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国家宝藏》司马池真的因石鼓而死?

      不是。

      国家宝藏的小片段是史实基础上改编,也说司马池故意弄个假的骗皇上,当然无从考证。

      司马池(980—1041)北宋官员。字和中,陕州夏县(今属山西)人,司马光之父。真宗景德二年(1005)进士,授永宁主簿。兼侍御史知杂事,更三司副使。知河中府,历同州、杭州、虢州、晋州。仁宗康定二年卒,年六十二。

      司马池,字和中。早年丧父,家资数十万,他全部让给各位伯父、叔叔,而自己则奋力读书。后来考中进士,授永宁主簿,出入乘驴。与县令关系不好,司马池因为有公事去见县令,县令向南盘坐不起身,于是司马池挽着县令向西并排坐在一起讨论公事,没有一点屈服。历任(蜀地)建德、郫县县尉。蜀人妄传戍兵叛乱,蛮族将会入侵。于是富人争相将金银埋藏后逃到山谷间躲起来。

      县令闾丘梦松亦假借有别的事情不去县府上班,主簿也有病不出门。留下司马池代为管理县中事务。在元宵灯会,司马池让老百姓尽情游观,一连进行了三个晚上,于是民心安定下来。后调任郑州防御判官、知光山县。当时皇帝营造宫殿,下诏从各州调集竹木,州里限期各县三日之内运送完。司马池认为光山县本地不产大竹,而要从蕲、黄两地转买,三日之内是不可能完成交纳任务的。

      于是同老百姓另行约定时间,并宣布过约期不送者即治罪。最后光山县完成送竹任务比其他县要早。
      枢密使曹利用上奏要司马池任群牧判官,司马池辞谢不就,但朝廷还是授给了他。曹利用曾经委托他负责征收大臣们所欠的进马费用。司马池说:“政令不能实行,是因为上级首先违犯。你所欠的马费还很多,不先偿还,我怎么去催促他人呢?”曹利用惊讶地说:“官员骗我说已替我偿还了。”于是赶紧下令将其偿还给朝廷,数日之中各位负责者都完成了任务。后来曹利用被贬官,他的同党害怕被治罪,而反过来又讲他坏话的人很多,唯独司马池在朝廷公开宣扬,说曹利用是冤枉的,朝廷最终没有将曹利用问罪。内侍皇甫继明正在章献太后住地担任给事,同时代理估马司职务,自己说通过买卖马匹为国家赚了丰厚利益,请求提升官职。朝廷把事情交给群牧司处理,经考查认为他并没得到厚利。

      此刻皇甫继明正得势,从制置使以下都要附名上奏(提拔皇甫继明),唯独司马池加以拒绝。出任开封府推官,诏令下到内阁,但遭到皇甫继明同党所阻止。降职耀州知州。后又升任利州路转运使、凤翔知府。
      后被召回朝廷担任谏院主管,司马池上书恳切推辞此官。宋仁宗对宰相说:“别人都盼望晋升,然而司马池却独喜爱降低官职,也真是难能可贵啊。”于是加官直史馆,重新担任风翔知府。

      在任期间曾有疑案上诉,大理寺官员立即下来复查。属官十分担心,便引咎辞职。司马池说:“第一把手是政事的主要负责人,不是你们的过失。”于是单独去承担了责任,皇帝下诏不要弹劾他。岐阳镇巡检晚上去有钱的人家饮酒,手下士兵捉住了他,迫使巡检作出承诺,答应以后不再管束士卒,士兵这才将其释放。司马池了解此事后,将为首的士卒抓来杀了。巡检也因此被罢免。逐渐升至尚书兵部员外郎,遂兼侍御史知杂事。曾经说:“陕西用兵无宿将,刘平刚愎自用缺少智谋,一定会误大事。”后刘平果然失败。改任户部度支、盐铁副使。任职期满后,中书阁提名升职。皇帝说:“司马池是一个坚持辞谢不做谏官的人。”因而擢天章阁待制、河中知府,调任同州知州,又调杭州知州。
      司马池性情质朴平和,对驿站不怎么装修,不怎么擅长处理繁剧的事务,加之又不太了解杭州一带风土民情,因此对他的谤讥之言传到朝廷。转运使江钧、张从革弹劾司马池处事不当有十余条,再加上没将皇帝的恩诏及时传达的过错,于是降为虢州知州。起初,转运使已经上奏弹劾司马池时,正碰上有个官吏偷盗官府银器案,犯人被带上镣铐投进州监狱,审讯时,犯人供认自己是为江钧掌管私人钱柜的,所盗官府银器已经被他拿出卖掉的大半。后又发现有越州通判私载个人货物和偷税之事,此人与张从革有姻亲关系,曾派人私下请托过(张从革)。有人说这下子司马池可以同时弹劾江钧、张从革报仇了。但司马池说:“我不那样做。”所以大家都称赞他有长者风度。

