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CP小说 CP小说 关注:28 内容:33

    那年花开月正圆续写:星莹cp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CP小说
    • 柯哀

      他只是觉得在梦里,或许他觉得他死了。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日光亮的让他有些不自然。他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

      正在此时,玛丽医院的护士戴丽丝:查理,他醒了,他终于醒了!

      查理医生迫切的跑过来:上帝啊,你这是个幸运的孩子,上帝保佑你,终于活回过来了!哈哈,戴丽丝快去告诉秦先生这个好消息,快去……

      他不明白那些人再说什么,他虚弱的听不清。只是觉得,原来天堂是这样的吗?

      昏沉沉的度过了不知道多少日,只听见偶尔来个人看看他,带着口罩,看他的 眼睛,好像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大概可以说话:医生,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活着?你们是谁?

      查理看着他:年轻人,刚可以说话,你问题还真多,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只是我告诉你,你捡了一条命!还有,我的医术也是让我欣慰的……

      他不明白,他怎么在那个地方出去的,是谁救了他,那个蒙面人吗?

      周莹再次入沈府

      周莹偷偷买下来沈府的大院,在不务宅静静地坐着,她按照记忆把这里安排的和十几年前一样与他初识的地方,眼泪情不自禁的掉落……

      想到那一夜他们私定终身的那一夜,明知道没有未来,却还是许下再也不分开的誓言。

      那一夜是最美好的夜,在他炽热的吻里不能自己,忽然,他停止了一切亲密的动作,他笑着说:周莹,我爱你,我真想收了你,可是,我不能。说着他紧紧的抱着周莹,

      周莹也紧紧的抱着他:星移,今夜我是属于你的,你可以……

      星移堵住了她的嘴,不要说了,天快亮了,我要走了。

      他牵着她的手走出房间,我有个心愿没有完成,《女子学堂》……(因为电视剧这段演的太含糊其辞,我把这段当做回忆重新想象了一下)

      此时的周莹,想到这,更加不能自持,星移,星移,这次你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为了我,为了吴家,你的尸体面目全非,尸骨无存……

      星移,…………

      莹自己一个人静静坐在房间,春杏跑过来:少奶奶,有人求见!

      周莹漫不经心,什么人,春杏!

      春杏:他说是一位故人!周莹一听,大惊而起,什么,在哪?

      春杏:六传厅 周莹快步而出

      周莹,星移,不是,怎么会,她一路狂奔来到,

      只见一个男人的背影,四处游览

      周莹:请问你是哪位?

      男人回头,只见一身西装革履,皮鞋发亮,一双大大的眼睛上下盯着周莹,还有一缕胡须挂在鼻下,

      周莹仔细打量:你是?

      他围着周莹走了一圈:像,真像!

      周莹此时有点恼火:你是谁,如此这般无礼,!

      男人这时反应过来:在下,秦嵘,西安人士,一直在上海做生意,今日特会拜访吴家,万分荣幸!

      周莹:我不认识你,找我做什么!

      男人哈哈一乐,果真是跟小时候一样,

      周莹:什么?

      男人:夫人。我是来寻亲的

      神秘人拜访2

      莹一听这人是来寻亲,哈哈一乐,豪放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坐在了凳子上:看先生仪表不凡,也不像是个骗子,不知你寻的什么亲啊!

      秦嵘微微一笑:少奶奶,我寻的正是你这个亲戚!

      周莹疑惑:什么?

      秦嵘:少奶奶可是从小不知父母,跟着养父杂耍卖艺。

      周莹吃惊可也是如实回答。

      秦嵘:好,你生于同治八年,今年虚岁33岁。

      周莹:哈哈,秦先生,这众人皆知,你要想拿着来认亲,也太可笑了。

      秦嵘笑了笑道:你从小喝茶不喜欢用茶碗,爱用壶嘴直接喝,你爱吃糕,爱吃甜的,你的脑袋后面头发下从小有个红胎记,是圆的。你的胳膊上有个月牙大小的疤,是你小时候贪玩非要摘果子,从树上掉下来,烙下的……说着男人的眼圈微红。

      周莹听了大惊,故作镇定,:你,你以为这样我就能相信你,不可能。

      秦嵘这时收回了有些激动的情绪,:小妹,我知道你不信。在你走丢以前,我们秦家都有个长命锁,是爹娘给我们的,说的拿出了金锁,年代的关系有些陈旧,可是还是看出制作工艺十分精致,你看锁芯中间有个嵘,你的锁芯是个月字,你本名叫秦月儿,生于同治八年八月十五,月儿十分圆亮,刚好哥仨组成峥嵘岁月这个词,才起名月儿。

      周莹此时努力回想,貌似见过周老四拿过这个,说要去当铺,后来不知怎么又不去了,再后来就不知道父亲放在哪了。可是周莹想想也不对,他怎么说姓秦呢!

