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CP小说 CP小说 关注:28 内容:33

    【名侦探柯南.REVIVE】B.MissMystery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CP小说
    • 柯哀

      “真的不要紧么?”圆谷光彦开着车,余光扫了一眼副驾驶位上轻抚额头的工藤新一。

      “没事,我酒量还不至于那么差。”

      “新一哥……我指的是这么晚了,让兰姐姐一个人回五丁目的毛利侦探事务所,真的不要紧么?”

      “这里是东京不是纽约。”

      “纽约的治安就那么糟糕?”

      “没有人陪伴,女性晚上没法单独出门,就算是兰这样的空手道高手也一样。即使在家里,晚上一个人在家,也是有危险的。我和兰十多年前第一次去纽约,就遇到过持枪的杀人犯。”

      “枪支合法化的恶果?”

      “原因很多。”

      “我没有去过美国。”圆谷光彦顿了顿,良久说道,“20岁那年,原本有机会去美国留学的,可是我放弃了。”

      “为什么?”

      “原因很多。”

      “哈——”工藤新一轻笑一声,“光彦,我失忆不代表失智,你都快开到三丁目了。”

      “因为步美啊,吉田步美你还记得么?”路灯昏黄的灯光下,圆谷光彦似是思考着什么,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当然,她现在可能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

      工藤新一一怔,想起方才席间的闲聊,小岛元太说过圆谷光彦和那个叫步美的小姑娘,曾经是青梅竹马的恋人。

      圆谷光彦看他没有什么反应,继续说下去:“步美一直想去美国,大概因为看我拿到了去美国留学的资格,才答应我的求婚。那所大学虽然名气响亮,但在我研究的领域却并不见长,而且我觉得那所大学所在的州,犯罪率太高,环境其实远不如日本。我没能实现她的梦想,所以被无情地抛弃了。”

      “你也是出于保护她的目的,为什么不和她说清楚呢?”

      “想做骑士去保护公主,也得看公主是不是领情,更何况公主爱的是王子。”

      工藤新一听出他话中分明指着昔日恋人一直心系他人,反倒不好接口了,何况差了十岁,也闹不清这帮年轻人之间的情爱纠葛。

      车缓缓向前,工藤新一突然心口一紧,神色有些难看。

      “新一哥你怎么了?”圆谷光彦赶紧打开转向灯,要把车靠边停下。

      “没事……大概是因为元太自酿的酒,后劲实在太大。”工藤新一缓了口气,示意圆谷光彦继续向前,不用担心自己。

      “那可不是元太自己酿的,是青宇老先生的得意之作,叫做‘满月’。”

      “普通的米酒也能做得如此诗情画意,青宇老先生可真是长情。”

      “你猜出来了?”

      “店里虽然干净整洁,但装饰是三十年前流行的风格,陈列也相当有那个时代的感觉,有些物件看起来比这个店还有历史。照片墙上的照片已经泛黄,如果只是为了做旧才挂出来的话,元太接手这个店也没几年,材质应当还是很新的吧?大概青宇老先生将店盘给元太的时候,就有要求过要保留这个店最初的风貌。”

      “那么你一定也看出来原因了。”

      “照片墙上唯一的人物合影照里,那个齐肩短发的女子,就是青宇先生另一个遗憾吧?”

      “何以见得?”

      “桃山父子都是富士山发型,而照片上的女子并不是。青宇先生饮酒的时候,曾喃喃自语道:‘今夜是满月啊——’目光看的是照片墙却不是窗外的满月,如此经典的日式表达,我想就算不精通日语的丽萨小姐,大概也能明白什么意思了。”简单的推理让工藤新一觉得有点降低自己的水准,更何况他不相信和小岛元太关系那么好的圆谷光彦,会不知道这里面的缘故。

      果然,圆谷光彦又道:“那是青宇先生曾经的搭档。

      “1979年起,年轻的他们成为同事,青宇先生是刑警,而那位姓堤的小姐,是鉴识课的。两个人经常出现场,堤小姐心思缜密,感觉敏锐,常有关键性的发现。

      “这样的组合搭档,要说没有擦出火花来,谁都不会相信。然而青宇先生自己却没有能及时察觉自己的心意,直到堤小姐离开他之后。

      “堤氏的长子因为意外身亡,堤小姐不得不临危受命,辞职离开,回到家乡广岛继承家族企业,之后顺理成章招婿入赘,生下继承人,这是身为名门淑媛的责任吧。

      “从此天上地下的二人,渐行渐远。堤小姐终于成为天上的明月遥不可及,而青宇先生的心情,也终只能化作杯中之酒。

      “这份领悟来得太晚,注定成为遗憾。”

      “光彦……”好不容易等刑警版辉夜姬的故事结束,工藤新一说道,“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走文学的路,要不要考虑一下?”

