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老潘瞎逼逼系列2

      中国小说之殇

      我在这作网写东西之前也曾在几个小网站上写过小说,完结的就三部,大部分都太监了。其实这真不能算是我太懒,而是没有时间去写。

      以前我很迷武侠小说,所以写的也是这一方面的,就我完结的那三部里两部是武侠,一部言情,现在写的东西自己感觉也很带些武侠味,自我感觉倒是很良好,可是并不出名,毕竟武侠也好,言情也罢,其实都可以算是一种很过气的东西了。

      以前的编辑说我的东西很传统,我不知道所谓的传统到底应该怎么定义。是语言方面?还是布局方面?或者是人物方面?我搞不大清楚。但是我确实比较喜欢看中国的传统文学。三国水浒自然不用说,《说唐》《说岳》也是看的,至今在家拉屎的时候也会看看。

      当然,除了古典小说,其他的小说也会看,不仅仅是中国的,国外的也看。

      其实我觉得只要是好书,多看看总是没有坏处的,虽然可能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我写不到前人们那样的境界。也许我这辈子就是这样了也说不定。

      我是真想靠着写小说吃饭,可是终究是不成的。

      上个月一个网站的编辑来找我,要我写玄幻。我不懂该怎么写,更写不出那种玄幻味。所以一改再改之下,终于决定放弃。

      犹记得我看的第一部玄幻小说是傲无常的《浴火焚神》,二零一一年的时候,用手机看的。那时候真的算是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看到了新的风景。然后我再看的还珠楼主,再一次被玄幻仙侠深深震撼。虽然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因为他老人家的离世而烂尾了。

      有时候我觉得接触的东西多了,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不是说就此不会写了,而是深深地被那些佳作所吸引,愈发的仰慕前辈高人,也愈发的希望能够达到他们的哪怕万分之一也好。

      但这是现在的社会所不能接受的。这当然不是社会的错,你很难想象在如此激烈的时代里,一个人慢悠悠的去展开剧情,去深刻的刻画人物,然后还会有无数的读者。我觉得这是我所要检讨的。但是否能够改掉,我对自己存在极大的疑问。

      最近看的玄幻小说真可以说是风格一变,变成了千篇一律的剧情发展。都可以称之为“屌丝的逆袭”。

      主角穿越了,或者重生了,然后一定是到了某一个废材的身体里,然后骤然发生异变,开始各种王者之路。这类东西我是真心写不来。我更偏向于主角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才终有所成的故事发展。

      可是这完全没有看点了。人们要看的是一个人如何天赋异禀,如何左拥右抱。

      我做不到这些,所以我必定被这样的文学世界所抛弃。

      我也有时候会想,如果普鲁斯特、海明威、开鲁亚克、川端、三岛他们跻身在现在的中国网络小说的洪流里,他们是否还能够出淤泥而不染?我觉得不太可能,照他们的文风,可能不是饿死,就是被编辑骂死。

      我知道我只说到了网络文学,把现实文学抛在了外面。很多人会觉得我在这里狺狺狂吠,我就是在这里学狗叫了。除了学狗叫我也真的做不了别的了。

      我无法成为顾城、海子、徐志摩、舒婷那样的诗人,也没办法做到莫言、余华、王蒙、海岩那样,更不可能成为网络小说大神们中的一员。所以我只能在这里发牢骚,用牢骚表示我的还在挣扎而已。

      我知道在现在电子信息如此发达的时候,纸质书依旧有市场。可是谁能确定买纸质书的他就一定会看呢?

      网络已经变成了信息主体,其他的或许渐渐地都会消弭掉吧!

      于是,千篇一律的小说出现了,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主流,也是经济发展链的一条。网络小说渐渐容不下其他风格。一定要女的傻白甜,男的屌炸天,或者反着来,反正一定要主角鹤立鸡群,其他角色仿佛都是一个模子拍出来的一样。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书看得太杂了,反正我觉得这样不好。文学的魅力在于它的多样性。就算主角鹤立鸡群,其他配角也该有配角的个性。这是人生百态,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故事,不是工厂里的产品。

      可惜好像网络改变了这一切。

      我用手机上的阅读软件去找一些书,却发现哪怕那本书再有名气,全世界销量多少多少,在中国,在我的那个阅读软件上都只是屈指可数的阅读量,反而那些小白文阅读量就像是打了鸡血吃了兴奋剂一样蹭蹭的往上涨。我是羡慕嫉妒恨啊!

