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个人认证:个人认证
关注 1 粉丝 9 喜欢 6 内容 83
湖南省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他掌心的小病猫

      他掌心的小病猫

      “你爸妈要离婚了。”

      尹晓再一次深夜惊醒后,果断整理行礼准备回国。上飞机的最后一分钟她收到了来自盛茗薇的短信。

      “你妈已找好律师打离婚官司,那律师来自常宁。”

      常宁律师所,她走的时候还是一间出租屋一台破旧办公桌的伊始设备。现在嘛,国内最大律师所,上周在港挂牌上市股票一路涨停。而它的老板也一跃成为福布斯前五十中最年轻的中国才俊。

      许成之。

      尹晓一夜没睡坐飞机的时候带着眼罩全程睡到了下飞机,盛茗薇来接她的时候被她那吓人的脸色惊的不行。

      “都说瑞士是非常适合休养的地方,我怎么看你在那待了那么久却变得越来越像个病人了?”

      尹晓抽了抽嘴角没好气道:“还不是拜你所赐。”

      想到自己跟她说的那些消息盛茗薇确实有些抱歉,“我这不是怕你赶不及嘛,再说你父母要离婚你还能不回来?”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想我是不会回来的。”

      盛茗薇见她实在脸色不好也没跟她多说什么。

      尹晓坐上车后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发呆,其实盛茗薇还有件事没有告诉她,她看起来太疲惫了盛茗薇心想还是让她休息一天在说吧。

      只是她没说尹晓还是知道了,半路接到了来自她母亲的一通电话,盛茗薇眼看着她本就泛白的脸色一点点变得透明无比。

      “晓晓你回国了?”

      “嗯?”尹晓垂眸话语淡漠。

      “那妈妈在家等你啊,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不用了,我住茗薇家。”

      李清兰有些犹豫,“晓晓你是不是因为我跟你爸爸要离婚你不高兴了?”

      “没有,你们要离婚我没有意见,闹到要打官司我也没有意见,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奶奶留下的那套房子,得留给我。”

      李清兰倒是没觉得什么,“好,那套房子在你爸爸名下,打官司的时候我让成之为你争取过来。”

      “你说什么??”

      尹晓一直是不轻不重的声音,这会突然尖叫出声旁边的盛茗薇都吓了一跳。

      “茗薇没告诉你吗?我跟你爸爸的离婚官司是成之接的。”

      她本以为就算是常宁律师所接了她爸妈的离婚案,可是那里律师那么多,他又早已不轻易接案子,她怎么都不可能跟他遇上的。可是现在,她母亲告诉她,许成之接了他们的离婚案。

      尹晓挂了电话扯了扯唇角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她不禁心中发苦。

      “茗薇,去常宁律师所。”

      “啊?”

      靠在椅背上闭眼任由脑中思绪乱飞,身体疲惫到极致,可偏偏意识清醒到叫她浑身颤厉。

      车中寂静,盛茗薇顺手打开了收音机。

      舒缓的音乐传来很好的淡去了车内的无声。音乐过后主持人清甜的嗓音传出,一字一句很是清晰的传达着近来的娱乐新闻。

      “新晋百花影后夏依姗深夜回国,身旁惊现神秘男子护驾。有网友八出这名神秘男子正是前不久福布斯最新发布的全球前五十商人榜中最年轻的中国商人许成之。据说这位许总今年刚过三十岁,身价千亿样貌英俊,他更是一跃成为网友心中的第一情人……”

      啪!

      盛茗薇猛的关掉了收音机,尹晓睫毛颤了颤到底没有睁开眼睛。

      常宁律师所,一线城市最为繁荣的金融街道,占据了整条街的常宁律师所威风凛凛的屹立在那,招牌不大却格外醒目,它的气势像极了它的老板,清冽又叫人沉迷。

      尹晓有瞬间的恍惚,不过片刻后她便收起了满脑子里的纷乱思绪镇定自若的走进去。两个人到了大堂,前台很亲切的接待了她们,片刻后前台小姐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您是说许总接了您父母的离婚案吗?”

