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玄幻仙侠小说《惊天一剑》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酒会

      庇克琉斯复又恬着脸笑道:“兄弟,我看你这剑十分好,你开个价给我。多少钱我都愿意出的。”

      来念朝听了这话,原本冷冷的脸上更是裹挟一层寒霜,便又要将他杀了的意思,只是碍于李晓雨在侧,怕惹得她不快,不好发作,眉头微蹙,却不做声。

      庇克琉斯也是个乖觉得人,眼见得苗头不对,顿时低声打了个哈哈,道:“中州人有一句俗话,叫做‘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就这般一说,兄弟莫要往心里去。”

      来念朝哼了一声,仍旧不言。

      李晓雨在一旁听的真切,心里顿时明了。来念朝五个师傅她都是见过的,上古神祇之流,皆有绝大神通。他们亲自为自己的弟子锻造宝剑,确然不是自己手中的青鸾剑可比。

      几个人各自寒暄得有顷,门开处,又有一个女仆走将过来,说了一顿,骑士团诸人和赫里主教都起了身,庇克琉斯对二人道:“城主举办了酒会,已经让人来请了。我们走罢!”

      两个人听了,也觉得入乡随俗,便都起身。

      众人随着女仆走了一段,又从转角走过一个笔挺燕尾黑衣的老男人带着几个女仆过来,对着众人鞠了一躬,嘴里咿咿呀呀。赫里·赫尔回头看了来念朝三人一眼,对着那个老男人欠了欠身,有对来念朝等说了一句,带了骑士团五人就要走。

      李晓雨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庇克琉斯道:“李姑娘,他们先去,我们还要身衣服的。”

      李晓雨奇道:“换衣服?换什么衣服?”

      庇克琉斯道:“此地酒会、舞会都是要着正装的。就是……嗯……就是女子要穿连衣长裙,男子要……嗯……要跟这个老管家一般,或是骑士团那样的行头。”

      来念朝冷然道:“昨天你们还说我们是牧师,难道牧师也要换衣服?”

      庇克琉斯怔了一下,苦笑道:“牧师祭司等神职者自然是不用的,可是你们……”

      来念朝冷冷道:“我觉得这一身衣裳便很好,不用换了。”

      庇克琉斯面露难色,一瞥眼正看见赫里主教尚未走远,叫住了,将来念朝不愿换正装的事情说了一遍。老主教微微思索,对那老管家说了几句。庇克琉斯道:“主教答应了,来兄弟李姑娘便随他们先去罢。”

      来念朝瞟了他一眼,问道:“你呢?”

      庇克琉斯苦笑一声,道:“我既不是城主上宾,这一身衣裳又十分不检点,总要小心些才是。”

      来念朝点了点头,和李晓雨跟着赫里主教走了。

      几个人又七弯八拐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一个大厅外,只见里面金碧辉煌,人头攒动,许多桌子上罗列珍馐玉馔,一些如同老管家那般打扮的男侍者和女仆打扮的手里端着一个白银圆盘,上面放着水晶高脚杯子,杯里颜色各异,果香与酒味混杂。

      来念朝刚要走进,门外走有两个侍卫大斧长钺立刻拦住。来念朝微微皱眉,再看回望众人,只见骑士团几个正在解各自兵器,就晓得这两个人不让自己进去,是也要自己解剑了。只是自己剑不离身,岂能随意摘下?顿时逼视两人,只是不动。

      赫里主教没见过这样的情况,登时上前用那并不流利的中州话说道:“剑,解下,先生,请。”

      来念朝对主教还是颇为尊敬的,便答道:“剑,不解。剑在,人在。剑不在,人死。”

      赫里主教的中州话是出来时临场与庇克琉斯学的,只是学了一个大概,这时也听的明白。再看了看来念朝,终究对那两个侍卫点了点头,那二人就不再多问了。

      一行八人进入,就听得里面一叠声惊呼出来。来念朝李晓雨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也还罢了,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李晓雨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好奇的四下打量。来念朝冷眼看了一阵,问李晓雨道:“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李晓雨摇了摇头。来念朝也知道修为达到了李晓雨这般境界,吸风饮露,辟谷可活,他自己虽然没有修为,可是体质特异,也不用刻意饮食,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李晓雨正觉得气氛尴尬,才要挑个话头,猛听得人群里一声惊呼,惊天动地,不免吃了一惊。急转头看时,只见一大群人正也用惊异的眼光看向自己。两下里一个照面,众人各那一杯果酒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只是说话。

      这两个听不懂,很觉得他们屋里哇啦与鸟语聒噪相似。李晓雨面色大窘,不由自主的看向来念朝,却见他依旧一张冷脸并无变色,正要问他是怎么回事,又猛然想到两个人都听不懂,一时间愈发焦急,只望庇克琉斯赶紧出现。

      谁知人越是焦急,时间就越过得缓慢,许久不见庇克琉斯出现。那些男士也没见过中州女性,觉得很是优美,便来拉扯。

      这人手才一动,身边忽然一道人影闪动,一只略显苍白的手便抓住了那人的手腕,那人吃了一惊,急忙一看,却是个白袍颀长的中年男子,论身材与这里大多数的女子一般高,便十分轻视,仗着自己有些权势,疾言厉色的喝了一声,就要甩开。哪知这一只手看似无力,却如同铁铸的镣铐一般,动不了分毫。

      这人脸上变了颜色,大叫一声。来念朝把手往前一送,那人身不由主往后踉跄几步,立刻摔了一个滚,手里的水晶杯“咔嚓”成了粉末。同时只听来念朝冷森森的道:“若在乱来,小心你的手。”

      周围人都听不懂,只是看见他们动手,顿时男的鼓噪,女的惊呼起来。那人更是觉得自己颜面受损,又觉得自己是一时不防,早已大怒,爬起来直奔来念朝就打。

      来念朝一声冷笑,不闪不避,一把抄住那人手腕,反手就是一个大巴掌,“啪”的一声仿佛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一般都是一哆嗦。他们都没见到这白衣人如何动手,这人就已经被制住打了一个老大嘴巴。

      来念朝却还没完,一嘴巴打完,又是飞起一脚,那人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又被踢翻在地,口中溢血,又被那水晶碎片扎进背里,哀嚎惨呼半晌,就是爬不起来。

      这里吵闹早惊动了门外侍卫,沓沓大步而来,他们对来念朝本无好感,二话不说,斧钺就要架上他的脖颈了……

      湖南省·郴州市
    • 0
    • 0
    • 0
    • 82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3 Copyright 2016 - 2021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