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其他 其他 关注:8 内容:3367

    【游空侠.001】毒舌少爷与龙骨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其他
    • 静夜思

      早晨G市。

      许氏集团旗下医院。

      VIP病房。

      许白悠悠转醒,揉了揉额头,“这是哪里?”扫视一眼房间,似乎看到不想看的东西,突兀忿然作色,又见贴身女仆靠着座椅怀抱着挎包东倒西丑态百出的睡样了,更是勃然大怒喊道:“蠢材,你在干嘛!谁允许你在这鬼地方睡觉的!”刚想下床发现右脚打上石膏疼痛难耐。

      女仆依旧未有动静,但门开了。

      院长领着一群护士迈了进来,喜出望外,“太好了,小少爷您醒了。”说着亲自倒了杯开水,卑躬屈膝送了过去,谁料许白视若无睹。

      顿了顿,院长也没跟他一般见识,尴尬的笑了笑,把水杯递给身后护士,和颜悦色道:“小少爷听叔叔的,飙车这种玩命的东西还是远离些……”

      可话还没说完,许白冷若冰霜,摆了摆手示意他住嘴,又指了指熟睡的女仆,吩咐下属似的道:“别叽叽歪歪说些没用的,快滚过去把头猪叫醒!”

      院长哪想到他这般目无尊长,不禁有些恼怒,但想到他家世背景也只能忍气吞声强颜欢笑的点了点头,可刚要抬脚,身后一位年轻护士却轻轻拉住他的衣角,摇头柔声道:“院长,您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她好几天没没合过眼了。”说着不满的着望向傲慢无礼的许白,不卑不亢一语双关道:“许先生,请问您是哪里不舒服?脑袋吗?”

      许白凶残的目光冲她身上一射,却稀奇的没有发难,片刻望向院长叫道:“我说老东西,你耳背?是不是要辞职回家养老?”

      那个院长哪敢踌躇,阴沉的老脸疾步而去,一把拉起女仆衣领拽了拽,埋怨道:“仆人就该有仆人的本分,哪有睡这么死!快起来!”

      这个女仆揉了揉惺忪眼睛,“少爷他怎么样了?”焦急不安地抬头望向病床,见许白平安无事,笑逐颜开跑过去,“谢天谢地,少爷您没事啦!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说着喜极而泣。

      许白冷峻道:“少在我们哭哭啼啼丢人现眼!快扶我出去,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快点!”说着忍受右腿撕心裂肺的疼痛艰难爬起。

      女护士见状欲来搀扶,“小心,你这、要干嘛?你还需留院观察!”

      许白不搭理她,瞪了眼院长,丢了句:“炒了她,还有,我不想在这个城市里见到她。”

      “咦?护士姐姐认可好了,少爷你怎么又乱……”女仆呆了呆但也不敢多说,搀着他一拐一拐的走了。

      院长自然知道开除谁,无可奈何的瞄了眼那个女护士,叹了口气又望向许白离去的背影,“难怪董事长不待见他,呸,就一个目无尊长、妄自尊大的废物!”

      谁会知道,到不久将来这名女护士将是这座城市的噩梦。

      地下室,停车场。

      许白停了下来,冰冷道:“我说过多少遍了,除了他的钱我一样东西都不想见到!你竟然还把我送去他集团旗下的医院?!你是想气死我?!我真搞不懂你这脑袋是干嘛用的!”

      女仆突然被他不由分说的叱骂很是委屈,低头解释道:“可、这是全市最好的医院嘛……我当然要为你生命着想……再说,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老爷夫人交代……”

      “交代?交代什么?”许白更是怒火中烧,一把推开女仆,“我是死是活关他们什么事?!还有!你是我的仆人不是他们仆人?难道你还不长记性?!以后还是这样就别再跟着我了,看着就烦人!”

      “对不起。”女仆更委屈低下了头,抿着小嘴唇,眼角泛光。

      许白瞧她楚楚可怜叹了口气,心中也不由悲凉起来,“即使我奄奄一息了,他也不会来探望我的……又何必交代什么。”

      “不,”女仆忙道,“是院长说你已经度过危险期所以、才没来的——真的!再说了要不是老爷和夫人正巧在参加一场全球性的拍卖会一定回来的!”

      “是么?”许白凄凉一笑,“难道,那场拍卖会到现在还没结束?!真可笑,鬼影都不见一个。”

      女仆顿时语塞,不敢出声了。

      “好了,反正我也不稀罕!”许白心如止水道,“把钥匙给我。”

      女仆缓缓抬头,瞧他看似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由伤感,强颜欢笑道:“少爷,请让我驾驶吧。”

      许白不由分说的伸出手,“钥匙!”

      女仆噘着嘴俏皮说道:“这可是我的爱车耶!”

      “你的东西?”许白皱眉道,“你的东西哪样不是我买的?”

      女仆弱弱的却又俏皮的说道:“姨妈巾……”

      “你?!”许白白了她一眼,不悦道,“别以为跟我几年就可以嬉皮笑脸、自以为是的顶撞主人了!钥匙?!”

