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其他 其他 关注:8 内容:3374

    超市外的爸爸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其他
    • 静夜思

      逛超市。

      一个人,很别扭。

      “为什么柴米油盐这些芝麻小事也要我亲自出马?”推着购物车,望着手机里那些凶巴巴的聊天记录,万般无奈的叹了口气。

      既然都来了就不能亏待自己,我不亦乐乎的跑到食品区,“恩,多买些她不能吃的,气死她。”

      也许是我举动太疯狂了,引来了营业员小妹,她笑呵呵道:“大叔,你、这是……那个,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整箱的。”

      “不,”我回过神来,尴尬一下,“够了,刚刚好。”灰溜溜的闪人。想响起家里没酱油了,跑到来酱料区,正思索还要买什么。

      一个小女孩迎来问道:“大哥哥,你知不知道盐在哪?”

      恩,哥哥?我笑逐颜开,这个小姑娘有眼光看得出来我长得很年轻。

      “我也不知道,”我想了想,“你去问一下营业员吧。”

      小女孩微微一愣,“你不是么?”顿了顿,羡慕的道:“大哥哥买这么多好吃的呀,这要还多钱吧……”

      “一百来块而已,对了,盐应该就在这酱料区了,你找找吧。”说着我也帮她找。

      “大哥哥,”她忽然叫我去过,“麻烦告诉我一下,这些是盐吗?”

      我探头,“是啊,你都这么多大了还不识字么?”敲了敲她的脑袋瓜,“是不是上课开小差了!”

      “才不是呢,我还没上学呢,不过爸爸说过,过几天就让我去上学了呢!”小女孩欢喜的笑了,好一阵才懵懂的望向我,“那、大哥哥,这些盐多少钱呢?”

      “这个有好多种哦,海盐、普通盐还有低钠加碘盐你要那种?”

      小女孩低头想了想,小手伸进褪了色的裤带,掏了一张10元递到我面前,若若的问道:“这个、这些钱能买那种盐呢?最便宜的行吗?”

      我笑了,“都行啊,你要多少包?”

      “真的吗,别到时候买单不够钱……”

      “够。”

      “哦,”小孩露出甜甜的笑,“那就好,我就要一包,一包够我们吃几个月了。”转头去选盐,可犹豫不决了,似乎遇到难题。

      我觉得她太有意思,蹲下问她,“怎么了?”

      她眯着眼,指个盐,“哥哥你说买那种好?”

      “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反正够钱,每样买一包都够。”

      “不,爸爸说过,别浪费钱。”她忽然坚决了,“我就要一包就好了。”

      “哦?”我呆了呆,指了指那个最贵的,“钠加碘盐这个吧,很划算。”

      女孩点了点,掂起盐冲我笑嘻嘻的道谢。

      “小妹妹,你是第一次到超市吗?你一个人来吗?”

      她点了下头又摇起头,“我是第一次来这的,但是爸爸陪我来的。”

      我起身,举目寻觅,奇道:“你爸爸呢?怎么没看见?你是不是走丢了?”

      “没呢,”小女孩道,“他在超市外等我。”

      “超市外?为什么他不进来?不自己来买呢?”

      “是我要自己来的,超市的盐比较便宜。”小女孩抢道,“爸爸也答应我了,只要我去买盐就同意让我去上学。”

      呵呵,这个好面子的父亲一定是不好意思专门到大超市买一包盐才躲在门外,但这样忽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儿来瞎买也太坏了,万一小女孩被人拐了呢。

      “那,我走了,谢谢大哥哥!”小女孩见我没说什么就挥了挥手,走了。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想起每次超市大减价,他都欢天喜地的拉着我去抢购。

      我还厌烦的他,我不想去怕被人认出来,我一直认为抢那些降价的商品是低下的穷人的行为,哪怕那时候我家真的很穷。

      父亲总是笑哈哈的说我傻还跟小孩似的不厌其烦的挨个去吃那些试吃的食品。

      那时,我很讨厌他,觉得他就是个没有尊严的乞丐,就连我的母亲也常常数落他,说他没出息,恨自己嫁错人。

      他也一如既往的哈哈一笑,什么都没说。

      那时的他是不是很疼?现在想想,那个没出息的人为了让我有出息的机会而没出息的省吃俭用让我读最好的书。

      出了超市,我又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只见有个邋里邋遢的颓废的大叔在责骂她。

      我竖着耳朵去听,只听见他大大咧咧的呵斥道:“你怎么做事的啊,买包盐都那么久!你这么笨读书也没用啊!”

      小女孩无辜低下头哽咽,喃喃道:“好多人买单,所以、所以久了些……”

      大叔一巴掌排在她的小腿上,“谁让你排队啊,你个小娃娃排什么队?你没看到那些大人都不排队的吗?你傻啊!”

      “可,我觉得应该排队啊……”

      小女孩还行说些什么,那个坏人有拍了她一巴掌,“你这样以后还有什么用,我看也别读书了,浪费钱!”转身就走了。

      我想过去安慰她一下,只见她干净利落的擦干泪水,追上了她的爸爸。

      “爸爸,我长大了要做一名老师,我要教好多好多人做正确的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谁说的!”我笑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