      《国家宝藏》司马池真的因石鼓而死?

      石鼓(Shi-ku,Stone Drum)又称陈仓石鼓,中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大秦帝国的“东方红”。被康有为誉为“中华第一古物”。627年发现于凤翔府陈仓境内的陈仓山(今陕西省宝鸡市石鼓山)。

      石鼓共十只,高二尺,直径一尺多,形象鼓而上细下粗顶微圆(实为碣状),十个花岗岩材质的石鼓每个重约一吨,在每个石鼓上面都镌刻 “石鼓文”(大篆),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它为 《猎碣》 。

      石鼓文记述了秦始皇统一前一段为后人所不知的历史,是中国最早的石刻诗文,乃篆书之祖。自明清以来,一字抵万金,创下中国文物史上的奇迹。

      韩愈著有《石鼓歌》,其真品藏于故宫博物院石鼓馆,而石鼓发现地宝鸡有中华石鼓园、石鼓阁。

      流传历史

      唐朝

      初次发现

      627年,在陕西凤翔府陈仓山(今宝鸡市石鼓山)的北阪,一牧羊老人发现了10面怪异的花岗岩大石。些硕大的石体形似鼓,圆而见方,上窄下大,高约3尺,中间微凸,模样奇特。令人不解的是,当一块大石上的泥土被清除后,居然显露出大量的神秘文字,笔法奇异,竟无人能识。于是,流言四散,怪论频生。更有乡民闻风而至,焚香跪拜,惊为天赐之神物。

      自此,陈仓突然变得热闹非凡。文人墨客纷纷慕名而至,一窥究竟,并拓下石上的文字,遍寻名家研究。更有大户悬重金求解谜题。但文字之谜不仅未被揭开,反而借着民间传言,而变得神乎其神。

      安史之乱

      100多年后,“安史之乱”爆发,唐王朝在战火中风雨飘摇。正在雍城躲避战祸的唐肃宗听到石鼓的传闻,心生好奇,责令州府官员将10面怪石运下陈仓山,迁往雍城城南,就是后来的凤翔县城之南,与驻扎在里的文武百官赏玩。

      石鼓被迁至雍城短短几个月后,便随着战乱的来临而蒙难。当叛军逼近凤翔时,满朝文武百官出逃,为躲避战祸,石鼓被仓促移至荒野掩埋起来,并对外宣称“毁失”。一时间,天下人为之抱憾。

      再次出土

      石鼓被掩埋两年后,“安史之乱”平定,天下得以太平。陈仓石鼓的命运也迎来了转机。公元806年,地方官吏查访到了石鼓的埋藏之处,请朝内的名家主持挖掘。韩愈还因此上书朝廷,请求移石鼓到京城太学府内妥善保管并重立其学术。但韩愈的请求并未被朝廷所重视,奏折在朝堂上被积压了8年之久。

      公元814年,郑余庆就任凤翔尹,兼职国子祭酒,主掌国家学术教育、文化事业。他偶然看到尘封已久的韩愈奏章,深深为之触动。于是,重新奏请朝廷,希望能妥善保管陈仓石鼓。于是,曝于荒野的石鼓才被移送到当地孔庙。

      石鼓重新出世,已是蚀迹斑斑,石鼓上的字迹残缺不全,引得无数名家学者为之慨叹。更可惜的是,由于一直被弃于荒野,其中一面石鼓居然莫名遗失。这就是后来曾经轰动天下,也常引发历代学术争端的作原石鼓。