      秦嵘望着:夫人,说了这么多,你若还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说着递上了一个名片,夫人,我是泾阳城西海韵茶楼的老板,如果你想通了,尽管来找我。

      周莹此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鬼使神差的接了名片,

      秦嵘鞠躬准备走,走了两步,又回来,:小妹,小时候总喜欢让爹把你举高高,让我陪你捉迷藏,上街爱吃串糖葫芦,那时候太小了,你都不记得,没关系,说着伤感的像远处走去……

      赞 评论 转发

      星移的伤势严重,昏迷半个多月,养伤数月,才能正常说话,沟通,起床现在是无法进行的,若不是查理医生的医术和做好了万全准备,他这条命还真是回不来了。

      秦嵘从东院回来,静静坐在客厅里,回想种种,是啊,她丢失那年才四岁,能记住什么呢,可是她真的好像母亲的模样。他心里想到,

      突然,秦嵘的跟班安通跑过来:二爷,那个人非要见你,怎么办!

      秦嵘听后一乐,也罢,也该见见了,说着往秦府的后院走去。

      刚到门口,只听见沈星移,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不然你也不用给我打针,戴丽丝,

      戴丽丝用不太熟悉的中文:你这个人太,太,太讨厌了,。

      秦嵘听完后在门外:沈兄,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何必为难我夫人呢!

      戴丽丝:达令,你可回来了,你这个病人太难弄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透透气。说着出去了!

      沈星移此时定睛一看:秦嵘,是你!

      秦嵘:沈兄,日本一别,别来无恙啊!

      沈星移:是你救得我?!你怎么救得,我怎么可能从那能出来?

      秦嵘看着他一脸疑惑,:沈兄,为保你性命,是孙先生亲自发的电报给我大哥,我大哥又火速发给我,只是在泾阳街上我一直没看见你的人,后来我的人告诉我你混进了东院,没办法,我只好动用所有关系,花了十几万银子,贿赂了一个袁世凯将军(实在不知道是谁了,刚好袁世凯本来就是不忠心的人,就他了),说只要留你全尸,你昏倒以后,袁世凯亲自看你还有没有呼吸,还好当时没发现,你被人拖出东院以后,我的人立即带走,让我岳父查理医生亲自查看,还说你有救,这才保下了你这条命!!

      沈星移听后惊讶万分:想不到我这条贱命还要劳烦孙先生惦记……

      秦嵘:沈兄,孙先生特别欣赏你,只是你做事光有一腔热血是不行的,刺杀这种低级的错误不能再犯。孙先生秘密发了电文,从今以后我是你的领导,陕西西安的革命事业由我领导!

      沈星移:不过我很奇怪,从日本一别后这些年你去了哪,怎么戴丽丝还是你夫人呢!

      秦嵘:戴丽丝是我在上海认识的,他父亲是医生,可以来到上海开不起医院,我帮助他们在上海开了家西洋诊所,后来我们相爱就结婚了!后来接到任务,让我在老家陕西进行革命活动,岳父刚好又想在西安再一家,于是我便拖家而来,在泾阳不到三个月就接到把你从虎口旧出来的任务,还好,家长是这,还有些能说的上话的朋友。

      沈星移:秦兄,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是这样会不会暴露你了?

      秦嵘:我买通的那个将军是紫禁城的,跟这也没什么关系,搭话的官员是自己人,没有问题!

      沈星移这时才毫不担心,

      秦嵘:对了,我要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在这必须隐姓埋名,你不是沈星移,不是康卓文,是别的身份,西安的赵白石最近估计怀疑我,你最好安安静静养伤,别给我惹事,还有最好不要走出这院子,秦府很大,人手少,外面的人我不敢用,留在府内都是自己人,你不用担心。

      沈星移笑了笑开玩笑:你看现在我这样下着床都难,怎么给你惹事啊

      秦嵘:别开玩笑,我在想办法让同志们给你弄个假身份,保护你,在革命成功之前你不能再用中国人身份了,你会日语,我只能把你办成日本人,这样他们就不敢动你了。

      沈星移:这辈子我注定做不成沈星移,隐姓埋名一辈子了……他落带伤感……

      秦嵘:革命成功了,你就可以了

      他们彼此的眼神透漏的坚定!

      周莹查身世

      秦嵘走后,周莹一阵恐慌,他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事。还是隐私的问题,说着她弄开衣服看着自己的肩膀,是啊,那是像极了月牙一个伤疤,当年吴聘也好奇这个巧合。说着她把衣服弄好,

      春杏,春杏,

      春杏在门外:少奶奶,我在这,

      周莹:春杏你过来快!