      我的一些朋友也知道我没事喜欢写点东西消遣,所以除了我母亲以外,我周边的人似乎都挺赞同我把这一面展现给别人看,然而我没展现好,成了一股泥石流。

      我跟我朋友说,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东西了,明明看了那么多书,却发现在网络小说上一点儿都用不上。

      是的,用不上。

      我希望自己写的每一篇小说都是有感而发,而不是一段段言辞空洞的东西。我也希望哪怕就是一个类别的小说,写出来的东西也是色彩纷呈。

      我讨厌千篇一律,讨厌没有灵魂,那样写出来的东西在电脑上无异乎一堆乱码,在纸上无异乎浪费纸张。

      我也做过一年的网络编辑,但是并不是像那些小说网站一样的审稿的编辑,而是网络广告公司的编辑。我们是要编文章的,而且是给医院编文章。那时候整天就是围绕着微创无痛人流、割包皮、治疗阳痿早泄打转转,甚至有时候一点小问题也要往这方面扯。

      那时候刚入职,我和我们责编怼过一次,他说什么事情都要往这些技术上面写。我说,“总不能感冒还怪阴茎短小吧?”

      而且我们那时候为了提高效率,每篇文章都是从别的网站上照搬现抄。我不知道现在是否有改进了,至少我们那时候是这样。甚至百度一下,能够找到的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文章。那时候我就知道什么叫做天下文章一大抄了。

      后来来了新的责编,她一来便要我们各种改进,这当然没错,可是当一种习惯养成了之后,想要再去改,再去调整,却是十分不易的。于是我们这一群编辑每天除了挨批就是挨批。到了最后,我又转回了剽窃抄袭的路子上。我们责编夸我说:“你这样不是比以前的好多了?”

      我说:“什么好多了?我不过是走上了你刚来的时候的路线上而已。”

      所以我做了一年还差一个月,溜之乎也了。然后又去做微信平台的编辑,又是这样,气得我后来就跑到了仓库里去卖苦力了。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我把以前写广告的事情写上来有些不知所云,可我并不觉得如此。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是文字编辑这一块,不管是写小说也好,广告也罢,还是微信平台,都是一条道上的。

      说了这么多,我自己都觉得很晕。因为我不能确定说我写的东西就一定会与别人写的不同。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说好听点叫做自己打脸,说不好听了就是贼喊捉贼。可是我又能说点别的什么呢?

      我啥也说不了,也啥也做不了。毕竟我不是那个“成一家之言”的司马太史公,我倒是希望做班固、陈寿那样的后继者,可是又好像没有那种本事。我虽然阅读量不少,有心想要自己动手弄出自己的风格,可是又似乎在闭门造车的时候已经成为了过气的东西。

      有时候我也恨天恨地,可是全无办法。

      我的东西总是高不成低不就,如果送到某个出版社,让其变成铅字,似乎不够资格,如果像很多的网络玄幻小说作家那样,我又不愿意。不这道这样吊着是不是就是普通人的正常生活,我只是希望尽量的让自己不普通,让我写的东西不普通。

      说实话,我一直都觉得近期我所看的玄幻小说缺少了一些东西,一些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所缺少的东西。我觉得那应该就算是“侠”。小说里的人总是……嗯……不能说是莫名其妙,但确实总是因为一点点或者可以说是小事的事情开打,然后闹得你死我活。

      这让我感觉很孩子气。或者说思想压根就不成熟。当然我的小说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我所希望的是努力的将主角从因为个人好恶而展开杀戮向好的,或者说是比较成熟的方向转变。我在这作网的这部小说没有完结,当然也不能说我的笔法就能够真正做到混转自然。总之我觉得一部小说内在的东西总是比外在得更加可贵一些。

      就像是一个女人,长得好看当然赏心悦目,长得其丑无比当然让人没有任何欲望。可是如果一个女人再怎么好看,彼此交谈起来却是各种的不对付,那又能算什么呢?

      我在网络上当然也看到不少的好文,甚至有些已经成了畅销书,然而在我手机的阅读软件里,读这样的书的人终究是少的。几百人甚至几十、几个人。这种时候我总会为自己感到悲哀。因为我自己虽然不像他们一样出名,可是我希望成为他们那样的,然而终究成不了。

      毕竟他们的大部分小说都成了正经的书本,而我自己还是在起跑线上,或者已经直接被枪毙了也不一定,只是我自己尚不知情。

      文学的多样性或许真的不太适合网络,也不适合生活。就算是畅销书栏也总不会缺乏名人传记或者成功学。在我们资兴的新华书店里,莫言和余华已经僻处一隅,古典小说上面已经落了一层灰。

      饶雪漫和沧月已经无人问津,海岩成了历史,王朔少数人记得,王小波和三毛没有人再提起。这个世界实在发展太快,但至少他们辉煌过。

      至于我自己,从一开始就被埋在了那废墟里,连着摇篮一起。


      湖南省·郴州市
    • 3
    • 1
    • 0
    • 251
    • 文艺青年文字控笔下惠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admin万人之下
      打赏了20作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