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个人认证:个人认证
关注 0 粉丝 5 喜欢 0 内容 26
湖南省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中国式好女婿

      “少爷,一年考核期到了,恭喜你,通过考核,成为‘隐国’继承人。”

      “龙老,我要回宁海一趟。”

      何金银离开了京都,飞往宁海…

      大概半天以后,何金银从京都,抵达了宁海。

      他来到一家叫做‘水肌肤’的公司门口。

      此刻,那门口,围了六、七个人在那里。

      为首的两个人,是一个中年贵妇和一个中年光头。

      “叫你们的负责人出来!”中年贵妇对着门口保安,气势逼人道。

      “对,叫她滚出来,她麻痹的,她卖的是什么药啊?我姐姐涂了她的药,脸都成啥样。今天不赔个几百万,让你们这破公司明天就倒闭。”中年光头,恶狠狠的开口。

      保安遇到这种事情,也不敢擅做主张,马上去通知这公司的总裁。

      大概十来分钟以后,一个穿着总裁ol工作装,带着黑框眼镜,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八的冰冷女子,从那公司里走出来。

      当她出现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美貌实在太出众了,哪里有人群,只要她一出现,她马上就成为人群中那道最靓丽的风景。

      “哇,这个女人可真漂亮啊,不会是哪个明星吧?”

      “有点像大明星韩雪,不过比她年轻,比她高挑,咋一看去,比韩雪还美咧。”

      “气质好冷啊,被她看上一眼,冻得可能会感冒。”

      “……”

      不少人小声的讨论着。

      而就在此时,门口的保安,朝着江雪恭敬的开口:

      “江总裁,您来了。这些人非要见您,我们拦都拦不住…”

      这话一出,顿时间,那群来找事的人都是一愣。

      他们都没想到,原来,面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就是这‘水肌肤’公司的总裁。

      “原来,你就是这黑心公司的老板呀…”

      那脸花了的中年贵妇,气势逼人的指着江雪,冷冷的开口。

      “女士,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雪皱起了眉头,她的确是水肌肤的总裁,但却不是什么黑心老板。

      她做生意,一直都很本分,从没赚昧良心的钱。

      “什么意思?你看我的脸,擦了你们公司的化妆品,然后成这个样子了!被你们公司的化妆品毁容了!”

      中年贵妇张婕,气愤的指着江雪。

      “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找个说法。我姐夫是‘宁海商会’的副会长,你们这次,要不赔个几百万,我们就让我姐夫,将你们的公司给查封了。”旁边,那个光头张建补充道。

      他一说话,脸上的横肉抖着,看上去凶神恶煞。

      “几百万哪里够,老娘的一张脸,就值几百万?”中年贵妇摸着脸,愤愤的说道。

      她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几百万哪里买得了她的容貌。

      江雪刚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类似‘医闹’的人,来这敲诈一笔,本以为事情不大。但现在,听了那中年贵妇的话,心里顿时一沉。

      宁海商会,要是要查封她这个化妆品公司,那真的太容易了。

      江雪此时,蹙着眉头,心里正寻思着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然而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夫人,你这脸皮,不是因为用了我们公司的产品,就变成这个样子的,而是因为别的原因。”此刻,何金银走了过来,突然开口。

      刚才,他便用中医四诊,‘望闻问切’中的‘望’,看出那中年贵妇张婕脸上的大致情况。

      那并非是因为化妆品的原因,而是因为这女人体质特殊,接触了某些过敏源,因此导致脸上长疮。

      “哼,还想耍赖是吧?我姐昨天在你们公司,买了你们的产品,回去用了以后,脸上马上就有了反应,过了一个晚上,脸就成这个样子了。还说不是因为你们公司的产品?”光头气愤的声音响起。

      “你又是谁?那女老板的司机吗?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中年贵妇张婕,直接瞥了何金银一眼,不屑的说道。

      而此刻,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公司门口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朝他看了过来。

      总裁江雪见到她,还诧异的愣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脱口而出,道:“好你个何金银,你还知道回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婆?”

      老婆?

      这美若天仙,比大明星韩雪还要漂亮和有气质的总裁女神,居然结婚了?

      而她的老公,就是面前这个,穿着‘朴素’,看上去有点小白脸的男人?

      那一刻,公司门口围着的男人,都朝何金银投来羡慕、嫉妒的眼神…

      “你是她老公?那么,这公司,真正的话事人是你了?”中年贵妇张婕,朝何金银看来。

      这话一出,顿时间,旁边的几个保安‘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

      对于何金银,虽然离开了宁海一年,但是这些保安是认识他的。

      都知道何金银以前,是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现在,听到那中年贵妇,问这公司是不是他的,顿时间就忍不住嗤笑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江雪也瞪了一眼何金银。

      “我是她老公,不过这公司,不是我的…”何金银开口:“夫人,你的脸…”

      “闭嘴,何金银,别乱说话…”

      江雪真想一巴掌往何金银脸上抽去。

      这窝囊废,一回来,就瞎说什么话?

      难不成,他还想插手处理这件事?

      就他那点能力,他能行吗?

      何金银此时,还继续说道:“夫人,我们公司的产品,有那么多的女士在用,为何只有您一个人,脸上会出现这种反应呢?为什么别人,就不会呢?”

      “哼~~”中年贵妇听了这话,不由冷哼了一声,指着何金银说道:“你这意思,是我故意来讹你们喽?”

      何金银摇了摇头,“你是不是故意来讹诈我们,我不知道,但是,你有病,那是真的。”

      “cao,小子,你他么说什么?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此时,光头男听了这话,气愤无比,就要撸袖子上去揍何金银。

      那中年贵妇,也指着何金银,气得手指发颤道:“好好,我长这么大,还没这样憋屈过。想耍赖就算了,还骂人?你骂我有病,我看你们全家都有病。那赔偿什么的,我也不要了。我现在,就要你们公司倒闭。你们给我等着,我若不让我老公把你们公司给查封了,我姓张的把名字倒过来写!!”

      她是真的被何金银给气坏了。

      但何金银,是说真的。

      这中年贵妇,是真的有病,她得了一种叫做‘过敏性湿疹’的隐形皮肤病,这种皮肤病,一旦接触到某些致敏源,那么,就会触发她那病。如果不及时给与治疗,那么毁容还是小,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何金银此刻,就把这话给她复述了一遍,同时说道:“你这病,我可以帮你治好,而且,彻底根除。”

      “我有病?你帮我根除?你是医生吗?这么年轻的医生?”那中年贵妇,一脸质疑的问道。

      “什么医生啊,他就一个吃软饭的,是我们公司总裁的上门老公,都没学过医。”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保安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口嘀咕了一句。

      “草!没学过医,还说我姐姐有病?你这是在骂人吧?你们还真是嚣张啊,卖的产品,把我姐姐的脸给搞花了,现在我们来找你们赔偿,你们还不认账。现在,还说我姐姐有病?”光头男开口。

      那中年贵妇,听到何金银是一个没过医,连保安都鄙视的软饭男,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骂她有病。瞬间,她的怒火,就被彻底点燃了。

      至于江雪,现在她的脸,冷得像十二月的寒霜,要不是现在人太多,她真想一巴掌往何金银脸上抽过去。

      这混蛋,瞎说什么鬼。

      还人家有病?