      “是。”

      前台小姐明显的怔愣,下意识的回她们:“可是许总两年前就不接案子了,我们系统里也没有任何显示许总近来有亲自接手新的案件。”

      一个跻身全球商人榜前五十的许总,会屈身来接她父母这小小离婚案才是叫人震惊。无论当时他是如何跟她母亲交流的,现在这样,才是正常。

      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感觉,尹晓听完后明面上倒是松了口气,本来她也是准备过来给她母亲更换律师的。

      “这样啊,那么请你给我联系你们律师所别的律师吧。”

      “好的,小姐您稍等。”

      前台去拿资料的间隙盛茗薇拧眉一脸的奇怪:“不对啊,明明是他亲自找的阿姨,怎么又说没有呢。”

      尹晓拿起面前的茶杯浅饮了一口,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常宁的待客之道实在符合极了她的口味。

      “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前台系统记录他的工作内容。”

      盛茗薇不解:“也就是说他接阿姨的案子前台是不知情的?可他都接了你干嘛还要在这找新的律师?”

      尹晓扯唇:“因为不想在看到他啊。”阻止不了她母亲放弃打官司,又不想与他再有交集,那么便换一个律师好了。

      她淡淡的声音清澈又动听,只是话音刚落身后就有人讶异的出声唤她。

      “尹晓?”

      身后的声音陌生又熟悉,尹晓身子一顿。她背对着大门看不见那边的情形,可是对着她坐的盛茗薇却是看的清楚。

      大门口进来了三人,前面的人一脸震惊的望着她们,出声的也是他。而他身后并排着的一男一女,女的容颜瑰丽身形窈窕,男的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正是一对璧人。

      只是那对璧人,盛茗薇想晓晓眼下一定不想见到。

      尹晓循声扭头,在看到来人后,脸上的表情凝滞,待到唐云州走近,她缓和了许久,终是说出那句:“好久不见。”

      姿态要多端庄有多端庄,情感要多疏离有多疏离。

      如果是普通朋友她的态度确实算的上有礼,可她面对的是他唐云洲以及许成之。

      前者是她多年好友,后者是她,当年的亲密爱人。

      唐云洲想到此脸色不由沉了下去,语气也变得冷厉了起来:“尹小姐这是从国外回来了呀,真是难得,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在回国了呢。”

      冷嘲热讽,为了他的兄弟。尹晓理解,淡淡笑过后不再言语。

      她的行为惹得唐云洲更是不满,他刚要上前身后的声音不容置疑的响起。

      “你的会议五分钟后开始。”

      气势凛冽,无法忽视。尹晓手指微颤却终究是压下了心中那滔天的悸动。何必呢,伤人更伤己。

      唐云洲到底是不情不愿的离开了,他一走尹晓便又坐了回去,在盛茗薇关切的眼神中自如的端起茶杯饮茶,不见半点不自在。

      她当身后的两人不存在,可那两人却极有默契般一同朝她走来。

      夏依姗轻巧的走到她面前,在盛茗薇不满的眼神中坐下,声音轻灵好听语气还带着关怀,十足的好友样子。

      “晓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是因为你父母离婚的事情吗?”

      尹晓手里的茶杯一抖,她蓦的抬头看向漫步而来的男人,在他停在自己三步远时她忍不住开口,声音带着自己都不曾注意的慌乱。

      “常宁贵为国内最大的律师所,你们就如此将当事人的信息随意透露吗?”

