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亓乐】血泪-13

      13.
      大厅里,洛飞带来的人布满整个大厅,程以清和程以鑫跟在米乐的身后,低声提醒:“舞台两侧还有楼上是我们的人,其他都是洛飞带来的人。敌我差距悬殊,米乐,不要硬拼。”
      “等一下要是有变故,你记得先把米乐带走,到时候见机行圌事。”程以清不慌不忙,冷静地安排。
      程以鑫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米乐来到洛飞桌前的时候,洛飞显然是眼前一亮,“哟,这是哪位小圌美圌人啊?”
      “洛老板,这位是乐少,是我们娱乐中心的老大。”程以清和程以鑫不动声色地挡在米乐面前,恭恭敬敬却不卑不亢道。
      洛飞饶有兴趣地放下手里的雪茄,上下打量了米乐一会儿,直到程以清和程以鑫都全身绷紧,才哈哈大笑起来,“简亓居然舍得放这么一个小娃娃出来打拼,真不怕被人欺负了去?”
      程以清神色一冷,刚要接话,米乐却轻轻抬手制止了他,而后上前走了一步,轻声但坚定,“洛老板,米乐虽然年轻,但也并非一无所知,到底也知道,买卖交易从来都讲究银货两讫,只是洛老板手下兄弟在我这儿签单赊账那么多次,真是很令我为难。”
      一番话,直截了当,气氛刹那间紧张起来,无论是哪边的人,都开始暗暗提高了警觉心。
      程以清和程以鑫也有一瞬的惊讶,随即却是相视一笑。没想到米乐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对手,竟然毫不怯场,倒真有几分和简亓相似,这样一来,以后即便没有了他们的保护,米乐也再不会任人宰割。
      洛飞也显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甚至比简亓还要年轻的少年,会有这样咄咄逼人的胆量,过了不久,才意味深长地鼓圌起掌来,“好,太好了!”洛飞慢条斯理地拿过桌上的两个空酒杯,“可惜啊,米乐,你还是太嫩。”
      意味深长的一句话之后,洛飞唤过一名手下跟着程以鑫去付账,自己则径自倒上两杯酒,一杯端到米乐的面前,“乐少,我自罚三杯,就当我替下面的人赔个罪,还望乐少能够赏个脸。”说罢自己便一干而尽,很快三杯下肚,却神色不改,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米乐手中的酒杯。
      “不敢。”米乐骑虎难下,只能同样一饮而尽。辛辣苦涩的液圌体被灌进喉圌咙,火圌辣辣地难受,第一次喝酒的米乐不禁剧烈地咳嗽起来,呛得小圌脸通红,眼睛也泛起了一阵水汽。
      “洛老板,乐少不比您海量,还望您高抬贵手,这剩下的两杯,我替他敬您。”程以清拦在了米乐面前,伸手就要去拿酒杯。
      “以清啊,你够忠心,可这话不在理。他既然是这里的老大,就没有你来挡酒的道理。道上的人,谁不是凭自己的本事闯出来,哪儿有安安心心让人保护着的老大?简亓既然舍得让他出来面对风雨,早就应该有这个准备。”
      “言下之意,洛老板今日是一定要为难我们乐少了?”程以鑫眯起了眼睛。
      眼见气氛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的米乐抬手拦住了护着他的两个人,又接着伸手去拿倒得满满的第二只酒杯,毫不犹豫地灌了下去。洛飞这个人,一个月来他多多少少听简亓提过几次,他是个狠角色,所以他更不能示弱,不能让人以为这里换了老大,就能任人欺凌!
      “好,有骨气!”洛飞轻佻地伸手勾起米乐的脸蛋,看着他泛红的双颊和水汽弥漫的眼睛,眼中的戏谑越来越明显,甚至凑到了米乐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道,“小圌美圌人,简亓舍得你抛头露面,我可舍不得,有没有想过换一个靠圌山?”
      米乐微微别过头去躲开他的目光,死死地压住因为喉间辛辣的感觉而泛起的泪光。
      程以清和程以鑫眼见洛飞当着他们的面都敢这样调圌戏米乐,暗自咬牙,紧紧圌握住了拳,几乎要按耐不住,但在他们下令动手之前,却被人抢了先。
      “洛老板,好久不见。”沉稳有力的男声从门口传来,Refeer带着自己身边的助手施施然现身,“原来洛老板在这儿,难怪我刚才想去捧个场,都没见到您人呢。”Refeer刻意走过程以鑫身边,不曾停留,只是他身后的一名助手压低了声音,“洛飞有备而来,别轻举妄动。”
      程以清和程以鑫闻言均是神色一凛,互相看过一眼之后,程以鑫不动声色地在Refeer的五个助手还有程以清的掩护下离开人群,赶去通知陶醉立刻过来支援。
      Refeer则大大方方在米乐身边坐了下来,刻意隔开了洛飞与米乐,随手拿起了第三个酒杯,浅浅尝了一口杯中的液圌体,便笑了起来,“罗曼尼康帝的酒,照米乐这样的灌法,岂不是暴殄天物?”
