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女生灵异 女生灵异 关注:16 内容:195

    我是阴阳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女生灵异
    • 推书达人
      我是阴阳人

      我出生于1989年都东北的一个小县城,我出生的那一刹那,我妈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掐死我,因为我是个“怪物”,身上男女的家伙事都长了,一时间判断不出真正的性别,现在来讲,这叫双性人,但是在那个年月,都觉得我是个怪胎。

      就在我差点变成弃婴的时候,姥姥出现了,她从农村坐着客车特意的敢到县城就为了来看看我,只是谁都没想到,一直不怎么受妈妈待见的姥姥,却成了我的救星,就这样,我被姥姥带回家了。

      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姥姥跟姥爷说“你可别小瞧咱们这个外孙女儿了,他是老天爷给送来的,多少年才出一个,阴阳人,一般人比不了啊!”

      我当时不知道什么叫阴阳人,但我相信姥姥的话,因为姥姥在村里可是很有名望的,谁家要是有点啥事儿都来找姥姥帮忙,鸡鸭鹅狗啥的丢了只要来找姥姥,十有八九还能找回来。

      印象最深的那次,是许美金奶奶的事,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许美金我最好的玩伴儿,她爸爸好像挺见多识广的,说世界上美金最值钱,所以给她取名叫许美金,小名叫大丫,她还有个弟弟,叫小虎。

      我去找她玩的时候,她奶奶刚过完头七。大下午的,太阳明晃晃的照着,我突然发现跟凤霞聊天的那撮人里突然多了一个,等我再仔细一看,全身的汗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许美金的奶奶就坐在凤霞身后的一个藤椅上,阴着一张脸直勾勾的看着她。

      我咽了一口唾沫,慌张的垂下眼,然后小声的喊着“大丫,大丫。”

      许美金看向我,一脸的不明所以“怎么了娇龙。”

      “你看看你妈身后。”我不敢抬头,低头看着地上我俩玩儿的树棍儿说着。

      许美金一脸疑惑的回过头,又看向我“你怎么了啊,我妈身后啥也没有啊。”

      “你看看那藤椅上坐着谁。”我低头继续提醒着,周身发凉。

      许美金又回头,直接看向我“谁也没有啊,那是我奶奶以前爱座的椅子啊,怎么了你,你是不是在那吓唬我呢。”

      我还没等抬头,就听见许美金的弟弟奶声奶气的在我的身后开口“奶奶回来了。”

      我转过脸,看见小虎站在我的身后,伸手就指着藤椅那里。

      “谁?小虎啊,你可别吓唬你妈啦!!!”凤霞直接出口,两步奔了过来一下子抱起小虎“小祖宗唉,你是不是盼你妈吓出点毛病啊,你奶在哪了啊,在哪了啊?!”

      一些邻居见状,都有些忌讳的看了那个藤椅一眼,然后走到凤霞身边“凤霞啊,要不你找娇龙的姥姥给看看吧,都说小孩子是能看见那些东西的,你婆婆是不是没走啊。”

      “别瞎说话,我不信那个!大白天还能活见鬼了啊!”凤霞的嗓门仍旧提的老高。

      而这些邻居则不像刚才那么奉承她了,一个个纷纷的找着说辞离开,没一两分钟,都走光了。

      我当时也跟着跑了,回家让姥姥抱着我,我才安心的睡着。

      谁知道天刚亮的时候,我就听见大门被人在外面敲得砰砰直响,然后是许美金她爸爸许刚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马大姨啊!马大姨!你快起来吧!我家凤霞出事儿了!!”

      我一听凤霞出事了,立刻清醒一骨碌就爬起来了,跟着姥姥的身后腾腾腾的就跑了出去。

      许刚哭丧着一张脸“昨晚睡觉睡得好好的,下半夜的时候她好像就开始做恶梦,嘴里就嘟囔着她没拿,没拿,然后咋扒拉她也不醒,后来就不行了,就开始闭着眼睛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把两个孩子都折腾醒了,她又倒炕上了,刚才又在那胡说八道的,我就合计赶紧过来找你去看看!”

