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其他 其他 关注:8 内容:3362

    人间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其他
    • “瘫痪后你是怎么……譬如说,你是——?”记者一时不知怎么说好,双手象是比划着一个圆球。

      我懂了他的意思,说:“那时我只想快点死。”

      “哪里哪里,你太谦虚。”他微笑着,望着我。

      可我那时是真想死,不记得怎么谦虚过。

      “你是不是觉得不能再为人民……所以才……?”

      我摇摇头,想起了我那时写过的一首诗:轻推小窗看春色,漏人人间一斜阳……

      “那你为什么没有……?”记者象是有些失望了。

      我说,我是命运的宠儿。他奇怪地瞪着我。

      “您看我这手摇车,是十几个老同学凑钱给我买的……看这弹簧床,是个街坊给我做的……这棉裤,是邻居朱奶奶做的……还有这毛衣——那个女孩子也在我们街道生产组干过……生产组的门窄,手摇车进不去,一个小伙子天天背我……”

      记者飞快地记着。“最好说件具体的。”他说。

      我想了一会,找出了那张粮票(很破,中间贴了一条白纸)。

      “前些年,您知道它对一个陕北的农民来说等于什么吗?”我说:“也许等于一辆汽车,也许等于一所别墅;当然,要看和谁比。不过,它比汽车和别墅可重要多了;为了舍不得这么张小纸片,有时会耽误了一条人命。”

      记者看看那粮票,说:“是陕西省通用的?”

      “是。可他不懂。我寄还给他,说这在北京不能用。他又给我寄了回来,说这是他卖了留着过年用的十斤好黄米才得来的,凭什么不能用?!噢,他是我插队时的房东老汉,喂牛的……”

      有些事我不想对记者说。其实,队里早不让他喂牛了;有一回,他偷吃了喂牛的黑豆……

      “他说,这十斤粮票,我看病时用得着。”

      “看病?用粮票?!”记者问。看来他没插过队。

      “比送什么都管用,他以为北京也是那样。后来我才知道,他儿子的病是怎么耽误的。我没见过他的儿子,那时他只带个小孙女一块过。”

      我和记者都沉默着,看着那张汗污的粮票。

      “现在怎么样?”记者问我:“你们还有联系吗?”

      “现在有现在的难处,要是把满街贴广告的力气用来多生产点象样的缝纫机就好了。”

      记者没明白。

      “前些日子他寄钱来。想给他孙女买台缝纫机,他自己想要把二胡。可惜,我只帮他买到了二胡。他说,缝纫机一定得买最好的,要不他孙女该生气了。简直算得上是忘本了吧?”

      记者笑了,吹去笔记本上的烟灰:“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你是怎么战胜了……?譬如说……”

      “还有医院的大夫,常来家看我……还有生产组的大妈们,冬天总在火炉上烤热两块砖,给我垫在脚下……还有……唉!我说不好,也说不完。”

      一九八二年 史铁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