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个人说明: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 0 粉丝 4 喜欢 1 内容 9
广东省·广州市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上门女婿要翻身

      上门女婿要翻身

      “你终于死了!”

      坐在吧台后面,周睿脸上有些茫然。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女人声音是那么清晰,又快速的模糊黯淡,好似只是幻觉。

      看着空荡荡的店铺,他总觉得,刚才好像发生了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候,身前的吧台传出“砰砰”的声响,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周睿,你怎么越来越没家教了,跟你说话当我是空气吗!”

      周睿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妇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不好意思,妈,我刚才好像有点幻听……”

      “什么幻听,你就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别以为芸儿嫁给你,你就高枕无忧了,整天看着这么一个破书店,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赚不到,她一个口红你都买不起!”

      周睿脸上露出苦涩神情,只低着头听,不敢辩解什么。

      这家书店,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然而如今这个社会,谁还会买书呢?

      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是,纪清芸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

      周睿稍微知道点原因,但他一直觉得,那个所谓高人说的都是屁话。什么纪家有灾祸,没有他,便会家破人亡。

      可能吗?

      现在纪家蒸蒸日上,怎么看怎么好,哪里像有灾祸的样子?

      “我不管老纪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看着女儿总呆在火坑里。还有三个月过年,我也不为难你,年后你们俩就离婚,到时候我给你五十万,从此谁也不欠谁的!”

      听着岳母宋凤学的话语,周睿仍然垂着脑袋,闷闷的点头。

      看他这幅模样,宋凤学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这样的窝囊男人,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当初哪根筋糊涂了,竟然会真的相信二十多年前的鬼话!

      出了店门,宋凤学直接开车走了。

      “又被骂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牛肉汤店门口问。

      周睿苦笑一声,点点头,正要转身进屋的时候,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店里跑到他身前,眨着一双大眼睛,问:“周睿哥哥,等作业写完了我能来看书吗?”

      那男人走过来抱起小女孩,道:“跟你说多少次了,要喊叔叔。”

      “没关系的王哥,我其实挺希望有小菱这样一个妹妹的。”周睿说,正要跟小女孩说话时,周睿忽然看到,小女孩的额头有一片血红色的光,十分显眼。

      “小菱,你额头……”

      “额头怎么了?”小女孩摸摸自己的脑门问。

      周睿看看她,又看看开牛肉汤店的王哥,疑惑的问:“你们看不到?”

      “看不到什么?”王哥也是满脸不解。

      周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又怕自己是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只好摇头说:“没什么。”

      周睿摇摇头后,回了自己的店里。

      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吧台上似乎多了什么。

      那里有几颗刚切开的文玩核桃,除了文玩核桃外,还有一本白色的古书放在旁边,封面上有几个晦涩难懂的符号,或者说文字。

      周睿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字,可脑子里却清楚知晓它的含义:“道德天书,心想事成。”

      周睿眼里升起一丝疑惑,他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本书。

      更让他奇怪的是,当看向这本书时,眼里竟然看到封面上挂着六团米粒大小的金色光芒。准确的说,是左眼看到的。

      他隐约有种感觉,突然出现异样的左眼,以及吧台上的古书,都和自己刚才遗忘的事情有关。但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好像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消失了。

      犹豫了片刻,周睿缓缓伸出手,朝着只有左眼才能看到的古书摸去。

      令人惊奇的是,明明只有一只眼睛能看到,可真摸上去,却如同实质。

      好奇心战胜了其它,周睿缓缓翻开封面,却发现内页是空白的。

      他苦笑一声,这算什么?

      低头看着手边的几颗文玩核桃,周睿叹出一口气。就这样的品相,送给岳父,估计会被当场扔进垃圾桶吧?

      最好的核桃是什么样,怎么辨别,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

      这时候,周睿忽然感觉手边好像多了点什么,低头看去,不禁愣住。

      只见一桌子的文玩核桃,个个都大的惊人。

      他直接就傻眼了,怎么突然有这么多的核桃?就在这时,他眼角瞥见那本无字天书的内页,一对核桃正缓缓从书页中浮现。

      这个画面,把周睿看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从书里冒出来的?

      再仔细看,书页上还有着一行行话,看起来那么的熟悉。仔细想下,不就是他刚才在脑海里回忆的有关于最完美的文玩核桃介绍吗?

      所以,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在这本怪书里实现了?

      盯着桌子上的一大堆极品文玩核桃还有那本怪书,周睿愣了半天,然后才注意到,书上只有五团金光了,明明刚才有六团啊!

      看着封皮上的古怪文字,周睿隐约猜到了某种可能,眼里逐渐有了兴奋之色。

      难道说,这金光可以让自己所思所想在书中实现,这个猜测很符合封皮上的另外四个字,心想事成!