      9面石鼓在凤翔孔庙中呆得并不安稳。90多年后,曾经鼎盛的李唐王朝忽然间在接连爆发的战乱中坍塌。令人痛惜的是,风翔孔庙在战火中被焚毁,庙内所藏的9面石鼓也被人盗运一空。陈仓石鼓,在乱世中重新遁迹于草莽江湖。[1]

      宋朝

      司马光之父司马池导演的北宋文物造假工程

      当北宋王朝一统天下,并逐步剿灭割据一方的诸侯之后,全国的经济与文化在短短数十年得到恢复,并取得了飞跃。当宋仁宗查阅前朝遗留下的经史档案时,无意中发现了关于石鼓的传奇纪略,对遗失百年的陈仓石鼓产生了浓厚兴趣。

      宋仁宗是中国历史上颇为有名的书画君王,他不惜以高官厚禄相许,令天下有才德之士遍地寻访、查找陈仓石鼓的下落。

      时任凤翔知府的司马光之父司马池闻得此消息后,便竭尽心力去寻找传说中的10块大石,试图投君王所好。

      司马池经过几番周折,终于使消失百年之久的陈仓石鼓重见天日。只可惜,寻到的石鼓只有9面,早在唐末便已遗失的作原石鼓仍没有踪迹。

      心急的司马池施展了画蛇添足的拙劣招数,私下遣工匠连夜采集相似石材做伪。很快,他便参照石鼓拓本仿制出一面假的“作原石鼓”。这一招果真让他以奇功得到了仁宗的褒奖。

      只可惜,饱学的宋仁宗与受命而来的名家学者们很快就辨别出了伪造的石鼓。司马池先建奇功受封赏,又因造伪欺君而获罪。

      9面石鼓现世,又经历造假风波,因而失踪的“作原石鼓”立即名动天下,坊间认为其价值能以一敌九,随即便引发了豪强们一掷万金寻找“作原石鼓”的风潮。然而,直到1052年,金石收藏家出身的向传师到了风翔后,石鼓残断的历史才获得转机。

      屠夫家中寻到失踪的“原石鼓”

      向传师是北宋时期颇有名望的金石收藏家。最初与石鼓的渊源,来自于他重金求来的一份太氏石鼓文拓本。在对照自己手中的其他石鼓文拓本时,他意外发现,份新的拓本居然保留有“作原石鼓”的文字。但事实上,“作原石鼓”已遗失了200多年,不可能再有新拓本问世,否则宋仁宗又怎会满天下张贴黄榜以高官与重金相求呢?

      “作原石鼓”拓本的发现,令向传师彻夜难眠。经多方探查,终于查明这份拓本源自关中的太氏家族。唯恐夜长梦多,他立刻便备马出发。

      当抵达太氏村庄后,他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原来,太氏一家半年前全部死于瘟疫。官府为了防止瘟疫蔓延,把太氏的房子、财产全部烧光。这个噩耗,对于千里跋涉而来的向传师而言,可谓晴空霹雳。

      身心疲惫的向传师怀着无比失望的心情就近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下来。隔日清晨,向传师被后院传来的磨刀声惊醒。原来,客栈后面一个屠夫正在磨刀,向传师循声走到屠夫门前,只见屠刀被磨得寒光闪烁,而令向传师一惊的是屠夫所用的磨刀石,虽然破旧却有几分石鼓的风貌。他走近细看,磨刀石上隐约浮现的一些熟悉的字迹依稀可辨。原来,这就是那面失踪了200多年,引得几朝几代人魂萦梦绕的“作原石鼓”。

      石鼓已面目全非,上部已被乡民削去,中间被掏成凹状用来捣米,而上面断裂开的两道边被屠夫用来磨刀。石鼓上面的文字,更是被磨去了大半,损毁严重,仅余下半部的4行文字。

      不久凤翔知府接到一封向传师的书信。于是,连夜调集军兵赶往关中,护佑石鼓与向传师回到风翔。随即又将石鼓送往汴梁。向传师因寻石鼓有功,得到朝廷诸多封赏,并获得一整套石鼓文拓本。