      春杏放下手中的活进了周莹房间

      周莹:春杏,快帮我看看我脑袋后面脖子那有没有一个红色的圆形胎记?

      春杏疑惑,但还是转到她身后,仔细查看:少奶奶,还真是有个红色圆形胎记呢!

      周莹:还真有!!

      周莹惊讶,春杏,爹留下的东西还在吗?

      春杏:在,让我收一个箱子里了!

      周莹:拿出来。

      春杏:弄那做什么?

      周莹:你别管快快快,拿出来!

      春杏只好听吩咐,从周老四原来房间床底下弄出一个大木箱子!

      周莹一看还带着锁,:春杏,钥匙

      春杏说等下,好久不开,我找找,说着拿了一串钥匙,

      好不容易打开箱子,里面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周莹一个个的拿出来,突然看到一个黑不拉几的铁盒子,她拿出来,一看,还上锁。

      周莹看着春杏,春杏:少奶奶,这可我可没钥匙!当时一股脑收了,哪有钥匙!

      周莹拿着这盒子定了看,看了盯,:拿个锤子来!

      只见一锤下去,盒子锁开了,只见一个红布包着个东西,还有一封泛黄的信!

      周莹翻开红布一层一层,里面包着一个金锁,还很新,这么多年都没动过,而且,和她看到那个秦嵘的锁模样类似,周莹仔细一看果真有个月字,

      周莹:天啊,

      她立刻打开信:丫头,当你看到这信啊,说明你已经想要找自己的父母了,当初捡到你想过把你卖了,可是你太机灵可爱,我这缺德货却舍不得,想到也没给个一儿半女,罢了,养了你吧,可是现在想想不对,当时是不是知道你在哪该把你送回去啊,哎,反正这些年最缺德是捡了你,没把你送回去,送过去我还能捞点钱不是,可惜啊,养着养着就舍不得了!

      莹啊,这个锁我看出来了,是你家传的玩意,有一次没钱,我还想当了呢,后来想想,这是你亲人给你的唯一念想,丢了这个,你回家可不好认啊,我就放起来了。

      罢了,告诉你吧,三原周家附近,我知道也就这么多,所以呀,我就自己改了姓周,你跟我也姓周,问你叫啥,你说叫啥月儿,我闲拗口,给改了名了,莹,别怪我,养着时候长了就舍不得了,有感情了丫头。别怪爹。别怪爹丫头!

      周莹看到这些信已经泪流满面,原来那个人说的是真的,春杏不知道怎么回事,忙过去:少奶奶这是怎么了,想你爹了,别伤心了。

      周莹:没事!

      周莹细细掂量,可是为什么他姓秦呢?周莹疑惑起来!

      周莹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一直有疑惑,为什么他姓秦,而不是周,其他的都对上了啊!

      秦嵘来泾阳快一年了,先是在城西开了个海韵茶楼,又在泾阳县的繁华街巷开了个酒楼,生意兴隆,络绎不绝。他的生意头脑跟周莹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这些,在西安还开了几个酒楼。当然这些都是掩人耳目,基本都是革命党的人安身之所。

      一日,王世均拿来一个请帖,说是秦嵘在泾阳来了个西洋钟表行,这在当地是个稀罕玩意呢!

      周莹拿到请帖,困有所思,让春杏备了套衣服,便去请帖地址。

      来到钟表行,只见各种钟表琳琅满目,看的人眼花缭乱,秦嵘自己一个人坐在店里一个角落摆弄着一个手里的怀表,旁边的伙计在一旁清洁,周莹还不知道进不进,只见一个小厮到:女士你好,里面看看!秦嵘定睛一看,周莹!洛带喜色,:月儿!

      周莹见状躲不得,只能硬着头皮进去,:秦老板,新店开业,特来拜访!

      秦嵘:来来来,快给夫人倒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周莹:我不是喝茶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来!

      秦嵘: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来这了,说明至少有五分你承认哟说的都是对的

      周莹听了有点紧张,这家伙把我所有心思都猜出来了,

      秦嵘看着周莹略带紧张嗯脸:你不必害怕,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今天见我反而紧张了!

      周莹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正要说什么,

      秦嵘却道:妹妹,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去我府上,我与你一一到来!

      周莹为了解开疑惑,答应前往!

      周莹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一直有疑惑,为什么他姓秦,而不是周,其他的都对上了啊!

      秦嵘来泾阳快一年了,先是在城西开了个海韵茶楼,又在泾阳县的繁华街巷开了个酒楼,生意兴隆,络绎不绝。他的生意头脑跟周莹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这些,在西安还开了几个酒楼。当然这些都是掩人耳目,基本都是革命党的人安身之所。

      一日,王世均拿来一个请帖,说是秦嵘在泾阳来了个西洋钟表行,这在当地是个稀罕玩意呢!

