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CP酱 柯哀
个人说明: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 16 粉丝 25 喜欢 95 内容 215
广东省·佛山市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白粥CP:莹莹蒲草韧如丝

      三寿帮一役后,赵白石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一夜,他又梦见周莹被劫了!并且看见有人要在背后偷袭周莹!有了第一次,第二次,被劫这事已然成了他的梦魇..

      “夫人!夫人!夫人! 你小心..”

      “周莹 周莹 你怎么样 伤到那里没?”….

      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已经一脑门的汗,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真是一个让自己后怕的梦,

      这才三更 他又睡不着了,索性起身点了一盏灯来到那副字画前,喃喃自语,“克己复礼,克己复礼…”

      周莹离开泾阳已经很久了,但是他的内心始终没有能够彻底平静下来,脑子还是回荡着剿匪那日周莹给沈星移包扎伤口的场景..

      那一日场面混乱,剿匪后他焦急的在寻找周莹的身影,生怕她哪里有损伤,那股子焦急,担心的模样,可能自己都没感觉到,但是身边的师爷可是都看在眼里了,当看到周莹好好的在那里给沈星移包扎,两个人还有说有笑,似乎还有点眉目传情,可把他给气死了..

      周莹一抬眼看到了赵白石笑着唤道:“赵大人!”

      “原来是赵大人救了我们。”沈星移也急忙起身拱手作揖表示感激

      赵白石轻哼一声 说道“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剿匪的”…

      呵呵 剿匪?是不是真的去剿匪的 恐怕只有自己知道了 赵白石叹了一口气

      此时门外有敲门声

      “大人 还没有休息么?”赵白石转身开门道

      “师爷,那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我看大人房中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刚把衙门的事处理完。”

      “哦 师爷辛苦了 快早些去休息把。”

      “大人,..”

      见师爷支支吾吾,问道,“可是公务上有什么问题?

      “不是的 大人请安心 公务一切正常,只是小人有些话想跟大人说,但是…”

      “你跟着我那么久了,有什么事且说吧,不必支支吾吾。”

      “是,大人 大人您..您可是,可是在想那吴家东院的少奶奶?”

      赵白石一阵惊慌,脸刷的红起来,猛的起身 佯装喝斥道:“胡说八道 本官怎么会去想…”

      师爷打断了他想继续说下去的话:“大人,我也是过来人,您这个样子我太过于熟悉,自从三寿帮的事结束回来后,您自己或许没发现,很多改变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白日里您看那少奶奶的目光就于看旁人不同,这一到夜里您在睡梦中惊醒已不是一次两次,在梦里叫着少奶奶的名字也很多次了..”

      :“…….”赵白石一阵语塞 心里纳闷 他的感情已经表露的那么明显了么..

      :“不是小的要看着大人,只是您这样下去太危险了,上次去剿匪需要借兵,您去找您的老师,不也是被训斥了一顿,气急败坏,衣衫不整,完全失了往日的沉稳冷静,最后也是拼了命,就带了为数不多的府兵跟吴家的那些家丁去救人,这还好少奶奶劝说韩三春投了诚,也庆幸三寿帮自己也内讧,否则仅仅凭那点兵力,您如何能全身而退,乃至活到今天加官进爵?”

      赵白石默默不语,但他心里也明白师爷的话,为了救周莹他确实豁出去了,周莹被劫吴家不报衙门,借兵不成,他呢,什么都做不了,只有借酒浇愁,好在东院掌柜王世均血性,官府没人,他们吴家自己去救,这才彻底激发了他的那股子冲劲,身为一任父母官,两起命案破不了,军需案又结的疑点重重,三寿帮还屡屡挑衅,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您可还记得三寿帮第一次掳人,抓的是吴家小姐,当时您也在练兵,一听说少奶奶被劫了,扔下公务,提枪上马就追出去了,那时候您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如何是好?最后解救了吴小姐,您回来,我跟您谈起此事,您最后轻轻的说了句,还好不是她,当时我还不明白您说的是谁,现在回头想想您说的可不就是少奶奶嘛?”

      赵白石轻叹了一声道:“即便是如此,我与她也是不可能的….”

      师爷闻言也是一惊:“难道您..真的想过要与少奶奶…大人万万使不得啊..”