      四个单人沙发,他顺势坐在了尹晓的左手边,夏依姗的对面。

      她的话让他终于看向了自己,他眉眼清朗好看的似天边雾月,飘渺又惹人。他看着她,眼底映着她如今的样子,依旧豔丽却多了几分沧桑。

      六年不见,她不再是那个黏着他恨不得与他成日待在一起的娇艳小姑娘;他也不是那个将她捧在手心恨不得与她融为一体的毛头小子。

      许成之没有开口,他视线转回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她面前的茶水。不急不缓的样子倒是叫别人瞧着不由自主心生倾慕。

      “晓晓你误会了,我是从新闻上看到的。你爸爸要离婚,新闻近来一直有报道呢。”夏依姗似是有些着急:“我知道那是你父亲才特意关注些,你要是不高兴那我就不再提了。”

      许成之面前的夏依姗永远都是进退得宜温柔善良的,尹晓扯了扯唇到底是笑不出来。

      “你先上去。”

      突然开口的男声,夏依姗愣住片刻后才缓缓站起身,声音温婉:“那你们先谈,成之我上去等你。”

      成之,等你。

      无人看见的地方,尹晓手指紧拽衣角指尖泛白。

      夏依姗一走气氛更加凝固,许成之丝毫不觉般他微微倾身长指在她面前点了点:“尹小姐是来咨询你母亲的案件吗?”

      尹晓收拾好自己的心绪,她不敢看他面上冷静语气急速:“刚刚我说的话你别介意,误会你了我道歉。我这次来,是给我母亲找律师的。”

      许成之长腿微伸,小小的一块地方立马变得狭窄了起来。

      “找律师?怎么,你母亲没有告诉你,这个案件我接了吗?”

      就是因为知道她才会出现在这里。尹晓深吸了口气身体不自然的朝一旁歪了歪尽可能的离他远了点。

      男人像是没看到她的动作般嘴角一丝笑意极淡眼底疏离明显。

      “我并不觉得我母亲能够承担的起许总的律师费。”

      许总,呵。

      “尹小姐客气了,我与你母亲说过这个案子我只收取友情价。”

      友情价,他们之间又何来的友情?

      尹晓端起面前的茶杯紧握,心中缓了许久再开口时声音才算镇定:“许总的友情价对于我母亲来说也是天价了,我今天来是给我母亲换律师的,如果许总觉得被拂了面子那我很抱歉,只是我换律师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

      许成之双手交叠长腿微伸,他坐在那自成风景。听见她的话他也不见生气,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许久之后尹晓看见他慢慢站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问她:“怎么,尹小姐就这么不想跟我有联系吗?”

      尹晓很想对他露出一个轻松随意的笑,她尝试了下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索性放弃。手里的茶水早已冷却,她的声音也渐渐染上了微颤:“我坚持我的想法。”

      很好。

      许成之微眯了眯眼,再没看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尹晓的视线就那么不带掩饰的落在他身上,眼睁睁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尹晓,坚强一些,这才是你们之间该有的样子,你不该在心幻想了。

      “晓晓?”盛茗薇有些担忧的望着她。

      尹晓回过神,拿着常宁律师所的专案律师资料细细查看,“怎么了?”

      “你有没有想过,许成之经手的官司就没有失败过的,你想留下你奶奶的那套房子也许他可以……”

      尹晓不等她说完就打断,语气说的上急切:“谁都可以,他不行!”

      盛茗薇斟酌许久才小心翼翼的问她:“你不想在与他有交集了?”

      尹晓手中的资料被捏紧又松开,低低的回她:“嗯。”

      尹晓心中发笑,也就茗薇不会拆穿她。若真的不想有交集,即便她母亲与许成之有了联系,即便常宁律师所是全国最好的律师所,一场离婚官司她有的是选择又何必一回国就巴巴跑来这里进行所谓的更换律师。

      不想与他有交集是真,想在看看他哪怕一眼,也是真。尹晓想,她一点都不想他接触自己身边的人事物,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破碎不堪的家庭以及可能会被他发现的那些过往。

      尹晓最终和常宁律师所的一名专案律师谈好了合作约定明天商谈具体事宜才跟盛茗薇一起回了去。

      她一走,适才负责接待她的前台姑娘就在同事群中发布了一则惊人消息。

      公司门面:“重磅内幕!!!重磅内幕!!!”

      今天你离婚了吗:“新八卦?”

      今天你公司倒闭了吗:“快说快说!!”