      周莹拿到请帖,困有所思,让春杏备了套衣服,便去请帖地址。

      来到钟表行,只见各种钟表琳琅满目,看的人眼花缭乱,秦嵘自己一个人坐在店里一个角落摆弄着一个手里的怀表,旁边的伙计在一旁清洁,周莹还不知道进不进,只见一个小厮到:女士你好,里面看看!秦嵘定睛一看,周莹!洛带喜色,:月儿!

      周莹见状躲不得,只能硬着头皮进去,:秦老板,新店开业,特来拜访!

      秦嵘:来来来,快给夫人倒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周莹:我不是喝茶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来!

      秦嵘: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来这了,说明至少有五分你承认哟说的都是对的

      周莹听了有点紧张,这家伙把我所有心思都猜出来了,

      秦嵘看着周莹略带紧张嗯脸:你不必害怕,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今天见我反而紧张了!

      周莹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正要说什么,

      秦嵘却道:妹妹,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去我府上,我与你一一到来!

      周莹为了解开疑惑,答应前往!

      周莹入秦府

      见轿子走过几个大街,几个小巷,来到了秦府,

      秦嵘携开轿子的帘子:夫人到了,这是在下的府邸!

      周莹走出轿子,定睛一看,秦府两个字十分醒目,

      她跟着秦嵘走进秦府,秦嵘高兴的命下人备茶,

      让她坐下,

      周莹:秦先生,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呢!

      秦嵘听后微微一笑:那还要感谢沈星移!

      周莹大惊:你认识他!!

      秦嵘:我与沈星移乃是日本留学时的同窗,他在我面前经常提起你,当时只是出于好奇,没想到当我来到泾阳,看到你你的模样与我的母亲无样,变确定你一定是我妹妹,因为你的身世故事泾阳无人不晓,也确定你是孤儿。

      周莹:我爹曾说我是在三原周府捡到的我,我本家姓周

      秦嵘听后长叹:哎,那是父亲与周府老爷是至交,带我与你同他在府上做客,小住了几日,没想到……说着秦嵘哽咽!

      周莹:什么,小住几日?

      秦嵘:你走丢以后,父母四处寻找,一起没有你的消息。当年是我带你出去玩,所以走丢我要负责全部责任,我日日自责,今日终于找到你!也算了了父母的心事!

      周莹:那你父母可好

      秦嵘眼睛微闭,又睁开,你走失以后,母亲日夜思念,以泪洗面,两年里得了重病,撒手人寰,父亲为寻你,花了府里大把银子,整日忧思过度,五年后也遗憾离世。大哥卖了家里所有值钱东西,与我一起去了上海,打拼多年,还好有些家底,可是我们一日没忘寻你,大哥若是知道我找到你,一定十分欢喜!说着泪流满面,

      周莹看到这些,心里哽咽:我一直想找到亲生父母,没想到还没见到,却已经……

      秦嵘激动:怪我,怪我,怪我当年不该带你出周府外面贪玩,怪我,怪我,说着激动的捶足顿胸,

      周莹这时泪流,忙制止秦嵘:哥,不是,不是你的错,你别这样!别这样,哥哥!

      秦嵘激动抱住周莹:你终于肯让我了,妹妹,这个相逢我梦过无数次,今日当真是实现了。说着抱着周莹呜咽起来,周莹惶恐,没想到这样一个神采奕奕的秦嵘,也会有这脆弱不过的一面!

      这是刚好戴丽丝听到客厅的声音,慌忙走进,看到秦嵘抱着一个女人,还哭哭啼啼,

      戴丽丝:哦,我的上帝,秦嵘你在做什么!!

      周莹见一个洋人,顿时下了一跳,

      秦嵘听到戴丽丝,转身跑到戴丽丝:达令,这是我妹妹,我找到妹妹了。她,她就是月儿!

      戴丽丝望着周莹,看着秦嵘:你确定吗?

      秦嵘:你看我们俩长得像不像!说着站到周莹旁边

      戴丽丝左右观察:上帝,你们俩长得还真是像极了,oh ,my sister ,说着上前拥抱周莹,

      周莹见状,哎呀这是要干什么。因为她还没见过如此热情的拥抱,一脸懵逼

      秦嵘:别害怕,她是你嫂嫂!他笑着说

      周莹:嫂子,洋人嫂嫂她吃惊望着

      秦嵘:哎,不得无礼,什么洋人是亲人

      戴丽丝:没关系,终于找到你了,你哥哥总是提起你,还好找到了!