      白石垂下眼眸很是伤感的道:“师爷既是过来人,理当之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

      夜已深,且不说这些了,师爷早些休息吧..”师爷一声叹息,欲言又止,出了房门。

      送走师爷,赵白石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开始回想,自己到底是何时开始对周莹有了别样的感情?是第一次见她与洋人在一起?是在府衙将她判给吴聘?是她一直坚持不懈想翻军需案?还是她为了振兴吴家,下地干活,种了罂粟,因为看到鸦片害人最终一把火烧了,搞得自己一片狼藉,最后还偷了婆婆的银子被自己打了三板子?

      太多的回忆涌上心头,赵白石已然分不清也想不明白了。但是现在的状态却是实实在在的,他被这个叫周莹的女人吸引了,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真真实实,虽然她是个寡妇..但他不能否认,不能自欺欺心,他好像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了…

      翌日一早,下头就有人来报,吴家东院的少奶奶回来了!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周莹回来了!赵白石简直压抑不住自己的狂喜,放下手中的公文立马冲了出去,出门前还跟师爷撞了满怀,看他这般模样,师爷了然于心,定是与周莹有关..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中想着,大人陷得这么深可如何是好..

      一路飞驰到吴家大门口,赵白石喘着气,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这种冲动鲁莽与以前的自己太不相同,突然真的明白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离开他已经不知多少个春秋了…

      愣愣的看着那扇大门,听着里面各种欢闹,自己却一步也迈不动,不知道该如何去见她,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毕竟对于吴家来说他只是个官府的外人.罢了,只要她平安归来就好了,日后总还会有再见之日,转念间,调转马头想回去,此时却听见有人唤他:“白石,来了怎么不进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吴泽,:“今日周莹回来了,吴家摆宴接风,你也一起进来喝几杯,听她说说在迪化遇到的那些趣事儿。”

      :“ 这..怕是不太方便,我到底不是你们吴家人..”赵白石一边推辞,但是眼睛还是没离开那扇门。

      吴泽笑拉他一起往里走:”有什么不合适的,走吧…

      :“我跟你们说,当时实在是太紧张了,那个假的盛隆全吴老板就快来了,我真没别的法子了,一棍子就下去了,哈哈哈哈…我跟图尔丹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所以说,交情都是打出来的…”

      一进门就看到周莹手舞足蹈的站在椅子上,高声阔谈在迪化的遭遇,一手拿着酒杯,一手筷子大快朵颐,丝毫没有大户少奶奶的矜持,端庄,但这一切看在赵白石眼里,确是那么率真,可爱,明明以前看到的时候会嗤之以鼻,现在到底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情人…白石也被自己的想法惊着了..脸瞬间红的那么不自然..当他还沉静在自己的小心思里,就听到周莹轻快的声音..

      :“赵大人来啦,哈哈,好久不见赵大人,听说您升任布政使了,实在是当之无愧,看来这一品封疆大吏也是迟早的事..”

      转眼一看周莹一张笑嘻嘻的脸就在眼前,双手抱拳做着恭喜的样子。多日未见佳人,此刻就在眼前笑盈盈,白石的心仿佛也飞到云间..但在外人面前还是端着官架子,一本正经道

      :“多谢夫人,夫人此去迪化一切可还顺利?”

      :“顺利,太顺利了,土布全销出去了,还跟迪化最大的商人结识,以后吴家的生意会越来越大了,哈哈。”

      :“好,那便是最好了..”只是夫人看着清瘦了许多..这句话白石只在心里说了..

      :“赵大人来了么?”吴家另外两院当家轮番来敬酒,:“恭喜赵大人胜任布政使。”

      :“多谢两位吴老板!”

      :“白石,来,这是舍妹吴漪上次你救了她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今天借此也敬你一杯”

      吴泽一把拉着吴漪过来,笑着说道:“小妹快给恩人敬酒!”

