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奇葩小作者
奇葩小作者 推书达人
个人认证:实名认证
关注 2 粉丝 11 喜欢 35 内容 123
湖南·长沙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绝命风水师

      绝命风水师

      我家世代都是做风水先生的,因为是祖传的手艺,在当地非常有名气。

      到了爷爷这代,由于他天赋很好,经常有远路的客人慕名而来。

      高考前的一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接到奶奶的电话。

      奶奶非常着急,跟我说,宇儿,你快回来吧,你爷爷要不行了,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我的头嗡的一声,爷爷才六十几岁,身体健壮,不应该有什么事的。我急忙请了假,然后打车回到村子里。

      看到我进了院子,奶奶就迎了出来,她的眼睛通红似乎刚哭过。我边问她,爷爷出了什么事?边急匆匆的往屋子里走。

      奶奶说,昨天夜里,你爷爷出去一趟,回来就这个样子了。

      他脸色苍白,双颊深陷,就像生气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似的,样子非常吓人。他吊着一口气,就在等我回来。

      我拉着他的手,眼泪不知不觉的滚落下来。

      是爷爷和奶奶把我拉扯大的,我和爷爷之间的感情很深。

      特别是看到他这个模样,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爷爷说,你不用伤心,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这是我们章家人的宿命。

      听爷爷所讲,我才明白我们章家人的身世。

      高祖章兆麟是道光皇帝身边的御用风水师,道光对他非常信赖。

      有一段时间,道光经常梦到一个早夭的女儿跪在他床前哭泣。

      他感到非常不安,就找来章兆鳞商量这件事。

      章兆鳞说,格格阴魂不安,或许跟她的陵寝有关系,最好能给她迁葬。

      这个寻龙点穴的任务自然落到了高祖身上。虽然格格早夭没有后人,可是这件事也不能马虎。

      最后章兆鳞在百花山上找到一个很不错的穴位。

      他试着把地面挖开,下面的泥土呈浅黄色,润而不湿,刚好适合安葬格格。

      当时跟着他同来的是他徒弟,名叫周天泽。周天泽跟了他十几年,高祖毫无保留的把风水术教给他。

      两个人商量一下,就把土重新封起来,并且做了记号。

      道光对这件事非常重视,找个好日子,派人跟着章兆鳞动土修建陵墓。

      还没走到点的穴位跟前,他们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穴位在一个山坡上,只见漫山遍野的都是黑色蟾蜍。

      它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有的已经死掉,更多的蟾蜍仍在不停的爬过来。

      在他们做过记号的地方,蟾蜍堆积得足有一米多高。

      连章兆鳞都有些傻眼了,看了这么多年风水,他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场景。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找的是一个凶穴。

      知道这个消息后,道光大怒,打算拿章兆鳞治罪。

      可章兆鳞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能肯定,那个穴位绝对没问题,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知道穴位具体位置的只有他和徒弟两个人。

      他还有些犹豫不定,他当然不想死,就悄悄的逃出了京城。

      果然,他出事之后,周天泽就取代了他的位置,并且混得风生水起的。

      很明显是周天泽出卖了他。章兆鳞气得半死,却也无可奈何。

      更令他气愤的是,周天泽手段阴狠,他在京城郊区章家的祖坟里设置了一个歹毒的风水局,他要让章家断子绝孙!

      章兆鳞让自己冷静下来,得先想办法让章家的香火传承下来。

      他才找到这里,并设置了一个风水局。

      爷爷接着说,我们章家人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们窝在这里这么多年,就是想有一天出去找他们算账!

      我不解的问,爷爷,周天泽还有后代吗?

      爷爷说,周家一直人丁兴旺,在风水行业非常有威望,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爷爷不成了,这个任务就落到你头上了!