      我跟姥姥紧随其后,一进他们家里屋,我看见凤霞躺在炕上,自己的手紧紧的掐住脖子,闭着眼睛,舌头伸伸着,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先别动她!”姥姥这时在一旁猛地开口,声音很大,给我们都吓了一跳,连正在哭着的许美金跟小虎都一下子憋住了。

      姥姥直接走到许刚家厨房的碗柜,从那里面拿出了一个大碗,然后接了一碗水,直接放到凤霞旁边的炕沿上,再拿过一支筷子,嘴里喃喃的念叨了两句什么,随即把筷子插到了碗里。

      屋子里一时间安静的有些可怕,大人小孩儿都盯着那个筷子,因为那筷子居然就这么立住了,姥姥看着筷子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许刚“是你妈回来了。”

      许刚大惊“马大姨,那,那怎么办啊……”说着,往姥姥这边靠了靠,根本就不敢再看向凤霞那边。

      “给我一根烟。”姥姥看着许刚随即开口。

      许刚随即给姥姥把烟点起,姥姥半眯着眼睛,‘叭’地用力的抽了一口,一根香烟一下子没了半截。

      随后姥姥闭着眼睛,开始张口“该走不走!这是你待的地儿吗!!”

      声音又尖又利,根本不是姥姥平常的样子,吓得我脖子一缩,本能的往旁边靠了靠。

      紧接着,炕上的凤霞居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眼睛随即睁开,瞪得好像铜铃一样大,看着姥姥有些惧怕又有些乍着胆子的喊“老马婆子!你别多管闲事!这是我的家事!!”

      ‘凤霞’说着,指了指自己“我活着的时候她就对我不孝!我死了她还拿我东西,我能让她舒服了吗!”

      姥姥冷哼了一声“她拿你什么了,我让她给你送回去,你现在马上给我走,要不然我让你再也上不来!我胡黄常三仙儿在此,你还敢放肆!!”

      姥姥的话音刚落,一旁的许刚好像知道此刻的凤霞是他妈,‘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嘴里喊着“妈!你快别吓唬我们了,凤霞拿你啥了,我让凤霞给你送去还不行吗。虎啊,那是你奶奶,你奶奶最稀罕你,你跟她说,让她别吓唬咱们了,快说啊。”

      小虎整个吓得都蒙圈了,哪里还会说什么,还不敢大声的哭,身体大幅度的抽动,都要哭背气儿了。

      凤霞转过脸看了小虎一眼,奇怪的是她本来瞪得老大的眼睛渐渐地开始正常,居然还有些许慈祥的意味,分明就是一个老者看着自己孙子的眼神,张了张嘴“虎啊,你别怕奶奶啊……”

      随后,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但这个时候我居然看见了,我看见许美金的奶奶穿着一身袍子从凤霞的身体站起来,嘴里说着“我玉坠,我要我的玉坠,要是今天不给我送去,我就还得过来……”说着,凤霞的身子瘫软下去,她也不见了。

      姥姥这时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看向许刚“她走了。”

      许刚仍旧跪在地上,抱着快要吓傻的小虎,看着姥姥“马,马大姨,然后该怎么办啊。”

      姥姥看着炕上的凤霞,她的脖子上还有几道她自己掐出来的指印,张嘴说道“等你媳妇儿醒过来了,你问问她把你妈的玉坠拿哪去了,等找到了那个玉坠,然后再来找我吧。”

      许刚皱了皱眉“可是我记得我妈临走前儿说了,那玉坠她要带走的啊,我媳妇儿她不能拿的啊。”

      姥姥哼了一声,扯住我的手,又看了凤霞一眼“那你就得问问你媳妇儿了,死人的东西都拿,真是不要命了。”说完,扯着我的手直接向外面走去。

      许刚连连点头,但是嘴里还是念叨着“马大姨,我媳妇儿不能拿我妈的东西啊。”

      姥姥没在多言语,拉着我的手直接走了出去,到家之后,姥姥看了我一眼,忽然张嘴说道“娇龙啊,你以后对大丫好点儿,那孩子命苦啊。”

      我似懂非懂的应着,抬眼看着姥姥“姥姥,我跟大丫好,村里的孩子我跟大丫最好了。”

      当我还想在张嘴说什么的时候,许刚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了,嘴里一直大声的嚷着“马大姨,玉坠,玉坠找到啦!”

