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玄幻仙侠小说《惊天一剑》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莲开二度

      旁观的那许多贵族才是一愣,还未明白是怎样一回事,就猛然间觉得屋内温度骤然狂飙,铿锵凤鸣之际,一溜赤炎直奔西门柔而去。

      西门柔没料到事情演变如此,脸上那危险而温柔的笑意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惧恐慌。他毕竟是由中州武者成为西驼魔鬼的,很是晓得厉害。来念朝这一剑虽然只是一斩,这一招乃是修剑之人的大忌,盖因为剑非是刀,虽可劈砍,却因为形制所限,劈斩横档远不如刀,故夫练武的素有“刀走白,剑走黑”之诫。

      修仙者亦是由凡入圣,所以凡间武学的许多教训也溶于其中。也正因此,剑修极少有劈砍之招。可来念朝这一式,虽然是犯了大忌,可汹汹剑气却是半分也不假的。况且此剑怪异,仿佛从血水捞出来的相似,出鞘之际便已是热浪滚滚。中州铸剑大师断无此等手段。西驼的魔族中倒是有这样的兵器,可是地狱魔火邪性得很,全不似来念朝剑中这样带着一股沛然莫御的神圣气息。

      西门柔心中大骇,急忙抽身而退,也是他走脱得快,堪堪避过火焰,来念朝却是手腕一转,一招“风卷流云”反攻克比斯。他变招于电光石火之间,那克比斯正因为长鞭寸断,愣怔失神——照说人一愣怔,也不过刹那之间,旁的人未必便能得手。可来念朝是何等样人?生死存亡的际遇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真个是“得寸进尺,不差毫厘”。

      就在这瞬息之间,那鲜红长剑带着熊熊烈焰已到了近前。克比斯待得察觉已是为时已晚,只感到一股灼烧之感从心上蔓延,大有燎原之势,席卷四肢百骸。惨叫一声,已是不能活了。众人眼睁睁看着克比斯这个恶魔倒在地上,浑身黑火被那红色火焰一触即溃,眨眼之间整个身躯被红火包裹,又陡然化做一朵红莲,这时候温度更高了,那没见过这样场景的人才吃了一惊,便又听得“呼”的一声,红莲盛开,转瞬凋落,除却将地毯烧了一大片外,竟是连一点灰都没有留下。

      这来念朝杀了克比斯,仗剑直视西门柔,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杀气森森,便是西门柔也忍不住流出冷汗。

      来念朝左手仍旧拿着惊世泪,此时又递了过去,道:“晓雨,吃了它。杀了这厮再说。”

      李晓雨再次迟疑一阵,终究还是服了。

      西门柔原本也有些迟疑。他既然入魔,便早视性命如同草芥,克比斯死与不死并不与他相干。只是来念朝对他压迫感太强,看着那一双眼睛仿佛便是头悬利刃也相似,兼之这把长剑古怪,竟有如斯威力,不免惜身惴惴,不敢妄动。不想来念朝说出这样一句话,虽未明说,却似乎有两人联手的意思,便是心头一喜。暗忖既然要两个人合力,那就是来念朝自认不是自己对手了,他既然心虚,那就不足为虑了。

      想到做到,西门柔长鞭一抖,陡然袭向二人,正是他《黑龙绞》鞭法中的一招“乌龙摆尾”。他当年为祸中州的时候,一手《黑龙绞》鞭法已是少有人敌,莫说其他,就算是九大宗门也有不少高手折损在自己手上。

      只是其后李晓雨接了任务,技高一筹,将他打得诈死逃遁,远走西驼,因为愤恨不甘,入了魔道,实力更是大涨。现下一招使出,到底不知道来念朝几斤几两,不敢怠慢,便是全力一击,那意思就算打不中来念朝也要杀了李晓雨。

      来念朝眼看软鞭已到,急忙将李晓雨往后一甩,左边身子硬抗一鞭,“啪”的一声,十分疼痛。

      旁的人都惊得呆了,不少人都“啊”的呼出声来。他们亲眼所见这鞭上魔火缭绕,方才德沾上一点便几乎丧命,这一下纵然西驼人不懂中州武功玄妙,只听风响也能知道这个魔头用了全力,打中了岂有生理?就连赫里主教都暗中念起咒语来,打算若是来念朝不是立死,便先浇灭魔火,再行治疗。

      哪知鞭上熊熊黑火竟并没有燃烧上去,众人又不由得惊咦了一声。

      来念朝一贯睚眦必报,更何况现在扎扎实实挨了一鞭子?顿时大怒,杀心大起,不管三七二十一,趁着对手收鞭,踏出一步,一把拽住软鞭,力沉双脚,就是往后一扯,西门柔还没来得及讶异,足下一浮,身不由己就向来念朝撞将过来。

      来念朝眼看对方来了,又是踏出一步,身子一沉,手腕一抖,长剑一招“秋风落木”削向西门柔。这西门柔不意有如此结果,眼中惊讶闪过,便被这一剑挥为两段。只是这一下可煞作怪,长剑上的红莲火焰并未奏效,众人眼看着那两段身子还未落地就已经“噗”的一下,燃起了熊熊魔火,随风而散。

      众人才长出一口气,就听西门柔那诡异的声音忽远忽近传来,道:“好本事!我魔域大军将至,看你们能支撑多久!”言毕大笑了一阵才消散了,不留一丝痕迹。

      来念朝感知一阵,并未查到西门柔的踪迹,这才冷哼一声,还剑入鞘。问李晓雨道:“晓雨,你……你没事罢?”

      李晓雨摇头道:“我没有事,你呢?你被他抽了一鞭子,可有受伤?”

      来念朝笑了笑,傲然道:“微末伎俩,能奈我何?”

      话声刚落,大厅里又聒噪起来。来念朝皱了皱眉头,道:“牛屎,你去跟城主说,你们所说的恶魔大军或许便要临城,虽是未知真假,但小心无大事。”

      庇克琉斯愕然道:“来兄弟,你如何知道?你原来听得懂西驼话的?”

      来念朝怔了一下,道:“我听到的是中州话。”

      两下里一说,这才知道就在来念朝听到那话语的时候,西门柔的声音却同时用西驼话将事情又说了一遍,众人已然深知恶魔的厉害了,顿时吓得变了颜色,现在这一阵阵喧闹吵杂便是为此,竟连长剑未曾入鞘的灼热感觉都不顾了。

      庇克琉斯忽然吃惊问道:“兄弟,令师究竟何许人也?竟然能够锻造出此等神兵?”

      来念朝冷然斜眼一觑,道:“怎么?你又想买?”

      庇克琉斯忙道:“我哪有这样胆子?先前我以为令师不过是一个仙人而已,现在亲眼所见,这哪是神仙的能为,若不入圣,安能如此?我就是财迷心窍,狗胆包天,也不敢打这个主意了!”


      湖南省·郴州市
    • 3
    • 0
    • 0
    • 46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