      我咬着牙说,爷爷您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这样就好,爷爷说,我们章家祖坟的位置非常隐秘,我现在就告诉你它在哪。

      祖先把仙人座风水局里的生气都集中在祖坟里,用来护佑章家的后代。山里有一块巨大的磁铁,真正的灵穴位置比用罗盘测出来的位置偏两百米,祖坟就建在灵穴上,记住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我暗自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爷爷失望,更不会让章家的祖先们失望!

      我退了学,接了爷爷的班,在村里当起了风水先生。

      爷爷留给我一个枣木罗盘,一柄磨得有些发亮的桃木剑,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铜铃铛。

      最重要的是那本没有封皮的风水书。

      那是祖先们的心血,他们把心得都记在书上,这本书简直成了传家之宝。

      爷爷虽然教会我很多风水术,可是有不懂的地方,我还得到书上去查询。

      或许是因为我太年轻了,来找我看风水的人并不多。

      爷爷看风水的时候,我们家门口简直算是门庭若市,如今却门可罗雀。

      直到两个多月以后,我才接到第一份活。

      来找我的是村里的大伯,他姓刘,名叫刘大富。

      刘大伯说,“我们刘家的祖坟就是你祖上给看的,他当时说只能埋三代人,如果再埋,生气就会变淡。之后要重新找穴位。

      你四爷的病很重,我怕他挺不了多久了。我打算让你帮忙再点一个穴位。”

      我当然不会推辞,按照大伯的吩咐,在周围的山里搜寻起来。最后在卧牛山脚下找到一个穴位。

      这个穴位虽然不会让他的子孙后代大富大贵,却也能衣食无忧的。

      因为就算是能找到更好的穴位,如果刘家人福分不够,也是承受不了的,甚至会起到不好的作用。

      刘大富对这个穴位很满意。

      我告诉他坟墓的尺寸,并且叮嘱他说,只能挖八尺深,如果过深就会泄生气,也就是龙气。

      刘大富点头同意。

      从那以后,又陆续接到几个小活。总算有人来找我看风水,我的心里当然很高兴。

      大约半个月之后,四爷就去世了。我帮刘大富挑了一个适合安葬的日子。

      三天之后,一个邻居神神秘秘的告诉我,你还不知道吧?刘大富打算今天出殡,已经派人去挖坟坑了!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离我给他们挑的日子还差两天。

      况且刘家出殡,会来找我帮忙的。

      我赶紧到了刘家,果然看到他们正在准备出殡的事,刘大富却没在家,他已经去了坟地。

      我接着到了坟地,看到一大群人围在我找好的穴位跟前。

      刘大富陪着一名中年人站在人群前面。

      那人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黑色长袍,正朝着众人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

      看到我走过来,刘大富脸上的神色很不自然。

      他干笑着说,侄子,我本来打算按照你说的去办。可吴先生说今天更适宜动土,所以我们就临时决定了。

      听到刘大富跟我说话,那人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不屑的问,这就是章家后人吗?

      看打扮就知道,他肯定也是一位风水先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刘家又找了别人来。

      其实对于这种事我也不想计较,反正我嘱咐过他们,至于听不听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点点头,跟刘大富说,大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不会干涉的。

      刘大富以为我是来兴师问罪的,听我这么说,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一些。

      他接着说道,侄子,你也知道,我只想让你四爷入土为安,不想出什么差错。

      我识趣的退到一边,看着吴先生指挥村民挖坟坑。

      我也知道,刘大富肯定不怎么信任我,所以才又找了一名风水先生来确认一下,并且对我的决定做了改动。

      他们从天刚亮的时候就开始挖,如今坟坑足有八尺深了。

      我之前测过,坟坑最好挖八尺,如果再深,可能会伤到下面的龙气。

      看到他们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我提醒着刘大富,大伯,不能再挖了,否则会伤到龙气,对风水有很大影响。

      刘大富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扭头看了吴先生一眼。

      吴先生冷冷的说,穴位在山脚下,地层很厚,要挖深穴才能更好的利用下面的龙气。既然东家找了我,我就得替他们着想。

      他的表情很轻蔑,似乎根本没把我看在眼里。

      刘大富苦笑着没有说话,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我不想多说,就背着手站在一边看着。

      吴先生提高声音,似乎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坟坑要挖到一丈二尺深,回去后东家会重重有赏的!

