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老潘瞎逼逼系列3 关于最近网红店事件

      前几天的新闻里说到某家只做高档和食的网红店被曝光了黑幕。具体好像是因为厨师带手表手上长疮切刺身的视频被曝,然后又爆料出所谓高档刺身淋蛋黄酱等低级调料,芥末也并不是现磨的,再然后又是这家店居然无照经营了好几年。

      其后,此事继续发酵,又陆续被翻出很多家这样的高档餐饮店。一时间群情激愤,不过几天就直指网红店这一大群体。

      我也是做餐饮的,虽然不是老板,但也确确实实是这餐饮大军中的一员。对于此次事件,我其实特想说一句:

      早他妈该这样干了!

      你问我为什么做餐饮的反而觉得这是个好事?

      这个问题我无法从深层次上回答,因为如果扯到“昧良心”“于心不忍”这类词语上来,那完全是扯犊子。我只是因为被这样的事情搞烦了,所以我在此写这些东西也不是求一个公平公正,完全是在泄愤。

      当然我这个泄愤并不是胡咧咧,这些是我自己的真事,你爱信不信,我只是在此借这么一个势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2011年的冬天,我启程去往长沙。那时候正好是我所在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下的分店在我们县里面做不下去了,我选择去总店发展。

      当然在此我也就不去明说这家酒店的名称了,毕竟我要说的事情已经快有十年了,当年的痕迹肯定早已经没有了,明说了,说不定反而会有麻烦。

      2011年、2012年,正是非典早已平复,可是禽流感肆虐的时候。2012年春天那段时候,我重感冒,这当然这是小问题,要不然说不定现在就是一个鬼在这里码字了。那时,集团董事长在会上说为了预防H1N1病毒,感冒的员工就不要上班了。

      各级领导传达下来。我就问我们主管,我现在感冒咳嗽流鼻涕,我是不是也可以休息了?主管说华哥你想得好嘞!正常上班。

      那会我也老实,20刚出头的年纪,老老实实的上班了。后来领班看我实在咳得难受,借了我五十块钱买药,这才好了。

      我在那家店干了半年不到,辗转又去了那个集团的另一家分店,在那里我是一个酒水员,但是那家分店没有调酒的项目,所以我们的事情主要就是切果盘、榨果汁。

      那会也该我运交华盖找倒霉,新接触水果刀,我在一个月内自己给了自己将近九十刀,每次割伤自己之后,随便贴一块创可贴,洗洗手接着干。

      如果在这里看我这篇东西的有厨子,那可能会说了:“你这算什么?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切伤了自己之后甚至只是用水洗洗,还不是要接着干?”

      您这话当然是没有错的,虽然分工不同,可是我们也是一样的,只是可能我们多了一块创可贴。我师傅、徒弟以及那些主管、同事也都是过来人。

      可是我要说的问题不是我挨了多少刀,我要说的是另一个问题。因为伤口处理不当,我的双手引起了真菌感染,双手腕部以上整个手掌脱皮裂口子,有的地方流红色血液,有些地方干脆就是流脓,尤其以右手虎口最为严重。

      我在彼时是名副其实的“鬼手”,别人见了都要绕道走。每天除了早上起床或者午睡醒来手是湿润的以外,其他时候大部分都干燥的很。以至于那会休假出门我的手都是插在兜里。

      同事们都:“就你切的水果,谁还敢吃哟?”

      我也很烦恼的好吧?我也看过医生,也询问过我同学的做医生的姐姐,包括后来手上擦各种抗生素都毫无效果。

      我不知道是药没有效果,还是因为我的工作导致药效失灵。因为我们这一行除了水果就是和水打交道打得最多,甚至超过了和水果打交道的频率。我们干什么事情之前习惯性的先洗手,切完东西之后还是会第一时间洗手,我不知道是不是就这样把涂在手上的药膏给洗去了。反正一直好不了。

      甚至有一次我去一家小门诊,那个老女医生居然给我开了一大瓶妇科洗阴道的药水,说是消炎用的!当时差点没把我这个半大不小的男人尴尬死。

      我当然也因为这事辞过工,可是辞呈根本递交不上去。那样的集团、大酒店里面,从上往下传达事情很快,可是从下往上十分困难。每每我将辞职书交给主管,他当时就“嘶啦”一下给我撕了。

      我这事情我们经理也知道,餐饮部经理经常宴请啊、接待VIP啊什么的,她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我甚至有次跟她开玩笑说:“某经理,你看看我这手,都糜烂了。”

      “胡说八道,你这怎么是糜烂呢?”

