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我不是药神》为什么能火?

      电影《我不是药神》提前上映,而这部电影在之前的点映阶段就引发了热议。徐峥饰演的保健品店主在一群癌症患者的恳求下,成了某种印度产“救命药”的总代理商,由此卷入生活和法律的漩涡,也使得法律和伦理不断碰撞。“命,就是钱”这是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台词。之所以有这种看似夸张的表述,是因为不少进口抗癌药的价格很高——他们被称为“救命药”。(7月5日腾讯网)

      实际上,这部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故事的原型陆勇是一名慢性白血病患者,被称为“药侠”、“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他所代购的是治疗白血病靶向药“格列卫”。瑞士诺华的“格列卫”在国内售价23500元一盒,而印度的仿制药仅200元一盒,使得不少患者铤而走险。

      电影《我不是药神》,揭示了一个严峻的社会现实:我国的不少癌症患者面对高昂的进口“救命药”无力承担,要么在痛苦中煎熬,要么铤而走险。生命与法律在博弈,情理与伦理在较量。

      “救命药”价格畸高是一个不争之事实。初步统计,我国已上市抗癌药品138种,2017年总费用约1300亿元。我国抗癌药品研发投入大,但研发成功率不到2%,平均成本超过7亿美金,企业需通过高定价收回前期投入。而进口的抗癌药品,因为外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奇货可居之下,价格自然十分高昂。

      怎样让中国的癌症患者买得起“救命药”?就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民生问题,需要多管齐下、群策群力。

      ——加快“救命药”的技术创新。要支持鼓励国产“救命药”研发创新,激发企业生产“救命药”的热情,让“中国创造”造福中国老百姓。截止2018年3月,新药专项累计有96个品种获得新药证书,其中30个品种获得Ⅰ类新药证书,成功研制了盐酸埃克替尼、西达本胺、康柏西普、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等多个重大品种。这让癌症患者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但这还远远不够,需要进一步加快技术创新。

      ——降低进口“救命药”的关税。不少癌症的临床治疗不得不依赖进口药,将这些“救命药”的价格降下来,就成为至关重要的一环。我国自今年5月1号起,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国家对一些稀缺的“救命药”,还要在进口关税上做些文章,让国人消费得起。

      ——加大“救命药”的医保报销力度。目前,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筹资标准为人均不到700元,大病保险报销后,部分患者自费负担仍然很重,因此,“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也就成为困扰社会的一个大问题。为此,一方面要让大病保险报销名录扩容,另一方面要提高大病保险报销比例,不让癌症患者望“救命药”兴叹。

      电影《我不是药神》带给我们很多思考,其实,“药神”的尴尬出现,是和谐社会的一个不和谐缩影,但愿他们别再出现。

      ——作者:钱桂林

    • 4
    • 0
    • 0
    • 398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