      当年的车祸他虽然活了下来,却因为受伤导致身体亏损,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让身体健康起来。

      思索一番后,周睿盯着那本怪书,满脑子想的都是健康两个字。

      果然如他所料,书上的第二团金光缓缓消散,而第二页却自动翻开。健康两个字,在这一页显现。

      一股奇异的能量逐渐进入他的体内。身体开始变得温热,随之而来的是充足力量感。

      过了大概十分钟,金光彻底散去,而周睿却好似吃了大补药物一样,面色红润,精神抖擞。

      他站起来,伸出双手在吧台下方略微尝试了一下。

      实木制作而成的吧台少说也有一百多斤重,以前周睿用尽吃奶的劲也别想动它一下。可现在只轻轻用力,就差点把吧台托起来。

      真的恢复了!而且比想象中健康的多!

      周睿大喜过望,只是看向那本怪书时,他又不由皱起眉头。

      和猜测中的一样,心想事成和书上存在的金光有直接关系。可是,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让金光恢复。如果不能恢复的话,自己就只有四次机会了。

      靠时间自动生成还是有别的条件?

      盯着封皮上的几个古怪文字,道德天书?周睿隐约觉得,自己好似要把握住什么关键。

      这时候,刹车声在店门口响起。随后,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满脸冷漠的出现在门口,道:“周睿,你是不打算回家了吗。”

      看到这女子的时候,周睿嘴角苦涩,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纪清芸。

      “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周睿连忙拿个手提袋,挑拣了一些放进袋子里。想了想,他又把那本怪书也收进去,这才提着袋子朝门口走去。

      一边走,他还兴冲冲的想着和妻子说说这个好消息:“清芸,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吗?这袋子里……”

      “上车吧,爸妈等着我们吃晚饭呢。”纪清芸根本没有多看他,直接转身先上了车。

      周睿愣了下,然后才想起自己在人家心中,根本一无是处。

      坐在驾驶位,纪清芸瞥了眼周睿,见他紧紧抱着一个破旧的手提袋,便问:“我妈今天来了?”

      周睿的手紧了紧,微微嗯了声。

      纪清芸又问:“说什么了?”

      周睿习惯性的低着头:“没说什么。”

      “是吗?”纪清芸的声音更加清冷,过了几秒钟,说:“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你失望吗?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太懦弱。连被我*着和我离婚你都不敢吭声,你还是个男人吗?”

      周睿脸上露出苦笑,这才明白,纪清芸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或许岳母宋凤学来之前,就已经和她商量过。

      确实,连被逼着离婚都不敢吭声,算什么男人……

      可是……隐晦的瞥了眼纪清芸,周睿眼里充满了痛苦。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喜欢。

      就在周睿想和纪清芸说明自己有了奇遇,有能力改变现在生活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

      转头看去,周睿心里猛地一紧,只见一辆轿车冲到了牛肉汤店的门口,电动车和小菱都被压在了车轮下。王哥刚从店里匆匆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后差点都疯了。

      周睿二话不说,立刻就下了车,纪清芸也跟着下来了。

      跑到店门口,只见小菱似乎伤的很重,已经几乎没了呼吸。轿车司机脸色惨白,在旁边站着发抖:“我,我方向盘失灵了……”

      纪清芸掏出手机报警叫救护车,此时,已经有不少围观群众。

      一个中年大汉扯着嗓子喊道:“都过来,把车先抬起来!”

      纪清芸虽是个女人,却还是过去挽起袖子。周睿跟在她旁边,也准备尽点力的时候,忽然看到小菱坐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另一个她坐了起来。

      身体仍然被压在车轮下,另一个她显得很模糊,仿佛风一吹就会散掉。满脸茫然的坐起来后,小菱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站起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她的身体,穿越了众人,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周睿看的呆住了。

      一个汉子见他傻站着不帮忙,不由心急,一把将他扯到后面,怒叱道:“不帮忙就滚蛋,在这发什么愣!”

      被挤出人堆外的周睿盯着那模糊的小女孩身影,隐约有种感觉,必须把她拦住,否则小菱就没命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知道怎么拦,却还是遵从直觉跑了过去。

      “小菱,你干什么去?”

      小菱茫然的抬头看他,然后呢喃的道:“大哥哥,我要回家。”

      “回家?”周睿看向车祸的方向,然后道:“你走错路了,跟我回去。”

      但看着小菱那茫然的样子,他于心不忍,只好尝试性的伸出一根手指。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菱能够穿越他人,却可以抓住他的手。手指微微发凉,好似被冰块裹住,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左眼微微亮了一下。

      小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呢喃的道:“周睿哥哥,你的手好暖和啊。”

      此时,肇事轿车已经被抬开,等周睿走到附近的时候,救护车也到了。

      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快步跑来,交警则把聚集的人群驱散开来。一名医生跑到小菱身体旁,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又试探了脉搏什么的,接着叹出一口气,微微摇头。

      看到他这动作,旁边的王哥意识到了什么,当即哭倒在地:“我的女儿啊!”