      挖坟的都是普通村民,他们知道刘大富财大气粗,当然都按照吴先生的吩咐去办。

      坟坑越挖越深,忽然地面一震,坟坑底部塌了下去。

      那几个人被吓了一跳,赶紧闪到一边。

      坟坑的正下方有一个不大的空间,里面密密麻麻的缠绕着好几条蛇。

      它们足有一丈多长,身体是血红色的。

      坟坑塌陷的时候,它们都探出头来盯着外面的几个人。

      我暗自叹了口气,这个穴位比我想象的好了好多。蛇的感觉非常灵敏,习惯把洞穴建在龙气浓重的地方。

      风水中把蛇称为龙,红蛇是其中最吉祥的。如果按照我的安排,把棺材埋在上面,这就是一个九龙抬棺的格局,刘家人肯定会大富大贵的。

      可是如今被戳破,龙气涣散,风水吉穴已经变成了败穴。

      村民惊呼着,好多的蛇!

      吴先生说,这里是蛇穴,就算驱走了,它们也还会回来的。为了不惹麻烦,不如来个斩草除根吧!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些蛇肯定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因为吸收了龙气才变成红色。

      它们灵气很重,如果弄死它们才是惹了大麻烦。

      我跟刘大富说,大伯,这些蛇不能弄死。不如用麻袋装着它们,到很远的地方放生,它们就不会回来了!

      其实刘大富也觉得杀死红蛇有些不妥,他在犹豫着。

      吴先生不耐烦的问,东家,你到底听谁的,要是听他的,我马上就走!

      很明显,他是在要挟刘大富。

      跟我相比,吴先生年纪更大一些,刘大富当然更相信他的话。

      他咬咬牙说,好,吴先生,就按照你说的办!

      看着那些蜿蜒着纠缠在一起的红蛇,村民也是心惊胆战的,谁敢去招惹它们?

      刘大富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两个侄子。

      他们两个一个名叫刘岩,一个名叫刘嵩,跳进坟坑,分别抓住一条红蛇。

      红蛇性格温顺并没有咬他们,只是缠在他们手臂上面。

      刘大富让人准备好麻袋,他们把蛇一条一条的装进麻袋里。

      直到把所有的蛇都捉了出来,他们才从坟坑里爬出来。

      刘岩把麻袋口紧紧绑住,两个人手里分别握着一把铁锹,不停的向麻袋上拍去。

      血从麻袋里渗出来,在场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吴先生说,你们把它们带到远处,挖个坑埋了吧!

      刘岩笑着说,蛇身上都是精肉,埋掉真可惜,我们晚上拿它们当下酒菜!

      他们边说边把麻袋拿到一边,然后又回来帮忙。

      坟坑真的挖了一丈二尺深,吴先生才和刘大富回村去张罗出殡的事。

      我默默的摇摇头,作为风水先生,吴先生肯定知道风水蛇的事。

      可他执意要这么做,似乎故意想要让刘家后代不得安生。

      我只是一个不受待见的风水先生,也没必要去跟他争执这些事。

      刘家的葬礼办得非常隆重,外地的亲属也都赶了来,一连三天村里都很热闹。

      过了将近一个星期,村子里才恢复了宁静。

      这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看到刘大富急急忙忙的进了院子。

      他的脸色很差,我连忙迎出去,并且把他让进屋。

      刘大富一进屋就给我跪下了。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在炕上,问他,大伯,怎么了?

      刘大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侄子,我来找你救命了!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出了什么事?

      刘大富叹了口气说,还不是你四爷的事。

      我有些纳闷的问,四爷不是入土为安了吗?还会出什么事?

      刘大富说,都怪我,不应该信任那个吴先生,结果犯了大错!

