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田野的风

      父母对于自己的儿女,一般都会有爱称吧。极喜欢我家涵涵大姑称呼自己的儿子“伢伢”,用我们老家浏阳话拉开腔喊一声,满满的都是爱的味道。“伢伢”到今年都已经长成了十四岁的小男子汉了,我们大家都是沿用此称呼至今。想必他在外头读中学,听到的只是“汤思诚”那文绉绉的称呼。“伢伢”应该成了这个十四岁少年进行自家人识别的某个语言符号了吧。

      也有同事生了女儿,直接称呼她“妹妹”。这是在表达自己作为独生子女的渴望么?私下里我们如此议论,真教人看不懂。结果日子久了,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个小女孩人缘极好。她周周围围熟悉的人儿现在都叫她“妹妹”。上至她的爷爷奶奶辈、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下至弟弟妹妹皆如此。大家颇是自然,丝毫无关辈份的挂碍了。

      和女儿一起跳舞的一位同学妈妈学识极高,每次跳完舞收捡衣服呼唤其女儿“丫头、丫头”,我们几个妈妈初听时都觉不雅,哪个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高贵如公主?《爸爸去哪儿》中经典一幕:小恬恬对小伙伴说我不是大明星,我是小公主!这句话抓住了多少生养了女儿的爸妈的心!我还在琢磨这“丫头”是不是暗含了普通人家儿女需贱带贱长的好的用意。偏生巧了,人家那“丫头”一曰曰地成长起来,亭亭玉立,倒是端庄大方的很,颇是脱俗。竟与那称呼相去甚远……看样子,老天爷是喜欢与人赌气的,妈妈们的称呼原是种智慧。

      我做女儿时,地方上不分男女,一律取其名字中一字,再加上“妹”字。“亮妹”是叔叔家的儿子,“苗妹”是我屋里的二姐。在呼喊时,并没有半分普通话字面上的文气儿,塞满了方言的粗野。我小时就不喜欢人家如此称呼,每次遇着低低地“哎”着,立马闪身躲人,那喊我的人是指望不上我还能回应一声的了。倒是有点讲究的人家父母会在此称呼后巧妙地缀上“崽”字,那味道就变了。喊我“湘妹崽”的一般是至亲长辈,我必定会恭恭敬敬地回应,感觉这声称呼是从他心窝子里流淌出来的,特别的温暖,更胜过其后说的千言万语了。

      好玩的称呼,不外乎上学时同学顽皮相互取的绰号。前不久初中同学二十年后在母校北盛中学聚会。几个那时要好的看见我,“湘皮、湘皮”一喊,那种久违了的熟悉的味道就回来了。再仔细一看,“湘皮”、“丹皮”、“浩皮……”个个都是极不安分的主,长大了的我们竟然还是如此!“浩皮”当年幼师毕业分至省城某幼儿园,却不甘心读那么多书天天围着小屁孩转,今天给这个喂饭,明天为那个擦屁股。自己一咬牙再读书考上了研究生,现在是省城某大学副教授。“丹皮”还有一外号——“黑玫瑰”。

      长大后的她风采依旧,姿容仍艳丽出众,只是颜色未改,稍稍偏黑。现在想来后者似乎更为妥切。只有那个被我们当年喊“撸锅咧”的姓鲁的团支部书记,今天成了某中学校长。我们笑言她现在真的在整天为着一口大锅在团团转了。我笑言一开着宝马来的女同学:“当初你坐在我后面,每次回头看你就老在担心,如果你那嘴巴不停地生长下去,怎么得了,长大了怎么能嫁得出去?谁知道你那嘴巴只是长在前面,过了初中就不长了。看样子美女的成长有时并不是一帆风顺,你这种纯属意外的惊喜。”女同学看着我,乐了:“湘皮,喊你湘皮没错吧,你那时候就是这么的调皮……”心下庆幸,幸亏自己那时再不懂事也没给人家取绰号,要不又被老天爷捉弄了。哈哈……大家说起忆起当初的点滴,甚是开心。

      今曰无事,想起那些称呼那些人,颇是有趣。记之自娱。

      ——蒋光慈

    • 0
    • 2
    • 0
    • 87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就服你
    • 0
      过来逛逛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