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个人认证:个人认证
关注 1 粉丝 5 喜欢 0 内容 48
湖南省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分手的痛苦

      宋七月做了公关三年。

      公关,是一个很敏感的词。

      几乎都会和小姐划等号,陪酒应酬男人,在男人中间流连。

      很难想象,做公关的还会清纯。

      宋七月也这么认为。

      那些电视剧小说里的青楼,多半会有一个神秘女人。她保持着高尚情操不和世俗同流合污,而且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然后无数男人要来和她见上一面,她还不接客。

      这简直就是奇迹。

      宋七月不清高,但也不是陪男人娱乐。

      她的背后有一个男人,每个星期,他们都会见面。

      地点当然是在酒店。

      没错,她只是他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

      不过宋七月觉得,男欢女爱其实很平常。

      至于他的身份,在他们这一圈里很有名声,也很神秘。

      当然,这是后话了。

      今天晚上,宋七月约了客户刘总在港城一家高级餐厅景福轩里碰面。

      作为合格的女公关,宋七月当然不能让客户久等,所以她一早就到了。

      远远就看见刘总进来,宋七月赶紧上去迎接。

      “刘总,您请,这边请!”

      “宋经理,等久了吧?让你这么个美女在这里等,我真是太失礼了!”

      “哪里的话,只要刘总肯来,让我等再久我也愿意!”

      刘总年近五旬,油光满面的,一看也知道平日里的生活很是优渥。

      这边宋七月迎接着刘总往里面去,忽而耳后一声呼喊,惹来了众人诧异回望。

      “莫先生,您来了,您的包厢为您留着……”那是大厅经理,前一秒还在和他们这一行寒暄,下一秒瞧见了前方迎面而入的另一位金贵人物。

      男人一身西服笔挺,不起一丝褶子,挺括到仿佛像是刚从成衣店里取出那般。

      而那洁白的衬衣,映衬的愈发醒目。

      一黑一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正统的两个颜色。

      也一如他的身份,这样的正统无人能及。

      灯光下,他深邃的五官刚毅而又俊美,此刻沾染了琉璃水晶灯的光晕,有一丝丝晕染开的美感来,而那眼角下方的泪痣像是油画里被泼染了墨色的极致。他眼睛的颜色,是一抹黑,眼眸深处有一丝淡淡疏远,如此的雍容华贵。

      似乎在床上的时候,他的眼底才会泛起一丝绯色。

      瞧着,很是撩人。

      “是莫氏的大少!”刘总的秘书在他耳边呓语了一声,刘总的眼中满是惊喜!

      宋七月当然是认识他的,贵圈里出名的大少。

      他跟宋七月算是挺熟。

      是的,他就是她背后的那个男人。

      宋七月喜欢称呼他为莫先生。

      宋七月瞧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莫先生,看向他的领带,竟然什么也没有戴。

      之前她送给过他一个领带夹。

      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戴上,结果还是没有。

      “莫总,真是凑巧,您今天也来这里……”刘总赶紧过去套近乎,热络的巴结。

      然而莫先生,只是礼貌的温温点头,秘书收下了对方的名片,便扬长而去。

      经过宋七月身边的时候,连余光都没有给一个。

      他高傲的就像是异世界来的生物,完全目空一切!

      刘总热脸贴了冷板凳,只能讪讪笑着。

      “哎呀,刘总,我陪您进去吧!”宋七月笑着打圆场,心里却是想着,景福轩这位大厅经理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恩,回头该把这样的人挖过来自己用。

      ……

      晚上十点,有人约宋七月到酒店见面。

      当然就是这位莫先生。

      京都酒店高层的套房里,宋七月给自己到了一杯酒。

      靠着窗台,她的视线望着前方的浴室。

      磨砂玻璃圈画出男人高大的倒影,宋七月轻晃着酒杯,无聊的数着数。

      一,二,三……

      壁灯是幽幽的柠檬黄,将气氛烘托的很是迷离。

      湿漉漉的水珠滴落,男人一边系着浴袍,一边赤身而出,他在腰间松散的打了个结,他的身形颀长而且挺拔,若是比起模特来,更要胜上几分,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美男出浴,让宋七月不得称赞,莫先生的身材真好。

      宋七月光着脚漫步走去,双手绕过他的颈子,酒杯还在手中轻握,液体倾斜了四十五度。

      “莫总,好绝情呀,刚刚在景福轩见了面,都不和我打个招呼?恩?”宋七月仰头,她的唇几乎是贴着他的。

      莫先生低头,他微扬起唇角,那一笑很是风情,“现在,我们可以好好打招呼了。”

      “我看啊,刘总还不如来巴结我。”

      “哦?”他配合的询问。

      “这样我就能在你面前说他的好话了呀!”宋七月为刘总惋惜。

      的确是惋惜,因为那位刘总不知道,她,宋七月,是莫家大少莫征衍的情人。

      虽然,见不得光。

      “你要怎么为他说好话?”莫征衍低声询问,舌尖描绘过她的唇瓣。

      她被他弄的一阵奇痒,她笑了起来,“呵呵,刘总嘛,他人挺好,还挺大方,和他合作很愉快。”

      “这一次,你又收了什么好处?”