      至此,10面石鼓终得团圆,但它们颠沛流离的命运却仍在继续。

      石鼓颠沛流离命运屡因战乱难止

      自诩为“天下第一学士”的宋徽宗是北宋王朝的又一个书画皇帝。在对待石鼓的问题上,他不仅继承了先王宋仁宗的痴迷,更多了一重溺爱。公元1110年,“作原石鼓”被运抵京城后,10面石鼓便被正式移送至太学之内保存。随后,又被他搬进了保和殿朝夕相伴。

      日后,宋徽宗居然突发奇想,下令在10面石鼓上的文字槽缝之间填注黄金,为其装了金身。

      靖康之变时,金兵攻入汴梁,掳走了徽、钦二帝,押解到东北荒原之中囚禁。而10面石鼓,则因鼓身被填注的黄金,而被金兵视为珍宝,尾随着被掠的徽钦二帝北迁。

      石鼓被运到燕京后,不甚了解中原文化的金人并未发现其价值,只是剔去了石鼓上填注的黄金,便将它们丢弃荒野。至此,石鼓第三次因战祸而遗失。[1]

      元明清

      藏身燕京

      公元1234年,南宋和蒙古的联军攻破燕京,随军而至的御史大夫王檝于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掩藏在废墟之中的10面石鼓。王檝出身于凤翔虢县(今宝鸡市陈仓区),与石鼓同根同源,他将其保存于孔庙之中,并请专人看护。而后的元、明、清3代,石鼓一直没离开过北京。

      近代

      然而,10面石鼓在北京的安稳日子只持续到上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10面石鼓随着故宫的国宝不断迁徙,在南京短暂停留后又被艰难地运送至重庆。

      抗战胜利后,这批石鼓又从重庆运回南京。运送途中险象环生,运载石鼓的汽车先后经历了两次翻车事故,10面石鼓险些再遭劫难。

      解放战争全面爆发后,蒋介石见大势已去,仓皇筹备撤退,将国宝文物大量地转运至台湾。此时,已被送回北京故宫保管的陈仓石鼓,被仓促运抵机场。但临近起飞时,飞行员却报告说,飞机已严重超载,无法保证飞行安全。经过一行人的再三商讨后,这10面石鼓只好留下,终得保全。

      石鼓颠沛流离的命运,与中华民族所经历的苦难一直紧密关联,它所背负的那些残断的历史,以及笼罩在身上的未解谜团,让它在跌宕的历史潮汐中更显独特与珍贵。

      石鼓共十只,高二尺,直径一尺多,外形象鼓而上细下粗顶微圆(实为碣状),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它为《猎碣》。以籀文分刻十首为一组的四言诗,其字已多有磨灭,其第九鼓已无一存字。

      10面石鼓上的文字虽然自成篇章,但又有一定的联系。它是描秦贵族阶级畋猎的一首长诗,有两面石鼓(“千沔鼓”、“车工鼓”)的诗句较完整,其余石鼓文保存不好,只留

      秦石鼓文

      秦石鼓文

      只言片语,但其大致意思还可以体会到。

      “汧沔鼓”描的是千河的美丽景色。原文大意为:“在婀娜杨柳笼罩之中,汧河里潺潺流水清澈透明,鲇鱼、鲤鱼在水里成群结伴,君子在垂钓,有很多小鱼在缓缓游动,白鱼正在抢食水草,黄白相间的鱼便鱼,影子照在河底的石头上清晰可见。”这是多美的意境,让人感叹,使人陶醉。“车工鼓”记述了秦公出猎的情景。盛言车徙之多,角弓之美和随从张弓射箭,追赶猎物的场面。

      “田车鼓”:记述秦公及随从登原游猎的盛况。

      “銮车鼓”:记述秦公游猎经虢城,銮车上悬挂彤弓、彤矢,从人齐聚,进献猎物,这时人群如障,非常热闹。

      “酃雨鼓”:记述秦公及随从涉汧河时,从低处看到的情景。

      “作原鼓”:记述在山上整修原地的场景。

      “吴人鼓”:记述虞人为秦公献祭而奔忙。

      “吾水鼓”:叙述秦国水清道平的美好河山。

      “而师鼓”:记述秦公的述志诗。

      “马荐鼓”:记述打猎而归时路遇之情景。 

    • 0
    • 1
    • 0
    • 9.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许仙白静夜思
      不错的节目。
    • 任务
    • 发布
    • 背景
    • 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522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16 - 2022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续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