      两手泥污的纪清芸眼中也隐隐含泪,她最见不得这样的情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人世,她还那么的小,明明还有更长久的未来。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等一等!她还没死!”

      接着,纪清芸便看到周睿急匆匆的跑过来。在距离小女孩身体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便被医生拦下来:“你是谁,要干什么!”

      周睿没有功夫搭理他,转头冲手边的小女孩焦急的喊道:“快回去啊!你不是要回家吗?回去就能回家了!快啊!”

      除了他,没有人能够看到另一个小小的身影。

      小菱抬头看看他,然后看看地上已经没了呼吸的身体,这才点点头,朝着身体走去。

      与此同时,旁边几个先前来帮忙的人都冷笑道:“刚才不帮忙,现在来装神弄鬼?”

      “就是,我刚才还看他在那发呆呢,现在都完事了才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什么东西!”

      群情激奋,周睿的举动,显然让他们觉得受到了某种侮辱。

      周睿没有辩解,他只紧张的盯着小菱孩的身体。此刻,那模糊的身影,正在和身体缓缓重合。而医生和护士,则把小菱的身体抬上担架,朝救护车走去。

      这时,耳边传来纪清芸的呵斥声:“周睿,你太让我失望了!”

      身后,一群人冲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满脸唾弃和不屑。

      等周睿上车后,纪清芸冷冷的看他一眼,问:“你还有脸跟来?滚下去!我不想和你这样的人一起回家!”

      “我刚才其实是在……”

      “是什么?别人都在帮忙,你在干什么?跑去别的地方转悠一圈,然后回来装模作样的表示关心?”纪清芸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现在立刻滚下车!”

      周睿听的心中黯然,他当然知道,纪清芸嫁给自己,她父母可能真的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番鬼话。而她,却只是看自己可怜。

      此时的救护车上,王哥已经哭的快要昏过去。他趴在女儿的身体上,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医生和护士都在劝说着,人死不能复生,希望她能够节哀顺变。

      “我女儿不会死的,她肯定还有救的,求求你们,救救她,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磕头!”王哥说着,就在车上冲医生护士磕起头来。

      没办法,医生只好冲护士使了个眼色,护士心领神会,扶着王哥,道:“您别磕了,陈医生正在尝试抢救,您再这样,会打扰他的,不如先坐下来休息一下。”

      陈医生也很配合的拿出听诊器,装模作样的放在小女孩胸口,想要以此安慰王哥,免得他哭的太厉害出什么差错。

      然而,当听诊器放在小女孩胸口时,砰砰的声音,让陈医生听的一愣。

      几秒钟后,满脸不敢置信的陈医生猛地冲护士大喊:“快!快!肾上腺素!她还活着!”

      护士更加佩服了,虽然是安慰,可这演技,太逼真了。陈医生不去演戏,实在有点糟蹋这演技啊。

      见护士没动,陈医生气的大吼:“你发什么呆!肾上腺素!听不懂吗?她还活着!!”

      护士愣了下,忽然觉得,这好像不是在演戏?

      没敢再多想,她连忙把针和药都拿来,看着医生护士忙成一团,王哥愣了几秒后,忽然跪倒在车上,双手合十,诚心诚意的祈祷着:“感谢老天爷!我女儿真的还活着,感谢老天爷救了我女儿!”

      救护车一路疾驶,载着生命的奇迹朝着医院狂奔而去。

      许久后,周睿回到了家中。

      他先是看了眼纪清芸停在门口的轿车,然后看了眼漆黑的卧室,这才上前敲门。

      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周睿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个家的钥匙。

      敲了大概七八下,房门才打开,岳父纪泽明站在门口看他,皱眉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耽误了。”周睿解释说。

      “你能有什么事?”纪泽明皱着眉头,语气充满了质疑,却还是让开一个空让他进来,道:“厨房里还有剩菜剩饭,没吃的话自己热一热。”

      “老纪,开个门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上来睡觉!”岳母宋凤学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纪泽明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话语,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应了一声后,关上门朝着卧室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周睿本想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给他,但纪泽明走的实在太快,不等他回过神来就关门了。

      卧室里隐约传来宋凤学的声音:“跟他废什么话,吃了也是浪费粮食。”

      站在客厅里,周睿没有去吃饭,看了眼紧闭的卧室门,他也没有回屋睡觉的打算。

      之前书上的金光因为用了两次,还剩四团,可现在却变成了五团。

      周睿惊喜交加,从先前的经历来看,有金光,自己就可以心想事成。

      至于这个事成的极限是什么,比如能不能让自己成为世界首富,或者像漫画一样变成超人,周睿暂时不敢肯定。

      而且,他也不想立刻尝试。

      他在思考,这团金光为什么会出现。想来想去,忽然就想到之前拦住小菱,把她送回身体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那个?