      她看何金银才有病,神经病!

      这混蛋,以前也就窝囊一点,现在出去一年,回来以后,脑子也坏了?

      此刻,何金银还想说什么话,江雪赶紧开口呵斥道:“何金银,你给我闭嘴!!再说话,你这两天都别想吃饭了。”

      何金银一听这话,摇了摇头,也就闭上了嘴巴。

      至于旁边那几个保安,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心说这何金银,还真是个软饭啊,现在好了,老婆要不给他饭吃了。

      江雪此时,赶紧朝那中年贵妇说道:“张夫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个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他刚才的话都是乱说的。您别放在心上,您这边要赔偿的话,我们公司会负担,您的一切医疗费用,精神损失费用,我们都会赔偿。”

      虽然江雪也觉得这事很冤,但是,商人遇到官人,能忍则忍,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用钱去解决。

      几百万虽然不少,但她江雪还是可以负担得起。

      “不,现在,老娘不需要你们的赔偿了。你们就等着公司被查封,然后申请破产吧!!”

      那中年贵妇,是真的生气了,直接冷哼了一声,接着,便捂着脸,踩踏着高跟鞋,砰砰的走上了旁边的一辆奥迪a6,然后,和她带来的那几个人,扬长而去。

      到此,江雪的脸变得更加惨白了。

      她看着一旁的何金银,气得嘴唇都在哆嗦了。

      这混蛋,平时窝囊就算了,你说你窝囊,你别说话啊。现在好了,这混蛋,瞎说话,把宁海商会‘副会长’的夫人给得罪了。

      宁海商会,直接掌管宁海的公司,商会的副会长,要搞她一个小小的商人,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你…你…”江雪指着何金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旁的几个保安,也都看着何金银,在那摇头。

      这何金银的大名,江雪公司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虽然他这离开了宁海一年,但是老员工都知道,他是江雪的老公,而且,是一个十足的软饭。

      连江雪公司的保安,都瞧不起他。

      “你给我先进公司…等我晚上有空了,我再收拾你。”江雪咬着牙,用一副要杀人的冰冷语气,对着何金银说道。

      何金银跟着江雪进入了公司里。

      江雪此时,骂都懒得去骂他,主要也是事情太多,没时间骂。

      她现在,正想着要怎么处理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事情了。

      “唉,现在,只能找关系,去请求那夫人原谅了。”

      江雪叹了一口气,拿起手里的电话,开始给以前认识的一些官员打电话。

      可是一通电话打下来,大部分都是口里‘嗯嗯’,嘴上‘哈哈’,看那模样,都是都不想管这事了。

      “铃铃铃~~~”另外一边,秘书那里,还不断的有电话打进来,都是因为最近公司资金链短缺,然后那些客户怕她公司倒闭,提前过来催尾款的。

      她被这些事情,搞得真的是焦头烂额,看着何金银坐在一旁,像个木头一样,更加恼怒和生气。

      “真是一点事情都指望不上他啊,什么都不会做。今天一回来,就捅了一个篓子,我怎么找了这样一个窝囊的老公。”江雪心里叹息。

      “走,赶紧走。看着你就烦,你给我回家去。”江雪决定眼不见心不烦,挥着手,让何金银回家去。

      “雪姐,我这一年在外面,学了点投资。要不,我来你公司,帮你的忙?”何金银说道,他现在,对于投资方面的东西挺精通的。他这准备回来帮老婆。

      “不用!你回家吧,回去当大爷。我可不敢雇你,你这还没上班,就给我得罪了药监局副局长老婆,这要是雇你上班,以后什么市长夫人、书记夫人,你不得一个个得罪一遍?还有,我这公司,估计也要倒闭了,雇不起你这个大爷…”

      江雪心灰意冷,挥着手,让何金银消失在她面前。

      何金银张开嘴巴,欲言又止,想说自己可以帮他,要钱的话,10个亿以内,一1个小时之内,都可以给她。

      至于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事情,他也可以搞定…

      一个电话的事情。

      但这些话,还没来得及说,江雪已经生气的瞪着他,道:“你再不走,我叫保安赶你了。”

      何金银:“……”

      最终,何金银叹了一口气,这些话,也就烂在肚子里,没有说出去。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给你们做饭去…”何金银温和的说道。

      “滚,赶紧滚…”江雪无奈,这就是自己的老公啊,一个大男人,每天就只会做饭。真是气死人,窝囊到家了。

      何金银离开了公司以后,就拿出‘何家’专门的手机,给龙老打了一个电话。

      “嘟嘟嘟~~~”电话通了,另一头,响起了一个恭敬的声音,“何少。”

      “龙老,我想找你帮个忙,要点钱。”何金银开门见山的说道。

      “要钱?多少?”龙老问道:“要不,先给你10个亿,拿着当生活费。”

      “行。”何金银点头,隐国的庞大,拿10个亿,真的就相当于拿零钱一样。

      “那少爷,我在今天之内,将那钱打你的专用银行卡里。”龙老又说道。

      “嗯,好,对了,龙老。还有件事,我们‘隐国’成员,有布局‘宁海商会’吗?”何金银又问道。

      可不料,龙老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没有…”

      “这样啊…”何金银有点失望。

      但就在此时,龙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宁海只是一个市,低级了点,我们‘隐国’之前并没有在那布局。宁海上面的江南省我们有布局,江南省商会的‘会长’唐政,正是我们‘隐国’的人。”

      “那你把他的电话给我,我去找他,让他帮个忙。”何金银开口,说着,把今天江雪的事情,告诉了龙老。

      龙老听了以后,忙说道:“这种事情,哪里需要少爷亲自出面。老奴来就行了。”

      “那好吧,有劳龙老了。最好就今天去说这事,我老婆今天因为这事,烦的眉头都皱成一团了,我这看了心痛啊。”何金银说道。

      “好好,马上安排,马上安排…”

      晚上,江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

      家里,江父江如海正在沙发看新闻,江母楚云秀在一旁吃着葡萄,二姐江紫今晚也没值班在家休息。

      她进来以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看到何金银的身影。

      “何金银呢?”江雪皱着眉头问道。

      “啊?何金银?那个混蛋回来了?”江母楚云秀吃惊的说道。

      “一年前,他说要去京城混一混,这一去一年,没回过家一次。他还有脸回来?”江如海阴沉着脸,想到他那窝囊废女婿,心里就来气。

      “不知道,他这一年,赚了多少钱,混得怎么样。”二姐江紫,开口说道。

      江家有三姐妹,大姐江红,二姐江紫,三妹江雪,三个人都长得美若天仙,被称作‘三朵金花’,大姐是‘红玫瑰’,二姐是‘紫荆花’,三妹是‘白牡丹’。

      大姐江红,嫁给了市长的秘书,至于二姐,医学博士刚毕业一年,现在正在宁海市人民医院当医生,至今单身。至于江雪,则是一个商业才女,经营着江家的公司‘水肌肤’。

      “比以前更让人心烦,更窝囊了,今天一回来,就捅了一个篓子,得罪了宁海商会副会长的老婆,一言不合,就骂人家有病。人家已经放了狠话,要带人来查封我的公司…”江雪现在想到那件事,都还生气。