      今天你打人了吗:“不重磅就把你打成重伤!”

      ……

      前台姑娘眼见引起了群里不小的关注之后才将这则重磅消息发布了出来。

      公司门面:“刚才前台来了一位美人我负责接待,她跟我说是许总接了她母亲的离婚案,我一听这绝对不可能啊,许总都两年多没接案子了更别说还是一件小小的离婚案。后来……”

      今天你离婚了吗:“说重点!”

      今天你公司倒闭了吗:“说重点!”

      今天你打人了吗:“说重点!”

      ……

      公司门面:“重点是,没多久许总和唐总就来了,哦还有夏小姐。关键是许总让唐总和夏小姐先离开了他自己跟那美人聊了半天,原来美人说的是真的,许总真的接了她母亲的离婚案!!!”

      今天你离婚了吗:“嘶!”

      今天你公司倒闭了吗:“god!”

      今天你打人了吗:“我c-a-o!”

      ……

      公司门面:“这还不是最重磅的!”

      今天你离婚了吗:“……”

      今天你公司倒闭了吗:“……”

      今天你打人了吗:“……”

      公司门面:“最为重磅的是,美人最终坚定的拒绝了许总,选择了张盛铭律师。”

      张盛铭:“……我现在跟那个美人毁约还来得及吗?”

      今天你离婚了吗:“@张盛铭敬你条汉子!”

      今天你公司倒闭了吗“@张盛铭勇气可嘉!”

      今天你打人了吗:“@张盛铭一个赢过许总的男人!”

      常宁肖娇华(小娇花):“只有我好奇许总和那美人是什么关系吗?一个让许总破例的美人,啧啧啧,不寻常不寻常。”

      诚意cp死忠粉:“我不管,许总是依姗小姐姐的,坚定墙头不动摇,就算是大美人也不行!!!”

      ……

      群里一番八卦高层自是不知,唐云洲开完会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一进去就看见夏依姗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许成之在办公桌前自若的处理着事物。

      唐云洲在许成之面前一向不管不顾,是以他当下就出言询问道:“尹晓走了?”

      夏依姗身子一顿,转过头时脸上已是一副温婉表情,声音也柔和不已:“成之与她谈完她就离开了,晓晓最近事情也多,估计是忙着处理去了吧。”

      果然她一说完唐云洲就没好气道:“呵,事情多,如果不是她父母要离婚的事情我估计她都不会回国,一走就是六年,这女人也真的是心狠!”

      他说起尹晓来半点不留情,夏依姗抬头看了眼办公桌前的男人,却见他眉眼淡漠神色如常,不见半点情绪显露。

      许成之,如果你还喜欢她你怎么会容忍好友在你面前如此说她;可你若不喜欢她了,你又为何在她一出现就立马凑上前。

      唐云洲还在絮絮叨叨,许成之签完了手里的资料合上文件朝夏依姗轻声开口:“你一小时后要去参加广告发布会,你的经纪人在停车场等你。”

      夏依姗闻言轻抿了抿唇,她知道他希望她此刻离开,她从来不会违背他的意愿。拿过一旁的包,她朝唐云洲点了点头又轻声对着许成之开口:“那我先走了,你不要忙太晚。”

      夏依姗一走唐云洲倒是不再吐槽尹晓了,他走到好友跟前坐下,神色有些纠结:“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不比许成之的不急不缓,唐云洲神情严肃微微蹙眉:“我说尹晓的那些,你都认同?”

      看着好友的样子许成之不禁笑了:“难道不是你一直在说,我有表示什么吗?”

      唐云洲自然不会傻到跟他辩解当下只是直言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对夏依姗处处维护是记着当年她帮你的情,我从来都不相信你跟夏依姗之间会有什么,即便她在你身边待了六年。”

      “为什么不相信。”许成之一惯淡然,此刻脸上的表情已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这话落在唐云洲耳里却是一番震天的效果。

      “你……你这是……”

      继续阅读


      湖南省
    • 1
    • 0
    • 0
    • 8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