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CP小说 CP小说 关注:28 内容:33

    《神雕侠侣》靖康CP:by青书无忌、第九章 师傅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CP小说
    • 柯哀

       杨康没想到竟因为他,郭靖拒绝拜江南七怪为师,不和他们学武功。不过就算他知道的话,八成也会举双手双脚赞同。

        原本郭靖迂腐笨呆的性子,不能不说和江南七怪有关。生长的环境、师长的教育,对一个人的性格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原著里江南七怪最后惨死的悲惨命运,其实也是由于他们收了郭靖为徒的原因。徒弟的武功比师傅还高,那么别人想向徒弟出手,那岂不是肯定要拿师傅开刀?所以郭靖不拜他们为师,其实也是好的。

        只是这时杨康还没那闲工夫思考这个问题,他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啸而过,不多时便停了下来,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干净的山洞之中。

        “贼婆娘,你带了人回来?”梅超风刚刚站定,一个冰冷的男声就从黝黑的山洞里传出。杨康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穿越到了西游记,那里面的妖精都是不用看就能闻出人味儿的……靠……他可不想当唐僧啊!

        “贼汉子,我带了个孩子回来!”梅超风语带欣喜,但也并没有带着他往里走。杨康看出来梅超风虽然对自己非常喜爱,但对丈夫还是尊重的,没有得到陈玄风的首肯之前,是不会肆意而为。

        也就是说白了,若陈玄风看他不顺眼,他也是个横尸当场的命。

        杨康一边恨死了那三从四德,一边还要做出天真无辜的表情,看着从洞里面走出来的那名瘦高男子。

        陈玄风一脸冰霜,虽然年过四十,脸上微显老相,但长得却也清俊。想那黄药师肯定也是外貌协会的,收徒弟定是要长相好看。杨康见陈玄风目光烁烁地朝他看来,便做出胆怯地神情,朝梅超风身后躲去。

        “你捡来这娃子干嘛?”陈玄风语气不善地说道。

        梅超风见杨康怕陈玄风,便拽着丈夫的手到一旁解释,杨康百无聊赖地盯着陈玄风,心想《九阴真经》的下册就刺在这男人的胸口。不过他就算是知道也没用啊,若他是个女的,还能牺牲一下色相推倒大叔,但他现在只是个八岁的小孩子。

        哼!只有半册的九阴真经,他不稀罕!

        杨康不屑地扭过头,蹲在地上捡起石子,开始默默地弹石子。

        其实从很早以前,杨康就开始注意锻炼自己的手劲了。臂力锻炼起来是很辛苦的,但手劲却不用那么费事。尤其他眼力还极好,想象着看电视里黄药师所使的弹指神通,便弹着石子一个一个地朝石壁上的一点击去。

        所谓弹指神通,是将右手中指曲起,扣在拇指之下弹出,空弹也可,亦可将暗器扣在拇指之下弹出。此手法精微奥妙,弹射暗器时,射程极远,速度劲急之极,力道强劲异常,破空之声异常响亮。

        但杨康虽然没有内力,但仗着眼力极好,这每颗石子弹出的时候,都会分毫不差地击打在石壁上的某一点。

        陈玄风和梅超风两人一开始根本没有在意,但慢慢的陈玄风开始发现了异样,走到杨康身边冷冷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杨康抬起头,笑嘻嘻地说道:“白天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青袍怪人,就是这样的哦!不过他没有用石子,只是做了一个这样的手势,就直接把石头打穿了哦!”

        黑风双煞两人倒抽一口凉气,脸色都有些发青,一时间竟都没有勇气继续追问下去。

        杨康心下满意一笑,看来这两人对黄药师的惊惧是真的,想原著里梅超风就是听到黄药师的名字都会吓得面如土色,看来他的计划能成功。当下继续天真无邪地说道:“那个青袍怪人长得好奇怪哦,脸丑丑的。”

        黑风双煞脸色再变,均想到师傅有一张奇丑无比的人皮面具。

        “对了,他还拿着一根碧玉箫。”杨康歪着头做出努力回想的模样。

        陈玄风和梅超风两人的手不禁握在了一起,不知道是想要互相给予勇气,还是吓得本能地想要从对方那里得到慰藉。

        杨康忽然一拍手,像是才想起来一般,嘻嘻一笑道:“对了,他还说,他是来找叛逃的徒弟的。还说他的那两个徒弟欺师灭祖,逃掉之后他一气之下,把其他徒弟的脚筋都挑断了赶出了岛呢……”

        陈玄风和梅超风两人再无一丝怀疑,若这小孩子不是亲耳所听,又怎能把桃花岛的秘辛知道得如此清楚?当下连细细思考都没来得及,两人拉着手同时大喊一声便朝山下逃去。

        匆忙之间他们也不敢向杨康下毒手,在他们的概念里,师傅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对这个小孩子说这么多话,若他们再向这个孩子下毒手,肯定会惹师傅越发恼怒,所以连头都不敢回,使出平生最高的轻功逃窜而走。

        杨康眨了眨眼睛,看着一片漆黑寂静的夜晚,呆站了好久才确定黑风双煞真的是被他吓跑了,这才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不错不错,想那江湖中闻风丧胆的黑风双煞,竟被他几句话就吓跑了。虽然他也是狐假虎威,但也难掩心中的快意。只是他笑了才几声,忽然听到背后有一个极其古怪的声音道:“很好笑吗?”