      戴丽丝亲切的拉着周莹的手……

      西餐往事 

      戴丽丝亲切的招待周莹,周莹说要走,戴丽丝不让,秦嵘也不让,让周莹吃一顿饭才走,戴丽丝做了她拿手的西餐,秦嵘也让伙计买了一堆拿手菜,

      三个人弄了一桌子中不中,洋不洋的菜,

      三人见状,嘎嘎直乐。

      一会戴丽丝又拿来一个盘子,到:周莹,来,这是我们特有的菜,特别好吃,是牛排!你尝尝

      周莹:牛排?

      戴丽丝:对,快尝尝,我教你怎么吃……说着拿起倒茶,

      周莹:嫂子,我会,原来有个人教过我!说着思绪飞飞,眼角湿润。

      戴丽丝看着周莹:哦,莹,你这是怎么了!

      秦嵘:月儿,可是沈星移教过你

      周莹默默地点头,

      戴丽丝:什么,沈星移!!他不是后面……

      秦嵘:戴丽丝,秦嵘打断了戴丽丝的话

      周莹:嫂子,什么,你怎么那么惊讶

      秦嵘:没事。你嫂子知道,我原来讲过我有个这样的同学

      戴丽丝:对对,是这样的。原来你认识他

      周莹:认识,再熟悉不过了……

      戴丽丝:哦,莹,你多吃,你哥很少这么高兴的……说着往她盘子里放其他好吃的……

      几个人痛快吃完之后,秦嵘让下人让周莹送了回去……

      戴丽丝:原来沈星移睡梦里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妹妹,

      秦嵘:是,他们是生死相依的恋人,可是……

      戴丽丝:莹,还不知道他活过来了……

      秦嵘:是的,戴丽丝,答应我,这件事不能周莹知道

      戴丽丝:为什么,告诉她不是好消息吗

      秦嵘:不,告诉她只会让我们都陷入危险,星移的身体还不能下床,更不能激动,现在告诉周莹,肯定会引起麻烦,到时候星移撤离都没办法进行,他要是折腾岂不要了命!

      戴丽丝:你说的对,他的伤8太重,……哎,可怜的苦命鸳鸯……

      秦嵘:没关系,我一定会让周莹知道他还活着……

      莹在房间教怀先读书,赵白石怒气冲冲的从门外进来,

      赵白石:小妹,你近日可曾跟什么陌生人来往?

      周莹:大哥,瞧你这怒气冲冲的样子。吓到怀先,怀先你先出去玩吧!

      怀先:舅舅,你不要生气了!说着看着赵白石,

      赵白石:怀先,舅舅没事舅舅跟你娘商量点事!

      周莹:去吧,

      怀先点点头离开房间。

      周莹: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又哪里做错了。

      赵白石:小妹,你没事别给你大哥我提心吊胆了,你最近是不是跟一个上海来的客商走的很近!

      周莹听后装傻到:大哥,你说的谁啊!我糊涂了0

      赵: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谁,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我最近派人查了底细,其他没查到,倒是查到他是革命那群里面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这次来泾阳,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

      周莹:你说他是革命党?

      赵:是,

      周莹:他跟星移一样,说着突然眼睛发亮,

      赵听着一愣,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都能让她想起沈星移。

      赵:妹妹,你糊涂,秦嵘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吴家可是再不能折腾了!

      周:大哥,秦嵘是我哥哥

      赵瞪着大眼睛:你说什么!

      周:大哥,他是我亲哥哥,这次来泾阳是特地来认亲的……

      赵:糊涂,他说什么让你就相信啊

      周:你可见过他?

      赵:有过一面之缘,

      周:那我与他长得可象

      赵惶恐仔细回忆,在看周莹,五官脸型长得确实十分相似!

      赵:他是你哥哥!

      周:是,她坚定

      赵:也罢,可是他若在此地闹出什么事,别怪我翻脸无情!赵坚定的说到

      周:大哥,我与他刚刚相认,一切我会慢慢了解,如果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不会袒护!她盯着赵白石也坚定的说到

      赵:好,小妹,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觉得他来认你什么目的,你还未可知,听兄一句,莫要趟这浑水!

      周:我心里有数!

      赵:好!

      沈星移听闻周莹入秦府

      星移伤势严重到还不能下床,背后的伤每一刀都用线长长的缝着,睡梦里他总会梦到树下的周莹,会梦到那晚周莹求他带他走,他真想什么都放下,上天眷顾他,让他第二次在鬼门关没收他。

      自己一个人在床上的时候,他总是在想,如果伤好了,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走到她面前,深深地拥抱她,拥抱她的一切。

      安通一直负责照顾星移的起居,查理医生定期给他查看伤势,秦嵘总是偷偷拿一些报纸,资料,让他看革命形势,只有戴丽丝会问他闷不闷,陪他聊会天。

      他总是盯着窗外的那棵树,想到与周莹的那些往事,一个人静静地发呆,这一天,秦嵘过来看他,与他闲聊,一会只见安通从院外跑来:二爷,周莹小姐看您来了!