      女仆哦了一声,刚从挎包取出钥匙——愣住了,“少爷,你、你右腿不是骨折了?!”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少爷竟然活动自如宛若常人。

      许白被她这一问也是一呆,再低头瞧了瞧直立的双腿,更是目瞪口呆暗惊不已:“这、这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不疼了?”说着试探性伸缩一下右腿,又轻轻地原地踏步会,真的莫名其妙康复了。

      女仆瞠目结舌:“少、少爷?好、好了?!”

      许白呆滞的摇了摇头又喜悦的点了点头。

      “太神奇了!”女仆欢呼跃起,“不愧是全市最好的医院,太了不起!我都有点不敢相信……”忽见少爷阴沉着脸瞪着自己,霎时如同犯错待罚的小屁孩低下头一动不动。

      “这关他医院什么!”许白阴沉着脸,夺过钥匙,“上车。”还没待她系上安全带,上档踩油门调头一个飘逸离开了医院。

      女仆一个没抓稳差点砸向了许白,还好双腿一蹬卡稳了。她,无可奈何的应了声,瞧他没再搭理,没话找话的问了句,“少爷,那个、我想问一个问题。”见他默许,说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少爷超群出众的车技又怎么会撞破围栏坠入龙骨湖呢?”

      许白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嘀咕着,“龙骨湖里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巨蟒?龙?竟害然我在赛车生涯抹上一笔重重的耻辱!得去看个究竟!”又一个飘逸调头而去。

      “咦?什么鬼?”女仆也就没多问,百无聊赖的依着车窗若有所思的呆望,片刻困意来袭,打了个哈欠,眨巴着眼淡淡自言自语似细声说道:“少爷,我们这要去哪?回别墅?去学校?”

      “开房。”许白淡淡道。

      “嗯?”女仆迷惑。

      奢侈酒店。

      总统套房。

      许白洗了个澡,换了身刚买的衣服,见女仆又迷迷糊糊地呼呼大睡,皱眉道:“难道她真的几夜没合过眼了?!”退出房间,叫了个服务员道:“别打扰她,醒了就派专车送她回别墅。”说着把身上的私人定制VIP信用卡递给他,“要多少自己刷。”

      龙骨湖。

      许白下了车,鸟瞰波光荡漾的水面,疑惑自言自语道:“难道昨晚我眼花了?别说这平淡无奇的湖里有龙就是浩瀚无边的大海也未必有吧!”沉思片刻又摇头,“这也不可能啊,我怎么会眼花?那条青黑色巨型长龙可是真真切切在湖面游动着!”

      突然刮起风,有些冷意,许白打了个寒战,钻进车子,拨了一通电话,“喂,邓赫,是我!”

      电话那头的人忍俊不禁,“听说你飙车输了?还差点溺水死亡?哈哈,真不敢相信!难不成你酒驾?嗑药?还是用脚控制方向盘?”

      “不懂别废话,”许白不好气道:“找些人帮我把龙骨湖的水给抽了!”

      “什么?抽了?开什么玩笑!”邓赫咂舌,“抽干龙骨湖的水?哥,有些东西不是有钱就可以解决的!”

      “龙骨湖说大也不大啊,不就几个足球场大小而已,怎么就不行?别婆婆妈妈的,快去!”

      “哎,为什么富二代都是白痴呢?”邓赫无奈道,“龙骨湖可是Material cultural heritage你懂吗,那可是受政府保护的!”

      “这样的?”许白挠了挠脑袋瓜,“那帮我找几个潜水员。”

      邓赫不解,“你到底要干嘛?不会是撞坏脑子了吧?”

      “别管那么多,”许白不好气道,“就是下水找些东西而已。”

      “找东西?还有什么东西是你不能买的?丢了就丢呗!”邓赫顿了顿,惊奇道:“你不会是……要看龙骨湖到底有没有龙吧?!”

      许白弱弱说,“你怎么知道……”

      “哈哈,太好笑!”邓赫捧腹大笑,“你想多了,龙骨湖不是因为有龙骨、有龙而得名的,而是因为龙骨湖那生生不息永不枯竭的劲像我们龙的传人那样有骨气才得名的!”

      “这我懂,”许白皱眉,“可你知道吗?我就是因为看到龙骨湖里有一条巨大怪物才吓得不知所措出的事故车。”顿了顿,“不是因为这样,以为的车技会出这事故吗?”

      邓赫又笑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偶尔一次失误很正常的,真心没必要找借口,我们又不会笑你,哈哈哈哈哈哈!”咳了咳,喃喃道:“这个俗语是这样用的么?!”

      “滚,忙你的去!”许白挂了电话琢磨着,难不成我是眼花了?赛车前我确实喝了不少酒。

      又不甘心的眺望眼龙骨湖,苦闷的驾车走了。

      谁料,龙骨湖中央莫名的冒出阵阵气泡,随即一条残影隐隐约约。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