      圆谷光彦目不斜视的看着路,呵呵一笑:“堤小姐,不,现在应该称呼是堤女士了,十分欣赏自己的校友,也就是我们以前的同学灰原哀。不仅助她完成博士课题,还在六年前出资,在西帝成立了一个附属的毒物检测中心,交给灰原主持。现在这个检测中心已是西日本地区首屈一指的业内权威。要说我们几个至今还有谁在实践着当初追逐真相只有一个的梦想,可能也只有灰原同学了。”

      “我竟不知道我们帝丹小学里,出了这样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工藤新一指的自然是他们频频提及的天才女博士灰原哀。

      “如果柯南还在日本,还在从事侦探事业,灰原与他,当可称为帝丹双璧。”圆谷光彦毫不掩饰自己对昔日同学的赞誉。

      “哈,你不会是指他俩是和青宇先生堤小姐一样的关系吧?”

      “嘿嘿,有机会你可以问问。”

      对工藤新一来说,比起远房亲戚和不认识的小姑娘的暧昧关系,他更想知道的是博士人生最后的情况。阿笠博士,是他童年时代的大朋友,也是他的监护人,代替了他那满世界转悠的父母倾力照顾自己的人。可恨他的葬礼,自己都没能去参加。

      * * * * * * * *

      工藤新一一个人回到偌大的工藤宅,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咖啡醒酒。从小岛元太的店出来之后,毛利兰突然想起本来约好了今晚要回家看父亲的,急急忙忙在路口下了车,赶回了毛利侦探事务所。和女友互通电话报了平安,工藤新一走进了放满了行李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卧室,熄了灯,忍受独守空房的煎熬。

      窗外月色皎洁,如水一般倾泻进来。

      难得的独身时光,也算是一种享受。

      工藤新一灌下一口冰咖啡,自言自语道:“今夜是满月啊——”

      透过窗户望去,隔壁就是阿笠宅,昔日充满孩子们欢声笑语和奇思妙想的房子,早已是人去楼空一片寂静。

      工藤新一的感觉有些微妙。他的家教和早熟,从小到大都能保证他良好的人缘,虽然少年成名的时候也因为风头太劲招人妒忌,然而大家都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和智慧。他走到哪里都带着引人注目的领袖气质,可没有能与自己并肩的战友,也让他感到美中不足。

      兰与其说喜欢推理不如说只是喜欢他;园子从小就相熟但和自己就不是一个星球上的;阿笠博士勉强算一个,可更多的时候,他对工藤新一来说,仍旧只是一个和蔼可亲可以没大没小的长辈。说不定博士是受够了自己冒险淘气的性格,所以在晚年才收养了一个小姑娘。

      其实真正能并肩而立的朋友,也不是全然没有。工藤新一思绪起伏,想到了当年与自己齐名的大阪的高中生名侦探服部平次。

      那个家伙啊……工藤新一不禁微微一笑,然而转瞬又是一叹。七年前,他和兰刚到美国,就惊闻服部平次因为卷入一桩毒品案件,累及青梅竹马的女友远山和叶被毒贩枪杀,而服部平次未等他们动身回国,就离家出走销声匿迹,连和叶的葬礼都没有参加。

      远山和叶的死给兰触动极大,在纽约的公寓里数日不出,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她也是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死别原来离得这么近。

      这也成为他日后对兰妥协,改修文学专业的契机。

      “啪”的一声,博士家的灯突然亮了。

      难道是灰原哀么?