      说着,便把白天的事情,详细的讲给了父母和二姐听。

      几人听了以后,都纷纷开口。

      “这何金银,太不像话了。”

      “看来他这一年出去,钱没赚到,能力没学到,倒是学会了吹牛皮。”

      “何止吹牛皮,我看她是有病,得了神经病。”

      “要我看,小雪,直接和那神经病离婚得了。”

      “……”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间,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何金银,你还有脸回来?”江母楚云秀,可是一个暴脾气,当即就指着何金银冷声道。

      “我很早就让你回家的,你跑哪里去了?”江雪也无比生气,声音冰冷如雪。

      “哼。”二姐江紫,直接给了她一个冷哼。

      江如海也面色阴沉。

      何金银此时,抱着一堆的东西,笑着说道:“我去拿东西了,我从京都那边,带回来一些礼物送给大家。不过,是托人带,所以下午的时候,就去他那里拿了。”

      听到何金银,是去拿礼物送给他们,他们的脸色才稍微缓了一下。

      “礼物,什么礼物?”江紫不屑,这窝囊废,能送些什么好礼物出来?

      估计,是一些地摊货吧。

      何金银此时,递给江紫一盒化妆品,还有一罐子的‘罗马葡萄’。

      “二姐,我知道你喜欢化妆和吃水果,所以这些,送给你。”何金银将那两物递给了她。

      “行吧。”江紫并没有多在意,觉得这何金银送的,大概都是便宜货。

      接过了礼物以后,便随便的放在一旁。

      何金银此时,又送给了江如海一幅字画,这老丈人喜欢玩收藏,不过,并不是特别专业。

      至于楚云秀,何金银送了她一条项链。楚云秀也和女儿江紫的想法一样,都觉得何金银能送出些什么好东西,也没多在意,把那项链随意的收起。

      何金银当然也准备了一件礼物,送给自己的媳妇了。

      那个礼物,也是所有礼物里面,最珍贵的东西。

      既然是最珍贵的,当然要留到最后面送。何金银准备,等晚上回房以后,再送给江雪。

      “好了,大家还没吃饭吧?我去给大家做饭。”何金银开口,在以前,家里的饭都是何金银做的。

      “好,你去吧。你回来了,唯一的好处,就是我不用再做饭了。”楚云秀摆手,让他去厨房做饭。

      他进去以后,江雪的脸色特别冷。

      “这混蛋,给所有人都送了礼物,就没准备我的…”

      江雪虽然并不在意何金银的礼物,觉得他也送不出什么很宝贵的东西,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介意。毕竟,她可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啊。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解决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事情吧。”江雪这么想到,就朝江父等人开口:“爸,妈,还有二姐,你们动用一下你们的人脉,帮忙去找下关系,去给那宁海商会副会长求下情。”

      “好好,爸找一找以前的同事。”江如海开口,他退休之前,也做到了副局,所以在官场上面,也有一些人脉。

      不过,毕竟退休了,所以,这些人脉,能管用吗?

      江母也打着电话,找着她的关系。

      江紫突然说道:“小雪,那个‘天福集团’的刘公子最近在追求我,之前听他说,他家和‘宁海商会’的会长,好像有点亲戚关系,我找他帮忙。”

      “好好,谢谢姐。”

      “对了,小雪,大姐夫那边,你也给他打个电话过去。”江如海开口。

      “嗯嗯。”

      “……”

      一家人都因为这件事,在打着电话,到处找关系。

      ……

      吃完晚饭,何金银就和江雪回卧室了。

      回到卧室以后,何金银默默的去衣柜里,将被子拿出,然后,打好地铺。

      他们两个人,结婚有几年了,不过,何金银连她的手都没摸过,更别说做其他事情了。

      两夫妻,虽然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但是,一个睡床,另外一个却打地铺。

      把地铺打好以后,何金银从怀里,拿出了一枚深蓝色的项链。

      “送给你的。”何金银递给她。

      “这项链,有点像泰坦尼克号里面的‘海洋之心’。”江雪开口,感觉这项链到是挺好看的,现在的模仿品,也做得这么精美了吗?

      “呵呵…雪姐,好眼力。”何金银伸出大拇指,赞叹道。

      江雪白了她一眼,“这模仿品,花了多少钱?300要不要?”

      何金银摸了摸头,这应该不是仿制品吧,这可是爷爷送给他的礼物。说这件东西,是他过世的奶奶留下的,不能随便送人,只能送给何家的媳妇。

      “这个应该是真的…”何金银说道。

      江雪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何金银,我发现你出去一年,别的本事没学到,吹牛的本事倒是渐长。不过,一个男人,如果有真本领,那么会吹牛是件好事。但是,如果一个男人,没有真本事,只会吹牛的话,那么,那个男人是很low的。”

      何金银:“……”

      他真没吹牛呀。

      “好了,去给我打洗脚水,然后,边洗脚,我们边清算一下白天的事情吧。”此时,江雪突然发话。

      何金银苦笑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她这性格,过了一年,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之后,和过去一样,他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温度适宜的水。

      端到卧室以后,便将洗澡水放在了江雪的面前。

      江雪看着他这模样,摇了摇头。

      何金银蹲在那里,替她洗脚。

      江雪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身高一米七四,双腿修长,纤细的脚弯,白皙滑嫩的脚趾,沾了水以后,触摸上去,如同绫罗绸缎一般滑嫩…

      何金银此时,一边给她洗脚,一边给她按摩了一下脚上的穴位。

      本来疲惫的她,泡着脚,脚上传来一阵舒服的感觉。

      “何金银,你洗脚的本领,倒是增长了不少。”江雪戏谑道,不过马上,语气便改为冷冰冰的,“同时,你吹牛、闯祸的本事,也大涨了不少。今天,你把商会副会长老婆给得罪了,明天,她估计就会带人来查封我公司。”

      何金银摸了摸鼻子,说道:“放心吧,你的公司不会有事的,没有人敢查封你的公司!”

      江雪听到这话,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一脚把他踢开。

      “你这废物,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还没人敢查封我的公司,你以为自己是宁海商会会长?是宁海首富啊?”江雪气道。

      “宁海商会会长?宁海首富?他们不算什么大人物!”何金银摇头。

      江雪气得身体都在发颤,她颤抖着手,指着何金银,失望至极道:“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这种没有本事,还喜欢吹牛的男人。真是废物中的废物,我江雪,怎么会‘娶’了你这样一个男人?”