      秦嵘听后大惊:什么,

      安通呀的一声,

      沈星移:你们说谁?周莹,她在哪,我要见她,说着身体拼命挪到床下,掉了下去,

      秦嵘:星移,你这个样子怎么见她,让她看见你这样,不是让她担心!

      星移:不,我要告诉他,我还活着,

      掉下的刹那只见后背有个伤口有点撕裂,流了血,

      秦嵘:星移。你看你伤口都开了!安通,快叫夫人来!

      安通:是

      星移忍着剧痛:秦兄,求求你……

      秦嵘看到星移那期盼的眼神,想到星移第二次死去,他悄悄跟着周莹去沈星移的衣冠冢,她哭的撕心裂肺,秦嵘心软了

      秦嵘:好,我答应你,你先让戴丽丝给你处理伤口,我去见见她,

      星移苍白的脸上漏出一丝微笑……

      戴丽丝这时跑过来:天啊,沈星移你真是个不省心的病人……

      嵘一边走,一边考虑,这一切太难了,星移醒来以后一直闷闷不乐,这样他的伤势就会不见好,可是如果让他们相见,必然引起误会,周莹势必来秦府会更多,这样让双方都会进去危险!革命大计会……赵白石端方等人都盯着我太紧了!哎。。

      正在思考,只见周莹从客厅出来,突然:哥哥,脚步这么慢,是不想见我吗?

      秦嵘:月儿,你,你怎么想起到我这来呀

      周莹:哥哥说的什么话,

      秦嵘:不是,瞧我说的傻话,我的意思是说我还说去你府上,这几日我要回趟上海,告诉大哥这个好消息!

      周莹:哥哥,你真的是我亲哥哥吗

      秦嵘,:妹妹,怎么又问这样的话!

      周莹:哥哥,你是革命党是吗?

      秦嵘:什么,谁告诉你的,说着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屋里走,

      秦嵘:谁这么多嘴,胡说八道嘛这不

      周莹: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

      秦嵘:你,

      周莹:哥,你是对吗?她眉头紧皱的看着她

      秦嵘:妹妹,无论我是不是,我都不会伤害你,伤害你们一家子,你相信我!

      周莹:那就是了!哥,你为什么也是,让别人替你们担心,嫂子知道吗?

      秦嵘: 月儿,你嫂子只是个护士,她不知道

      周莹:他也是,你们为了什么都是!

      秦嵘:为了中国,为了百姓,为了有一个新的世界!!

      周莹:我信,可是为了这更要保护自己……他就不会……说着她还是忍不住哭了

      秦嵘:月儿,星移,星移……

      只听后面一声:星移还活着……秦嵘:戴丽丝!!你

      周莹简直不敢相信:嫂子,你说什么。我听错了,不对,是错的,

      秦嵘:对听错了,错了!

      戴丽丝:没听错,莹,我带你去个地方,

      秦嵘:戴丽丝。你,

      戴丽丝:秦嵘,不要呀说了,我实在没办法不让他们相见……说着拉着周莹往后院又去

      秦嵘上前阻拦:戴丽丝,你这是玩火!

      戴丽丝:什么玩火,我不明白,我必须对我的病人负责,你让开!说着还要拉着周莹向前,

      周莹此时是恍惚而不敢相信:嫂子,你说的是真的,我要见他!!

      秦嵘听到这,心急如焚,天啊,你们都疯了,

      戴丽丝:秦嵘,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周莹,别理他,我带你去见沈星移!

      周莹跟上戴丽丝快步而去……

      秦嵘自己被扔在走廊里,:完了,纸包不住火了!

      说着赶紧跑过去

      秦嵘知道拦不住了,只能跟在身后,戴丽丝一路拉着周莹穿过一个个门和院子,周莹紧跟其后,此刻她的手是颤抖的,激动的:嫂子,你刚才说的是星移,你确定吗?她还是紧张的问,

      戴丽丝回头看了看她:别说话!

      走进后院的一个小院,巷子极其幽深,如果没有带路,生人还是会迷路,这是周莹第一次真正领略秦府,她顾不上看这些,一心还在想着他们会不会搞错,因为这样的惊喜她真的不相信!