      只见吴漪一脸娇羞,挪着小碎步,慢慢走进赵白石,低着头,拿起酒杯轻声细语:“多谢赵大人的救命之恩。”

      白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道:“吴小姐不必客气,我与你兄长有同窗之谊,自然也是视你如自己的亲妹妹一般。”

      白石的话让吴漪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只是兄妹么?吴漪这等大家闺秀的女子从来不知何为情爱,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人让自己芳心暗许,却忽听得那人说了这么一句,心里顿时痛的不能自已。吴泽见自家妹子脸色变了,连忙上来缓解气氛:“哈哈 是啊 是啊 我与白石乃是同窗挚友,又亲如兄弟,自然都是自己人了。”

      这边厢白石才放下了酒杯,眼光就在搜寻那一抹倩影,今天的酒似乎有点喝的多了,看着周莹的目光是异常的温柔多情,藏都藏不住,就说在平日师爷都说看的太明显,何况这饮了那么多的酒,明眼人更是一看便知了。

      另一边周莹似乎也喝多了,春杏拉着让她少喝点,可正在兴头上,怎么拉都拉不住,这会喝多的周莹看上去面若桃李,小嘴娇艳欲滴,尤其那双眼睛媚眼如丝…整个人他眼里活脱脱的就好似那九天仙女一般..

      猛的赵白石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这种不堪与礼教的想法,努力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点,一抬头只见周莹站在眼前拍着他的肩笑呵呵的说:“赵大人宽坐,我有点喝多了,就先失陪了,您再多喝几杯啊!”话毕转身摇摇晃晃由春杏扶着进了别院.留下白石一脸不舍,目光却紧紧尾随她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为止…轻叹一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来到吴泽身边:“吴泽今日也叨扰许久,那我就先回去了。”

      吴泽看着他若有所思道:“行,白石,那你回去路上骑慢点,改日我再去寻你。小妹,赵大人要走了,你过来拜别下!”

      吴漪听闻赶紧过来,侧身拜别赵白石,看白石似乎也喝多了关切的问:“赵大人,可还能骑马否,是否需要支顶轿子,您这样骑马回去似是不太安全。”

      白石双手抱拳:“多谢吴小姐好意,白石心中有数,回去没有问题。”

      转身离开吴家..

      拉过小斯牵的马一跃而上,头也不回一路驰骋而去,在身后的吴漪恋恋不舍,吴泽神情复杂…..

      白粥CP:莹莹蒲草韧如丝

      一路飞驰回到了府邸,已然醉酒的白石,感觉哪儿哪儿都能看到周莹的身影,鸣冤鼓,大堂中,田地里...想让自己清醒,回到房里对着墙上的字帖,反复诵读,但是越读,周莹的笑脸却越是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此刻他终于知道,这辈子他是逃不开她了,他真的爱上这个女人,爱上这个叫周莹的女人,虽然她曾经是别人的妻,但是他还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这个洒脱纯粹,丝毫不娇柔造作的女子...

      赵白石一下子仰天而躺,心中已然开朗,是的,我爱周莹,我爱周莹,赵白石爱上周莹了!嘴角上扬,两眼含笑,原来跟自己承认喜欢一个人是那么舒心的一件事,他早该正视自己的心,自己的情,早该如此..早该如此..

      一晃过去了个把个月过去了,白石忙着机器织布局的事,开始筹股,虽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但他却独独没叫上吴家的人,师爷也跟他商量过,泾阳的商家都请了,独缺吴家不太好,但是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不想让周莹去冒险,对,是冒险,虽说前面有上海织布局这种好的前车之鉴,但是,但凡生意总是有风险,何况那么大的生意,万一吴家赔了,周莹又要重头再来,又是一番辛苦,放在曾经他不会去多想,但是现在,他会心疼,对,他会心疼周莹,心疼这个女人,里里外外一个人在那里操持,所以,不能让她再跟着他去冒险,不可以..

      正出神想着,小厮来报,:“大人,吴家东院的少奶奶来了!”

      白石猛地一下站起来,问道:“她来了?”

      :“是的,大人 就在门外。”

      :“赶紧请进来。”起身走到字画旁 心中又开始了一番默念 突然发现紧张到手心都在冒汗,于是又踱步回到桌前坐下,只听到周莹噌噌噌的冲进来..

      小脸一脸不高兴:“赵大人好,听说机器织布局认股,那么好的事你怎么不来通知我呢?虽然吴家不是以前那么富有,但是这种为名为利的好事,我们也想参与啊,何况这事将来做好了利润何止翻几番,你太不够意思了,这种事都不来告诉我...”

