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玄幻仙侠小说《惊天一剑》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

      第二十九章 惊变

      猴儿三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除去暮思归死而复生,他更没想到眼前这个毫无修为的白衣男子竟然能够杀的了暮思归。他虽然没有与暮思归打过照面,可是一个人既然能够挑灭九大宗门的剑宗、万花谷、逍遥阁,三十六散门的神刀门、飞鹰堂,其人修为足以傲视天下,却没料到既然被眼前这人杀了!

      猴儿三打了个哆嗦,脸色惨白的看着来念朝,忽然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这感觉压得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来念朝却皱着眉头思索。

      这事情疑点太多,他虽然觉得那个暮思归有异,可是灭亡剑宗鬼宗确实有所参与。来念朝又一贯觉得自己的仇应该自己报,不能假手他人。加之来念朝也并不放心李晓雨一个人,故而和她一道出山。

      可是现在与他有嫌隙的宗门都覆灭了,连没有半点梁子的驭兽宗也覆灭了。况且,暮思归为他亲手所杀,若说天底下当真有那能让人死而复生本领的,他思来想去,也唯有他三师父朱雀一脉,可是他们都是不世出的前辈高“人”,不问天下事的,又与这些宗门没有半分瓜葛,若说是他们动手,真真是全无道理。

      默然良久,来念朝忽然问道:“龙城的聚宝阁可还开张?”

      李晓雨、猴儿三两人俱都一愣,不知道他何以在这节骨眼上问起这个店铺来。

      猴儿三回答道:“还在。”

      李晓雨却也同时问道:“这聚宝阁与此事有何关系么?”

      来念朝抬头看天,冷冷的说道:“聚宝阁网罗天下奇珍,更有人皮面具。”

      两人猛然醒悟道:“你是说有人易容改扮?”

      来念朝点了点头,道:“虽说一个人易容改扮骗不了亲近之人,然而十三年前九大宗门以及三十六散门虽对暮思归多有围堵,却终究不是亲近之人,若是有人易容,他们断然是不知道的……”

      说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道:“只是若要以一己之力挑灭一个宗门,谈何容易?就算是借力而为,然而若要斩杀各宗门的宗主门主,非要有不世武功不可。三十六散门暂且不说了,这八大宗门的每一个宗主论本事也不过是比李沧澜略逊一筹,皆是顶尖人物,越境杀人的修炼武者却是万里挑一。哪里会有这许多人?”

      三人又都沉默了片刻,李晓雨问道:“那如今怎么处?去聚宝阁看看?”

      来念朝摇头道:“便是去了也无甚用处。既来之,则安之。我就不信揪不出这人来!哼!”说到后来面色一寒,杀气透体而出。

      猴儿三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不知道这人又是什么情况。

      来念朝说完,却陡然看向猴儿三,猴儿三心中一动,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见到来念朝骈指径点自己咽喉,猴儿三大吃一惊,却已然躲闪不及,来念朝剑气一出,已是洞穿了他的咽喉!

      李晓雨大吃一惊,叫道:“念朝,其人无辜,你这是为何?”

      来念朝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他虽不明说,我却也知道,这厮看我不起,觉得我并无修为,并不将我当回事,既然小瞧于我,便当杀之。”

      李晓雨吃惊的看着他,脸色煞白,嘴唇哆嗦了半天方才道:“如此诛心,岂非大谬?不知者不罪啊!”

      来念朝哼了一声,不再多说,冷冷的看了李晓雨一眼,扭头就走。

      李晓雨从未想到来念朝会是如此一个滥杀无辜的人,不由震惊得呆在当场,看着他大步走了。

      来念朝出了胡同,信步走上街道,顺着人群向前,走到一个酒楼前,忽然站定,就听得头顶上“哗啦啦”一声响,一个酒盏在他头上三尺处碎开,那碎片却并未砸到他身上,而是四下散落,丁零当啷落了一地。

      酒铺门口从来是人来人往,都骇了一跳,看到这样场景更是吃惊,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来念朝仰头皱眉,正看见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黑脸中年男子看着他嘿嘿一笑,便把头缩回去了。来念朝微微一怔,登时排开众人,抢步上楼,果然便见到一个黑矮胖子倚栏而坐,见他上来,更是笑嘻嘻的招了招手。

      来念朝来到对面坐下,皱眉问道:“四师父何以在此?”