      喊着,他奔进屋里,看着姥姥一脸的生气“真是让那个娘们拿走了,她把玉坠藏我家玉米仓里了,说是我妈走都走了,戴着这东西没用,她就合计把这玩意儿拿去卖钱,你说这个败家娘们,这就是普通的坠子,我妈年轻时候不舍得给自己买金买银,走的时候特意叮嘱俺们她戴着这个走,不想到了下面让人笑话,这她都敢拿啊,还背着我,气死我了!”

      姥姥站起身看着他“行了,先别说这些了,你赶紧在村里找几个壮实点的男人,要属虎的,然后去起坟,把这个给你妈戴上。”

      “哎!好。”许刚应了一声就就急匆匆的去找人了,姥姥看着我说“娇龙啊,你这几天就跟着你姥爷在家,哪也别去啊。”

      我点点头,在家老老实实的歇了几天。在我能出门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许美金。

      还没到许美金家门口,我老远就看见她一个人,好像是哭过的样子。

      “大丫,你怎么哭了啊。”

      许美金一听我这话,当时就垂下脸,声音囔囔的“我爸又打我妈了。”

      我看着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自从凤霞被许美金的奶奶给磨过一回之后,人就不太正常了。

      这个不正常吧你轻易还看不出来,你跟她说话她还挺正常的,但是说着说着她就喜欢把自己的衣服给掀起来,这一片儿的人基本上都见过凤霞大胸脯子,这事儿传到许刚的耳朵里,他自然是不好受,还有传言说凤霞被村里的三瘸子给骗到后山睡了,所以这凤霞自然是没少挨揍。

      但是我感觉最受牵连的是许美金和小虎了,因为许美金跟小虎身上的衣服越来越脏,姥姥说那是因为没人给洗,末了姥姥还是会叹口气说“作孽啊。”

      我还没来得及安慰她,就听见小河边传来女人的叫喊声,我和美金跑过去居然看见凤霞在河里洗澡。

      我看着她笑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因为她被打的半张脸还是肿着的,忽然间就这么天真无邪的笑了还真让人觉得怪异。

      许美金倒是没感觉到什么异常,追到凤霞的身边看着她“妈,你没事儿吧。”

      凤霞摇摇头“我没事儿啊,来,妈领你洗洗澡吧。”说着,还看向我“娇龙啊,一起过来洗澡啊,天热,洗洗凉快。”

      我摇摇头,姥姥是不让我在外面洗澡的,甚至不让我在外面上厕所,所以我本能的拒绝“我不在这洗澡。”

      “姨给你洗你怕啥。”凤霞好像是跟我较上劲了,直接走到我的身前,扯着的我手往河边走“这天儿多热啊,洗洗舒服。”

      凤霞的脸当时看着我明明是笑着的,但是我想起来却觉得诡异,“娇龙啊,都是女的你还不好意思啊,咱们三个一起洗个澡多好啊,你们俩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说着,伸手用力的一扯,直接拽下了我穿的短裤。我吓得“啊!”的大叫了一声,扯着自己的背心去挡自己的下面,但是凤霞的眼睛直盯着我的私密部位:“怪胎,你是个怪胎啊,难怪你被你妈扔到农村来了啊……”

      许美金也看着我,张着嘴说“娇龙,你是男孩的啊。”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许美金“女孩子就是这样的。”

      许美金呆呆的看着我,“不,女孩子是长我这样的。”

      随着她的手指,我看向她的下面,那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知道一个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样,但是我当时根本就接受不了,我摇摇头“不是,我就是女孩子的,女孩子是长这样的。”

      “不,你是男孩,娇龙,你一直在骗人,其实你是男孩儿。”许美金看着我强调。

      我当时一着急眼泪都出来了,我觉得恐惧,害怕,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当时本能的就是提起裤子,想要赶紧回家问问姥姥到底是咋回事儿!为什么我跟许美金不一样!

      等我一转身的功夫,我忽然发现了不对劲,河面上无波无澜,凤霞跟许美金两个大活人居然不见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