      只听屋内一阵啊,的一声,

      安通:沈少爷,你不能去,真的不行

      沈星移:我求你,安通,带我去,带我去……

      周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是他,是他,是他,她激动的看着戴丽丝:

      戴丽丝含泪点点头,让她进去,她一步一步的走,她好想一步就走进去,可是不怎么腿却软了一下,

      差点跌倒,

      安通:沈少爷,真的不行!

      沈星移:那我自己爬过去,说着前半身又要下床,正当安通,阻止沈星移之时,周莹用尽所有力气走到门口,沈星移听到脚步声向前望了一下,安通也惊呆了,两人四目相对,沈星移的泪夺眶而去!

      周莹:星~移~说着一步胯进门内,被门槛绊倒,星移:周~莹~安通还没拦住,沈星移就从床上铺下来。刚包好的伤口又被流血,他拼命一只手支撑前行,一只手想要够到周莹,周莹跌落地上,拼命跑到星移那,一只手也要够到星移。嘴里喊着对方的名字:周莹一把拉住他的手,彼此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血与泪交织在他们彼此,他们觉得这是梦,害怕突然之间梦醒了,什么都没有。

      周莹:你还活着,活着……她用手紧紧抱着星移的脸

      星移:我活着,我还活着,周莹,!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周莹……

      周莹: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星移,星移……星移……

      星移紧紧抱着周莹,好像只有彼此紧紧拥抱,呼喊着对方名字,才觉得真是真的,此刻是真的……花开只为你,相见肝肠寸断……

      戴丽丝秦嵘在一旁看到这一切……感动的落泪……

      莹捂着星移的手,目不转睛看着星移的脸,

      周莹泪如如下,星移疼的昏过去,她看到他身上那一处处伤,几乎没有一处是好的,她心碎致死……都是为了吴家啊……回想:〖那一夜,她拼命的想要睁开绳子喊出星移名字,可是为了吴家她没有,她无声的泪如如下,只听到外面官兵的喊声,听见兵器碰撞的声音,一阵嘈杂的抓住他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最后只听见把他拖出去……她昏了过去,醒来的自己躺在床上,胸口的疼痛记忆犹新,春杏在一旁,她迅速的做起来:他呢,他呢!说着要下床,春杏,王世均拖住周莹:少奶奶,你不能去,外面都是兵,赵大人也被老佛爷问话呢!她一下子跪在地上:我,我尽然最后一面都不能送你!星移!那一刻,她想放声大哭,被王世均紧紧的捂着嘴,不让她发出声响……

      直到慈禧走后,吴泽才稍稍出屋……周莹憔悴脸色苍白,赵白石也来看周莹,这时吴泽跪倒在地:周莹,对不起,我,我对不起沈星移,对不起吴家,……周莹此时都不愿多看吴泽一眼,她回头望了吴泽,冷漠的看着他:我都劝好他了,他准备离开,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不是你,他不会死,不会死,吴泽悔恨的磕头:周莹,对不起……对不起……她蹲下拽着吴泽的衣服,赵白石看到周莹你要做什么!忙音向前拖住周莹,周莹绝情的说了一句:你走吧,今后吴家跟你再也没有关系!你走吧……

      吴泽痛哭流涕:周莹我,……悔不当初……

      周莹:你走!走!

      赵白石此时也无能为力……〗

      周莹看着星移: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一步都不会。我爱你星移,这一次,我们要在一起……一定要在一起……

      星移昏昏沉沉,只觉得浑身剧痛难忍,他沉沉的抬起眼睛,看到周莹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星移昏昏沉沉里醒过来,看到周莹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那么深情,那么专注,身体的疼痛让他感到乏力,可是看到她似乎一切烟消云散……

      周莹望着他漏出一丝微笑:醒了,好点吗?留了那么多血!她心疼的说到,

      星移笑了一下,虚弱的说:不痛,看到你什么都不痛了,我好想你,周莹!

      周莹听后泪眼朦胧,:我也想你,你不在的日子,我度日如年,我一直期望自己早点死去,这样我就可以早点见到你了。

      星移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无限感慨:莹,对不起,那一夜我不该对你说那么狠的话,莹,对不起……我……周莹轻轻的堵住了他的嘴……:星移,这一次我不会再放你走,我要跟你一起,你去哪,我去哪,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我不想和你分开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星移听着这话红了眼:莹,不分开了,说着他用尽所有力气握紧周莹的手……

      吴家的管家王世均登门接周莹回东院,秦嵘悄悄走进他们,看到两个人深情的望着对方,轻轻的敲了下门,周莹星移望着他,他不情愿:东院来接你回去,天晚了,周莹你回去吧……

      周莹:我不想回去,我可不可以在这住一晚……

      秦嵘听后有些为难:妹妹。这恐怕不行,

      星移小声的明白了什么:莹,回去吧,明天再来你累了一天了!