      “我才不要什么好处,我要是想要,不会问你要嘛。是吧,莫总,恩?”

      “看中了什么,你自己去买就是了。”莫征衍对待情人向来大方,一张百万的信用卡每月任意刷。

      “这次不一样,我看中的一款Hermes的限量版手包,全世界只有一千件,而且还要接受预定才可能会有。我就想要那个,你帮我去买嘛!”

      “去告诉钱秘书,她会替你去买。”

      “征衍,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她在他的唇上啄吻,笑颜如花,“可是,人家还想去欧洲旅行,你什么时候有空嘛,陪我一起去?”

      “现在肯定是没空。”说话之间,他将她架起一下反转压向了墙壁,她手中的酒杯在剧烈的动作里滚落在地,液体浸湿了地毯。

      莫先生在外人面前生冷不近,但是在床上的时候,却是热情狂野到像是要将她折断!

      ……

      灯光有些昏黄,宋七月懒散地倒在床上,她看着莫征衍正一一穿回自己的衣服,他的动作缓慢,却是那样绅士优雅。

      宋七月微眯起眼眸来,她开口道,“征衍,前些天我给你买的领带夹,你为什么不用呢?”

      莫征衍扣着袖扣,“忘了。”

      “那你明天用吧!一定要用,我会检查哦!”

      他终于穿好衣服,衬衣笔挺,洁白颜色如雪,“七月,你跟着我多久了?”

      “三个月啦!”

      “已经有三个月了。”他喃喃念了一遍,淡然的眸底没有波涛。

      “对哦,我们应该要好好庆祝!”

      莫征衍走到她的身旁,他低头亲吻了下她的唇瓣,淡淡说道,“是该庆祝。”

      隔天一早,宋七月还睡在酒店里,她刚刚醒来,就瞧见了放在枕边床头柜上的限量版Hermes宴会手包,那闪亮的晶片璀璨入眼。

      “宋小姐,您醒了,这是莫先生送给您的礼物。”

      耳畔传来女人温煦的声音,那是秘书钱珏。

      宋七月一怔,很快恢复过来,她开心地起身捧过手包,慵懒笑道,“钱秘书,真是辛苦你了,这么一早就过来给我送东西。”

      “莫总还有另外一件东西让我交给您。”钱秘书说着,她将一个信封送上。

      都说女人有第六感,现在宋七月也有。

      她大概能猜到里面是什么。

      打开来瞧,那是一张纸,昂贵的纸,无数个零的尾后,签署着“莫征衍”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钱秘书道,“莫总说,宋小姐很聪明,所以一看就会懂。”

      宋七月笑了,眼中有一丝玩味。

      听说莫先生换女人就像是换衣服,在他身边的情人以三个月为保质期,必定会撤换。

      原来,真的是这样。

      那么她又该怎样扮演好一个情人的角色?

      宋七月立刻哭丧了脸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征衍,他要跟我分手?”

      钱秘书倒也是坦率,“宋小姐果然很聪明,一看就懂了。”

      “这怎么可能?”宋七月仿佛是大受打击,她慌乱不堪,“我们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要跟我分手?我不信征衍会这么绝情!我要见他!”

      宋七月拿出手机来拨了莫先生的号码,但是铃声却是从钱秘书的手机里响起!

      钱秘书按了挂断,漠然道,“莫总最近有些忙,所以不方便见您。不过莫总说了,有什么事情您可以找我。”

      “找你?我找你能解决什么问题?我要和征衍谈谈!这不可能!”

      对于她的歇斯底里失控举动,钱秘书似乎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钱秘书只在离开时说,“宋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您可以用过早餐再离开。”

      宋七月眯起眼眸,不禁感叹佩服。

      嘿,莫先生果然有一套,这秘书怎么能这么尽职全能?

      ……

      宋七月想,作为一个合格的地下情人,是绝对不能在金主在说分手的时候就乖乖妥协,不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那就太不像话了。

      所以,宋七月在离开酒店后,立刻就杀到了莫氏集团。

      的士停在了一片商业楼盘处,那一幢巍峨高耸的大楼便是莫氏的总部大厦!

