的开起来即将离开这个生我的城市,我挥挥手和父母姐姐们说再见,我母亲眼中的眼泪流淌着,父亲显得没那么的冷静了,看表情多了些慌张姐姐们不断的安慰母亲,不知道为何我心中有点害怕了,也不知道车里谁哭了大家都哭了,车上的男同胞们此时也没克制自己的情绪,我望着离我越来越远的父母生我养我的城市我眼泪也流出来,一路上我一直回头看着路边离我远去的城市心情也跟着慢慢平稳下来。不知不觉到了火车站,火车站同样人山人海也是送自己的亲人去部队的,我刻意的压制悲伤的内心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当我快踏入火车的门口的时候我听见我母亲叫了我,原来我父母始终放心不下我跑到了火车站想在送我一段,让我想起一句话儿行千里母担忧,我依依不舍的挥挥手作最后的告别..........。

      火车行驶的速度确实不管恭维一个字“慢”几乎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坐了十几个小时多把终于到了上海火车站,当时当兵分配给我的是上海  武警二支队八中队,下了火车我们每个人又挤进部队的大卡车里面又不知不觉坐了好几个小时吧,到了上海浦东好像,我也记不清楚也就是个郊区吧,下了车门口有个军官叫着每个人的名字由每个班长带走,当时我到的时候大概已经凌晨2点多了,一个叫王燕华的班长把我带进宿舍,一进门房间摆着12张上下铺的床,白色的床单绿色的被子床上都有一些人躺着睡觉,看来有的比我早到吧,班长看了我一眼用犯困的眼睛打量着我,看这情况估计他也是刚在休息,他问我多大了,我说18岁了准确的说其实我才17岁当时,因为为了当兵我家里人给我多报了一岁,他说你睡我旁边把,12张床2张靠一起怕上床的人掉下来所以挨在一起,我简单的收拾了下脱掉了迷彩服盖着绿色的陌生的被子和床铺心中有的只是一片空白,冰冷的夜晚也带来了困倦。

       

    • 2
    • 3
    • 0
    • 446
    • 笔下惠这座影视城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笔下惠男神
      @黑盲人 [s-8] [s-38]
    • 0
      @笔下惠 是啊,不过只是写成故事而已、不过我觉得主人公写照可能和大家心里世界的黑暗差不多吧
    • 0
      笔下惠男神
      真是故事?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写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