      白石就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她...:“赵大人!赵大人!想什么呢,我问你事呢”

      :“咳...”一阵干咳白石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夫人,你听我说,不是我不通知你,只是吴家的生意才刚有起色,逐渐步入稳固的局面,你若是此时入股,万一有任何问题,血本无归...本官,本官,本官无法跟吴泽交代...”

      :“吴泽?管大哥什么事”周莹一脸莫名..

      :“本官与吴泽乃是同窗之谊,又是多年好友,如何,如何能看着吴家再次置身与水深火热中...”说完这话,白石一阵心虚..

      :“那泾阳别的商户呢?你就不管不顾了?”:“当然不是,只是吴家不行..”

      嘭!的一声 周莹一拍桌子 怒目横对白石 :“赵白石!赵大人!你这是那什么看不起我周莹!咱俩是什么关系,那好得也算是出生入死过得,剿匪那会到现在我想咋们也不算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了吧,至少也是生死之交了,你就这么对待跟你过命的朋友么?”

      白石愣是一抖,完全给拍懵了 回过神来 刚想说什么 周莹便说:“不给我入股,我自己想办法!”

      话毕 扭头就要走,白石紧张的一下子站起来想上去拉周莹,

      :“你就这么走了?”

      :“不走我留着干嘛,一会你又要跟我说教,劝这劝那的,一个不省心我要是对你动手了,还得挨你板子,我才没那么笨呢”

      :“我以后不会打你板子了,真的..”白石说的一脸委屈,可不是打在她身上,他的心比她的身还疼..做官做成这样,真是没脸回去见老师了,白石心中暗暗叹息..

      他的话还没说完,周莹一溜烟就跑出去了,一直在门口的师爷进来,看见白石这幅神情,也是无奈。好好的大人这是着了什么魔了,多少大家闺秀他不要,偏偏看中周莹,

      师爷出声道:“大人为何不告诉她,您这样做其实都在为她着想,为了他们吴家您可是操碎了心了..”

      :“算了,她现在已经够辛苦了,我又何必再给她增加负担呢。”语毕想起周莹前面的话赵白石心理还是甜滋滋的,她说,他们不是普通朋友,是有过命的交情,所以在她的心中,一定有他特别的位置..

      就这样过了几日,赵白石为了认股的事忙的不可开交,本来2000股已经被沈家和胡家都认领完了,但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后又退了,搞得他一时也是进退两难...

      这一日周莹突然上门,笑嘻嘻的对他说:“赵大人,近来可好?”

      白石一脸假正经的道:“托夫人的福,还不错。。”

      周莹噗嗤一笑道:“那我怎么听说认股的事好像出了问题,原本认股的两家都退了?嘿嘿..其实我今天来也是给赵大人解决难题的,你看我把这2000股认了可好?其实我本来就想认来着,就怪你不给我机会不是,这不,最后还是得我来,这种利国利民得事,赵大人想做,我们也想做,赵大人怎么做,我们都支持你!”

      赵白石沉默不语,其实他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来看,似乎也只有周莹可以帮他,否则上面怪罪下来也是相当麻烦,且不说朝廷里那些变着法想把他撵走的人。就为国为民来说这件事还是要做下去得,只是,他真的不希望周莹再那么辛苦,再受到一丁点得伤害...还在犹豫不觉中,只听周莹说:“不要犹豫了,我的赵大人,如此为国为民得好事有什么可多想得,反正我们配合一起干,准能把这事干好,我为了你这事也是豁出去了,你就不愿跟我一起赌一把?”

      白石怔怔的那么看着她,就是这样一个那么有自信的女人,那么有干劲的女人,巾帼不让须眉,这种魅力深深地吸引着他,相比别的女子,真的太不同,思索片刻终于做了最后的决定,白石两眼放光道:“好!我就陪你赌一把,为国为民说什么我也拼了。”是的,他想好了,为了这个勇敢得女人,他也得跟她一起赌一把,不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他赵白石都会在她周莹得身边护着她..