      她对何金银真是失望到了极点,脚也懒得要他去洗了。

      “你滚去倒洗脚水,今晚睡地铺,也离我远一点!还有,我妈说最近头疼,明天一早你陪她去看病,帮她挂号拿药和跑腿!”

      想到明天,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将要带人来查封公司,心情就低落到了谷底。

      难道,我江家的‘水肌肤’公司,明天就要在我手里破产了吗?

      何金银去倒洗脚水的时候,在卫生间里发了一条短信。

      收起手机,何金银喃喃道:“老婆,明天你会收到一个惊喜!”

      当天晚上,何金银当然是没有兽性大发。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江母楚云秀身体有点不舒服,让何金银陪着去医院。

      “妈,您这是偏头痛,我帮你扎几针,然后服用几剂药,就可以治愈。”何金银朝村云秀说道。

      楚云秀白了他一眼,“何金银,你这次回来,吹牛皮的本事大涨。别吹牛了,快去给我排队挂号。”

      何金银摇了摇头,本来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这么复杂。

      她不信,何金银也拿她没办法。

      “哎呦,有人昏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在医院的挂号大厅里,有人喊了起来。

      这话一出,一群人围了过去,原来是一个老人昏过去了。

      几个医生刚好路过,连忙跑了过去。

      至于何金银,也走了过去。

      “啊…爷爷,爷爷…”此刻,那老人身边,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焦急的在旁喊着那老人。

      几个医生中,二姐江紫正好在。

      “快,快送他到急诊…”江紫开口,对着旁边几名医生说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居然手里拿着针,在那老人头上扎。

      但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以后。

      她大吃一惊,愤怒无比,对着那人吼道:“何金银,你是疯了吗?你在干嘛?”

      何金银一边用手里的银针,在那老人头上的百会、风池、四神聪穴扎入运气,一边,说道:“我在救人,他脑补缺氧,十几秒以后,如果不将他救醒,他大脑会开始死亡。”

      “救你麻痹,你个窝囊废,连医都没学过,还救人!滚开。”江紫大怒,心说这混蛋,平时没用就算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是他能乱动的吗?

      一旁的其他人,刚开始还以为,何金银是医生,可不料,听到穿着白大褂的江紫这么说,都纷纷指责他。

      “小伙子,你没学过医,就随便对人施针,你这是在谋杀啊。”

      “没有医师资格证,治死了人,需要判刑的,小伙子,你等着坐牢吧。”

      “何金银,你…你这个窝囊废,在干什么?还不快滚,让阿紫去救人,你想治死人,然后坐牢吗?”一旁,江母楚云秀也怒道。

      她也觉得,何金银是疯了,没学过医,居然贸然去治病。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指着何金银。

      “咳咳…”

      然而,突然在这个时候,那个昏迷的老人口里,居然发出一声‘咳嗽’声。

      什么?那个老人醒了?

      哗!

      人群一片哗然。

      “咳咳…”那老人又咳嗽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而且,还要从地上爬起来。

      “呼~~”何金银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将他从鬼门关里给拉回来了。

      “好了,老爷子,你的病情,暂且稳定住了。”何金银朝那老爷子说道。

      “啊…”此时,那老人反应过来,才知道,刚才是面前这个年轻人救了自己。

      他连忙感谢道:“多谢你了,小伙子。”

      那老人的孙女王婷婷,对着何金银连连感谢:“这个大哥,多谢您了,多谢您了。”

      何金银摆手,示意不用谢。

      一旁,其他人哗然。

      “真被他给治好了。难不成,他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

      “可是刚才那个江医生说,他没学过医啊。”

      “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大师吗?”

      “……”

      人群一片议论,何金银则没有理会,而是走到了江母楚云秀面前,然后,对她说道:“妈,号已经帮你挂好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这偏头痛,用中医的方法治疗更好,西医的治疗方法,很多都是治标不治本,但我这中医治疗法,可以帮你根治她。”

      要是没有之前那一幕,楚云秀会直接骂他傻叉,就知道吹牛逼。

      但刚才那一幕,这个废物女婿,的的确确是治好了那个老人。

      “难道,他真会医术?”楚云秀疑惑。可是以前,她没见他学过医啊,难道,是他离开宁海这一年内学习的?

      但一年,能学到什么啊?

      “可能,刚好被他瞎猫碰到死耗子吧。”楚云秀还是不相信何金银。

      她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还是用西医的方法治疗。阿紫已经和市里最好的神经科医生约好了。”

      她还是拒绝了何金银。

      此时,江紫冷冷的看着何金银。

      她一把将何金银拉扯到角落里,然后,戳着他脑袋说道:“你是不是疯了?你没学过医,没有医师资格证,你乱给人治什么病?你这样,迟早要坐牢!”

      何金银此时,说道:“我这不是把他治好了嘛。”

      “你这是瞎猫遇到死耗子!算你命大。”江紫当然不相信,何金银有比她还高超的医术。

      “下次,你要再这样,出了事,别说是我们江家的人,我们也不会给你擦屁股,去牢里捞你。”江紫警告道。

      何金银却没有说话,如果刚才,他不出手,或许,那个老人,已经脑死亡了。

      或许,正如江紫说的那样,他的确没有医师资格证,帮他治病,的确冒着要坐牢的风险。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他何金银做不到,他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那老人,在他面前死去。

      “算了,你好自为之。我还要去看病人。”江紫懒得理会他了,直接走开了。

      ……

      另外一边,江雪的公司里。

      昨天那个张婕的老公,宁海商会的副会长,带着一群人来了。

      那个光头和张婕本人也在。

      光头一进来,仗着自己姐夫的势力,对着那些保安趾高气扬道:“去叫你们江总裁出来!”

      看着这一群气势汹汹的人,保安们赶紧去通知江雪。

      江雪带着秘书,马上赶了过来。

      她已经准备好了道歉的措辞,同时,准备拿五百万来赔偿,希望得到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原谅。

      “呵呵…江总裁,我们又见面了。今天,我们就把你们的公司给封了。”贵妇张婕,捂着脸,恶狠狠的说道。

      “夫人,真是抱歉。昨天的事情,你听我解释…”江雪赶紧抱歉的说道。

      刘建军本来马上要让人去查封江雪的公司,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接了一个电话。

      “老公,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接电话干嘛?赶紧查封她的公司啊。”张婕撒娇道。

      “闭嘴,这是省商会会长打来的。”刘建军呵斥着他妻子,让她闭上嘴巴。

      他老婆一听是省商会的会长,顿时间噤若寒蝉,一个屁都不敢放了。

      “我到旁边接,你们千万别说话。”他叮嘱道。

      “好好好…”

      刘建军随后,去一旁接电话。

      接通了以后,一分钟后,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两分钟以后,额头在冒汗,同时,连连点头。

      “会长,会长,我不知道,她后面居然有…有‘隐国’的人。我马上去给她道歉,马上去给她道歉。”刘建军噤若寒蝉,连连说道。

      挂断电话以后,他老婆笑道:“老公,连省商会的会长,都给你打电话了,是不是,你在商会的地位,又要再升一下了?”