      宋七月一身白色套装,踩了八公分的细跟高跟鞋,她摇曳漫步走着T台猫步而入。

      大厅里零星的人瞧见了她,莫不是要多看两眼。

      宋七月对旁人投以微笑,她拨了个电话,“钱秘书,我到了莫氏,我要见征衍,你告诉他,如果见不到他,那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他,直到等到他为止!”

      以为会得到的是劝退,没想到钱秘书道,“莫总请您上来。”

      宋七月是被前台的专员领着带上楼去的,一路直升,一直到了顶层。

      钱秘书就在电梯口接应,“宋小姐,您跟我来。”

      推开巨形的厚漆实木门,扑鼻而来的生冷空气,那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莫先生一身西服,端坐在大班椅里。

      此刻,他成熟深邃的五官依旧是雍容华贵的,而那份冷厉和距离感,却在刹那间彰显出来。

      那是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他是莫氏帝国的统治者!

      莫征衍只是一个眼神,钱秘书就识趣退了下去。

      宋七月疾步奔了过去,她来到他的身边,一转身就坐在他的大腿上,“征衍!你在跟我开玩笑是嘛?”

      他温声开口,突兀的话语,“时间到了。”

      宋七月搂住他的脖子,腻在他的怀里,“别这样绝情呀,这就要分手了?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

      他却不再多言了,宋七月从他的胸膛上抬起头来,一对上的眼睛,那双墨色的眼眸里什么情绪也没有,清清冷冷一片——

      宋七月突然一下火了,从他身上跳下来,她怒喝起来,“莫征衍!我跟了你三个月,你说甩就甩?你把我当什么!我跟你的时候是第一次!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对得起我吗!”

      “莫征衍!你这个冷血动物!你玩弄了我!”她咆哮起来,手里也更是没有停下,随后拿起了一件物品,她就狠狠往地上砸去!

      砰——!

      顿时,办公室里充斥着各种惊耳声响!

      直到她砸的累了,再也没有东西给她砸了,只剩下一室的碎片狼藉。

      莫征衍不过是端坐在那里,他淡淡一句,“你该知道,我不喜欢缠人的女人。”

      他是如此冷漠而无情,宋七月庆幸自己还保持着理智,但是不知怎的,她心中还是悄然一刺。

      那是警告:爱上了这个男人,除了伤心,没有其他。

      宋七月质问着,“我哪里有缠着你?你去应酬的时候,我都有乖乖等你!我从来也没有在公共场合缠上你啊!征衍!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绝情!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分手的理由!”

      莫征衍的眼眸里唯有一片温漠,他像是在思忖,在寂静之中,他叹息着道,“既然你这么想要知道原因,我就告诉你——”

      “因为你和之前每一任,都没有任何区别。”他终于说出了那理由,却是残忍而冷然。

      “不!征衍,我和她们不一样!我是真的爱你啊!”

      “你说你爱我?”他微笑起来,那笑容真是夺目。

      “当然!”

      “既然爱我,那就别再纠缠。拿着你该得的,安静的离开这里。”

      “不!征衍,再给我一次机会!”

      “再不走,那张支票在十分钟后就不会再兑现了。”他无动于衷,丝毫没有被她的哀求所打动。

      “征衍……”

      “还有九分钟。”

      宋七月停在那里,瞧了他好久,只能装出伤心到不行的样子。

      不过,这场戏演到这里好像差不多了。

      宋七月的手伸进包里挤压了一下喷雾,又是抬手掩面。

      立刻的,闻到了一阵刺鼻的味道,一双眼睛也是赤红。

      成功!

      泪水掉了下来!

      宋七月悲痛的哭着离开,“莫征衍!你这么绝情,你会有报应的!”

      钱秘书随后敲门而入,她带来了两名保洁员收拾凌乱的办公室,更是尽职道,“莫总,时间到了,您该赶去机场了。”

      莫氏大厦外,宋七月大步奔出,她飞快拦下一辆的士,“去五洲大厦。”

      “小姐,你的眼睛怎么了?”的士司机在前方询问。

      “啊,不小心呛到了,没事没事……”宋七月的确是被呛到了,现在一双眼睛一直流眼泪,红的像是被揍过的。

      那该死的芥末喷雾,怎么反应这么大?

      车子徐徐开动驶离,宋七月扭头,瞧向一侧的那幢大厦。

      亲爱的莫先生,再见了。

      ……

      一个月之后——

      公司内部直接电话,来自于副总唐韩琛,“七月,已经一个月了,晚上的宴会,你要拿下那个项目。”

      “亲爱的韩总,如果我没有搞定呢?”

      他在那头轻笑着说,“那么接下来我和笙总的所有应酬,我想你都可以代为出席。”

      “噢,韩总,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哎!真是倒霉,顶头上司开始催命了!