      就我烂手这事,我甚至怀疑连我们老总都知道。但是总之我辞不了工,不是我不辞,是辞不了。于是我就用那一双人见人怕的鬼手给各位来宾切了一年多两年的水果。直到后来我因为自己实在辞不了工而自动离职,去溁湾镇做了文职。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的手自己居然好了。

      其后我换了很多工作,辗转至下来到了雨花区的一家大型连锁超市,干的依旧是老本行——切水果。

      那家超市可能是想着改革创新吧!推出水果沙拉、果盘和鲜榨果汁。为此还设立了两个“顾问”,一个就是湘潭人,另一个来头挺大,是马来西亚的一个老头子。而我的顶头上司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提到的水果吧台的主管。因为之前那家酒店关门大吉清洁溜溜,他也到了这里。

      其实那时候国家已经出台了规定,不允许超市出售加工的新鲜食材,也就是说肉末、切好的水果都是明令禁止的(好像香干子除外)。这就不得不说我们那个超市是在顶风作案了。

      我在这里也说一句,我也用过不好的东西。比如已经发软发黑的芒果,切掉那一块看不得的接着用,也用过长霉的草莓,也是坏了的丢掉,好的留着。当着客人的面,他们也乐意买。

      您别嫌我不要脸。

      我们副总、老总比我可更不要脸,他们将摔得稀烂的和已经发臭的西瓜、哈密瓜各种烂货给我们,要我们想法子卖掉,并美其名曰“节约成本”。

      有一天我休假,我的同事突然来了电话。

      “华哥,哦子搞咯?我上电视哒!”他说。

      我当然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湖南经视频道的《都市一时间》来采访了,还拍到了他遗留在垃圾桶内的各种见不得光的玩意儿。还很焦急的问我会不会被老总炒鱿鱼。

      我那时候是满不在乎,炒了就炒了,趁早滚他妈的蛋。又是要创收,又要做乖孩子,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倒是想呢!没一点别人想吃的水果,就凭西瓜哈密瓜白火龙果紫包菜黄瓜胡萝卜谁要?人家要的是台芒、奇异果、草莓、车厘子、红心火龙果、大蜜桃,你他妈倒是让我用啊!

      说到这里,我一下想起来了两件事,一件是我在超市的老总曾在开会的时候说卖豆腐的,“你们看着快下班了,还有豆腐没有卖出去,有点泛酸味了,就去炸一下,做兰花干子卖,又能回点成本吧?”

      另一件事就是我在酒店做酒水员时候的师傅,丫给客人榨的果汁,如果量不够就直接一边洗手一边掺洗手水。

      可能是因为干这一行太久,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很多黑暗的东西,但是我是毫无心理负担的,不为别的,因为我在干那一行,我就得靠那一行吃饭,自砸饭碗的事情我可不敢干。但又不吐不快,所以我写下来,只是告诉你们我有这么一段往事而已。

      我也有一个朋友,他在找工作的时候甚至看到有些酒店就算是有刺身,也没有芥末的情况。当他提出来的时候,那个酒店的餐饮部全员居然都不知道刺身居然要配芥末。

      这些东西经历过的人会觉得是一个笑谈,没有经历过得会觉得这是在扯淡。

      其实这些事情是该管管了,只是这些事情就像是韭菜,割了一茬,消停几天、几个月,然后又蹭蹭的冒了出来。习惯了,也就无所谓。

      我在这里依旧是要重申一下,我是做餐饮的,我不敢自己砸自己的饭碗。但以上的事情都是曾经的饭碗,砸了就砸了。反正我也不用那些个饭碗吃饭了。至于你信不信,嘿!这不关我的事。

       

    • 1
    • 2
    • 0
    • 187
    • 文字控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文字控小蜜蜂
      打赏了23作币。
    • 0
      笔下惠男神
      打赏了66作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