      光头男也笑道:“哼,查封这公司,就作为姐夫升职的火,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火你妈!!”刘建军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那光头的脸上,然后,指着他和张婕,说道:“你们这姐弟两,就知道给我惹祸。滚后面去,回家再收拾你们。”

      说完这话,突然又朝江雪这边走来。

      这次走近的时候,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江雪有些懵,不知道这闹哪样。

      “那个…刘会长,昨天的事情,真的抱歉,我这边,愿意赔偿给您夫人五百万…”江雪连忙说道。

      “啊…江总裁,不不不…我们哪里能拿您的赔偿啊,您别误会,我们这次来,可不是来查封你公司的,而是专门来道歉的。为贱内昨天唐突找事来道歉的。”那商会副会长刘建军,连忙说道。

      啥?昨天不是说,要来查封自己吗?

      今天啥情况,怎么是来道歉的?

      江雪都蒙了,完全蒙了。 

      “咳咳…江总裁,都怪我管教妻子不严,唐突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们计较了。我们市商会,将会为‘水肌肤’公司打响名声。”刘建军连忙向江雪示好。

      “还有,市商会,将会为水肌肤提名,申请今年的宁海十佳进步企业。为江总裁,申请宁海十佳青年企业家…”

      那刘建军一直说着,让江雪仿若在做梦一样。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江雪喃喃道。

      另外一边,医院里面。

      心内科的办公室里,正值中午休息,一群医生点了一些外卖,在那吃午饭。

      没办法,当医生就是这么忙,大部分医生中午都是不回家,然后在办公室点外卖吃。

      当然,也有一些人会带东西来吃。

      比如江紫,她经常会带一些水果来。

      今天也是如此,她拿出了一大袋子的水果,这些水果,都是家里带来的,很多东西都是上品水果,比如黄龙果,需要几百块钱一斤。

      “来来来,亲爱的同事们,一起来吃水果。”江紫此时,从那水果包里,拿出了黄龙果等东西,放在桌子上。

      她的同事们,早就习惯了这一幕。

      她们都知道,江紫带来的水果,都是一些名贵、好吃的品种。

      众人都朝这里围拢。

      “来,吃这个黄龙果,500块钱一斤,味道特别好。”江紫说道。

      “哇,真的好好吃。”

      “咦,江紫,这包水果是什么啊?从没见过,看上去怪怪的。”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医生指着一包水果,惊疑的说道。

      江紫朝那水果看去,看了一眼,脸色就一变。

      “别,那个不好吃。不能吃…”江紫尴尬道。

      原来,那一包水果,是昨天何金银送给她的。她当时随手扔在了桌上,今天早上出门太急了,就和其他水果装在了一起,带来了医院。

      何金银买的水果,在她看来,肯定是地摊货啊,几块钱一斤的东西,她这样要面子的人,怎么能拿出来请同事吃呢。

      她赶紧想要从同事手里抢过来,然后,直接扔掉。

      不过,就在抢的时候,突然,科室主任来了。

      那主任进来以后,看着这一幕,笑道:“呵呵…江紫,在抢什么好吃的?”

      “不,不,不是…”江紫想要马上解释,然后,把那水果扔掉。

      可就在此时,科室主任惊疑一声,然后捂着嘴巴吃惊道:“江紫,你家里是有矿吗?”

      “啥?”江紫一愣,不知道主任突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江紫,你…你居然带来这么一大袋的‘红宝石罗马葡萄’,来请我们吃,你家也太有钱了吧?”科室主任说着,赶紧朝江紫这边走过来。

      然后,从江紫手里,抢过一个葡萄,连皮都没有剥,也没有洗,然后直接塞入了口里。

      一口就吃下了,吃完以后,还舔了舔嘴唇,说道:“太好吃了,不愧是两千多一颗的‘红宝石罗马葡萄’啊。”

      “啥,两千多一颗?”江紫和其他同事都呆了。

      他么一颗葡萄,需要两千多?这他么是金子做的吗?

      “嗯嗯。”科主任又摘了一颗,同样没洗,也没剥皮,直接扔嘴里。

      一边吃,她一边说道:“这红宝石罗马葡萄,只产于日本石川县,对品质极为严格的,每颗葡萄和乒乓球一般大小,糖分含量达到18%以上。这种葡萄,特别稀少,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2011年,东京拍卖会上,一串30粒的红宝石罗马葡萄卖出了8250英镑(约合人民币7.23万元),相当于一粒2400元人民币。”

      这话一出,她指着那包里的红宝石罗马葡萄说道:“江紫,这里少说也有几斤吧?你可真是大方啊,请我们吃这么好的东西。”

      说完,科室主任又去摘第三个葡萄。

      至于其他医生,都惊呆了。

      接着大家,大家都蜂拥着去抢那葡萄。

      笑话,一颗2400块钱啊。

      这么贵的葡萄,吃一粒就赚一粒。吃5粒,就抵得上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了…

      江紫此时也惊呆了,她之前根本不知道,何金银送给她的葡萄居然这么珍贵。

      要是知道,打死她也不带来科室啊。

      对于她这种水果吃货来说,这种品质的水果,当然是留在家里,偷偷的一个人吃啊。

      “我去…两千四一粒,还想买不一定买得到。何金银,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江紫迷惑。

      当然,现在不是迷惑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当然是去抢那红宝石罗马葡萄了。

      这他么再不去抢,全被科室里的医生和护士给吃光了。

      ……

      另外一边,何金银刚陪着楚云秀做完检查。

      神经科的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让她带回家吃。

      二人前去心内科,准备去和江紫告别。

      到了心内科的时候,看到了江紫。

      江紫看着他的眼神很怪异,她偷偷的把何金银拉到一旁,问道:“何金银,你哪里来的钱,买的那红宝石罗马葡萄,是不是中了彩票?”

      何金银一愣,刚开始还有些迷惑。

      不过旋即,他就明白了过来。

      昨晚,他的确送了她几斤那‘红宝石罗马葡萄’。

      何金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因为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了。

      说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

      “嗯嗯…是的,我是中了彩票。”何金银顺着她的话说道。

      “我就说嘛,这些钱,怎么可能是你赚来的。”江紫摊了摊手,接着又问他,“对了,你中了多少钱?”

