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玄幻仙侠小说《惊天一剑》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心之魔障

      来念朝听了庇克琉斯的话,当即“哼”了一声,不再做声。

      李晓雨在此时已是踟蹰许久,方才问道:“念朝,其实我一直心有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来念朝听她说了,心中顿时有些发苦,却不露声色,柔声道:“你说。我在听着。”

      李晓雨又沉默了片刻,道:“念朝,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奇怪,你为何对于剑宗那般熟悉?难道你果真是昔年的剑宗弟子么?若是。我也算是熟悉弟子名册,内外门不敢说知道十成,七八成却是差不离的。况且我记得你也曾说过,与剑宗有血海深仇。可是你为何又对我这样好?你到底是谁呢?”

      来念朝叹息了一声,道:“晓雨,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自姓来,名叫做念朝。我不是什么天之骄子,也没有极厉害的天赋。名不见经传那是自然的。”

      李晓雨却接着问道:“你果然不是暮思归么?”

      来念朝闻听这句话,闭眼默然良久,终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自然不是。那暮思归何等人物?天赋异禀,何等强悍?剑宗门下弟子孰不望其项背?我何德何能?可借其名?若可以时,名正言顺,与你共节连理不是好?”

      李晓雨急道:“这话不要胡说!”

      来念朝苦笑道:“晓雨……你……你须知剑宗已然覆灭,我虽自尊极强,可这也是不可更改的事情。暮思归对你用情何如,你心中也是明了。”

      李晓雨沉默不语,神色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滔滔。

      她也不知多少次将来念朝与暮思归合二为一,两个人一般的心高气傲,又是一般的乖戾狠辣,更是一般的对自己十分要好。

      她也不止一次的想来念朝为何如此对待自己。若当真如他自己所言与剑宗有着深仇大恨,当日又何须救自己于苦难之中,留自己一根独苗?若不是时,自己父亲李沧澜在中州人尽皆知,受其恩惠者不知凡几,谁不称赞?他却一旦说起父亲那一副恶狠狠的凶煞模样又不似假的。这却是为何?昔日他二人同出十万大山,首站剑宗故迹,目空一切之神态犹是历历,可为何却偏生对七师叔素玉的坟茔行大礼?

      诸事沓来之下,李晓雨更是不知该说什么了。

      此时来念朝对着城主微微拱手,依旧冷然道:“诸位既然知道了魔族即将大举而来,我几个便不好留在这里打扰城主调度。容我等告辞。”

      庇克琉斯错愕道:“兄弟,你在这里大战魔人,建立不世功勋,城主大人必有封赏,何必这么急着走?”

      来念朝道:“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何干?你只管替我翻译,却也要说明白了,若不是他们两个不长眼的狗头,意欲伤了晓雨,你们死活与我何干?现在无非是瞎猫碰着了死耗子,可是军情紧急,我们总是外人,岂能共享?”

      他这些年来极少说出这般冗长的话语,现在虽是说了,字里行间亦颇恳切,然而那也必须将这一段口语付诸纸上才能看得出来,他却说话的时候一如往常,不带半点感情,只是冷冰冰森寒寒恰似利刃出鞘,锋芒毕露,一派坻定之意。

      庇克琉斯知道凭自己难以转圜,只得翻译了过去,威尔卡登伯爵才是一愣,来念朝已无二话,拉住李晓雨就走。

      这伯爵也是一刀一枪挣出来的功名,便是法莱尔国王也要给他几分薄面,几曾被人这样轻视过?不免气往上冲,也不管重剑被毁,是否是其敌手,就要上前亲自拦挡。

      赫里主教早已瞧科,急忙阻住,口说并不流利的中州话道:“请留步。我。一句话。说。”

      来念朝转身看着主教,只听他问道:“英雄,在,米尔克城,居住,是否?”

      来念朝斜眼看了庇克琉斯一眼,道:“牛屎,你告诉主教,我们现在还在这里。过几日就走。”

      赫里主教听了翻译,顿时面露喜色,也不再说中州话,只是用那流利的异邦语道:“如此甚好!我的意思,若是这些日子,魔族来犯,还请两位能够想助一臂之力,若能侥幸打退这群恶魔,必有重谢。如果魔族不来,我亲自送两位出国界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以三日为期怎样?”

      来念朝思索一番,点头依允了下来。

      三人出了城主府,走了一段,李晓雨忽又问道:“念朝,你果然不是暮思归么?”

      来念朝叹了口气,看着她那一双明亮的眼睛,道:“自然不是,你为何这样问?”

      李晓雨神色顿时暗淡下来,道:“原也无事,只是觉得你身上太多秘辛,让我疑惑。你与他虽然样貌有别,可是有时候我却忍不住将你当成他。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来念朝听了,心中发苦,却淡然一笑道:“古人云:‘爱之深,忆之切’,你如此念念不忘,他若知晓,亦可欣慰了。我想他或许还活在这世上,只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不能与你相见罢了。”

      李晓雨问道:“你呢?你是否也有过自己念念之人?”

      来念朝苦笑道:“我?我如何会有?我自幼父母双亡,后来又被九大宗门追杀,九死一生之下才逃至十万大山,自己性命尚顾不暇,又怎么会有心仪的人?其后数年更是在我师父们身边,矢志报仇,又哪来的闲情?”

      李晓雨道:“到底什么事情能使九大宗门联手追杀?据我所知,我剑宗、灵宗可算正道翘楚,别的虽也良莠不齐,可是鬼宗却是出了名的邪魔外道,自古正邪不能两立,如何能够联手?”

      来念朝默然良久,终究惨然一笑,道:“无非是关系到几大宗门的秘密而已。我不得不诈死逃遁,侥幸天不绝我,才使我遇到五位师尊。”

      李晓雨奇道:“什么秘密?竟能牵扯出这样大的阵仗?”

      来念朝却闭了口,不再多说。

      庇克琉斯又问道:“来兄弟,却不知令师是何人?”

      来念朝看着他,半晌才道:“家师非人是妖。你也是了解中州文化的,可知道四灵?”

      庇克琉斯愕然道:“有所耳闻,是不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位?”说到这里,已然大吃一惊,几乎合不拢嘴来,叫道:“他们莫不是你师父?”

      来念朝道:“正是,只是他们并非四位,而是五位。”他说着摸了摸背后长剑,道:“此剑名曰‘朱天红莲’,剑身乃我二师父白虎脱下的指甲,剑锷乃我大师父青龙褪下的龙鳞,剑柄是我四师娘的蛇蜕,剑鞘是我四师父的龟甲,这剑更是我三师父朱雀已自身三昧真火所炼,镶以雀羽。怎样?你若拿去,怕是一城一国都换的来哩!”


      湖南省·郴州市
    • 0
    • 0
    • 0
    • 69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推荐文章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3 Copyright 2016 - 2021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