      这人正是四圣玄武之中的那个男子了,他们夫妻二人男的叫做幽玄,女的叫做幽冥,然而此幽冥非是幽冥鬼宗之“幽冥”,实乃是玄武二人又称为玄冥,这两个便将“玄冥”两字分开了做了名字。

      幽玄嘿嘿一笑,道:“正吃饭,看到你来,便叫你上来了。”

      来念朝刚要说话,就听得楼道上“咚咚”直响,不多一刻,李晓雨已然上来,气呼呼的来到近前,看到幽玄坐在一边,急忙躬身行礼道:“晚辈见过幽玄前辈。”

      幽玄看她气冲冲的,又顺着眼光看了来念朝一眼,嘿然笑道:“姑娘何以动这么大肝火?这小子调戏你来着?”

      来念朝急忙皱眉道:“休要胡说!不过是杀了一个小偷而已。”

      李晓雨气得杏眼圆睁,勃然怒道:“不过杀一个小偷而已?你说的好轻巧也!那猴儿三分明是无辜之人,你却因为一己臆断将其杀之。将人性命视之如同草芥,难道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幽玄愕然道:“无辜之人?姑娘你且说个备细。”

      李晓雨当下便将遇到猴儿三的事情说了,更说了来念朝最后突然暴起发难,将之杀害的事情。最后道:“他说猴儿三看他不起,可是这猴儿三一句话也未说,他如何晓得?这分明就是妄杀!居然还如此振振有词。幽玄前辈既然在此,不妨评评理。”

      幽玄越听面色越是寒冷,末了抚手道:“小思,此事欠妥啊!你如何能够这样呢?若说你与九大宗、三十六散门有仇,屠尽其人,我也不会说什么。可这个猴……猴……什么来着?算了,就叫他猴子罢!这猴子与你并无仇隙,你何必杀了他?”

      来念朝默然不语,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那眼神中却全然没有滥杀无辜应该有的愧疚之情。

      在来念朝的心里,李晓雨未必看到了猴儿三的眼睛。那眼神让他十分不舒服,仿佛觉得自己是修者就十分了不起一般。

      他十分讨厌这样的眼神。当他丹田被废,逃亡天下的时候,那些所有追杀自己的人都是这样的眼神。只是那时候的他只能逃,现在时移世易,任何一个敢这样对自己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第三十章 逃难的玄武

      来念朝沉默片刻,那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李晓雨,问道:“那你要我如何?给他偿命?”

      李晓雨也是微微一呆,她只是因为来念朝滥杀无辜使得自己十分气愤,具体要怎样她却未曾想过,只是在她迟疑的同时看到了来念朝那高高在上的不屑神情,之前所有的迟疑化作了更为汹涌的怒火。

      玄武多少知道点来念朝的过去,更是和他那几个哥哥们一样钟爱这个唯一的弟子,不等李晓雨发作,便已苦笑说道:“小思啊!你啊你!我们呢以前也杀过人吃过人,本来不好斥责你。然而你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妖怪,你是一个人哪!何必如此睚眦必究?”

      来念朝思忖着,没有说话。

      李晓雨本来也没有要他杀人偿命的意思,也静静地看着他。这一刻她忽然有了一种很陌生的感觉,朝夕相处了五年,李晓雨原本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了,可是今天却忽然觉得朦胧起来。

      她自诩来自名门大宗,从来持身极正,恩怨分明,难免要以己度人,觉得来念朝既然救了自己,便也应该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哪知道今日骤然发难,瞬息之间竟然因为觉得猴儿三瞧他不起便将之杀了。

      李晓雨的心里长叹了一声,蓦然想到了暮思归。

      当年的暮思归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当年传言在记名弟子中因为自己与暮思归交往,惹得不少人嫉妒。但凡有背后议论暮思归的,没有一个能够有好果子吃,即算打不过,暮思归也会报仇,设陷阱、下毒、打闷棍、坑人无所不用其极。难道这些不是和现在的来念朝一样么?

      李晓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想起了暮思归,心中猛然一痛,忍不住便要流泪。

      来念朝不明就里,先暗中吃了一惊,却仍旧是神色冰冷道:“好了好了,以后若不是有人欺上前来,绝不乱杀人了。你莫要再哭了。然而,若是与我有仇的人,可得两说。”

      李晓雨咬了咬嘴唇,梗着脖子,嘶哑着嗓子道:“谁哭了?”

      来念朝心中叹了口气,便问幽玄道:“四师父,一别经年,你怎么却到了这里?”

      玄武喟然一叹,喝口酒才道:“我……躲难来的。”

      来念朝愕然道:“师父玩笑?以你之能,就算是天帝也要让你三分,谁有这般大本事让你躲难?师娘?”

