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玄幻仙侠小说《惊天一剑》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光明教会

      五人穿街过巷往走了约有一刻,便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很大的尖顶屋子前,红红的屋顶上正是一个银闪闪的大十字架,便是昨日庇克琉斯指点的那个教会教堂了。

      李晓雨道:“念朝,你看这里原来也不大,与中州比起来相差远甚了。”

      来念朝道:“城池之外倒是颇为广阔。昨日送我们来的那个人虽说只是一匹驽马,却也比寻常人腿脚快得多了,依旧走了三天两夜。”

      庇克琉斯笑道:“二位就少见多怪了,这里原本就比不上中途繁华之地,中州地方一州一郡一县一乡一里各有统属,所以墟集也多,或有不足的,由乡到县里去采买,也要不了许多时候,不像这里,十里八乡的农夫村民若要买卖,便都要往这里来,莫说三天,远了的走一两个月也是平常得紧。”

      说着话,两个牧师已引二人踏石阶来到门口,只见里面即使点着不少大蜡烛,仍旧有些昏暗,透过阴云的天光照在这屋子四壁上花花绿绿的水晶窗户上,在来念朝与李晓雨看来颇有些异样的风采。从大门往内是一条长长的过道,过道两旁整齐排着二十几张可容四五人的靠背长椅。过道尽头是一个台阶,台阶上放着一个四方大讲桌,桌后立着一个头戴高高的白色镶金冠,手里握着五彩宝石金手杖的白衣老者,其身后立着一个白衣中年人,再往后是十个白衣人,有男有女,旁边还站着几个人,身着甲胄,正是德·琼里斯·哈尔汉德、库默尔·夏·罗平、卢克·克的雅阁·冯、赫蕾蒂·路德哈尔·科雷、金·慕赛尔·琼杰斯坦五个。

      来念朝一见他们五个,顿时冷哼了一声,在两个牧师的带领下昂首大步向前,看看到了那个老者面前,这两个牧师都行了一个抚胸礼,庇克琉斯更是单膝跪地的行礼,显得十分谦卑,李晓雨便知道这老者便是什么主教大人了,再看来念朝只是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这个“主教”。

      李晓雨悄声问道:“念朝,咱们是否也行礼?”

      来念朝尚未说话,庇克琉斯已然低声道:“这位主教便是法莱尔的主教赫里·甘默德·赫尔,在法莱尔就算是国王也要让他三分,还不快行礼?”

      来念朝沉声道:“若是寻常,行礼也没什么要紧,可如今他们兴师问罪,不分青红皂白的,我为何要对他行礼?”言毕,冷笑着逼视上去。

      那主教却并不以为忤,只是微微抬了抬手,跪着的三人都站了起来,那两个牧师便用异邦话说了一阵,台上众人都吃了一惊,顿时交头接耳起来,赫蕾蒂更是“啊”的惊呼出声。唯有金·慕赛尔·琼杰斯坦面上阵青阵白,一双惊惧且不甘的眼睛死死盯着来念朝。

      赫里主教颤巍巍的走下台来,对着来念朝两个行礼,来念朝见他如此,也做了一揖,李晓雨也行礼了,那主教这才张开他那透风的嘴吧,呜鲁呜鲁的说了一句,庇克琉斯知道这两个听不懂此地的话,便用法莱尔话说道:“主教大人在上,这两位并不通咱们的语言,故而我斗胆请做翻译,不知可否?”

      那主教点了点头,庇克琉斯又将这话对来念朝两个说了,只是此时此地,他也收起了寻常的样貌,很有些庄严宝相。来念朝冷冷的点了点头。就听庇克琉斯道:“方才主教说:‘法莱尔虽地处西陲,却也听过中州大国的名声,原来两位是中州的武者,更不想两位竟然有我们这里圣法师的本领,失敬失敬。’”

      来念朝见他说得客气,知道自己一贯说话不中听,便对李晓雨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便是要李晓雨前去应酬,李晓雨明白意思,娇嗔的翻了一个白眼,这才对那赫里主教复又行了一礼,道:“中西路远,我们不晓得这里的礼数,还请主教大人见谅了。不晓得主教请我们来所为何事?”说到最后,似有意似无意的瞟了骑士团五人一眼。

      赫里·甘默德笑道:“姑娘言重了,老夫请两位来,原本也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只是昨天在干尔莫干听说有牧师与骑士团的诸位朋友动手,怕惹出什么事情来,这才连夜赶来,原本想撮合一番,将此事情揭过了,不是什么大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情。”

      ·琼杰斯坦见主教经在这里打哈哈,心里颇为郁闷,但碍于这白袍中州人的实力,又是在教堂里面,不能动手,只弄得脸上阵青阵白阵红,仿佛开了一个染坊也相似,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来念朝突然道:“此事虽不是什么大事,这梁子只怕也结下了。”说完,又冷冷的看了金一眼。

      金虽然听不懂中州话,然而来念朝话语中的冷嘲热讽他却是听得出来的,只是昨天才吃了一个大亏,有心无胆,只得气愤愤的把脸扭过一边不去看他,心中的怨恨更加深了。

      赫里主教也听不懂来念朝说话,要庇克琉斯译了,便即沉默下来。

      李晓雨问道:“主教是否害怕因我二人的事情,使得光明教廷四分五裂?”

      赫里主教砸吧了一下干瘪的嘴唇,叹了口气道:“若说国与国之间征战不断,我们教团自然是不会去管,可是现下黑暗教团在暗中蠢蠢欲动,此事委实难办了些。”

      李晓雨看了来念朝一眼,道:“我有一言,不知主教肯听否?”

      主教听了翻译,略微思索,也便点了点头。

      李晓雨道:“我们昨天进城,初来乍到,本没有惹是生非的想法,只是因为见这位赫蕾蒂姑娘与一个大盗……嗯……是叫什么名字来着?庇克琉斯你给说说……与一个大盗动手,眼看不敌,我这为同伴才出手救下赫蕾蒂姑娘,制服那人。其后那几位骑士赶到,颇有不信的意思,这位金先生便要与我这为同伴比武,后来比输了,更是要趁我这同伴不备,想要杀了他,这位德队长是看在眼里的。”

      她顿了顿,接着道:“我们虽然来此时间不长,但也听说光明教团十分磊落,我们原本是一番好意才救人的,却反而因此受到诘难,这样的道理只怕说不过去罢?现下话既然已经说开,我们两个也不是牧师,这笔账自然是不能算到教会头上,至于他们若是有谁不服,不妨与我这位同伴较量一番。不是我夸口,昨天若不是我这同伴留手,这位金先生只怕早已经死了。”

      李晓雨说完,心中暗笑不止道:“方才你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御剑术,想在又将我推到前面来,少不得也要你显现本事了。”

    • 2
    • 1
    • 0
    • 174
    • 0
      文艺青年个人认证
      打赏了38作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