      做了好事,所以才有金光?

      这是很有可能的,也很符合封面上道德天书的含义。

      当然了,具体如何,还得等多几次经验才能确定。

      看着书上的金光,过了很久后,周睿还是咬牙把书合上。

      第二天一早,周睿起来做好早饭,在岳父母起床前就早早的离开了。

      因为这个家的人,都不喜欢和他坐在一个桌上吃饭,多年里,周睿一直都是类似佣人的地位。

      到了书店刚打开门,就听见旁边传来电动车摔倒的声音。转头看,只见王哥慌张的在开店铺门。

      周睿连忙走过去,问:“王哥,小菱怎么样了?”

      不问还好,一问,王哥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医生刚刚跟我说她的情况很危险,都下病危通知书了,说随时要进行二次抢救……”

      他这次回来,就是把店铺里所剩无几的钱拿去医院应急。

      看着王哥冲进店铺,然后又冲出来,扶起电动车就走,连店门都忘记关的背影,周睿眉头紧皱。

      看样子,只把她的灵魂送回去,好像对身体的伤势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时间长了,依然会死。

      低头看了眼怀里抱着的手提袋,周睿眼睛一亮,对了,还有道德天书!

      他连忙进屋把书拿出来,盯着封面上的五团金光,周睿在心里默默想着“救命药”两个字。

      很快,古书的第三页自动翻开,救命药三个字在书页上显现的时候,一枚金色的药丸也出现了。而封面上,两团金光同时消散。

      周睿愣了愣,这种救命药,需要用两团金光?

      但他没时间去心疼了,还是救命要紧。

      握着金色药丸,周睿立刻关了两家的店门,然后打了车就往医院去。

      到医院的时候,问了半天才知晓小菱在哪个病房。

      周睿连忙过去,正见几名医生在屋子里忙的满头大汗。心律监测仪器上,已经成了一条直线,刺耳的报警声,让周睿心头乱跳。

      而且,他还看到那个模糊的小菱又一次从身上浮起。

      他想也不想的冲进病房,对着模糊的小菱大喝一声:“回去!”

      “你是谁!我们正在抢救,捣什么乱!快出去!”一个医生训斥道,也有护士过来拉。

      可周睿左眼看的清清楚楚,小菱就要死了,他哪里会管别人怎么说。直接推开护士和医生,冲到小菱的床前,拔下她嘴上的氧气罩就把金色药丸塞了进去。

      几个医生怒发冲冠,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揪起周睿的衣领子:“你他吗在干什么!给她吃了什么?”

      “我,我在救她……”

      “放屁!她的心跳都停止了,我们在进行最后的抢救,你却拔了氧气,还乱给她吃东西,是想让她死吗!报警!快报警!这是在杀人!”两名医生也不抢救了,直接把周睿围起来,防止他逃走。

      “我真的在救她……吃了那药丸,她就能活下来了……”周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不断重复这句话。

      可是哪里会有人信,包括周围来看热闹的病人和家属,也纷纷斥骂出声。

      没有人相信周睿,都大声嚷嚷着报警把他抓起来,最好直接枪毙。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一个医生的惊呼声:“心跳恢复了!快快!继续抢救!”

      连那名护士都被喊了回去,病房里忙的一塌糊涂。所有人都被突然恢复的心跳,弄的手忙脚乱。

      而那些看热闹的人,则纷纷发愣,活了?

      先前所有人都觉得,周睿就是个傻帽。不知道从哪弄来一颗破药丸,就以为能救命。

      青州人民医院可是全国出了名的大医院,这里的医生也是最好的。他们说不能救,那肯定救不了。

      但是现在,小菱的心跳恢复,直接让围在病房周围的人炸了锅。

      那是什么药?一颗就让本来宣判死亡的小女孩复活了!

      他们惊奇的看着周睿,满脸的不敢置信,隐隐更带着一点羞愧。

      刚才还要报警抓人家呢,现在怎么说?

      周睿看着监测仪器上不断跳动的线条,脸上逐渐露出笑容,真的有效果!太好了!

      外面那名中年男子也听到了医生的话语,他下意识要走过来看一眼,却听到自家病房里传来医生的声音:“不好了!病人呼吸停止了,快快……”

      中年男子心头一跳,连忙跑回病房,却见父亲已经没了呼吸。医生正在打肾上腺素,并准备除颤仪试图抢救。

      可是,他父亲情况实在不好,几乎没有救回来的可能。几个亲戚,已经哭出声来。

      中年男子眼皮直跳,他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出去,直接来到小菱的病房。

      “刚才谁拿的药丸救人?”中年男子急声问。

      继续阅读

      湖南省
    • 0
    • 0
    • 0
    • 1.5k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