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收益排行
  • 总打赏排行
  • 多肉咕咕
    我愿是一缕清风,无拘无束游荡世界,所经之路都会留下我一片欢腾的足迹
    今日获得125作币
    关注
  • 小才子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飞鸟与鱼》 程东武
    今日获得5作币
    关注
  • admin
    哦,(*´▽`)ノノ
    打赏了2473作币
    关注
  • 许仙白
    写,没我的世界。
    打赏了744作币
    关注
  • 推文学
    惜字如金。
    打赏了719作币
    关注
  • 作者
    惜字如金。
    打赏了666作币
    关注
  • 碎布服饰有限公司
    碎布服饰(SuiBu品牌)创始人
    打赏了472作币
    关注
  • 静夜思
    碌碌无为,静夜思
    打赏了455作币
    关注
  • 文字控
    惜字如金。
    打赏了455作币
    关注
  • 屌丝如我
    惜字如金。
    打赏了398作币
    关注
  • 群主
    惜字如金。
    打赏了363作币
    关注
  • 琉璃雪
    惜字如金。
    打赏了250作币
    关注
  • 投放广告

    • 微信
    • 支付宝
    • Q Q

    奇点文明 第三幕 当他们抛弃我们的时候 第十九章

    “咚!!!”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凝固的血液逐渐化开,小溪汇成大河,最终犹如海洋般奔涌不息,它们携带热量遍布全身,新鲜的空气再次充满了肺部。

    “哈。男人大口喘气,身体供血恢复了正常,耳朵能够听见声音。身体各项指标恢复正常。

    撑开眼皮,福尔曼回到了雅克多利亚号。

    他平躺在冬眠仓内,全身上下被温暖环抱着。

    先生,请问您的姓名。

    德尔玛·福尔曼。这是例行的提问回答。

    一束光射进了他的眼球:福尔曼舰长,欢迎您回来。

    意识逐渐清晰,起身测望,贺御秦与他同时从冬眠中醒来。

    福尔曼抬手看着电子腕表,数字停格未有跳动。他每次醒来都会习惯性地重新校准时间。舰长看着电子屏幕上,那一刻被定格在了112348秒。

    “难道,雅克多利亚号已经完全达到光速了?他诧异地指着时间。

    中国人开口:不知道,现在我们飞到哪里了?

    “走!他们披上制服,出去瞧瞧。

    众多舰长站在舰桥,他们满脸惊惧,诧异,除了遥远的星空外雅克多利亚号的周围是一片黑暗的死寂。

    福尔曼望着众人: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怎么同时被唤醒了?

    除了现任舰长洛克特外,他们当中无人能够解释当前的情况,他说起话来依旧不紧不慢:先生们,勿要惊慌。我是轮替舰长洛克特。

    人们看到他双手虚压继续道:两日前,雅克多利亚号在高维飞行状态下飞出了银河系。我们要感谢已故功能人舰长幔克洛维尔先生,若不是他所提供的科技成果,舰船显然不具备脱离银河系的资格。接着,我们姑且将那片区域称为银河系外缘,雅克多利亚号在外缘区域行驶情况依旧是正常的。但突破了那一带后,船舰被强制脱离了高维度飞行状态。

    “是其他智慧生物做的吗?

    “我们初步分析下来,基本排除这种可能。洛克特舰长道,我们极有可能陷入了一片未知区域。

    “是暗物质吗?

    “测量手段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人们对宇宙的初步认识,无法解释雅克多利亚号目前所处的困境。舰长道,进入该片未知区域后,船舰速度瞬时跳跃至了光速极限。令人费解的是,我们的舰船引擎无过量输出现象。当我们尝试通过引擎动力改变舰船运动状态的时候,发现雅克多利亚号的矢量速度依然维持原来水平。

    舰长们明白这则讯息意味着什么:方向与数值都不可改变吗?

    “是的。”才行进了不到十五分之一的总路程,雅克多利亚号便遇见了当初设想中最糟糕的情况——迷失太空。

    福尔曼微微皱眉:“还记得,瑞典人斯腾曼的理论吗?