      奶奶就在我身边,她朝着我使了个眼色,她也意识到有不好的事发生。

      奶奶淡淡的说,他大伯,当初坟地的事都是吴先生安排的,我们也不好插手!

      一听奶奶提到吴先生,刘大富就骂道,这个王八蛋,存心在害我!当初把那些蛇弄死,我就觉得有些不妥,都怪我没听大侄子你的话,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去找过吴先生,自从帮我办完事,他就一直没回去过。他故意设了一个局害我。要是让我找到他,我非得好好惩罚这个王八蛋不可!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吴先生故意在躲着他。

      我跟他说,大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要是能帮,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梦,那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头怒气冲冲的站在炕边瞪着我说,你害死了我全家,我也要让你家不得安宁!

      说完挥动拐杖在我头上砸了一下,我觉得头痛欲裂的。

      我从梦里醒来,摸了摸脑袋,觉得还有些疼,就像真被人砸了一下似的。

      听到老头的话,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那窝被弄死的红蛇。

      当时是刘岩和刘嵩弄死了那些蛇,晚上时他们还用那些蛇下酒。

      我觉得有些不妥,天一亮,我就去了刘岩家。

      我们把门推开,看到那一幕,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奶奶着急的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刘大富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我也说不清楚,所以才求大侄子跟我走一趟。

      他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我点点头,把装着工具的背包带着,然后急匆匆的跟刘大富往院子外面走。

      到了刘岩家门口,他立刻变得战战兢兢的,示意我走到前面。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镇定一下心神,然后迈步走进院子。

      刘岩娘正软软的倒在屋外的门槛上,我掐了她的人中,过了一会,她才慢慢醒过来,之后就哭天抢地的嚎个不停。

      我让刘大富留在外面照顾她,我自己向房里走去。

      当往炕上看的时候,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刘岩正坐在炕上,被子披散在一边,似乎是睡到半夜时坐起来的。

      他的一只手伸进嘴巴里,他的嘴巴不大,根本没法把手伸进去。

      可就像嘴里有什么东西似的,他一定要把它给掏出来。

      他的嘴角已经裂到了耳边,嘴巴张到不可思议的角度,整只手都伸了进去。

      血沫子顺着手臂流出来,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应该是被自己的手给活活憋死的。

      他的表情却很安详,似乎死前并不怎么痛苦,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死法。

      我并没有直接碰他的身体,而是在周围搜寻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我想把被子移开,然后让人来把他尸体搬走。

      就在我挪动被子的时候,一条长长的蛇皮袋一样的东西从里面露出来。

      好长的蛇蜕!蛇皮像是不久前才蜕下来的。

      我很小心的把周围都找了一遍,并没找到那条蜕皮的蛇。

      刘大富说的没错,这件事肯定跟他们弄死的那窝风水蛇有关系。

      我鼓起勇气,抓住刘岩的手腕。

      他的手伸到了喉咙处,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的手从喉咙里拉出来。

      他的手变成了惨白色,手指紧紧的并拢在一起成拳头状。

      手里牢牢的抓着一个细长的东西,那是一段蛇体!随着他的手被拉出来,一半蛇体也被拉到了外面。

      蛇还是活着的,仍在拼命的向他身体里爬去。

      蛇是黑色的,身上长着白色的网格。一看到蛇,大伙就头皮发麻。

      随着嘭的一声,蛇体断了。除了他手里握着的一尺多长的蛇体外,另外半截蛇体已经钻进他的肚子里。

      我眼看着他肚子上浮现出一道蛇形凸起,并很快消失了。

      湖南省·衡阳市
    • 3
    • 5
    • 0
    • 182
    • 屌丝如我笔下惠奇葩小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笔下惠男神
      @奇葩小作者 牛掰~~大神
    • 0
      屌丝如我高富帅
      厉害。。
    • 0
      奇葩小作者推书达人
      @笔下惠 自己写啊
    • 0
      笔下惠男神
      你这是帮别人推,还是自己写的?
    • 0
      静夜思 某人小号
      [s-14]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