      秦嵘:对,还输那么多血,

      星移:什么,输血!

      周莹:哥,你……说着忙不好意思的看着星移,

      星移:你这个傻瓜,怎么可以……

      周莹摸着他的脸:为了我你性命都不要了,我这点血算什么,嫂子太厉害了,说什么血型一样,我也不懂,星移,你好好养身体,你的体内现在留着我的血……

      星移:莹,你真傻,快吃点补血的东西,

      周莹:没事……笑着望着星移……

      秦嵘:月儿,回去吧,我跟你有话说,不让你来秦府是不行了,可是必须想一个光明正大理由你来,又可以住在这。

      周莹:什么理由。周莹星移也同时望着秦嵘,希望得到一个好办法!

      秦嵘:月儿,只有将你我兄妹的关系公之于众才能,

      周莹:这好办啊,回去说一下不都知道了。

      秦嵘:不,要大办,把东院西院中院的都请过来,赵白石也请过来。月儿,你是不是还被慈禧封了个锆封,你捐了十万银子?

      周莹:这,……周莹知道他们不喜欢慈禧所以说的有点支支吾吾……

      秦嵘:这就好办了,我这两天会买东西去东院,你把这些人都请过去,大摆宴席,一来,别人知道你我是亲兄妹,妹妹回娘家,很正常,这样你就可以经常来,住几日也无妨,也不会影响你的名喻……

      周莹听到这,高兴极了,那太好了!

      秦嵘:还有第二点,好也不好,

      周莹:怎么?

      秦嵘:赵白石端方,皇帝降旨重点剿匪,杀乱党,所以他们顶我们很紧,刚好用你这太后的旨意保我秦府几日安宁,只要星移身体好些了,我就让他离开泾阳,这样他他就没有危险了!妹妹,……

      星移望着周莹:这样不可以会不会连累吴家!

      周莹表情严肃:就这么办,哥,只要你最近别作甚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望着秦嵘……

      秦嵘:不会的……

      周莹:好就这么办了!她利落的回答道?

      周莹回到东院第二天就让下人把东院弄得张灯结彩,叫来了东西南中四院的老老少少,和门下的店铺掌柜,伙计,以及赵白石等等。周莹婆婆摸不着头脑,不年不节的要做什么,等人都到齐了,秦嵘拿了两大箱子的礼物走到了东院,所有吃喝的人都十分稀罕,

      赵白石在一桌吃饭仿佛知道了什么要发生,他站起来看着秦嵘!:你这是做什么!

      秦嵘笑了笑:赵大人,我竟然隆重到访,必然有我的道理!

      吴老四:哎呀,秦老板,什么风把您出来了!

      秦嵘:吴四爷,最近可好呀!

      老四:好着,还要秦老板多照顾,要我们中院的茶叶啊!

      秦嵘:那时自然,你的东西好!

      这时,周莹从她屋子里刚让出来,脖子里挂着那个长命锁,

      周莹看了看秦嵘:你来了!

      秦嵘,:点点头!

      赵白石眉头紧皱:周莹,你这么做可想好了!这么做可是会进火坑的啊……

      周莹:大哥,你来,说着拉着他的衣袖,赵白石顿时有点紧张

      周莹:大家都知道,我周莹一直喜欢结交朋友,尤其两肋插刀的朋友,我与赵大人就是这样的朋友,他也是我的义兄,我的儿子怀先叫他舅舅!说着拿起一坛酒,大哥,这些人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大哥,说着眼眶红润,大哥,以后我们无论发生什么,希望我们一如既往的亲密无间,相亲相爱!!

      赵白石听后五味杂陈,想说什么,却又不能说什么:妹妹,我一直是你哥哥,原来是,现在是,一如既往!然后小声说也希望你一直清澈如初,莫要听信谗言!说着拿着一碗酒一饮而尽!这句话也只有周莹自己听得见……

      好,好,所有人都拍手!

      周莹听后又心痛,又紧张,轻声叹了一下

      我还要告诉大家一件事,就是,我周莹找到自己的亲哥哥了,从今天开始我周莹有两个哥哥,

      赵白石听后眼睛禁闭,摇了摇头

      什么,所有人吃惊的望着

      婆婆:周莹,你是不是糊涂了!她说到

      吴老四:周莹,什么啊

      周莹:我清醒的很,秦嵘,秦老板是我亲哥哥,大家看看我们的相貌,可有些像!听后所有人都吃惊极了,周老四也吃惊,众人仔细一看,真是想象极了!

      周莹:几个月之前。秦老板来找我,说我是他妹妹,我不行,可是今天我不得不信,血浓于水,这点不用改变……说着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交头接耳……

      ——后续内容移至原出处:春水2013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