      洛飞是知道Refeer的,其实道上的人都知道,Refeer和简亓都是年轻一辈里的狠角色。之前他算计了Refeer和简亓的交易,这两个年轻人也没给他什么好果子吃,他接连的生意都磕磕绊绊地并不顺利,终究是惹急了他。
      “Refeer,你今天真是好兴致啊。”洛飞渐渐收起几分调圌戏的神色,坐回原位,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个和简亓一样年轻也一样不好对付的男子。
      “我可不比洛老板清闲,哪来的时间到别人的场子来寻欢作乐。今天是乐少约了我,有要事相商。”Refeer漫不经心地转动着酒杯,余光瞥见米乐困惑的目光,一时有些失笑,也有些心疼。
      看得出来,米乐并非道上的人,他的心思纯澈,连他这句话是用来骗过洛飞的,米乐看起来也是真圌相信了他的话,这说什么信什么的单纯个性,别说是洛飞这种老狐狸,就是他也能一眼看穿米乐的心思,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在道上混,简亓他怎么舍得。
      洛飞脸色一沉,刚要开口,身边的小弟接了电圌话附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洛飞的脸色骤变,阴鸷的目光扫过一脸放松的Refeer,才带着自己的人,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一走,米乐一下子软倒下来。空腹灌下两大杯烈酒,如今胃里一阵阵的绞痛着,痛得米乐忍不住跪倒在地上缩成了一团,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手臂里,不断倒吸着冷气,却硬是忍着不出声,倔强得令人心疼。
      “还好吧?”Refeer轻轻圌抚上他的背,柔声问道。
      “没事,”米乐缓了一阵,才轻轻开口,“谢谢你。”
      “不用谢我。”Refeer将他扶起来坐到沙发上,“是简亓通知我,我才能过来。”
      “简哥通知你的?”程以清有些奇怪,“陶醉应该还来不及向他禀告吧?”程以鑫的动作再快,Refeer也不可能在五分钟之内就收到消息并且及时赶来,除非……他早就注意到了这里。
      程以清微微蹙起了眉头,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飞快地滑了过去,他却来不及抓圌住,只是看向Refeer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探究。
      Refeer笑了起来,看向了米乐,“是简亓密切注意着米乐,所以消息才会这么快。”Refeer自然看到了程以清探究的目光,也并不隐瞒。密切注意着米乐是其一,其二,也是他早就和简亓联手,盯上了洛飞,想要报之前被算计的仇。只是,米乐希望听到的,只有第一个原因吧!
      Refeer向后靠到了沙发上,目光慵懒又带着点狠厉,“既然知道洛飞在这儿,我就得来会会他。他敢伤了我的人,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米乐,我们回去吧,你今天够累的了。”程以鑫俯下圌身来柔声问道。
      米乐摇了摇头,“账还没有核对完……”
      “不急在这一天,身圌体要紧,”Refeer也劝道,“喝了酒你还怎么对账,快回去吧。我也该告辞了。”
      米乐终究拗不过他们,连哄带劝地被带上了车。
      看着那个令人心疼的少年就这样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Refeer的目光追随着,悠远深邃,又有点苦涩。
      “Refeer,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追?这不像你。”身后的几个助手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Refeer最得力的女助手丁妙妙开口问道。
      “因为,是真的喜欢吧,”Refeer没有回头,“所以想给他他想要的一切,不强求他可以留在我身边。”
      收回思绪,他还是Shadow的老大Refeer,“走吧。”
      因为真的喜欢,所以想给你你想要的一切,甚至不求你为我停留吗?Refeer……你知不知道我也是如此……

      隐藏内容需要输入密码才可以看见

      查看
    • 0
    • 0
    • 118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8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