      几日后,白石里里外外都忙得挺顺利,准备定机器,找技师,但不想却传来吴家也要退股得消息,投入数额太大,其他两院不同意,而且还把周莹得大当家给卸了,偏巧这时候在这节骨眼,那个周莹在迪化认识得商人也来了,据师爷打听来的消息,那人竟然抬了2万两黄金来求婚,还说什么亲上天山顶采了雪莲送给周莹,就因为周莹曾经得一句话,没见过真雪莲,听到这里白石蹭得一下站起来:“这个商人简直太放肆,视本官为无物!”

      一旁得师爷也真是汗颜,别人求婚,看自家大人气得跟什么似得,师爷倒是打心底希望周莹能跟那个商人走,这样或许大人还有救,于是又道:“不过,听说少奶奶并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好像在考虑..所以那箱子黄金还在东院放着.您说他们吴家不想投钱到织布局,少奶奶会不会想用这2万两黄金来入股....”

      这下白石可气坏了:“你说什么,周莹没有回绝?还在考虑,那怎么行!不行,我得去劝劝,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因为这事应承了这个求婚。”

      :“大人!大人!您去不得啊,这会子去也不合适啊!您,您去了,您说什么呀...”

      :“我.我去劝她,对,我得好好劝劝她,早点赶紧回绝了啊!..”

      :“大人,真的是想让她回绝了这个人得求婚,还是所有人得?但是这所有人又不包含大人呢?”

      :“放肆..”白石佯装生气,但又不得不承认,师爷一句话就切中了要害

      :“本官,本官只是让她不要轻易上了这外来之人得当...”

      :“那大人大可放心,这商人与吴家做着那么大得生意,吴家对他自是了如执掌..”

      :“而且还有那沈家少爷在从中,也与那商人有生意来往,对了啊,那个沈星移,前前后后跟在少奶奶身边,看来,怕是也...上次您去三寿帮剿匪时他不是也时时刻刻跟在少奶奶身边嘛..为救少奶奶还受伤了..”

      :“我也救过她,不止一次..”白石憋得脸红气急着争辩.. 

      这个女人真是..为何那么招人喜欢,白石也是纳闷了,要在以前他赵白石绝对不会多看一眼这种伤风败俗得女人,可是现在,却是更加担心如此洒脱随性得她会吸引更多的人..

      :“那第一次是吴小姐..不是她..”师爷在一旁讪讪的说道..

      :“大人,您就听我一句,不要轻易再鲁莽了,毕竟您得身份放在这,里里外外盯着得也不少,何况您现在手头最重要得事还是织布局得事,少奶奶那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我给您盯着,您看成么?”

      白石仔细想了下,泄气得坐下道:“那好吧,一切有劳师爷了,切记有关她得事一定都得据实报于我,一点都不要隐瞒!”

      :“是,小人知道了,大人请安心。”

      就这样又过了几日,只是这几日赵白石也是过寝食难安,喜忧参半,喜的是周莹回绝了那个商人,即便是那商人说要断了与吴家得生意往来,她还是坚持自己得想法,这消息真是让白石喜出望外!可随之而来得忧也够让他烦恼,吴家老二,吴蔚全亲自来找他,跟他诉说了最近他们吴家得这些事,希望他赵白石能出面劝周莹到吴家神堂立誓,今生绝不改嫁!白石一听心中就像压了一块千斤大石...

      :“这,吴老板,这种事我出面,似是太不合适了...”

      :“请求大人不要推脱,周莹一直特别敬重您,所以您得话她多少会听得进去,如若不是我们劝了没用,这也不会来叨扰大人...”

      听到这里白石又有点心神摇曳:“周莹她不愿发誓嘛?”

      :“哎,可不是,她说她不愿做这种保证,还说守寡这事出自自己心意,如若加了誓言她对吴聘得感情就变质了.....”

      白石一听这话,心又凉了,那么多年了,她得心里还是只有吴聘得位置.轻叹一声道

      :“这样吧,吴老板,本官也就尽力而为,这事还得看周莹自己,万不可强求!”

      吴蔚全闻言立刻拱手作揖道:“多谢大人,那就劳烦您了..我这儿就回去了”

      :“好的,吴老板,不必客气,师爷替我送送吴老板..”

      送走了吴蔚全,赵白石想继续处理手边得公务,然而却怎么都无法集中心思 ,便唤来了师爷..

