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收益排行
  • 总打赏排行
  • 多肉咕咕
    我愿是一缕清风,无拘无束游荡世界,所经之路都会留下我一片欢腾的足迹
    今日获得125作币
    关注
  • 小才子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飞鸟与鱼》 程东武
    今日获得5作币
    关注
  • admin
    哦,(*´▽`)ノノ
    打赏了2473作币
    关注
  • 许仙白
    写,没我的世界。
    打赏了744作币
    关注
  • 推文学
    惜字如金。
    打赏了719作币
    关注
  • 作者
    惜字如金。
    打赏了666作币
    关注
  • 碎布服饰有限公司
    碎布服饰(SuiBu品牌)创始人
    打赏了472作币
    关注
  • 静夜思
    碌碌无为,静夜思
    打赏了455作币
    关注
  • 文字控
    惜字如金。
    打赏了455作币
    关注
  • 屌丝如我
    惜字如金。
    打赏了398作币
    关注
  • 群主
    惜字如金。
    打赏了363作币
    关注
  • 琉璃雪
    惜字如金。
    打赏了250作币
    关注
  • 投放广告

    • 微信
    • 支付宝
    • Q Q

    玄幻仙侠小说《惊天一剑》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一招

    ·慕赛尔·琼杰斯坦这一惊比任何人更甚。

    他虽然自知不是一等一的高手,能胜过自己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然而他却决然没有想到看起来瘦小文弱的人居然能突然欺到身前。金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然而其人到底也是骑士团中的佼佼者,又是在国境上的队伍里,时常要与敌人拼杀,故反应亦极其迅速。几乎便在震惊的同时往后一个纵跃,一剑砍向来念朝。

    赫蕾蒂·路德哈尔·科雷脸色一变,德·琼里斯·哈尔汉德、库默尔·夏·平罗和卢克·卡特雅阁·冯的脸色也变了。他们并不是不分好歹的人,来念朝虽然行为不逊,那也只是瞧不起骑士团而已,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敌人,故而教训一顿也就是了,并没有杀人的必要。

    然而金的这一招,在中州固然是连流都入不了的,在这里却是一记极其厉害的杀手。更兼他们也都是一个队里的熟人,对于金的本事也十分了解,其人手狠眼毒,极能把握时机,这一招又是毕其功于一役的杀手,最在乎的便是这“时机”二字,正所谓“迅雷不及掩耳”,在场的除了作为队长的德,谁也没有把握能够接得下、躲得过这一招。

    赫蕾蒂大喊了起来。李晓雨虽然听不懂她哇啦啦说些什么,看那神情却是颇为气愤的样子心里正自奇怪,却又听得骑士团的几人发出了惊呼声。她也晓得来念朝的本领比自己不知高了多少,无知无畏之下,并不觉得来念朝会不是这人的对手,然而两人放对却仍旧不免有些担忧来念朝的安危。听到众人惊呼,也转了头去看。

    却原来并不是来念朝受了伤,而是金的那一剑居然砍了一个空,来念朝又骤然出现在了金的面前。

    他仍旧背负着双手,站得如同一柄剑一般笔直,仿佛没有动过,可是却忽然出现在了金的面前。

    这一次比方才更近了,几乎是贴上了金的脸颊。

    众人都看出来了,若是来念朝出手,金·慕赛尔·琼杰斯坦是断然避不开的。

    赫蕾蒂已然变了颜色,她比骑士团的队友都要清楚这个白衣人的本领。这白衣人随随便便的一招便解决了自己苦苦不能战胜的对手,倘若现下出手,金只怕便要惨败了。

    骑士团的其余人并没有见到方才那一战,自然也不清楚来念朝到底有几斤几两,可是他们却十分清楚,若是来念朝出手,金身穿铁甲,这又瘦又小的白衣人固然是不能伤到他,可是若是真的挨了一下,骑士团的脸面就真的丢尽了。

    他们都知道在西驼大地上,若论治病救人、疗伤解毒白袍人当仁不让,可是若论起战斗来,那些白袍人却没有半点能耐,若非同属一个阵营,不能对同志出手,整个西驼大地的成百上千万白袍人只怕都成了骑士、游侠、佣兵的奴隶了。

    如果这白袍人的一招得手,那将是骑士团的耻辱。奇耻大辱!

    金也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荣誉感,然而他却十分明白,他自己将要受到侮辱,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作为一个男人,这样不荣誉的事情是无法接受的。何况金还是一个高傲得男人。

    所以在他先出骇然神色的时候他的身上猛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也就是在此时,他的脚已踏上了坚实的地面,那一剑来不及撤回,他的左手已经带着光晕重重的打向了来念朝的小腹!

    如此距离,如此应变,就算是德·琼里斯·哈尔汉德扪心自问下,自己也绝对避不开的。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捏了一把汗。德也从庇克琉斯处听到了这个白衣人来自中州,可是他并不清楚中州与法莱尔到底有多远,他只是将中州当做了西驼的一个国家。

    既然如此想法,加之来念朝又是一袭白袍裹身,德便自然而然的将他与那些白袍人联系在一起了。金这一记重拳将他打翻、打伤、打死确然留住了骑士团的脸面,但却无疑将骑士团与白袍人的联盟推向了深渊。

    但是两人距离如此之近,不啻于便是肉搏,他便是要出手阻止也来不及了。

    德仿佛看到了联盟破裂,看到了法莱尔国王的愤怒,看到了骑士团大团长的愤怒和那无上的至高存在的愤怒,以及敌人们的嘲讽欢呼。他头一次感觉个人的荣辱在这样的局势浪潮中的微不足道。德·琼里斯·哈尔汉德面如死灰,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金是他的人!

    骑士团的诸位也不知道是想到了这一点还是因为这一下太过惊心动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街道上也没有了声息。

    可是他们眼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那穿白袍的并没有倒飞出去,也没有受伤吐血,更没有死。

    他们真真切切的看到这白衣人并不迅速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每个人都能看到他只一下就挡住了这淡金色的一拳,顺手一扭,金的拳头就被扭了过去,身子也倾斜了。白袍人又伸出了自己的右脚往后一勾,抱着拳头的手掌往前一送,就听见“咣当”一声大响,金已经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德与他的伙计们都惊呆了,瞳孔都收缩了起来。一招!这白袍人居然只用了一招,金就已经摔倒在地!

    金不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也不是最强壮的,可是却绝然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白袍人所能在一招间打倒的。也绝不是在十招、百招、千招中所能打倒的。他们太熟悉那些白袍人的能耐了。

    故而当这一幕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骑士团的四个人都惊呆了。就连看过来念朝出手的赫蕾蒂也惊呆了。

    没有血肉横飞的场面,只有倒地的骑士。没有人死,也没有人受伤。然而这“哐当”的铁甲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变成了扇在他们脸上的巴掌声。

    好大的一记耳光!大到他们都懵了。

    来念朝又将手背在了身后,那一双冰冷不屑的眼眸依旧像是看蝼蚁一般的看着金。

    金胀红了脸面,在短暂的发懵之后勃然大怒,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捡起被自己丢在一边的剑,大吼一声,对着来念朝就冲了过来!

    此时的金,就如同一头发情时期却被人牵走了异性的公牛,血红的眼睛完全无视了眼前的一切,愤怒的心无暇去想这一剑之后的所有事情。他只知道自己受了侮辱,他要报仇,他要将对面这个高傲得白袍人杀了。

    他有他的自尊,也有他的理由,然而却没有了理智。

  • 0
  • 0
  • 0
  • 30
  • 写小说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 2016 - 2018 - 这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