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救赎(20-21)

      是一堆棉絮?棉絮被挂在一个奇怪形状的架子上。我将棉絮从架子上拨开,却发现那棉絮的触感奇怪。

      是人肉。已经被泡烂的人肉丝缕顺着水流一股脑拥在身上。挡住我的双眼。我强忍呕吐感,避开袋口,让东西流走。

      里面大概是一套完整的人骨。这些骨殖都很细很短。是属于某个孩子的。伴随着心脏的剧烈跳动,我从水中露出头来。

      白站在那堆碎骨正上方的水面上。

      “看到了?”

      “看到了。”

      白脸色难看。但她仍望着水底,就像望着回不去的故乡。我把手从水中抬起,把手中抓着的布片给她看。

       

      那是一件小连衣裙。颜色非常淡。我把它递在白颤抖不停手中。

      白弯下腰,慢慢地跪倒在水面上。珍珠一样的泪水击破了水面,向深处落去。

      白穿着朝美离开人世那天的裙子,带着朝美离开人世前的那段记忆,作为朝美向往的天使,来到这世上。而朝美在我没察觉到白之前,也根本没有死前的记忆吧。现在朝美想起了一切,也就必然不能存在下去了。一个活着的人怎么能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呢?

      但她的身体还在我的房间里。只要我将其处理掉,一定就可以回归日常了。

      只是我忘记了,砾原说过要来。

       

      我打车回到家。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第二扇门虚掩着。我走之前总是将两扇门全部上锁的。正厅里的灯亮着。我将大门上锁,躲在第二扇门之后。里面有脚步声。

      我实在难以想象砾原看见他心爱的女孩赤裸着惨死在好友家中后,会崩溃到什么程度。想起他天真无邪的笑脸,此刻竟然有些怀念。但我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了?白就在我身边。她近乎透明的身躯就那样穿过房门,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白!”我猛地推开门。

      砾原正站在一摊黑红的血水中。他的手中竟拿着DV

      我绝望了。刀就掉在门边。

      “夜……”砾原吞了一下口水。“朝美……怎么样了?”

      “你今天不是要和我谈这件事吧。”我瞄了一眼地上浸染血迹的朝美的衣服……还有我的衣服。

      “到底发生什么了!”砾原瞪圆了双眼,“你告诉我!”

      我慢慢把刀从地上捡起来。

      “夜见……”白站在砾原身后,摇头哭泣着,“不要……”

      “是你叫她来的?”

      我走向砾原。慢慢地。砾原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表情满是愤怒。

      “她现在在哪儿?告诉我!”

      白捂上耳朵,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你明明知道。”

      砾原满脸诧异。“哈?”

      “把它给我。”

      砾原低头看了一眼。如我所料,他反而握紧手中的DV

      “你没有看它的资格!”砾原指着我。“人果然就是这样……外表上干干净净,外壳里面……全都是蛆虫!为什么骗我……即使是这样我也能原谅……可你为什么……为什么……你毁了我……你毁了我……”

      砾原的表情狰狞起来。眼前开始模糊起来……他手间好像有什么闪亮的东西……

      “不要——!”白尖叫。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浸润了我握刀的手。

      “不……”我看到紧贴着我的脸的砾原的脸。他慢慢地,转动满是血丝的眼珠,张开嘴,露出一排没在血沫中的牙齿——

      “我……恨……你……”

      我一把将他推开,他重重地瘫倒在地。腹部一片血红。

      牙齿在打颤。

      “啊——呃呜——”白倒在地上,像中了毒的老鼠一样。

       

      “哈哈哈……你说得对,人除了这张皮什么都没有!除了这些腐烂的内脏什么都没有!哈哈……”

      没有墙也没有地。只是喷溅在四周的殷红和锐器嵌进肉块的声音从内部包裹着这个空洞,包裹着我。

      “住手……住手……”白挣扎着。

      “别怕,白……谁也不会知道……”我豁开面前的肉块,掏出内脏扔在地上。肉块还活着。有某种恼人的噪音从肉块中发出。

    • 0
    • 0
    • 89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8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