    暗物质驱动红移,产生时间。如果说红移是条河床,那么暗物质就是流水。我们雅克多利亚号则是一叶扁舟了。

    确切的说是一粒尘埃。一位舰长道,如果我们真的陷进去了,这艘飞船去往哪里的控制权就完全不在我们手中。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贺御秦道: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们在光速中不会衰老,许多问题都能够通过众舰长议会协调解决。

    洛克特舰长点了点头:在确认目前状态稳定后,我将各位从沉睡中唤醒,为的就是尽快组建起议会,商讨出解决方案。

    舰长们都明白该问题的重要性,会议很快地开始了,洛克特舰长详细描述了目前收集到的各项参数指标,会议阶段性地召开了将近一月的时间,期间宇宙航天学院及下区的知名学者亦加入到了会议中。

    他们能够根据临近星系及宇宙光谱演算出舰船所处的相对位置,但无法给出任何一种能够改变飞船当前运动状态的方法,亦无法捕获周围空间中隐藏的暗物质。雅克多利亚号自此陷入了一股宇宙洪流中,挣脱不得。

    值得一提的是,米尔西奇作为雅克多利亚号下区出生的副官,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回顾历史,当人类走出太阳系之前科技能力已经达到掌握其大部分能量资源的程度,因此雅克多利亚号顺理成章地安全飞出太阳系。而飞出银河系,则需要储备更为巨大的能量,幔克洛维尔带来的技术固然先进,也只是基于太阳系文明的前体,因为自始至终除了雅克多利亚号,人类都没有完全走出太阳系。而远航船舰没有选择搁置原定目标在银河系中心位置做过多停留,对宇宙进行更为深刻的研究。米尔西奇认为最正确的做法便是围绕银河系中心展开研究,彻底弄清楚它的构造。另外通过古老恒星上重金属元素的研究,合成新材料,实验它们的物理特性,为求在各个方面进行全新的突破。显然的,雅克多利亚号错过了这一得天独厚的机遇。上区的官员心目中唯有远航目标,而下区的人更在乎他们的寿命问题。现在,雅克多利亚号掌握的数据不足以在科技方面进行下一步突破,可以说人们陷入了一个死局。

    他的观点引人深思,只是雅克多利亚号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唯有跟随着宇宙洪流一起前进着。

    船员们试图在下区建立模拟环境实验室,引入目前采集到的物理量进行数字模拟演算,显然是徒劳的。众舰长感到一筹莫展,甚至油然而生出一股绝望,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在测量手段及实验环境都受到局限的情况下,终于,其中一位舰长提出申请,愿意投入到人工智能奇迹提供的模拟环境中去。

    一人起头众人效仿,愈来愈多的舰长加入到了下区的行列,因为没有人愿意将永恒的时间花费在一个不可能解开的问题上。

    海水拍打着山石,远处海鸟飞掠而过,绿色掩沫着大地,一片生机盎然。

    福尔曼一身便装坐于一座墓碑前,上面刻字清晰可见:永远的理查德森舰长。

    朋友。男人手握一杯卡米尔黑啤对着墓碑自言自语,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们今天会走到这一步,渴望维持的一切被时间摧残成粉末。要知道当年,你把艾利克斯扔出去的时候,艾利克斯是谁?也许你是不记得了,你杀了这么多人。你把我的好友扔进太空中,他现在肯定是死了吧。

    他顿了顿:说实话,我挺恨你的。实在找不到一个喜欢你的理由,你们功能人总是这样行事高效,不讲情面。可我得承认你做了许多好事,许多正确的事。

    他大口喝着饮料:今日,我也要屈服于奇迹了,成为了你口中所说的被圈养的猪了吧。

    福尔曼抬头望向远处,那座巨大的电子钟永远停留在那一刻:112348秒。这该死的永恒,冲淡了我们的渴望。

    墓碑的右侧原本是属于另一位功能人幔克洛维尔的,葬礼当日,人们为其举行了盛大仪式,感恩他所赋予的生命奇迹。但,伴随着前舰长幔克洛维尔死亡真相的逐渐公开,下区人民的愤恨驱使着他们挖开墓穴,敲断他的墓碑,将尸骨散落一地,践踏其上,最终一把火烧得无影无踪。

    “一个企图毁灭所有人类的功能人。福尔曼愣愣出神,理查德森,他是一位比你还要伟大的英雄,却最终尸骨无存。真是讽刺之极啊。

    理查德森没有回答他,时间在他死亡的那刻定格着。

    他起身拍了拍衣服,向着远方迈步,朝着人工智能奇迹为他提供的第一段模拟环境走去。

  • 0
  • 0
  • 0
  • 32
  • 写小说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 2016 - 2018 - 这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