      朝着光源一路狂奔,刚一进门却愣住了,虽然事先也知道站在面前的会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然而当看到对方唤着柯南的名字向自己快步走来的样子,工藤新一顿时不知所措了。

      “在下是工藤新一,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工藤新一礼貌地伸出手来。

      那女子戛然止步,神情转瞬从欣喜变为失落,目光直直地盯着工藤新一看了许久,挤出一丝苦笑:“虽然感觉很像……但你不是他……”女子缓步上前,向他微一鞠躬:“我是吉田步美,江户川柯南以前的同班同学兼青梅竹马。新一哥哥,你好。”

      工藤新一尴尬地将手缩回来,心想难道自己和那个远房亲戚就真的那么像么?“咳,我以为是博士的养女回来了。”

      “新一哥哥指的是小哀?”

      工藤新一点点头,想到眼前的女子和圆谷光彦的关系,故意略去一节:“和兰很巧的遇到了柯南以前同学小岛元太,听他说灰原哀是博士的养女,我很想知道更多的有关博士的最后的情况。”

      “那么想必新一哥哥也知道我和光彦的事了吧。”吉田步美并不直接应承他的话,见他默认了,苦涩道:“我一定很可笑,是不是……”工藤新一被问住了,心想这几个孩子,圆谷光彦这个话唠爱兜圈子,吉田步美偏又是如此单刀直入的风格,不知道那个灰原哀又会是怎样古怪的性子。

      “我七岁的时候,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可是他的眼里,只有别人。”面对并不熟识的人吐露心声,吉田步美却没有觉得任何不妥,也许只有陌生人,才能更好的扮演树洞的角色。

      “是灰原哀么?”工藤新一脑中转得飞快,思量着如何礼貌脱身才好,还不能唐突到眼前这位泫然欲涕的姑娘,却不知道怎么蹦出这么一句来。

      “不……”吉田步美摇摇头,“柯南喜欢的人,是小兰姐姐啊。新一哥哥,你难道不知道,他是你的情敌么?”

      “啊?!”工藤新一头皮一麻,觉得毛利兰的这群少年侦探团的小友们,可能只有小岛元太是正常的。“呃……你怎么会有博士家的钥匙?”他只好岔开话题。

      “小哀虽然已经搬走了,但一直给这栋房子交水电费,我想她大概预备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所以常来这里进行打扫,毕竟,这也是柯南以前常来的地方,是只属于我们的秘密基地。”

      是这样啊。

      吉田步美望着工藤新一略显茫然的脸,说道:“听说新一哥哥曾经为了侦破一个复杂棘手的案件,受伤失去了记忆。”

      “只是部分记忆,不妨碍今后的生活。不过你们好像一个个都对我的事了若指掌,是兰告诉你们的么?”

      “是小哀。去年年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和她重新取得了联系,我想她大概是听新一哥哥的好友服部大哥说的吧。”

      “啊?服部?服部平次?”

      吉田步美看着工藤新一惊讶的表情,倍觉意外:“是啊,还有哪个服部呢?平次大哥不是在京都当刑警已经好几年了么?大概因为这样才和同在京都的小哀走得比较近吧。说不定两个人已经打破年龄的制约,成为男女朋友了呢。”

      这群孩子!果然除开元太,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吉田步美喜欢江户川柯南,十几年不能忘情,又差点和单恋着她的圆谷光彦缔结姻缘;灰原哀与江户川柯南是青梅竹马兼有绯闻,却和大自己十岁的服部平次走得异常接近;江户川柯南人间蒸发,说不定还在对已成为别人女友,且大他十岁的兰念念不忘……都说三岁便是一代人,这隔了三代,工藤新一越发看不明白了。

      从一而终的纯情,也和他失去的记忆一样,在帝丹学园内一去不返了么?

      “服部那家伙!”工藤新一暗中咬牙,自己却也闹不明白,究竟是哪里不爽。

      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相框上:黄色的甲壳虫车前,站着胖胖的阿笠博士,壮实的小岛元太,脸上有雀斑的圆谷光彦挨着清甜可爱的吉田步美,剩下十七岁的毛利兰弯腰扶着一个戴着老气的黑框眼镜的男孩的肩膀,还有一个茶发雪肤的混血女孩目光冷淡地伫立一旁,不用介绍,这两位一定就是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了。

      灰原……哀是么?

      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来源:https://tieba.baidu.com/p/4419511574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