      :“刚才得话你也听见了,你说说,本官这该怎么劝..”

      :“大人也不用过于忧虑,既然周莹已然表态不愿发誓,自然也不会因为大人得劝阻而轻易改变心意。”

      :“当真会如此吗?本官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中间夹着吴泽又不好直接拒绝吴蔚全..”

      :“那么多年了,大人还不了解周莹嘛..此事不必担忧..”

      :“但愿吧,罢了,等见了她再想想怎么说吧...”

      翌日,赵白石来到吴家墓园门口等着周莹祭拜结束出来,这秋高气爽得季节,却还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待周莹出来后,他上前唤道:“夫人...”

      周莹爽朗一笑:“赵大人,你怎么来了,可是为了织布局得事?这事您还得再等等我容我再与其他两院得长辈商议..”

      :“不是,此次我前来,是因为受了你们吴家长辈得请求来与你劝说..”

      白石这边厢还没说完,就被周莹打断了:“赵大人,我知道你为何而来了,您不用说了,我周莹您也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既然已经决定得事,说什么都不会改,我若想为吴聘守,谁也拉不住,如若哪天我不想了,也是一样得,此生我周莹若要再嫁,那个人必是能走进我心里得,也是我爱的人,望赵大人能理解我..”

      白石一听松了一口气,笑着道:“夫人的爽朗性子,白石好生欣赏,也望夫人的话能有实现得那天...”

      周莹闻言也是一愣,想来这赵大人竟会说这样得话,实现得那天?那是说他也希望甚至支持她改嫁吗?转念摇了摇头,像赵白石这样得老夫子,又岂会像她周莹这般视那些礼教如粪土,于是笑着道:“那这样赵大人我先回去了,改日再登门与您商议织布局得事。”

      :“好的,夫人回去路上小心,赵白石恭候..”

      墓园一别数日,果然传来了好消息,吴家另外两院同意入股,很快机器到了泾阳,泽了黄道吉日,明日就可正式开业,开业前一天,赵白石特意来到织布局,看着周莹忙里忙外,眼神中透露着激赏,正想转身离开,就听见周莹叫他:“赵大人,你来啦?才来就要走吗?..”

      :“看到你在忙,想着过一会再来,那么晚了,你可用过饭?”

      :“哈哈 还没呢 这一忙没发现时间过得那么快,你不说,真不知道饿了,一说这肚子就...嘿嘿”

      赵白石一听又急又气,连忙唤道:“师爷 师爷 !把带来的吃食拿过来!”

      :“夫人!以后切不可如此不吃饭,倘若饿坏了身子怎么办?”

      :“嘿嘿赵大人,不必担心,我以前走江湖卖艺都饿习惯了,一顿不吃没事..”

      白石一听气急的道:“你这简直是胡闹,以前那也是没办法,现在不可再像以前那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如若你再如此这般,这会办我可要换人了...”

      周莹一听就急了,赶忙说:“别别别别别啊,我吃,我吃还不行么,我吃,你看我吃了啊。”

      :“夫人,你,你且吃的慢点..小心噎..”话还没说完 就听到周莹被呛到猛咳得声音

      :“咳..咳咳咳咳咳...”白石看了就一阵焦急,想伸手替她拍拍,此时春杏眼疾手快先伸出手替周莹轻拍,赵白石的手悬在空中不知如何收回..轻咳一声掩饰着尴尬顺势收回了手道:“夫人你以后且不可再像孩童这般急切,前面就是,吃的如此着急,定是饿极了,以后每日都要定时吃饭,本官会让人盯着,如若夫人不听劝,那本官也要说到做到..”

      周莹缓过气来笑嘻嘻的说:“是是是,我的赵大老爷,我听您的,听您的还不成吗?”

      白石装着生气的模样:“嗯哼,这还差不多,今日早些歇息吧 ,明日就开业了,有的你忙的...”说完头也不回,急匆匆的走了。后面的春杏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的背影,在回头看看周莹,这赵大人的心思真是..藏得深呢...

      来源:https://tieba.baidu.com/p/5336294369?see_lz=1

    • 0
    • 2
    • 0
    • 55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哥 我想..
    • 0
      装装逼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