      幽玄摸了摸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又叹息了一声,道:“除了她,还有谁?”

      来念朝更是奇怪,道:“你一年没回去了,莫非也是为了躲她?”

      幽玄那黝黑的面膛刹那红成了酱色,摸着胡子吭哧了半晌,道:“不是。”

      李晓雨原本站着伤心,然而女人好奇心却是无法拴住的,听到这里也好奇起来,坐下来揶揄问道:“果然?”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五个人虽然性格不同,但除了白虎疾言厉色,使得李晓雨多少有些害怕外,青龙儒雅,朱雀温柔,玄武两个风趣幽默,故而李晓雨也常和他们开玩笑。

      幽玄道:“自然。”说话间看到两人都看着自己,硬生生将后面的豪言壮语吞了回去,又支吾了许久,才将自己这一年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去年乃是东海龙王敖广的九千岁大寿,为此遍邀各路神仙妖仙前往东海龙宫,青龙云青麟、白虎白山君、朱雀朱娟、玄武幽玄、幽冥皆是上古神祇,论身份虽不如敖广尊贵,却也是天下驰名的妖仙,自然也在宾客之中。

      那天宾客如云,众人皆为敖广寿,唯有这幽玄一双眼珠子只是四下逡巡。原来东海水晶宫中原本就有不少的龙女、蚌母,生就得十分美丽。幽玄原本就是色中饿鬼,早就挪不开眼睛迈不动腿了。

      便在这时,有司仪报又鲛人族公主为东海龙王寿,幽玄勉强看去,只见一个绝美女子袅娜而来,幽玄顿时眼珠子都直了,浑身犹如雪狮子向火,酥了个一塌糊涂,勉强等着那公主祝完受,趁着那四个与人闲话的时节,急忙去找那公主去了。

      玄冥本为四圣之一,名动天下,又是昔年水神共工部曲,鲛人公主自然不敢怠慢,她是以礼相待,却平白被幽玄揩了不少的油水去。虽说是揩油水,然而也不过是牵牵小手儿罢了。可幽玄知道自己媳妇醋性极大,若是知道了,必定又要被吊打一顿,故而不待宴会散场,便提前溜之乎也了。

      幽玄本打算径直回十万大山,然而到了青丘,却又忍不住色心发作,心里暗想道:“青丘的小狐狸们都长得十分好看,都是胸大臀翘,腰细腿长,而且美丽风骚,我虽不能对不起幽冥,但是若看一眼她们洗澡,能多活一万年,既饱眼福,又对得住我老婆,何乐而不为?”

      这般想着,当下按落云头,他来青丘偷窥也非一朝半日,知道青丘有一个温泉,名叫玉华池,那些母狐狸都在那里沐浴,便直扑玉华池,到了潭边,果然见到一个少女正在沐浴,但见她蛾眉如春山,粉黛无颜色,肤如凝脂难留水,半露奶奶似蜜桃。

      幽玄以为自己撞了大运,心头狂喜,顿时现了本相,化作一只碾盘大小的黑壳乌龟,摇头曳尾的溜到池边偷看。他也认得这少女乃是青丘之主白兆平的大女儿白郁,是有千年道行的九尾白狐。

      也是他色胆包了天,忘了青丘之主的女儿怎么会没有护卫在一旁?更是忘记了白兆平与敖广关系素来不好,敖广做寿,白兆平并没有受邀参加,还在家中。一味只是偷看,却不料早被白郁的贴身丫鬟看见了,那丫鬟也曾被幽玄戏弄过,怀恨在心,自然认得准,连忙报与了白兆平。

      白兆平大怒,拍案骂道:“这王八好大的胆子,数次来我这里调戏。原本看在青龙的面子上饶了他数次,现下竟然还不知悔改,居然看偷看我的女儿!”当下一闪,便到了幽玄背后,手一伸,顿时幻化出一个巨大的狐狸爪子楼头拍下,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幽玄壳硬,虽不曾被打死,却也被打的入地三尺,头脑发晕。

      这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惊动了小狐狸白郁,顿时脸色大变飞出玉华池走了。

      幽玄大吃一惊,本能的便缩回壳里去了,白兆平抢上前来,解下腰带就把幽玄捆了一个结实。他这腰带原本就是自己炼魔的法宝,取名为“捆仙绳”,任你天大的本事也休想挣扎的脱。

      这法宝更有一样好处,能够束缚修为,幽玄现了本相,被捆仙绳捆了,变不回人形,连缩小都不能够,只能被白兆平拖着跑。

    • 0
    • 0
    • 0
    • 147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