      “一百万吧。”何金银开口。

      “中了一百万,就买这么贵的水果?一颗2400,那里几斤,折算下来,几十万啊,何金银,你可真是个败家子。”江紫朝他翻了一个白眼。

      也就在此时,突然间,办公室外面,传出一阵喧闹声。

      一个护士冲了进来,说道:“江医生,贺主任,不好了,刚才突然来了一个病人,突然间心口痛,看上去很危急的样子,你们快过去看一看。”

      这话一出,江紫和那贺主任脸色都是一变,赶紧朝外面走去。

      何金银也跟着出去,出去以后,便看到那个病人的状况。

      没想到,那个病人,居然是昨天何金银在江雪公司看到的那个贵妇张婕。

      昨天,何金银就警告过她,告诉她有病。

      如果不及时治疗,不单单只是毁容,还会危机生命。

      现在,还真是如此。她身上的后遗症出来了,那过敏源,直接影响了她的心脏,让他的心脏,发生了心衰。

      此刻,那贺主任和江紫对她稍作检查,脸色霍然大变,“不好,她发生了心衰,需要立刻抢救。”

      这话一出,大家马上将她安排进入重症病房,然后,给她呼吸机等医疗仪器。

      同时,江紫还在给她做急诊治疗。

      不过,好几分钟过去,症状非但没有缓解,反而看上去更加严重。

      那张婕的脸色,变得无比黑沉,好像有淤血淤积。

      除此之外,她身上有些部位,更是直接发生了水肿。

      江紫此时,有些着急,这种症状,她以前从未见过。

      她朝一旁的贺主任看去,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咨询。

      不过贺主任,也皱着眉头,显然,也没有见过这种古怪的症状。

      看到这,那张婕的丈夫,宁海商会副会长刘建军,冰冷道:“怎么了?”

      贺主任和江紫,都摇了摇头,示意可能救不了她。

      “我姐来的时候,只是来看脸的,就是你们医院的那护士,给她打了一枚针,然后就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这些庸医,都是你们害了她的,今天,你们要是治不好她,我他么让你们也出不了医院。”

      旁边,那个女病人张婕的弟弟,也就是那暴躁的光头男,此刻直接握着拳头,就要去打江紫。

      江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那身边的光头会那样暴躁,一言不合,就要打人。

      眼看那拳头,就要打在她脸上了,她吓得惊慌失措,直接闭上了眼睛。

      同时,她在心里惊恐道:“完了,完了,这一拳下来,我估计要被打得毁容。”

      她这么惊恐的想着,可是,好久之后,脸上都依然没有感觉到痛楚。

      她大为吃惊,睁开眼睛,发现有一个人,挡在了她的面前。

      那个人,用手握住了光头的拳头,挡住了这一拳。

      “是何金银这个窝囊废!”江紫震惊无比,她没想到,救了自己的人,居然会是那个上门的废物姐夫。

      “动手打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何金银平静的开口。

      光头男此时,也看清楚了何金银的面目,顿时间就认出了他。

      “是你!”他有些吃惊,他发现,自己的拳头被何金银握着,就好像被铁钳给夹住了一样,根本动不了分毫。

      何金银此刻,缓缓说道:“我可以救她。”

      “什么,你是什么人?你可以救我老婆?”刘建军大为吃惊。

      “何金银,你瞎说什么。”江紫赶紧拉着何金银,别让他胡说八道。

      “他救人?姐夫,别信他吹牛逼,他根本连医都没学过,而且,还是一个上门女婿,他上的就是那江总裁的门,连她公司的保安,都知道她是一个废物。”光头男冷笑。

      何金银此刻,也冷冰冰的说道:“如果我是废物,那你是什么?”

      这话一出,突然,何金银手上骤然用力。

      “啊~~~”那光头男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何金银继续质问道:“嗯?我是废物,你呢?你又是什么?废物不如?”

      光头男此时,痛得冷汗直冒,他哀求道:“放了我,放了我。”

      “回答我!”何金银冷然道,继续加大力气。

      “啊…我是废物不如,我是三级废物,放了我,快放了我,我的手要断了。”那光头男痛苦的求饶。

      何金银冷哼了一声,把他扔在一边,懒得理会他了。

      他松开那光头男以后,便走到了那躺在病床上的张婕身边,接着,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双脚。

      “何金银,你要干什么?别乱动!”江紫连忙大叫道。

      贺主任也说道:“这位先生,你不是医生,别乱搞。”

      然而就在此时,何金银已经提着那张婕的双腿,将她倒提了起来。

      接着,她用力在她的背后几个地方拍了几下,同时,帮她推了一下经络。

      顿时间,原本淤积在她脸上的那抹阴沉,缓缓的开始逆流。

      同时,水肿的地方,也在开始慢慢的消散。

      “咳咳~~~”大概几十秒以后,那张婕的口里,更是发出了一阵咳嗽声。

      “什么?醒了?”贺主任大为震惊。这是什么手法?怎么这么快,就将病人唤醒?

      中医推拿?

      那不是会所里,按摩放松的东西吗?

      那也能治病?

      而且,见效那么快?

      不仅仅只是贺主任震惊,一旁的护士还有其他医生,也都目瞪口呆。

      当然,最为震惊的人,当属江紫了。

      何金银他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学习了这些东西?

      如果之前那一次,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那么这第二次,也是吗?

      如果不是碰到的,他什么时候,学习的医术?

      难道,是他离开的这一年?

      一年?别开玩笑了!一年怎么可能将医学这门博大精深的学科,学得精通呢?简直连入门,都做不到啊…

      何金银的身上,到底在这一年中,发生了什么?

      何金银将张婕救醒了以后,便开口说道:“你这病,要彻底根除,还需要用针灸在你背上针七七四十九针,同时,喝一个月的中药。”

      “不,我不要针灸,那根本不科学。而且,你根本不是医生,我不要你治。”那张婕一听要在自己身上插那么多针,连连摇头。

      而此时,贺主任和江紫,也上前去检查她的身体。

      检查了一番以后,贺主任便对刘建军道:“刘会长,你妻子没有大碍了,在我们医院里调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其他的,交给我们吧。没必要再用中医的什么针灸治疗,那种东西,根本没有科学依据。”

      刘建军听到老婆和贺主任都这么说,也就点了点头。

      本来,人是何金银救下来的,但是,却没有得到病人和家属的任何感谢。

      而何金银,帮助贺主任她们治好了这个棘手的病人,也同样没得到她们的感谢。

      何金银此刻冷着一张脸,既然人家不领情,何必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摇了摇头,何金银准备和岳母楚云秀离开医院。

      离开之前,江紫拉着他,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里。

      然后,江紫朝他问道:“何金银,你哪里学习的医术?”

      何金银摇了摇头,说道:“前几天,刚好看了一本中医学古籍,上面恰好有这种症状和治疗方法。没想到,真的可以治病。”

      “原来如此,果然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江紫恍然,她就说嘛,何金银这么一个窝囊废,怎么可能摇身一变,变成一个中医大师。

      也就在此时,贺主任走了过来,拿着一笔钱,递给了何金银。

      那些钱,大概有五六千,她说道:“这些钱,作为你刚才治好那病人的辛苦费。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能对外公布,那病人是你救的。”

      如果这件事曝光了以后,那岂不是让她人民医院心内科的名誉扫地?

      那岂不是在说,宁海市人民医院心内科所有医生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学了一点中医的年轻人?

