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其他问答 其他问答 关注:22 内容:253

    《那年花开月正圆》周莹的独白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其他问答
    • 个人认证

      我看着天上的月亮,我又想起了你。

      吴聘,以前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快乐,可是你走了以后不快乐的日子却是那么漫长。

      以前你说我做生意一定能行,我终于做到了,我用从娘那偷来的二百两赚了一万多两,本可以赚的更多如果不是沈星移横插一杠的话。娘不再阻拦我了,二叔四叔对我也刮目相看了。

      我想让吴家东院强大想让吴家崛起,想联合二叔四叔合股,但他们拒绝了。他们不肯相信一个女人能成事。但是我花了些心思最后他们还是答应了。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吴咏梅,也可叹我们落后于洋人机器生产的洋布。吴家好不容易联营生产的土布都卖不出去,我绝对不可以输,为了吴家生意能运营下去,我这个大当家开辟蹊径去了迪化。可是谁想路上竟然碰到沈星移,他也去迪化,一看就是跟我抢生意,我一看见他那幅浪荡少爷的嘴脸就讨厌。谁让他惹我,半路我放走了他的马,可他竟没有像往常一样暴跳如雷,看他平静的眼神倒让我觉得不舒服了。

      我们在客栈又遇到了土匪,这次没能跑出去,我们被抓了。谁曾想又遇到了冤家沈星移,他也一起被抓了。

      土匪窝里很是难熬,我一直在想怎么逃出去,小伎俩都被识破了。奇怪的是沈星移本来是被放了的,应该是他爹的赎金到了,可他竟然自己又回来了。回来后还一个劲儿冲我傻乐,让我很不自在。

      一天晚上竟然有个小土匪放了我们,二虎你还记得吗?就是那孩子,当年他被同乡领进了土匪窝,难怪你找不到他。

      可是我们还是没能跑出去,被土匪又给逮住了,这回闹大了,土匪二当家要砍了我们。我们被绑着跪在地上,土匪问我们临死还有什么话。这次我真的害怕了,因为我再也看不到我爹了,还有娘还在东院等我卖了土布平安回去呢,我若死了东院就剩她一个人了,东院就完了。

      我正在想呢,突然沈星移大喊“周莹,我爱你!”他说了好几遍,这是他临死前要说的话,我懵了。

      砍刀就要落下,我以为我们就这么死了,可突然全乱了,好多土匪互相厮杀起来,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我们趁乱逃了,沈星移一直在我身边护着我,我知道其实他也很害怕。

      赵大人带着官兵杀来了,打了好久,关键时刻我告诉千红去劝韩三春投城,我愿意分东院两成股份给他们,让他们堂堂正正做人。千红姑娘在城头喊着“韩三春,别打了,投城吧。我给你生儿子”。韩三春真的就不打了,他和赵大人一起去收拾了二当家和他的叛徒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安静下来了,土匪都投降了。我和沈星移坐在楼梯上,我给他包扎伤口,毕竟他是为了我才受伤的。此时我对他没那么讨厌了,我给他低头包扎,他一边手拄着腮帮子一边笑嘻嘻的朝我看,我懒得理他。但是我感觉沈星移以后每次看我的眼神都会让我不自在。

      终于到了迪化,可又遇到了危险,竟然又是沈星移救了我,说真的,我很感激他,这是他第三次救了我的命。

      迪化的生意很顺利,回到泾阳后,我们又入股了陕西机器织布局。

      这次在生意上我赢了,沈星移和我的赌约他输了, 按约定他要扮成女装招摇过市,并且当众说“我不如女人”。我没想到他这个沈家二少爷竟然真的愿赌服输,他糟蹋起自己来比我还狠。当我在酒楼上看到沈星移穿着花裙手持锦帕,在人流最多的街市上婀娜多姿的一路装疯卖傻,我有些愣神了……我觉得我有些喜欢他了。

      机器织布局开张了,那天大家都很高兴,赵大人也是。门口突然聚集了大批土布织工,人人手中都有棍棒,他们觉得机器织布断了他们的财路,再也无法养家糊口。他们不听赵大人和我的一句劝解,愤怒地闯入车间,他们砸了能砸的一切。我急了,我大喊别砸了,可他们谁也不听,愤怒的织工已然变成暴民。突然有人把我打倒在地,又举起棍棒向我砸来,我想也许我又要死了。

      我闭上眼睛,突然一副年轻的身躯抱住了我,我感到大棒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一下、两下……我睁开眼,原来是他,又是沈星移救了我。

      赵大人叫来了士兵阻挡了继续的暴行,沈星移被人抬走,我看着屋内一片狼藉,看着刚刚启动的机器如今变成一堆废铁,看到吴家所有的积蓄瞬间化为乌有,看到沈星移为了救我差点搭上性命,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感到胸口一阵憋焖,好像一堆虫子在啃咬我的心,感觉嗓子里一股热流一下子蹿到嘴里,吐出一大口血来。

      沈星移拿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当着娘的面向我提亲。我明白他是真心可是我能奈何。

      我开了神堂,找来吴家所有人还有赵大人。我当着众人的面在神堂发誓,生生世世永不改嫁。

      我转身看向他,沈星移红着眼,他想开口但是什么也没说。他转身踉跄的出门,他的伤还没好,但我知道他的心更痛。他扶着门板背对着我,我看到他的肩在抖,他还是挣扎着出去了,他走的很慢,他脚步很沉,我的眼睛一直追着他,我顾不得身后吴家所有的眼睛也在看我。

      那时我泪流满面地看着他的背影,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专横跋扈、我一见就想踢死他的那个沈家二少爷了。他真的变了很多,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我以为我和他已经是朋友了。

      突然我发现,原来,他不是一厢情愿。

      转载:过境蝴蝶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