        杨康的笑声嘎然而止。

        靠!最近很流行在背后说话吓人吗?

        杨康气愤地转过头,刚想握起拳头抗议,却突然发现站在他身后的这人,怎么看怎么眼熟。

        青袍、丑脸、碧玉箫……

        杨康知道现在他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的精彩,就像说狼来了的孩子,当真看到狼来了一样。

        靠!黄药师怎么亲自来草原抓他两个叛逃的徒弟了?原著里根本没这一段啊!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桃花岛的事情?”黄药师眼看着两个弃徒逃走,却没有要追去的念头,他紧紧盯着杨康,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些端倪。

        杨康绞尽脑汁地想着应对的办法,难道要说他是从曲灵风那里知道的?曲灵风是住在牛家村没错,而且也是和他和郭靖两人的父亲们都有来往。可一是他当时根本就没出生,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二是曲灵风等人虽然被黄药师挑断脚筋赶出桃花岛,但对黄药师的尊敬之情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甚至做梦都想着重回师门。所以根本不可能把这段事当成酒后戏言而到处嚼舌根。

        更可怕的是,若他现在随便编个理由骗过了黄药师,依着黄药师那聪明的头脑,就算现在不发现,以后也会发现,那他到时候就真的死定了。

        怎么办怎么办?杨康内心急得团团转,脸上也不由得现出为难的神情。

        但黄药师却以为他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不能说什么。

        当下激动地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急声问道:“你是不是碰到他了?他人在哪里?”

        杨康被这一出弄得莫名其妙。

        他?谁啊?

        难道黄药师千里迢迢来到草原,竟然不是为了他的那两个徒弟吗?

        ——————

        与此同时,郭靖正满头大汗地在草原上漫无目的地找人,江南七怪也在帮他,但他拒绝了他们的帮助,独自一人往深山里而去。

        虽然他知道他就算一个人去找,也打不赢掠走康弟那人,但他就是讨厌那江南七怪。谁让他们说康弟的坏话!

        郭靖越想越气愤,此时一个人在深山里独行,本应害怕的,但胸中的气愤和对杨康的担心却远远地盖过了恐惧,坚定地按照直觉在黑暗中朝前走着。

        “孩子,你一个人去岂不是送死吗?”忽然间,一个叹息声从黑暗中响起。

        郭靖愣了一下,发现周围并没有一个人影,便以为自己是遇见了山野精怪。但他仍埋着头地往前走着,淡淡地说道:“我要去救他,也只有我能去救他。”

        他这话说得实在无比,隐隐还透着一股心酸。他和杨康两人一起长大,也只有彼此才互相关心。

        黑暗里重新恢复了沉默,郭靖继续往前走着,忽然听到前方又传来一声叹息。他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苍须道士,手里拿着一柄拂尘卓立在月光之下。这人头顶梳着道髻,高高耸立,一件道袍一尘不染,在这风沙之地,不知如何竟能这般洁净。

        “孩子,那个人武功很高。”这道人转过头来劝道。

        “我不怕。”郭靖握紧了拳头,“死,我和他死一块。”

        “若他已经死了呢?”那道人还继续问着。

        郭靖小小的身躯一颤,不能想象他一向爱笑的康弟已经变成刚刚那些死人头骨一般,但片刻之后仍捏紧了拳头咬牙道:“那我就要练好武功,替他报仇!”

        “那你方才为何不拜那七人为师?可是嫌他们武功不高?”那道人挑了挑眉。

        郭靖昂起头道:“他们侮辱了康弟,就算他们武功再高,我也不和他们学武!”

        那道人笑着点了点头,“好孩子,有志气,以后要不要拜我为师学武?”

        郭靖一愣,没想到这人会这么说。虽然他不知道这人是谁,但这道人用的是询问的语气,显然是极为看重他的意见,和江南七怪那施恩的语气完全不同,让他心下好感大增。但他仍是疑惑地问道:“你是谁?”

        这话问得一点都不礼貌,但那道人却丝毫不介意,微微一笑道:“我叫王重阳。”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