      估计被爆出去,那些好事的记者,会直接写这么一个标题————宁海人民医院心内科所有医生,不如一个中医小子,西医不如中医?

      不,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中医,是一门不严谨的医学,它没法和西医比。根本不能治大病。”贺主任此刻,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贺主任,一直不相信中医,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贬低中医,说中医,是一门骗人的医学,不够严谨,不够科学。因此来抬高西医,抬高自己。

      何金银此刻,听到这话,心里特别的不爽。

      他哼了一声,说道:“贺主任,收起你的钱!中医到底能不能治大病,不是你说了算!是事实说了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言行道歉,为你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贬低中医而道歉。”

      这话说完,何金银便直接离开了医院。

      江紫听着何金银刚才说出的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无比诧异。

      这何金银,还是曾经他认识的那个何金银吗?

      以前的何金银,就是在家帮老婆洗衣、做饭、洗脚、洗袜子的窝囊废。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男子气概了?

      何金银身边的楚云秀,也是有些诧异。

      觉得自己这个女婿,好像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何金银离开以后,贺主任哼了一声,道:“江紫,你这个姐夫,脾气可真大啊。”

      “别管他,咱们进去再看看病人吧。”江紫说道。

      “嗯嗯。”

      二人又进去看那张婕,又给了她开了一些检查,比如心脏彩超之类的。

      看过那些检查之后,发现都没有问题。

      贺主任站在她的床头,对着她和刘建军说道:“刘会长,刘夫人,不用担心了,没什么大碍了。”

      “那就好。”刘建军点头,松了一口气。

      此刻,江紫看着刘建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昨天晚上,小雪说的那刘副会长,难道就是他?”江紫想到这,便朝那刘建军走去。

      然后,朝他展颜一笑,说道:“刘会长,您好,有件事,我想向你求个情。”

      “求情,什么事?”刘会长皱眉,这人还没出院呢,就想利用这个人情了?

      “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妹叫做江雪,是水肌肤公司的总裁,她和我说,她不小心得罪了刘夫人,我想求刘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江紫这话还没说完,便被刘建军打断了。

      “啊…江医生原来是江总的姐姐啊,难怪都姓江。江医生,您别开玩笑了,昨天是贱内不懂事,冲撞了贵妹,我还想让江医生为我求情呢,让江总裁别怪罪我们。”刘建军赶忙说道。

      笑话,今天上午,他本来是去找那江总裁,准备给他老婆报仇,要查封掉她的公司。

      可不料,接到了江南省商会会长唐政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江雪的背后,有隐国的人。

      普通人不知道隐国是什么东西,但他作为宁海商会副会长,可是知道隐国的冰山一角啊。

      但就是这冰山一角,也是无比深邃可怕。他宁愿得罪宁海市委书记,也不愿意得罪隐国的一个奴才。

      况且,唐会长还告诉他,那江雪背后的人,是隐国一个特别重要的成员。

      他现在,哪里还敢去找江雪的麻烦,哪里受得起江雪的道歉。

      江紫也是一脸迷惑,不知道这闹哪样。

      昨天,妹妹明明说得罪了这个刘会长啊,还发动一家人去找关系呢。

      怎么现在,这刘会长是这个态度?

      不但不找麻烦,反而还给自己的妹妹道歉?

      “对了,难道是昨天找的关系发挥作用了?”江紫暗道,“可是,是谁找的关系,找的谁呢?让这刘会长这么害怕?”

      “咳咳~~~~”而就在此时,突然间,那病床上的张婕,突然又咳嗽了起来。

      接着,她的身体,像是发羊癫疯一样,口里直接吐出白沫来,然后,双眼一番,又晕了过去。

      晕过去以后,身体之中,那脸上的淤血又开始淤积,手臂和双脚,又开始水肿。

      “这是怎么回事?”刘建军大惊,忙质问贺主任:“贺主任,你刚才不是说没事了吗?”

      贺主任还有江紫等其他医生,也都无比震惊。

      几名医生此时,根本顾不上回答刘建军,而是连忙抢救那张婕。

      可是,这种症状,他们以前从没遇过。

      他们忙活了许久,那张婕都没有好转,而且,各项生命指征,都在下降。

      “这…”贺主任都发慌了。

      “好你个贺主任,好你个心内科的医生,亏我这么信任你们,原来,都是一群庸医!要是我老婆,有个三长两短,你们等着通通下岗,等着坐牢。在场的诸位,一个都别想跑!”刘建军也是太焦急了,居然说出这样的狠话。

      贺主任还有江紫以及其他医生,脸色都是惨白。

      刚才她们还信誓旦旦的说人家已经没事了,但是瞬间,又发生了这种情况。

      “对了,对了,按照刚才何金银的办法,说不定可以救她。”此刻,江紫第一时间,想到之前何金银救那张婕的情形。

      “可是,我们都不会推拿啊。”另外一个医生说道。

      “是啊,胡乱推的话,说不定会加重他的症状。”

      “要不,再去把何金银给请回来,让他救人?”

      “……”

      此刻,有人建议,再次把何金银给请回来救人。

      贺主任听到这话,脸色无比惨白。如果现在去请他回来救人,这事要是传出去,那么,她们科室乃至她们医院的名誉,估计都要扫地。

      而且,现在去请,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来啊。

      但是,如果不去请,这个病人,她们根本没有办法救回来。

      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病人,那么,她们还可以推脱一下,死了就死了。但是,这个病人,她的老公可是刘建军。

      他可是宁海商会副会长啊,刚才他也放了狠话,如果他老婆救不回来,要让她们所有人都下岗,都坐牢!

      相比下岗和坐牢,那么名誉,也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好,好,赶紧去找那何金银!!”贺主任赶忙说道。

      “对,去找何金银。他要再多的钱,我都给,一定要把我老婆给救回来。”刘建军也大声说道。

      江紫连忙脱下白大褂,说道:“我直接开车去请他!!”

      何金银和岳母楚云秀二人,刚刚从医院回来。

      回来以后,楚云秀便道:“何金银,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准备做晚饭吧。”

      何金银以前在她们江家,做的就是这些事情。

      他也习惯了,便点了点头,然后去菜市场买菜。

      他前脚刚走不久,突然,江紫便开着车回到了家里。

      “妈,何金银呢?”江紫急忙问道。

      “他啊,我让她去菜市场买菜做晚饭去了,对了,阿紫,你晚上可要回来吃饭啊。”楚云秀忙说道。

      江紫此时,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一听到何金银去菜市场了,赶紧又开着她的奥迪a6,前往菜市场。

      此时,何金银正在菜市场买大葱。

      “大姐,这大葱怎么卖啊?”

      “3块钱一斤。”

      “这么贵?去年还是2块钱一斤的呀。”

      何金银心说物价涨得真快,去年他来这买大葱还是2块钱一斤呢。

      “唉,你一个大男人,买个大葱还这么斤斤计较,真是的…”那大姐一脸不爽的看着何金银,心说这货,估计是个穷逼家庭主男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菜市场的街头,突然传出一阵喧闹声。

      “靠,他么是谁啊,买个菜,居然开奥迪a6来?”