      这里是五洲集团,港城首屈一指的知名企业,核心是以唐氏家族为首,唐氏家族更是港城豪门世家之一。

      而她宋七月,则是集团内部公关部的副经理!

      入夜,夜色撩人,月色同样撩人。

      她一袭镂背的白色鱼尾晚礼服,优雅出现在酒会现场。足下是银色锆石镶嵌的高跟鞋,配着同色系的闪亮晶片手包,当真是相得益彰。只将柔柔长发随意抚在颈子一侧,露出了一边光滑肌肤,更是蛊惑诱人。

      “宋小姐!几天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迷人!”立刻的,就有公子哥上前搭讪攀谈。

      宋七月微笑着从侍应生手中取过一杯香槟,她笑着应道,“张公子,哪里有几天呢?你明明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我每天都有想你!”

      “宋经理,那我呢?你有没有想我?”另一位公子哥也加入了队伍,宋七月亲密挽住他的臂弯,“你呀,昨天不是刚陪你喝过咖啡?”

      宴会一处,宋七月被一班公子哥围绕簇拥着谈笑风生。

      而她没有发现,在酒店旋转楼梯上方的二层回廊处,男人正和宴会主人在闲聊叙旧,他的目光本是意兴阑珊,却因在人群里搜索到什么后忽而一亮。

      “莫总?”对方正说着话,他呼喊了几声。

      “康董,您说的很有道理。”莫征衍微笑应着,视线却是掠过了面前的人,投注于那万绿丛中一点红。

      她还是如此风情万种。

      一如在床上的时候,妖娆的让人窒息一般。

      这边,宋七月陪笑着一班公子哥,但是她的视线,却是游移寻找——

      那前方西服革履的男人,正是她今天的目标,这次宴会主人的儿子康公子!

      康公子带着眼镜,清瘦斯文,若放在古代,活脱脱就是一个文弱书生。

      而此刻,康公子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亲爱的们,我离开一下下。”宋七月朝身边的众人打了声招呼,她信步离去。

      康公子立刻紧随其后。

      二楼的回廊里,莫征衍默然瞧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去的身影。

      远离了喧嚣,酒店的后花园很是宁静幽香。

      喷水池喷洒着水珠,宋七月站定,她优雅转身,对上了后方跟来的男人。

      宋七月笑着开口,“康公子,贵公司和五洲的合作早已经谈妥,我想今天就可以签合约了吧?”

      “宋小姐,不,七月,我……”康公子有些腼腆胆怯,却是大胆上前道,“我之所以迟迟没有签合约,只是因为我想有多一些的时间和你相处……”

      “哎呀,原来是这样呀!签了合约,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好好相处喔!”

      “不!不是这样!我是指,我喜欢你!”康公子说句话的时候,涨红了一张脸,纯情的让人不忍心伤害,“我想认真的和你相处交往!”

      宋七月挑眉,“你这是在向我告白?”

      “……没错!”康公子支吾了下。

      宋七月看着他,她一向爱笑的脸庞上,却没有了那抹娇笑,一反平日里的娇媚,她正色道,“那么现在,我明确告诉你,我和你,康子文,这辈子不会有可能!”

      她拒绝的彻底,更是冷厉,让康公子愈发脸红,他更是急切,“不要这么快拒绝我,你可以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不会有可能!”她径自打断了他的话,宋七月眼中是一抹正色,淡若月光,冰凉凉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别再纠缠。签了合约,对我就是最好的结果。”

      “合约我肯定会签,但是,七月……”康子文连番遭受打击,他还想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没有来得及,一通电话打断了他,康子文接起后应了一声挂断,“七月,抱歉,我现在有点事,我先去处理。”

      “拜拜。”

      “你……空了我们再谈谈。”康公子显然是不肯放弃,他依依不舍的走了。

      后花园里忽然清静了下来,宋七月靠着喷水池边,她从手包里拿出了银色烟夹,取了一支烟来。

      细长的白色女士烟夹在指尖,她翻找着打火机,却遍寻不着。

      竟然忘记带了?真倒霉!

      突然,那罗马柱的后方却是传来“咔擦——”一声声响,伴随着是一簇幽蓝色火焰燃起。

      宋七月扭头瞧去,大厅离的太远,灯光不够照到,借着月光,她看见了男人的侧影,那张俊脸衬着那抹幽蓝,竟是如此鬼斧神工。

      竟然是他——莫征衍!

      “没有带火?”他微笑的声音,一并幽幽传了过来。

      宋七月却是心里一憷,只因为他看她的眼神仿佛是要掐死她一样!

      继续阅读

      湖南省
    • 0
    • 0
    • 0
    • 48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