      “这是故意来炫富的吗?”

      “哇,下来了,居然是个美女。”

      “那胸,好狠呐,少说也有36d吧。”

      “……”

      此刻,奥迪a6上下来的‘胸狠’女人,正是来菜市场找何金银的江紫。

      江紫此刻,有些焦急,下了车以后,连忙在菜市场扫视着众人。

      终于,她的目光,在一个卖大葱的摊子面前,停了下来。

      然后,她赶紧朝那边走来。

      “何金银,何金银!!”江紫朝着何金银大喊了两声。

      何金银正在和那大姐讲价还价,听到了江紫的呼喊,便扭过了头。

      此时,江紫已经来到了何金银的面前,接着,开口说道:“何金银,赶紧和我去医院救人。那个刘会长夫人的病,又发作了。我们都没办法唤醒他。”

      江紫本以为,何金银会马上跟着她走。

      可不料,何金银仿佛没听到一半,又重新扭过了头,挑拣着大葱。

      “大姐,我多买一点,可以便宜点不?”何金银问道。

      那卖大葱的大姐,嘴角一抽,心里嘀咕道:“他么的,这货是专门来这装逼的吧?开奥迪a6的人,专门来请他。他买个三块钱大葱,还要讲价?靠,有钱人,现在都喜欢这么玩吗?”

      “何金银,我知道在医院是我们不好…算我求你了,好吗?”江紫苦着脸,这还是她平生第一次求何金银呢。

      何金银摇头,“不好意思,你们主任说了,中医治不了病。”

      “这…”江紫知道,何金银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贺主任。

      “怎么样,找到何金银了吗?”电话刚接通,贺主任的声音,连忙传了出来。

      “找到了,可是…可是他不愿来。”江紫无奈。

      “这…”贺主任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旋即,她说道:“我也过来亲自请他!”

      何金银之后,去买别的菜。

      江紫就跟在他身后。

      “何金银,我们主任等下也过来。”江紫说道。

      何金银此刻就好像把她当做透明人一样,他问卖鱼的,“这鱼怎么卖呀?”

      “10元一斤。”

      “去年才7块的。”

      物价涨的真快。

      “滴滴~~~”就在这个时候,那菜市场的街头,又传来一阵汽鸣声,同时,又引起了一阵轰动。

      “额,又有人开了一辆宝马x7过来。”

      “今天什么日子?一群富豪开豪车过来买菜?”

      “她下来了,又是一个女人。”

      “哇,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宁海市人民医院心内科的主人贺珍。以前,还给我看过病呢。”

      “她来菜市场干嘛?买菜吗?”

      “……”

      在喧闹声中,贺主任扫视着菜市场。

      那边,江紫朝她大喊道:“贺主任,何金银在这边买鱼呢。”

      贺主任听到这话,连忙踏着高跟鞋,朝那个鱼摊过来。

      众人才知道,原来,她和之前那个开奥迪a6的女人一样,都是来找那个买菜的男人的。

      那个男人,到底什么身份呀?

      来菜市场买个菜,居然都有两个女人,开着豪车来找。

      “嘟嘟嘟~~~”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突然间,那街头,居然又来了一辆‘劳斯莱斯’。

      这辆车,比之前奥迪和宝马,价格又高了一个等级。

      “今天他么到底是什么日子?小小的菜市场,豪车不断。”

      “不会又是来找那个买菜的男人吧?”

      “我去,还真是啊。”

      “……”

      此刻,众人发现,从那劳斯莱斯上面,下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那人下了车以后,也连忙朝那鱼摊走来。

      “那个人…好眼熟。我去,我认识他,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他是我们宁海商会的副会长。”

      “对对对,我也认出了他。之前,他经常上‘宁海经济频道’做嘉宾。”

      “靠,他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也来菜市场,找那个买菜的男人!”

      那个买菜的男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贺主任和那刘建军二人,相互到来。

      来了以后,二人站在何金银的身后。

      可何金银,却一直在那挑鱼,仿佛没看到他们一样。

      贺主任实在忍不住了,连忙开口:“何先生,请你务必出手,刘夫人的病情又变严重了。”

      何金银捞了一条鱼,然后递给江紫。

      江紫尴尬的提着那条鱼,那鱼还在蹦蹦跳跳。

      何金银扭头,看向了贺主任,“贺主任,你之前不是说,中医治不了病吗?怎么现在,又跑过来求我去看病呢?”

      “这…”贺主任脸上尴尬,她低头道:“对不起,何先生。我错了,请你出手,救救刘夫人。”

      何金银冷冷的说道:“你需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是中医!贺主任,要我救刘夫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你在这件事完了以后,在公开场所,向中医道歉,像以前发表过的言论道歉。告诉所有人,中医也可以治病,中医也是一门科学!!”

      贺主任脸上一变。如果她真这样做了,那么,她的名誉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不过现在,她还有选择吗?

      “好!我答应你。”贺主任点头。

      此时,那刘建军也朝何金银说道:“何先生,你若救了我妻子,我给你一千万!”

      不愧是宁海商会的副会长啊,随口一千万,就是‘大气’。

      不过何金银根本不在意他这些钱,他现在银行卡里,零花钱就有10个亿。他还在意他那区区一千万吗?

      何金银对这刘建军也不爽,之前,救了他老婆,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刘会长,我不需要你的钱。”何金银摇头。

      “什么,拒绝一千万!”江紫一愣,这何金银是不是脑残了。

      那卖鱼的嘴角一抽,“这他么…这啥人啊,10块钱的鱼,都要讲价到7块,现在一千万,说不要?靠,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这么装逼吗?就不怕遭雷劈吗?”

      何金银点头,“能用钱解决的事,在我这里,都不叫事。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一件不能用钱解决的事。至于具体什么事,等以后再告诉你!”

      “这…”那刘建军刚开始还有些犹豫,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还在医院里的光头男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姐夫,姐夫,姐的生命体征,又下降了。这边的医生说,再不回来,姐熬不过5个小时了。”

      听到这话,刘建军再没任何犹豫,连忙点头,“好好,何先生,我答应。”

      何金银摇了摇头,接着,把手里的大葱、鱼、鸡肉,猪肉等一股脑全部扔给了江紫。

      接着,朝她说道:“这些菜,你带回家吧。医院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说完这话,便和贺主任、刘建军离开菜市场。

      之后,上了刘建军的劳斯莱斯,朝医院那边赶去。

      至于江紫,手里捧着那些菜,脸色复杂、尴尬。

      “美女,这鱼卖10块钱啊,不能便宜了。靠,这么有钱,还那么小气,讲了半天,非要纠结那3块钱。”鱼摊老板抽着嘴说道。

      听到鱼摊老板这话,江紫脸红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继续阅读


      湖南省
    • 1
    • 0
    • 0
    • 35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